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十八章 出发以及肖承乾的电话

第十八章 出发以及肖承乾的电话

  在我们出发之前,江一果然派来了两个随行人员,分别叫陶柏和路山。

  很普通的名字,人也很普通,样子没有什么特点,属于丢在人群里就找不到那种,而且两个人都很沉默,感觉说话做事有一种一板一眼的古板和机械。

  这样的两个人没有人会想到他们的身份那么特殊,或者这才更具有迷惑性吧。

  对于这样的安排,我们没有反对的余地,但不代表我们没有应对之策,第一步的湖之旅,我们特意多挑了一些无关紧要的湖,为的就是迷惑江一。

  不过,那个著名的池子,却也是在师祖留下的十三湖之中。

  我们乘坐飞机来到了北方,再辗转了两次交通,终于达到了那座名山的山脚下。

  休息了一夜无话,第二天我们就开始攀登那一座著名的山峰,由于已经被开发成了旅游景点,上山的路很是轻松,而且可以直达那个池子。

  说是轻松,但对于我们几个男人来说,也不算很轻松,因为我们身上背负着很重的行李,其中就包括两套完整的潜水设备,幸好氧气瓶那种东西,是租借了两匹马帮我们驮着的,否则就算我们体力再出色,也得累趴在半山腰。

  相对于男人们的劳累,三个女孩子就轻松了,背着的几乎是重量可以忽略不计的行李,一路上看着那瑰丽壮观的风景,一路上谈笑,别提有多惬意了。

  从上午出发,到了半山腰的时候,已经是大中午了,我们很干脆的就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准备对付一顿午餐,外加休息一会儿。

  由于行动的时间定在了晚上,所以我们才一点儿也不着急,只是午餐的内容让人乏味,全部都是方便食品,这倒让我有些怀念起老林子里老张一手弄出来的野味了。

  “承一,我听说这池子也传出来过很多神奇的传闻啊,但愿我们这次有收获。”在吃饭的时间,承心哥的嘴是闲不住的,一边吃一边就和我聊开了。

  在那个时代,虽然互联网已经出现,但却并不像如今,是一个信息爆炸的年代,所以有些传闻只是流传在当地,偶尔有一些报纸和杂志会刊登一点儿捕风捉影猜测的文章,就算流传的途径了。

  由于要来这边,所以有心的承心哥收集了关于这里的不少资料,越看越是喊神奇,因为从很多资料上来看,很多人都说,在池子里目睹了所谓的‘水怪’。

  不过因为是民间传闻,这个是不能当做证据来使用的,可是看过太多资料的承心哥已经颇有些走火入魔,恨不得立刻解开水怪之谜,所以时不时的都提起来说一句。

  面对承心哥的狂热,如月已经有些无语,她对承心哥说到:“那么想看水怪?那要不要我把寨子里的召唤出来给你看看啊?”

  在月堰苗寨有一只守护之蛟,这个对于我们来说不是秘密,陶柏和路山做为部门的人,江一的亲信恐怕也是知道这些资料的,所以如月说出来才无所顾忌。

  承心哥不理如月的抢白,丢过去一个你很无趣的眼神,就又开始啃起他的面包了,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默,却不想在这个时候,一向寡言的路山却开口了:“陈承一,你要记得,行动一定要在过了晚上11点以后,那个池子情况特殊,是属于两国的交界,有大概一半是属于别国的,虽然行动有部门的支持,但是我们还是不想被逮到任何的话柄。”

  对于他们的存在让我们觉得束手束脚,但是对于他们的话,我们却必须要注意。

  所以,对于路山的话,我根本没有半点疑问,很是干脆的点了点头,我必须承认有部门的帮助,一切行动都很顺利,就连潜水设备这种事情,也早已帮我们准备在山下的林场,除了部门有这种能力,个人怎么敢想象?

  更别提,可以潜水下去探查这种事情了!没有部门背后的支持,根本不可能做到。

  不过,我也想到了一个可能,关于这个池子的传闻那么多,部门只怕是早已派人探查过了吧,那我们还会有什么收获?

  想到这里,我抬头问到路山:“关于这个池子,你们是不是也有探查过?有没有什么收获?”

  我的问题很直接,面对这种沉默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免得他用沉默直接忽略你套话的问题,反而起不到作用。

  我原本没有指望路山会回答我,却不想他倒也干脆,直接说到:“是有探查过几次的,但是结果却是一无所获,江部长说了,或许你们这一次来,会是有收获的。”

  我们来就有收获?这算什么怪道理?我不解江一的意思,不过也忍不住心头失望,从路山的答案中,我觉得这一次行动,会有收获的可能性不会大。

  却不想在这时,我的电话却响了,这个电话并不是我的私人电话,而是为了联系不会中断,江一配给我们的特殊电话,我实在想不到,有谁会在这个时候拨打我的这部电话。

  这突如其来的电话,不仅让我疑惑,也让所有人都疑惑,猜测到底是没用的,我很干脆的接起了电话。

  只是‘喂’了一声,电话的那头却传来一个我熟悉的声音,至于说话的内容是那么的开门见山。

  “承一,在长白山?”

  是肖承乾!

  我当时就愣住了,其实关于肖承乾他们的消息,我和承心哥在下山的时候就早已得知了,只是当时太过于悲伤,所以听闻肖承乾没事儿,也就没有太过在意。

  自然,消息也是从江一那里得知的,现在回想起来,才觉得无比的怪异。

  毕竟当时,我们最后一眼看那两伙人的时候,是他们在和四大妖魂大战,接着,我就进了龙墓,哪知道在我们进入龙墓以后,那一道古朴的长墙和大门就消失了。

  接着,在外面涌起了一种灰色的雾气,包围了所有的人,再接下来,所有的人莫名其妙的陷入了沉睡,包括四大妖魂也陷入了沉睡,直到我们召唤之时才醒来。

  这一睡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只是他们醒来的时候,异常神奇的全部都躺在了老林子的深处,根本就没有在那个风景如画的山谷之中了。

  这就是肖承乾他们的全部经历,说出来恐怕没人能够相信,连我也觉得太过神奇,莫名其妙的昏倒,莫名其妙的就出现在了老林子的深处,这一切到底是谁干的?

  而之所以我要说是谁干的这种事情,是因为还有一个内部流传的不确定的消息说,在那片灰雾中,有人模糊的看见了一个身影,是人的,外加一个模糊的兽影,那影子很奇怪,分不出是什么野兽的身影。

  江一的眼线何其多,这些消息对于他来说,完全不用太过费心就能得到,然后就传入了我的承心哥的耳朵。

  如今听到肖承乾的声音,我才想起了这件事儿,发现异常的不可思议,但更不可思议的是肖承乾对我说的话,他怎么知道我在长白山,甚至还能打通我自己都才得到的特殊电话?

  问题太多了,所以我根本无从问起,到了嘴边,就变成了一句话:“你小子还好吧?”

  “你终于舍得问起我还好不好了,从那一次之后,你电话关机,我和你失去联络一年多了,你还记得我这个朋友?”肖承乾的语气有一些酸。

  面对肖承乾,我也不想掩饰,毕竟他是我的朋友,我很直接的说到:“我在下山之后,就得到了你平安无事的消息。你知道的,我失去如雪。”

  圈子里的消息总是有特殊的渠道流通的,月堰苗寨的蛊女失踪在龙墓,并不是什么秘密,而我和如雪的关系更不是什么秘密。

  “我知道!所以,才没怪你,因为没怪你,所以才打这个电话。”肖承乾的声音平静,可我总感觉这种平静之下,他的情绪并不是那么平静。

  或者,是有什么秘密吗?我一想到这个,几乎可以肯定就是有秘密了,这只是灵觉的本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