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二十章 不可告人的秘密

第二十章 不可告人的秘密

  对于身后远远响起的脚步声,我没有回头,因为不用回头,来人已经开始大声的说话了:“看来我这一次还真是及时,你还没有下水。”

  是肖承乾,所以我也就不用回头了。

  对于肖承乾的到来,所有人都知道了,所以没人感觉到惊奇,包括陶柏和路山也没有多说一句,沉默的紧。

  肖承乾几步走到我身边坐下,说笑到:“你可是在等我?”

  “等你?不至于!是因为要等到晚上11点以后才能行动,这夜里有些冷。”说话间,我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现在的时间是10点零三分,还有不到一个小时,我就要下水了。

  至于下水的另外一个人选,暂时定下的是承心哥。

  肖承乾无所谓的站起来,说到:“因为地方太敏感,所以下水的机会也只有一次,不等我也是正常。不过,我既然来了,那就借一步说话吧。”

  说完,肖承乾朝着无人的一边走去,我跟上,却被陶柏拦住了,他还是低着头,用那种有些不好意思的语气对我说到:“你们不能到那边去说话。”

  “什么意思?”我的脸色沉了下来,如果说遮遮掩掩的监视我还能接受的话,这种明目张胆的限制人身自由,我绝对不能容忍。

  我的态度尚且如此,肖承乾的态度更直接,他喝到:“别拿着鸡毛当令箭,一边儿去,再挡着我我不客气了。”

  面对我和肖承乾的态度,陶柏的头低得更低了,声音更显得怯怯的:“你们不要避着我们说话,我会很难做的。”

  他那样子就如同一个底气不足,有些怕人的孩子,可是身子并没有让开半分,而且还让人不好意思再发脾气,与此同时,路山也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儿?”路山开口问到,承心哥他们也注意到了这边。

  我脸上的表情不怎么好看,有些烦躁的点燃了一支香烟,我明白肖承乾身上一定有我想要知道的秘密,而且他准备告诉我。

  可陶柏和路山却这样拦着,难道真的是要逼我和他们动手?

  肖承乾估计也是大少爷脾气发作了,面对陶柏,一下子掏出一个特别电话,砸在了他的身上,说到:“自己打电话给你们上头,问问他们准不准我和承一单独说一会儿话。”

  路山不动声色,而陶柏却默默的拣起了电话,走到一边去打电话了,他还就真的这样做了。

  一支烟的功夫,陶柏回来了,把电话交还给肖承乾,然后扯了扯路山的衣袖,两个人退了回去。

  整个过程,陶柏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态度已经很明显,显然上头是准许我和肖承乾单独沟通的,这让我更是一肚子疑问,好在我和肖承乾终于有了单独沟通的时间,等一下问清楚就是了。

  和肖承乾默默的走了很远,到了另外一个山头,我们矗立在山头,夜晚的山风很冷,吹得我和肖承乾头发飞扬,清幽的月光倒映在天池,显得整个天地都很安静。

  “为什么会准许我和你单独谈话?”我开口了。

  “所有的势力都是盘根错节的,也没有什么明确的黑白之分,我既然都能知道你行动到了哪一步,并且弄到你的秘密电话号码?你觉得准许我和你谈话很奇怪吗?”肖承乾笑着说到。

  我沉默,忽然觉得关于这个再问下去就是傻瓜,肖承乾应该不会有那个耐心给我讲解势力是如何纠缠的,谁是部门里他们的人,我只需要知道,肖承乾他们那个组织的势力可以影响到部门就是了。

  “你还记得那个荒村吗?我们第一次见面。”肖承乾忽然开口说起了这个。

  我点点头,那荒村里的一切我又怎么可能忘记?

  “那个时候,我们是坐直升机直接到的荒村,然后取得了紫色植物,带走了杨晟,你可还记得?”肖承乾继续说到。

  我当然也记得,杨晟离去的那个背影,至今仍是我最清晰的记忆之一,但肖承乾深深的望着我,言下之意并不是那么简单。

  我先是有些奇怪的望着肖承乾,接着我就想到了一个可能,还有那个时候,师父模模糊糊的给我提起过的一些话,我一下子明白了什么,有些震惊的望着肖承乾;“你们背后是部门在支持吗?”

  “多的我就不能说了,唯一能告诉你的,就是支持我们的势力可不单单只有一个,有些东西从60年代开始陆续发现,一直就有人很狂热,很狂热...”说到这里,肖承乾就真的没有再说什么了。

  其实我无意去管那些势力的目的是什么,又是如何纠缠在一起的,我唯一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江一,我问到:“整件事情江一有关系吗?”

  “他?我不知道,你觉得以我现在在组织的地位,我能知道这些吗?”肖承乾摇摇头,很直接也很无奈的说到。

  是啊,且不说我师父带走了他们师门的许多长辈,就说以肖承乾是一个小辈的身份,他能接触到的核心秘密也是有限。

  我默然了一会儿,才开口说到:“既然如此,背后这么多复杂的事情,在明明知道我的电话有监听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给我打电话?”

  “就是我给你说的那个原因,让你不要下水,水里有东西,如果你再莽撞的带上来,后果怕很严重。”肖承乾认真的说到。

  “水里是什么东西?”问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想到了一个可能,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肖承乾。

  “有那个东西在的地方,永远都不可能太安宁,老村长就是最好的说明,所以也就一直留存了,你说水里有什么东西?”肖承乾认真的看着我说到。

  “紫色植物。”得到了肖承乾肯定的答案,我反而平静了,我隐隐有些明白,师祖留下那三条锁链是什么意思了,但同时心中也疑惑的紧,为什么陶柏要给我说水下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既然如此,你知道了还要下水吗?这X池里传说有水怪,可不是天然长成的,而且水下谜题众多,就比如那些水怪潜藏在哪里?它们如果和老村长一样厉害,你觉得在水下有反抗的能力吗?更不要说,那紫色植物如果你带上来了,会引起多少虎视眈眈的势力垂涎,以你们的力量根本无法保住它!你交出去了,难道又能保证是落到了对的人手里吗?唯一的办法就只是毁掉它,但水下有紫色植物的事情既然我都能知道,你觉得知道的人有多少?你去毁掉它,你就是众矢之的!当年,你师父也没有做到这件事情。”肖承乾很认真的给我说到。

  “你说什么?”我一下子震惊了,望着肖承乾,我就知道肖承乾一定是有秘密的,没想到他还知道那么多。

  “这件事情,就像是一个局,利用你来完成罢了,你进退都没得选择,唯一的办法就是和部门牢牢的绑在一起。你以为你师父当年不知道在荒村里藏有紫色植物吗?如果当年我们没有出面带走紫色植物,你师父怕也要陷入这种进退两难的选择。”肖承乾给我这样说了一句。

  我吃惊的看着肖承乾,当年还有这样的隐秘?可是...我的问题一下子脱口而出:“为什么是要利用我们老李一脉?”

  这中间难道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面对我的这个问题,肖承乾忽然就笑了,对我说到:“你身为老李一脉的人,难道你还不知道你们这一脉,不,确切的说是我们这两脉最大的秘密,还有那段历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