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二十二章 失望与迷雾之间

第二十二章 失望与迷雾之间

  夜晚的X池已经是一片沉沉的黑,月光就是唯一的照明物,更别提在这黑沉沉的水下了。

  我和肖承乾一前一后的朝下潜着,身上的摄影机也开始工作,它提供的照明加上我们手中水下手电的照明,倒让我和肖承乾的视野比较清楚。

  从表面上看,这湖面的水碧波荡漾,是如此的清澈,可是到了水下,透过手电的光芒,我们才发现其中水中有很多‘灰尘’类的东西漂浮着,是因为是火山湖的原因吗?

  我的地理一向抱歉,对这些并不是弄的很清楚,我唯一知道的一点就是这湖底下的火山是活火山,喷发的可能性非常大,另外就是这天池的水估计是雨水形成的,总之它也会流淌出去,可是没有什么进水口,可水位常年都保持在一个水准,想起来也颇为神奇,不过这些都和我的这次行动没有太大的关系,而且这些谜题只能靠科学家去猜测吧。

  一入水,我和肖承乾都是兴奋无比的,毕竟这个池子充满了各种神秘和传说,我们就像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冒险世界,可是事实上,我们朝着湖底下潜了一会儿,水周围传来的压力就让我们不能继续下潜了。

  我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声,说起来我和肖承乾身上穿着的都是相当专业的潜水服了,可也已经到极限了。

  而把手电往身下打去,仍然是黑沉沉一片深不见底的水下,意味着我和肖承乾离下潜到底还有很长的距离!

  这和我们的计划根本就不一样,我心中有些愤怒,我不相信这一群人会不知道X池的数据,想到这里我对肖承乾打了一个手势,然后就开始往上划去。

  几分钟以后,我和肖承乾就冒出了水面,我取下吸氧嘴,还有护目镜,然后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大口的喘息了几下,在水下那体力的流逝根本不是陆地之上能比的。

  而且这一次的下潜也非常无聊,除了黑沉沉的水中漂浮的灰尘,还有偶尔游过的几条冷水鱼,根本没有任何发现。

  其实在路上,承心哥就给我说过一些这池子的典故,他告诉我这池子里在以前其实是没有任何生物的,因为自然条件什么的限制,反正我也没听懂。

  我只记得承心哥这样说过一句,后来这池子里出现了一种冷水鱼,味道很不错的样子,传闻是交界的另外一个国家在这里放养的。

  “到底是放养,还是掩人耳目的说法,我其实是不能确定的,干嘛要在这池子里养一些鱼呢?”承心哥歪着脑袋,当时的目光是盯着陶柏和路山的。

  只是陶柏一向是躲躲闪闪的,至于路山那个人虽然寡言,后来却被我们发现是一根老油田,面对承心哥的问题,他也一脸好奇的问:“是啊?为什么忽然有鱼了呢?说是别的国家放养的,别的国家也不会就这种事情跳出来辩解啊?”

  然后,承心哥就无语了,其实作为秘密部门,怕这些事情要比我们清楚的多吧。

  “咋忽然要上来了呢?”肖承乾在我耳边喘着气,然后有些奇怪的问到,毕竟我们下潜的时间不长。

  我望着肖承乾说到:“我觉得我们被耍了,或者这里早已经是禁地,可能为了别的原因,带我们来这里敷衍我们一下。”

  我是从下潜的深度还有承心哥的话判断出这一点的,可是现在却没空对肖承乾解释,一直在水面‘浪漫’泛舟的路山已经发现了我们,并快速的划着船朝我们靠近。

  船很快就停在了我们的身边,我和肖承乾伸出手,鲁山和陶柏很自然的就把我们拉上了船,拉我的是陶柏,让我震惊的是这个家伙看起来又羞涩又胆怯,但力气着实不小,我自己几乎都没使什么劲儿,他就一人把我拉上去了,要知道我身上还背着沉重的氧气管啊。

  到船上,即便是有风吹着,我还是感觉比水里的感觉温暖多了,一边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我一边就接过了路山递过来的温热姜汤,给自己灌了几口。

  路山这个人虽然让人无法琢磨他内心的真实想法,但在细节上你不能不承认这个家伙的体贴周到,几乎根本不用你操心什么,一切他都会为你置办的妥帖。

  “怎么忽然又上来了?有发现了?”路山神色平静,淡淡的问了一句,脸上带着不太明显,恰到好处的关心,显得他很真诚。

  面对这种人,我觉得所有的情绪都写在脸上,恐怕太过危险了,我也平静的说到:“上去再说。”

  路山也没多问,就应了一声,至于那个害羞陶,就更不要指望他能说出个什么了。

  ————————————————分割线————————————————

  我们离开了X池的范围,在XX山的某地,有一个所谓的观测营地,也是部队边境的秘密驻扎点儿,我们今夜在路山的建议下,就去那里休息了,毕竟那里离得也不是太远。

  在一间温暖的营房中,我和路上相对而坐。

  我目光带着一点儿压迫的望着他,而他却异常平静看着我,然后才沉吟着开口说到:“你提的要求,我抱歉,真的不在我能行使的权力范围内,你要怎么办呢?”

  我的身后坐着的是我们那一大票人,在赶路的过程中,就已经得知了我的一切判断,此刻望着路山的神情都不算太友善,刻意隐瞒,让我们抱着希望白跑一趟的事实,任谁面对这个事实,都不太会有好脸色。

  特别是肖承乾,几乎都快开口威胁路山了,只是被我压制住了。

  一到这里,我就比较开门见山,直接对路山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明天我要再探X池,而这一次我需要的非常专业的潜水设备。

  面对我的要求,路山就是如此拒绝的。

  “呵...”肖承乾冷笑了一声,看样子是准备发作了,不管他组织的斗争是多么严酷,可这家伙,毕竟养尊处优了二十几年,脾气不是一般的冲,很像多年前在师父的庇佑下那个我。

  二愣子陈承一!

  我站起来,一只手摁在了肖承乾的肩膀上,然后承心哥站出来开口说话了,在那个年代,要收集一点儿具体的资料,不像现在有所谓的搜索引擎,是非常麻烦的,而且我们也没有刻意去收集这方面的资料,而是把目光落在了那些传闻上,其余的一切都依靠部门,才造成了这种被动的局面,承心哥觉得自己有责任去解决这种被动的局面。

  所以,他站了出来,推了推眼镜,然后对陶柏和路山说到:“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比较好奇,你们难道不知道X池的深度吗?”

  路山看了一眼承心哥,沉吟不语,陶柏在路上的身后,又是低着头,怯生生的回答到:“其实是知道大概的,平均深度有200多米,最深的地方有300多米。”

  这样直接回答的陶柏,看起来有些傻愣愣的,不过路山也没阻止,很显然这也是阻止不到的。

  “既然你们知道,为什么不提醒我们,凭借我们现有的潜水设备,根本不可能仔细的探查到X池的每一个角落,连粗略的搜寻都做不到?”承心哥走过去,手放在路山面前的桌子上,身体有些前倾的望着路山。

  路山不说话,而承心哥则继续说到:“早知道了这样的结果,或者你们的确是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你们真的可以直言的,这样即使我们失望,也不会怪你们什么,可让我们白跑一趟是什么意思?”

  “如果,我们阻止你们的话,你们难道就甘心了,就认为不会有什么阴谋了?”路山依然平静,连说话的语调都那么平静。

  承心哥呵了一声,然后站直了身体,很直接的说到:“那么明人不说暗话,你们不要说你们带我们来这一趟,就是为了让我们死心,怕是有别的目的吧?不提供一切的设备,是有什么交换条件吧?”

  对的,这才是问题的关键,这件事情才和肖承乾一开始急急忙忙阻止我们的原因对上了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