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二十四章 水下的眼睛

第二十四章 水下的眼睛

  这个要求可够奇怪的,水下的特殊环境,特殊物品给他留意着,他指的是什么?面对我探寻的目光,路山有些躲闪,显然他不想回答。

  “你是说,如果有特殊的东西,那是要带上来交给你的吗?”我开口问到,显然他如果让我带紫色植物给他,我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杨晟的事情在我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伤口,所以我下意识的抗拒这植物有任何的途径流传。

  “你放心,你们要做什么,还是谁要做什么,哪怕是想当神仙,我都一点儿兴趣没有。特殊的环境,特殊的物品不一定有吧,也许也有,你下去看见了自然就能理解。”路山这话说的莫名其妙,甚至有些懒洋洋的,仿佛他很疲惫,说完,他就像个没事儿人一样的,双手插袋,朝着小树林外走去。

  他的声音飘进我的耳朵:“你最好抓紧时间,就剩下半夜了而已。”

  我不再发呆,转身就朝着小树林外飞奔而去,速度简直是我能拿出的极限速度,跑到营房的边缘,我开始放慢了脚步,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平稳,就真的只是像一个晚上睡不着去散步一般的人一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事到如今,我要‘对抗’的是一个极具力量的部门,我不敢放任自己有半点不小心。

  进了房间,我才敢大口的喘息了几声,然后几步跑到和我分在同一个营房的承心哥面前,几下把他摇醒了。

  待到承心哥清醒以后,我们又分别的,悄悄的把所有人都叫来了,然后在有些困倦的大家面前,把事情告诉了大家。

  “可信吗?”承心哥的第一个发言。

  “这小子该不会有什么阴谋吧?”肖承乾第二个说话。

  而我面对他们的疑问,只说了一句话:“你们觉得我们还有选择吗?不想空手而归,就只能赌那么一次了。”

  为了精确定位,承清哥要开卦,至于承真却说只能去了具体的地点,她才能用自己的定位法,算是辅助承清哥吧。

  我们也不打扰承清哥,换了一间房间等待,十几分钟以后,承清哥给了一个大概的位置,他对我说到:“由于是关联自己和同门的事情,这个结果是否非常准备,有待商酌,不过大概范围总是能保证的。”

  “大概范围也就够了。”看着认真严肃的承清哥,我忍住想笑的冲动,他还穿着睡衣,脑袋上带着一顶尖尖的睡帽,睡衣睡帽上都有大个大个的卡通图案,这是什么样的睡觉爱好?

  偏偏他还是一个行事一板一眼,常常很严肃的大男人。

  ———————————————分割线————————————————

  就如路山告诉我的,这里非常简陋,要混出这里是一件不算困难的事儿,在得到结果,收拾了一番过后,我们20分钟不到,就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混出了营房。

  轮流背着沉重的潜水设备,我们一路朝着X池疾走,在这种时候,时间无疑比金钱的价值更大。

  到了X池,承真又用秘传的定位法帮我们仔细定位,但由于仓促和某些限制,她得出的结果,比承清哥的范围也没有缩小多少,但是对于我们来说是够了。

  更让人放心的是,定位出来的东南方向某一处,是靠着我们华夏这边的,这倒也省去了不少麻烦。

  依旧是我和肖承乾下水,承心哥和承清哥划船送我们到某个点,女孩子在岸上等待。

  此刻,已经是凌晨3点多的时间,周围异常安静,连对面那些巡逻的很勤快的家伙也不见了,我耳朵里回响的只是船桨拨开水面的流水声,让一整个湖面的清幽月光都荡漾开来。

  由于心里着急,没有人说话,直到我要准备下水之前,肖承乾才憋不住的问了我一句:“承一,会有收获吗?”

  “结果也不会再糟糕到哪里去。”我的话意思很明显,已经是没有收获了,还怕再一次的没有收获吗?

  入水,依然是一阵冰冷将我重重的包围,打开水下手电,这水面下看见的和我们刚才看见的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在光照里漂浮的灰尘,一个黑暗而绝对安静的世界。

  没有过多的耽误,我和肖承乾开始下潜,定位的范围是XX米左右的深度,这个深度绝对是我们能够承受的!

  到了指定的范围,我和肖承乾开始沿着岩壁搜寻,由于照明的范围有限,我们移动的距离也有限,40多分钟过去了一无所获。

  但只要氧气瓶能够支撑我们,时间还充足,我们就不会放弃,所以,这一次我们谁都没有表现出急躁,而是更加耐心的搜寻。

  或者由于太过的投入,又或者在水下一切的感知都迟钝一些,我和肖承乾在搜寻的过程中,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什么异常,直到我直觉有种莫名的毛骨悚然的感觉,我才一下子反应过来,拉一把肖承乾。

  肖承乾莫名其妙的看着我,我却也不知道解释什么,就做了一个安静聆听的表示,然后我们这时才察觉在绝对安静的水面下,有轻微的水流声,而我们周围的水得波动也开始不对劲儿,能造成如此波动的应该是一个庞然大物!

  我和肖承乾对望了一眼,心中感觉到莫名的恐惧,对于未知的事物,就算我们见多识广,也逃不脱那人类的本能!

  下意识的我就拿着手电开始四处照,但是周围依旧是一片黑暗回应着我,只是在光照中,能看见水的波动更加的明显。

  没有看见什么恐怖的事物,可这样的情况却让我更加的没有安全感,也就在这时,我感觉我的身体被急剧的拉动,我一转头,是肖承乾在不停的晃动我的手臂,在手电的灯光下是一张显得有些惊恐的脸。

  面对我疑惑的眼神,肖承乾不停的示意着下方,我拿着手电一照,首先映入我眼帘的就是一双大而亮的眼睛,带着一种没有感情的冰冷和默然。

  或许是因为这眼睛能够反射电筒光的原因,还是什么,总之我和肖承乾能够看见的就是那么一双在黑暗的水面下映射着黄光的眼睛,在一片黑暗中是如此的显眼,也是如此的恐怖,此刻,它正朝着我们快速的接近着。

  “我被陷害了?”这是我的第一反应,第二反应就是想骂一句‘我X’,可是在水下注定我什么也骂不出来,我和肖承乾唯一的反应就是要立刻逃跑,在水下,我们不认为自己有什么优势。

  就算在陆地上也没有吧,一双眼睛就跟俩探照灯似的了,那眼睛的主人身体有多大?

  所以,我和肖承乾开始贴着岩壁拼命的上浮,根本不敢在去看那双怪眼,在水下,不要说这种未知的怪物,就算面对一只身体不算最庞大的鲸鱼,也会给人以无限的压力,这就是体积上绝对的压迫所带来的,不能抗拒的压力。

  贴着岩壁上浮,只是为了能够第一时间上岸,可是原本我们下潜的并不算非常深的距离,在此刻却显得异常的漫长,我们恨不得有8只手,8条腿来协助我们快速的上浮,可现实是我们只有两只手,两条腿!

  沉重的氧气瓶无限的拉低了我们的速度,可偏偏那是不能丢弃的,至少在这个深度,还有这种急剧消耗体力的情况下,我们无法丢弃。

  而那波动越来越大的水流,也让我们根本不敢停留半分,去甩掉氧气瓶,情况真是糟糕到极点,我头皮发炸,我根本不认为我有那个能力,还能和所谓的水怪过几招。

  我能听见水的波动声了,就来自于我身后,这样的情况只能说明,那个大家伙恐怕已经快要和我们处于同一水平线了,等一下剩下的就是直线距离了。

  要怎么办?上浮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难道今天就要这样葬送在水下?

  我和肖承乾在慌乱的上浮中也没有注意什么方向,只知道贴着岩壁和上浮而已,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左右的乱移动到了什么范围。

  可也就是在这种危急的时刻,在我手电光的照射下,我看见了另外一番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