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二十六章 尸骨

第二十六章 尸骨

  在手电的光芒映照中,我们眼前看见的是一个无法行动的怪物,确切的说我必须承认它是鱼,因为鱼的尾鳍什么的明显特征还存在于这个怪物的身上。

  但是它的身体已经朝着一个未知的方向发展,就比如在鱼腹的前后位置,分别对应长出了四条看起来软绵无力的爪子。

  而以鱼腹为分界线,它的前半截延长,相对于身体变得瘦且细,成为了一个类似于脖子的存在,显得头部更加的凸出,后面截的鱼尾部分,确切的说更像一条长长的尾巴,在水中摆动。

  至于鱼腹那一部分,没有太大的改变,就是看起来圆圆的且绝大,如果只看渔腹加前半截,陡然一看,倒有些像乌龟,鱼腹部分是龟壳...

  这样的描叙也许不吓人,也不会让人有压力,可我和肖承乾光是这样看着就产生了巨大的压力,没人能在一个体长接近20米,且魁梧的家伙面前不产生压力,况且它就在离我们不到50米的距离游动。

  我和肖承乾都看傻了,那目瞪口呆的样子就如同看见了外星人,我满脑子就一个想法,投鱼于X池中是为什么?为了养这个家伙,还是安抚这个家伙?

  无奈那一个层次的秘密我是接触不到的,高层的态度和决定也不是我能左右和干涉的,这一条水怪绝对不是X池唯一的秘密,在X池底下,那错综复杂的地形,万年不变的水位,还隐藏着什么?

  我陷入了一种世界之大,我所知却那么有限的感慨中,却不想那一直在游弋的水怪缓缓的就停下了,然后猛地一个转身,朝着我和肖承乾所在的位置冲了过来!

  我一下子头皮发炸,在生活中就算是一个胖子朝着你飞扑过来,那都是一件绝对有压力的事情,更何况是那么一个家伙。

  我和肖承乾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朝后飞退而去,但是那激荡的乱流冲得我和肖承乾身体都有些不稳,好在我们抗住了!

  那一张大脸又停留在了洞口,我和肖承乾却惶恐的对望了一眼,再也不敢停留,朝着那倾斜朝上的洞内奋力的划去。

  在只有手电灯光照射的黑沉洞内,我和肖承乾都分外的沉默,刚才那一幕在现在回想起来,恐惧的感觉更加的明显,只因为一切都说明了一个问题,这个怪物是有智慧的,它刚才想杀我们一个出其不意!

  如果它有一定的智慧,我们暂时预估不到是多高,那么不留证据的事情也好解释了,或者是刻意的回避?加上当局者说不定摸到了怪物行事的一些规矩,再刻意掩饰?

  我不能去细想,因为这个怪物明显就是在进化,这样放任下去会进化到什么程度?还是说这样放任它的存在有别的深意?

  我皱着眉头陷入了自己的沉思,周围有什么变化我都没有在意,却在这时感觉身子一轻,额头一痛,原来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浮出了水面,进入了洞穴里没有被水浸住的部分。

  而肖承乾已经爬了上去,望着犯了这种低级错误的我,似乎是有些无奈,伸出手来拉了我一把,让我顺利的爬了上去。

  倚着洞壁,我和肖承乾大口的喘息,水下的活动本来就耗费体力,加上呼吸不如陆地自由和几次惊魂未定,我们是需要休息一下。

  “这里的空气没有任何问题,看来我们够幸运,这里并不是一条死路,又处于定位的范围内,我们误打误撞,说不定已经找对了地方。”休息了几分钟以后,肖承乾开口对我说到,笑得挺惬意,已经完全的无视了洞外有水怪,而我们时间紧迫的事儿了。

  这小子倒是乐观,我随手拨弄了一下湿淋淋的头发,站了起来,脱掉了脚蹼,卸下了氧气瓶,和身上杂七杂八的一些物件,只穿着潜水服对肖承乾说到:“既然是如此的话,那我们就抓紧时间吧,水怪都遇见了,还没找对地方,那一个衰字都不足以形容我们了。”

  说完,我就打着手电朝前走去,到了没有水淹没的地方,这个洞穴的坡度已经陡然变缓,行走起来没有任何的困难,而肖承乾也赶紧做了同样的事情跟上了我。

  整个洞穴非常的干燥,也异常的安静,目测不存在任何可见的生物,打着手电行走在其中,只需要注意一下脚下的坑坑洼洼不至于把自己绊倒就是了。

  洞穴不长,可是七万八绕,我和肖承乾走了20几分钟,才看见了一个有些许光亮的出口,我们赶紧朝着出口急走了几步,接着我们就发现出了这个小洞以后,我们竟然来到了一个可以说是巨大的洞穴了。

  站在这个洞穴,我和肖承乾同时深吸了一口气,因为这个洞穴的构造有些奇特,整体是一个半圆形,有50米长,40多米宽的样子,整个洞穴壁异常的光滑,除了我和肖承乾所在的这个方位,其它的地方再没有任何的支路,而在20几米高的洞顶之上,有一道裂缝,很窄的裂缝,月光就透过那个裂缝照射进来,这也就是我和肖承乾看见的些许光亮。

  这样的场景多多少少有一些神秘之感,所以我和肖承乾才同时深吸了一口气,我们心知肚明,如果我们没有找对地方,那么这里就是一条死路。

  ‘滴答’一声滴水的声音传入了我和肖承乾的耳朵,这没有什么好值得大惊小怪的,既然有缝隙,那么滴水下来是再正常不过,不过,我留心听了一下,那一声声音应该是水滴落入水中的声音,难不成这里还有水源,有些难以想象。

  时间还算充足,我也没急着探查这个洞穴,而是把手电留在了我们出来的入口,让它一直亮着,因为在刚才打量四周的时候,我就发现了,我们所处的位置,密密麻麻的分布着十几个入口,而我们的潜水设备还留在我们的来路,如果我们想原路返回,为了避免走错了洞穴,就必须这样做。

  “承一,你觉得我们是在哪里?”在我昨晚这一切之后,肖承乾开口了。

  “山腹中,但至于具体是在哪座山腹中,七万八绕的走了那么远,我也不能确定了。”说话间,我让肖承乾举着手电,朝着那个缝隙照了一下,那里有些许的树根,倒是一个完美的遮挡。

  “算了,也懒得知道,我们去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收获吧?”肖承乾是一个不爱去思考太多的莽撞性子,就一如我当年,说不在乎也就真的懒得去管了,举着手电就往前走。

  我摸摸的跟在肖承乾的身后,仔细的大量着这个洞穴,随着我们朝里走的深入,我就已经看见了,在洞穴的靠里处,真的是有一潭水,黑幽幽的显得很深的样子,借着月光和电筒的光芒,我看见在水潭边好像有一些东西,而在水潭的靠里之处有一根贴着山壁的突出石柱,不过我没太在意,只当是自然形成的。

  我和肖承乾快步的跑向前,显然我们是被水潭边的东西所吸引的,只是跑到了之后,在手电的光照之下,我们看清楚了水潭边的东西,才倒吸了一口气凉气,我们做梦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东西!

  枯骨,水潭边的东西竟然是人的枯骨!而肖承乾手电照着的赫然就是人的头骨,黑洞洞的两个眼圈,已经灰白的牙齿,在这样的环境下,乍然一看,竟然有一些恐怖!

  怎么会有人的尸骨出现在这里?我和肖承乾百思不得其解,而且我们还发现,这些尸骨没有留下任何的衣物,莫非是裸体来到这里的?

  地上杂乱,我和肖承乾忍住心中那种毛毛的感觉,仔细的搜寻着,再次惊恐的发现,这地上的七八具尸骨没一具是完整的,全部都缺少了四肢的部分,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儿?

  而我还有另外一个发现,就是在这堆尸骨中,我发现了一支钢笔,刚捡起来,还没来得及仔细看,忽然就觉得脖子一凉,仿佛是有什么东西,在我身后呼吸...

  难道是我的错觉?可下一刻,我和肖承乾的脸色都变了,因为洞里竟然真的有人的呼吸声,还有一声轻笑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