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二十七章 洞穴里的秘密揭幕

第二十七章 洞穴里的秘密揭幕

  我和肖承乾同时转身,我们第一时间就判定了这轻笑的声音不是人发出来的声音,人的声音是声带振动发声,是很具有实质感的,这声轻笑之声那么飘忽,只有一个可能,是鬼声!

  这下怕是有些搞笑了,堂堂两个山字脉的传人,在这个洞穴里遇鬼,就算身上没有任何的法器,符,和辅助工具,可也自然是不惧的。

  从最初的那种听见的稍许慌乱中走出来,我和肖承乾反而是镇定了,干脆转身,直接就看背后是什么玩意儿,然后就在第一时间看见,在我刻意放上手电筒的那里,有一个‘人’趴在那里望着我和肖承乾笑。

  我和肖承乾是不会怕什么鬼物的,只不过在看见的瞬间,脸色还是变得难看,只因为那个‘人’长得很是怪异,但具体哪里怪异,我们也说不出来,硬要说的话,总感觉是身材比例不太协调的样子,头好像大了一些。

  不过,具体我们也看不出来,因为那个‘趴’着的人是没有四肢的,原本应该是四肢生长的地方,在我们眼里看来血淋淋的,甚至那些鲜血还流淌在地上,就像四肢刚被撕掉。

  尽管如此,它还坚强的朝着我们‘蠕动’过来,脸上带着怪异的笑容....

  “这应该是一个受害者?”只是被它的惨状刺激的脸色难看了一下,肖承乾还是很快就恢复了,双手抱胸,语气淡然的对我说到。

  “没有任何衣物,保持着死前怨气最重的那一刻,竟然冤魂不散在这洞穴里,那的确是受害者。”我也是同样的姿势,淡淡的回应着肖承乾。

  如果是普通人看见这一幕,只怕已经吓昏过去,一般的道士只怕也会选择逃跑,化形如此‘生动具体’的只能是怨鬼,不好对付,可我和肖承乾却无所谓,很淡定的讨论开来了。

  鬼这种东西,遇见它越是淡定无惧,被它有机可趁的机会也就越小,在不是它‘债主’的情况下,被它害死的可能性害死很小很小的。

  见我们不为所动,那个怨鬼的眼中闪过一丝怨毒,尽管我们和害死它的人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不过,这种怨毒我也能理解,既然是怨鬼,行事难免偏激,是带着‘恨’的色彩看这个世界,你要说怨鬼有什么很想要的东西,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是‘生命’,因为它们没有,所以,它们对于能活着的,体温是热的,带着鲜活呼吸的生命都是自带仇恨的。

  这就是人类刻进灵魂的东西吧,得不到永远在骚动?变鬼也是一样!

  怨鬼还好说,有一些理智,还能接受天道‘约束’,只不过怨气大了一些,如果这玩意儿是个厉鬼,李凤仙那种类型的存在,我和肖承乾怕就是要动手了。

  比起我来,肖承乾到底要性急一些,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双眼,再睁眼时,身为道家人的气势自然也就释放了出来,没有真正的道家人不修玄功,不修那在我看来都有些太过‘摸不着’的内丹之术,多年苦修,我和肖承乾的境界或许在前人大能看来是微不足道的,但一身的气势如果不能压制鬼物,那也算白修了。

  所以,这时的肖承乾毫无保留的释放自身的气场,随随便便掐了一个手诀,那怨鬼的眼中就闪过了一些畏惧,竟有了一丝退意。

  “我们的心思原本就不在你身上,没发现你也就罢了,可你偏偏要出来吓人一吓,发泄心中怨气,不发现也就罢了,发现了你也就不要想跑。”肖承乾严肃的说到,那样子倒颇有一副替天行道,斩尽世间一切邪物的正义道人模样。

  只有我知道,这小子骨子里受组织‘洗脑’太多,正邪在他心中没有什么约束力,他的道在以前长长的岁月里,是偏向极端的‘我’之道,只有终点的目的,没有分歧的岔路那种。

  我不认为这小子忽然就正义凛然了,他是有目的的。

  所以,我默默的在旁看着,其实此刻,我已经察觉到了这洞穴里除了我们眼前这个,还有至少4只这样的存在。

  肖承乾这么一出,另外4只怨鬼也现身了,同样都是一副‘惨不忍睹’的模样,齐齐的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只是面对绝对的‘压力’,它们的眼中不敢流露出怨毒,反倒是一副悲苦的模样。

  我摸着下巴,心说奇怪,人没有四肢是如何痛苦的事情?看它们的样子,应该是被粗暴的‘卸下’四肢,然后放任在这里死去的,这种死法何其痛苦,为什么只是怨鬼,而没有化身为厉鬼?是什么样的力量在压制着它们?

  我还在想着这个问题,那边肖承乾已经开口了:“可是想求得一场超度?怨气缠身的滋味并不好受?”

  那边五只怨鬼齐齐的点头,我再次发现一个问题,既然这里的尸骨有7,8具的样子,为什么怨鬼只有五只?

  此刻,我是傻子也能知道肖承乾的目的了,开口说到:“许你们一场超度没有问题,但是你们至少也要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吧?”

  肖承乾赞许的看了我一眼,这个洞穴里的事情太过奇怪,加上极有可能就是我们寻找之地,我们一时半会儿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而把线索落在它们身上倒是一件不错的事儿。

  再说,超度这些可怜的怨鬼,本也就是我的本意。

  面对我提出的条件,那五个怨鬼的脸上悲苦的神色更重了,而在下一瞬间,洞穴开始变得模模糊糊起来,然后在我和肖承乾的眼中变得明亮....

  我和肖承乾没有抗拒,保持着受这种影响的似睡非睡的状态,接受着可以说是眼中,也可以说是脑中的一切。

  这是一个比较神奇的事情,因为我从来没有遇见‘语言如此不通’的鬼物,肖承乾估计也是一样,所以才选择了这一种比较‘危险’的方式。

  从肖承乾和这鬼物对话开始,我们就发现这个问题了,那鬼物传达到我们脑中的语言,竟然是‘叽里呱啦’的一片,根本听不懂具体的意思,好在人和鬼的交流,更接近于意识交流,感受交流,所以我们能清晰的感受它的情绪,还有它想表达的一些简单意思,就好比它能听懂我们的意思,可是无法用我们的语言和我们交流。

  如今我们提出了条件,要知道洞穴里发生了什么,它们就只能采取这种方式,就好比是‘托梦’的一种方式,把它们‘回忆’里发生过的事直接的表现在我们眼前,可是比起托梦,这种方式显然更耗费灵魂力。

  至于我和肖承乾必须全身心的放开灵魂防备,才接受这种交流。

  所以,这就是一个危险的方式,对双方都是有着极大的‘牵制’的,但好在我和肖承乾对这一切有把握。

  就这样,我们陷入了一场特殊的‘梦境’,只保持了心底的一丝清明,如同两个看客一般,开始身处在梦境中那个明亮起来的洞穴。

  在完全适应了以后,我们肖承乾终于能清晰的看清楚洞穴的一切了,但只是一眼,我和肖承乾的内心就震撼了,因为我们没有想到,只是第一眼,我们就能看见如此‘震撼’的一幕。

  因为洞穴里在此刻在东南西北四个角落都点着熊熊的篝火,把整个洞穴照得透亮,而在篝火包围的中间场地,竟然跪着一群人。

  一群怪异的人!

  他们戴着看起来有些吓人的青铜面具,喊着奇怪的语言,此刻正朝着洞穴的水潭方向膜拜!

  这是在做什么?这群人是什么身份?那一刻,我心中的一丝清明都差点儿不稳,我发现我又‘幸运’的陷入了一个新的谜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