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二十九章 师父的足迹(上)

第二十九章 师父的足迹(上)

  我这个人想象力有限,虽然对水潭里有何种怪物好奇,但是也从未试想过自己去猜测它是什么,如此小的水潭,长宽也不过20多米,我根本就不会联想到在这里也会出现那种巨大的怪物,怕是想转个身都难吧?

  我是相信肖承乾的说辞的,只是一时半会儿难以去接受,只能讪笑着去想,难怪是X池,这附近的特产是水怪!

  不过,这些都不可能吓住我,在我看来至少现在这个洞穴安静,水潭更是波澜不兴,水怪这玩意儿休不休息不好说,在X池里至少也是几年才露一次面,我不相信我和肖承乾运气好到连续遇见两次水怪。

  唔,这里要说危险的话,怨鬼倒有三两只....

  所以,想到这里,我把我的想法对肖承乾说了,肖承乾吞了一口唾沫,望着我说到:“你确定它不会出现?”

  “不确定,但从数学的几率上来说,它出现的可能性很小,我们虽然是道士,也要相信被科学中被证明了的真理不是?”我异常严肃的对肖承乾说到,我没有告诉他的是,从小到大,我学的最糟糕的就是数学,以至于我一度怀疑,我是在上体育课的时候学得数学,也感谢我当年不是被李师叔看中,收进命卜二脉,否则他会被我气得吐血的,毕竟这两脉多少是要要求一些数学基础的。

  “可这破洞子里还有什么啊?什么也没有了!我们做个小法事,为它们消了怨气,开个引路诀接引了它们,就走人吧。”肖承乾不以为意的说到,说话间跳了两步,刻意的离洞子远一些。

  “这洞子里还有什么?你不是对我说了吗?有它!”说完这话,我扯着肖承乾,打着手电的光芒朝着洞内那个石柱上射去,光芒就正好落在了那丛紫色的植物身上!

  “我X,它在这儿?”肖承乾一下子就震惊了,然后有些语无伦次的对我说到:“我以为它在水里的,不然也就长在岩壁上,我以前在荒村,我去荒村,你知道吧?我两个师叔下去采这个紫色植物,我以为它是水生的。”

  “它就在这儿,看来我们是找对地方了。”我冷静的对肖承乾说到。

  “承一。”肖承乾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严肃的叫住我。

  “嗯?”我很好奇这家伙干嘛又忽然严肃起来。

  “我知道你的态度,是一定要毁掉它,但我不得不提醒你,我们那一脉一直都有一个说法,包括圈子里的高层也有一个说法,那就是这植物里包含有长生的秘密。”肖承乾声音低沉的跟我说到。

  道家的终究追求是什么?形而上得长生!逆天而修也是为了跳脱轮回苦海,长生二字,不单是对我道家人,就算是对普通人也有莫大的吸引力!

  可是,长生么?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恐怖的形象,泡胀的身体,掉下的烂肉和不停生长的新肉交杂着的脸——老村长!

  又想起了那斗篷下的人脸,已经完全的僵尸化!不,如果那样是长生的话,我宁愿快快乐乐的过几十年,没有遗憾的闭上双眼,而灵魂得到更高层次的升华,这比长生有意义!

  所以,我对肖承乾说到:“一定是要毁去的,原因出去以后再对你说。”

  “其实,你不用和我说原因,你也有不知道的事,关于这紫色植物于圈内的人,于我华夏的某些部门,高层都不是什么绝对机密。特别是见识过杨晟的疯狂以后,我觉得你毁去我也不会特别反对,那就毁去吧。”肖承乾语气有些飘忽的对我说到。

  “你知道一些事?”我扬眉问到。

  “出去再说,而且我好像想起了一点儿关于那些灰眼人的事。”肖承乾认真的对我说到。

  ————————————————分割线——————————————

  紫色植物我们是决定要把它毁去了,可是肖承乾是坚决不肯靠近那个水潭,他言之凿凿的告诉我,我是不知道那个长相奇特的怪物的样子,否则我也不会靠近水潭。

  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做,是那支遗留在这里的钢笔让我想起的这件事情。

  一支钢笔遗落在这里,那就说明这里是有人来过的,说不定就是师父他们,既然怨鬼在这里徘徊了很多年,它们一定知道一些什么,所以问它们应该能行。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肖承乾,肖承乾也激动了,然后我们一起去和那几只怨鬼沟通,表达了我们的意思,那几只怨鬼在明白以后,让我们看见了那么一幕,感同身受的去感受到了它们后来看见的一些事情。

  那也是一个平常的没有月光的夜晚,和今夜比起来,洞穴更加的黑暗,7只怨鬼在洞里徘徊(是7只),和往日相比并没有什么不同。

  是没有什么不同的吧,在这个洞里于怨鬼们来看,存在的只是无尽的怨气和被困终日的孤独,看不见轮回的希望,得不到超度的解脱,一日复一日。

  可是,固执的以为却往往有出错的时候,在那个夜晚,偏偏洞穴里来了十几个人。

  怨鬼们忘记不了他们是怎么出现的,因为在他们之前,在怨鬼们受刑之后,这个洞穴就再也没来过陌生人,包括它们的同族——灰眼人。

  那些人和我和肖承乾一样,是从那边岩壁里的十几个洞穴中的一个钻出来的,也和我们一样,手里拿着能发光的奇怪东西,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了这个洞穴。

  由于是加入了怨鬼自己的主观意识讲述,我和肖承乾感受到的就是这样情绪,可是那种传入脑海中的直观画面,却并不是那么的平静。

  我们先是听见了喧哗的人声,然后看见我师父第一个钻入了这个洞中,接着是慧大爷,我师叔们,凌青奶奶,肖承乾的外公——吴立宇,还有几个我不认识的老者,最后是两个看起来就不像修者很陌生的中年人,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其中一个看起来有些眼熟,我却怎么也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

  看见这一幕,我和肖承乾的激动根本没有办法形容,从师父他们失踪那么多年以来,我们根本就想不到能够通过这种奇特的人鬼交流方式,清晰的看见他们曾经走过的足迹。

  这么多人进洞,人气自然是旺盛的,特别是其中几个人,感觉气场就不一般,怨鬼们自然就选择了躲避,躲在了洞中的各个角落。

  而我师父他们进洞以后,和我们一样,开始了探查,但好像我师父运气不佳的样子,他们只发现了人骨,没有发现隐藏在柱子顶端的紫色植物,然后他们的表情上流露出了失望的感觉。

  是失望吗?我从那老头儿的眼中根本感受不到具体的失望,我发现了一个细节,他其实悄悄的深深的看了那个柱子一眼,却又像没事儿人一般的转身了。

  在这其间,吴立宇就站在我师父旁边,想说一些什么,却也奇特的不说了,跟着我师父一起转身,也跟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看来我们不是找错了地方,就是这里的该有的东西,已经被别人取走了,走吧,不是每一个地方都有收获,我们才能达到目的。”师父大声的说着话,率先朝外走去。

  然后我的几个师叔笑了笑,第一个就跟上了师父。

  看着这一幕我的感觉有些奇怪,总觉得这个老头儿有些太过匆忙了,根本和他以前那种看似潇洒,漫不经心,实则很仔细的,注意每个细节的性格不同,按说这么重要的地方,还有尸骨在这里,他不应该多长几个心眼吗?

  难道这老头因为太过思念我,导致智商变低?

  事实应该不是这样的,我睁大了眼睛,深怕错过一个细节,就算这些怨鬼的灵魂力不错,也再没有力量和我们进行第三次这样的交流了,所以,这里的细节就尤为重要。

  有人提议走,有人呼应,事情看起来就那么定了,包括肖承乾那一脉的人都没啰嗦,跟上了我师父的脚步,朝外走去。

  但在这时,那两个陌生人中的一个,忽然开口到:“这里有尸骨,说明这里也应该有什么秘密,就算与此行的目的无关,我也要把这里大概画下来,并记录一些细节。”

  他说完这话,我师父转身,然后我注意到我师父的眼神稍微变了一下,接着盯着那个人脸色就难看了一些!

  当时,我师父他们已经靠近来时的洞口,那个说要记录的人站在原地没动,背对着水潭有十几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