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三十五章 他的出现

第三十五章 他的出现

  可是我已经来不及思考了,因为背后那个怪物已经很近了,照这样正常跑下去,不出几秒钟我们就会被它追上。

  肖承乾已经一把夺走了我手中的紫色植物,由于太过慌乱,只夺走了一半,然后想也不想就呈大字型躺在了地上,双腿叉得很快,双手枕在脑后,死死的贴在地面上。

  在做这个动作的同时,肖承乾对我吼到:“还啰嗦什么,照我做的做。”

  我哪儿敢怠慢,赶紧异样画葫芦的照着肖承乾做得照做了,两个人都把紫色植物塞在背后,然后呈大字型的躺在了地上。

  而此时,那只怪物也已经追赶到了我们的面前,看见我们这个样子,明显眼中流露出了一丝疑惑,然后莫名的围绕着我们开始转圈起来。

  我对于这只怪物的这个动作很是疑惑,小声的对肖承乾说到:“你到底在搞什么?”

  肖承乾也小声的回答我:“没搞什么,你说这玩意儿又像蟒蛇又像毒蛇,我觉得还特么像鱼,就是利用一下这玩意儿的习性,我赌它没有毒牙。”

  没有毒牙,应该是没有的吧,如果有毒牙在水里它选择的应该就是一口咬下来毒死我,而不是用蟒蛇绞杀人那种方式了,想到这里,我小声的对肖承乾说到:“没有毒牙的吧。”

  ‘轰’的一声,是那只怪物陡然把脸杵到了肖承乾面前,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一股子说不出来的腐烂味道扑鼻而来,肖承乾差点吐了,可是他坚持一动不动,只是一张脸憋得通红,没办法和我说话了。

  那怪物仿佛是在观察肖承乾,看了一会儿,仿佛觉得无趣,然后‘轰’的一下又把大脑袋转向了我,同样那股臭味飘向了我,我的一张脸一下子也憋得通红。

  此时,那怪物仿佛失去了某种耐心,长大了嘴,看样子是想吞下我的脑袋,但是我的双手手掌枕着我的脑袋,死死的贴在地面,它的嘴就是张到骨折了,都不可能张那么大,能把我吞下去。

  “承一,别动,无论它怎么挑衅你,挑动你,你都别动,坚持贴着地啊。”肖承乾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我憋着气不能回答,只能忙不迭的点头。

  这样就形成了一种奇怪的对持,那怪物围绕着我们打圈,显然是想要我们背后那紫色的植物,可是我们贴着地一动不动,双手抱着脑袋,双腿张开,它始终不能把我们整个吞下去。

  它也想试着拱动我们的身体,可它毕竟是蛇鱼混合体,又不是猪,身体的限制和动物本能也注定了它这样做不太现实,所以,一时间它拿我们没有办法,我们拿它更没有办法。

  这样僵持了一会儿以后,那只怪物在各种‘威胁’‘恐吓’用遍了都毫无办法之后,终于失去了最终的耐性,忽然而然,毫无预兆的,它就一下子俯下身去,一下子把肖承乾的一只脚吞入了嘴里。

  我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肖承乾却小声对我说到:“别慌,这是早已预料到的结果,你现在别动,等一下,等一下再说。”

  于是,我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这条巨蛇,顺着肖承乾的脚一直往上吞,很快就是小腿,大腿....这简直就是一种极大的心理折磨,看着自己的好朋友就这样活生生的被吞,有好几次,我都快忍不住,眼睛四处望,想找一块趁手的大石头,狠狠的招呼这条巨蛇的脑袋,可是肖承乾却不停啰嗦的提醒我稍安勿躁,一切都在掌握,虽然他的声音也有些颤抖,但他那充满把握的语气好像他很有被蛇类型的动物吞噬的经历一般。

  出于对他的信任,我终究没有乱动,只是心一下一下的收紧,终于当那只怪物吞噬肖承乾到了快大腿根的位置了,我看见肖承乾在憋气,然后眼中闪过一丝坚定,接着,他以极快的速度,猛烈的动作,忽然一下子坐了起来,是屈膝坐了起来!

  ‘咔嚓’一声,那只怪物的嘴一下子就被撑到了极限,眼中流露出痛苦的神色,可是肖承乾好歹也是一个1米8以上的汉子,忽然屈膝坐起来成了一团也是很大的一团,他用膝盖紧紧抵住这只怪物的上颚,弄得那怪物是闭嘴也不行,张嘴也到了极限的极限,就如同被一根巨大的木头卡住了嘴,这下是真正的动弹不得了,没有了脑袋的支撑,它想翻滚也是做不到的。

  我目瞪口呆的望着肖承乾,这算是哪门子办法?这小子都能想的出来?肖承乾却脸上挂着眼泪,苦笑着对我说:“承一,这事儿真的不是人干的,老子都吓哭了。”

  “然后要做什么?”总不能肖承乾就这样吊着这条大蛇,一动不动吧,而我也没完全从呆滞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然后你还能咋办?你把紫色植物带出去,然后搬救兵来啊。要是我没力气支撑了,我就死定了。”肖承乾大声说到。

  如今看来也只有这个办法,毕竟这种怪物从本质上来说,是和老村长属于一种进化种类的,或者果实的效果比叶片差一点儿(具体我也不明白),虽然老村长吃下叶片是巧合,这玩意儿吃下果实是诱惑。但说到底也都是紫色植物的产物。

  我‘哦’了一声,当即也不再啰嗦,拣起紫色植物就往外跑,但仍然不忘问了一句:“你是咋想到这办法的?”

  “你去过一些丛林部落游玩,你也能知道这个办法!这就是那些丛林原始部落捕捉巨蟒的方法,他们那些家伙缺肉吃。”肖承乾哭丧着脸说到。

  缺肉吃?!我想到那怪物的一身气味,打了个干呕,举步就往外走,时间已经耽误不得,再过两个小时,就绝对天亮了,而我一来一回,起码也得一个小时!

  可是我没跑出两步,刚要钻进洞口的时候,忽然一阵莫名下坠的亮光却让我愣了一下,我转头,竟然看见了一支落下来的火把,这是...!

  我一下子瞪大的眼睛,但同时大脑也转的飞快,第一个反应就是跑,至少肖承乾落在人手上,总比和一只怪物这样对持要来得好,也能保住性命,按照肖承乾背后组织的实力,说不定还能....

  但手上的紫色植物绝对不能落入他人的手中,肖承乾也是和我同样的想法,这二愣子甚至还兴奋一点儿,大吼到:“承一,你快跑,我看我是得救了。”

  得救了,我真佩服这小子的说法!于此同时也看见了几条绳子从那个缝隙中垂落下来,几个人正在快速的下滑!

  我转身就准备跑,但这时一个有些冰冷陌生嘶哑却又熟悉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中:“陈承一,如果我是你的话,我绝对不会跑。”

  是他!我的心中莫名的蔓延开一股愤怒,一些悲凉,然后慢慢的转身了。

  落地的火把在洞中燃烧着,人越下来越多,转眼就下来了十几个人,十几把强力的手电把洞中照得通明,还有人在源源不绝的下来。

  每个人都是全副武装,手上拿着一把微冲,黑洞洞的枪口直直的指着我和肖承乾,气氛紧张而冰冷。

  而且这些人也表现出了强悍的素质,只是针对我和肖承乾,对于那条大蛇怪物根本就无视了。

  我眼睛微眯,这些人的身份我猜不出来,他们都身穿着无明显标识的迷彩服,带着头盔,遮着脸,让我想到了一些国际上能称得上是亡命之徒的雇佣军,不要小看这些雇佣军,一些有特殊能力,又不愿意被ZF研究,受制于ZF的人,一般都会选择一只秘密雇佣军,只要钱够多,哪怕是普通人听起来很不靠谱的灵异任务他们也接。

  这些人我不在意,我在意的是在他们中间有一个身材异常高大,全身包裹在黑衣中的人,他包裹的是如此的严密,就连脑袋也学阿拉伯人一般一圈又一圈的用黑布缠绕起来,然后挂上了一张黑布,嗯,这是阿拉伯男女结合打扮法!

  我想内心幽默一下,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沉默的对峙了几秒钟后,我忽然开口对肖承乾说到:“这家伙不是为你们阻止办事儿吗?如今是闹哪样?竟然用那么多枪指着大少爷的脑袋。”

  肖承乾苦笑,说到:“原来是他,可惜他的地位比我这大少爷高出许多倍,而且背后有N多神秘势力支持,我算哪根儿葱。”

  “果然论起识时务来,肖大少爷比陈承一这个二愣子要看得清楚。陈承一,不要废话了,把你手上的紫色植物扔过来吧,不然我真的会让人开枪的,你就算是个道士,也不是刀枪不入的吧?而在我眼里,恰好任何人的性命也比不过你手中的植物。”那个人开口了,声音依旧是那样,比起很多年前那憨厚沉稳的声音,已经有了巨大的区别。

  我很好奇,也很悲哀,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儿。

  “是吗?那它比起静宜嫂子的命呢?比起那个没有爸爸,小名叫希希从出生就没有见过爸爸的小男孩,不,现在应该是半大小伙子的男孩子的命呢?也重要的多吗?”说到这里,我顿了一下,然后做出一副想起来了的样子,恍然大悟的说到:“对了,忘了说了,小名希希的意思就是,希望某个人快点回家。”

  是的,在我眼前的这个人是杨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