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三十七章 路山的诱饵

第三十七章 路山的诱饵

  我转身就走,肖承乾也连忙跟上了。

  而杨晟却在我身后喊到:“陈承一,你是错的,你绝对是错的,有一天你会看见我成功,你会看见人类进化的强大无比,你会看见人类走出地球,走出太阳系,踏足整个宇宙,那个时候他们都不会忘记他们的英雄杨晟。”

  我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说到:“你刚才不是说了吗?灵魂进化缓慢的家伙,都是低级的家伙,你难道还不懂?”心灵不进化,空空追求肉体的强大,这就好比光有华丽的剑鞘,里面却装着一把匕首一样可笑。

  “灵魂的力量也会强大,老村长就是例子。”我此刻已经钻入了洞中,杨晟还在我身后大吼到,一如从前,我们在竹林小筑,讨论道学与科学时,会有的争论。

  不同的是,我们在那时,总会发现有奇妙的共通,如今只是南辕北辙。

  “是吗?我的说的灵魂,是本质心灵的干净力量,最纯净的念力。”我用手电照着洞里,开始朝前走,已经没有回头的必要。

  身后却传来杨晟骂我不可理喻的声音!没有争辩的必要了,我和他的命运交错,却是方向各朝一方的交叉线,纠缠着,心却越走越远。

  回去的路很顺利,没有任何的水怪出现,X池也一如既往的平静,只不过此刻还是黑夜,月亮挂在天的尽头,等它落下去的时候,天总是会亮的。

  一路上,我很沉默,手中只是把玩着那一支钢笔,按照师父留下的暗示,寻找蓬莱不单需要找到走蛟,也需要一些别的东西,我不相信别的东西就是指那个紫色植物,更可笑的是那紫色植物已经被莫名其妙赶到的杨晟拿走了。

  见我沉默,肖承乾也没多啰嗦,只是一路上问了我好几次:“承一,杨晟怎么找来的?”

  我没回答,只是心中的怒火越来越盛,到我回答营房,换好衣服的时候,已经达到了一个顶点。

  可是我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是说我要去找一下路山,让肖承乾告诉大家水下的事情,就出门了,来到路山和陶柏住的营房。

  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刻意的让自己的火爆脾气收敛,也一直让自己不要再那么冲动,可是我也很少有今天这样的怒火,我最痛恨的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所以,达到他们住的营房的那一刻,我什么也不管,很直接也很暴力的‘澎’的一声就踢开了营房的大门,里面亮着灯,陶柏在床上睡着,路山坐在床边,在灯下看着一本什么书。

  他吃惊的看着我踢开大门,一副爆怒的样子,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冲过去的我一把逮住了衣领,然后一下就扑到了床上,我想也不想的提起拳头就往路山脸上‘招呼’!

  可是我的手却落不下去,因为我的拳头被陶柏的手逮住了,无论我使用多大的力气,他就是能那么稳稳的逮住我,让我哭笑不得的是,他还是那副害羞的模样,仿佛他是一只惊恐的鹌鹑,小声又胆怯的对我说到:“有话好好说。”

  这时,路山也反应过来了,一向平静的脸上也流露出了一丝怒火,他开口说到:“陈承一,就算你对组织上有什么要求,能不能好好说话?暴力能解决什么问题。”

  得,这三言两语倒成了我的错了,不过,在说话的过程中,我注意到路山对我使了一个眼色,大概意思我懂,他顾忌着陶柏在这里。

  这么一闹,我也冷静了下来,冷静却不代表我不发火,你怕陶柏知道什么?我却偏偏不怕,拿起他放在床头的特殊电话,扔他跟前了,对他说到:“那好,我现在就有要求,给江一打电话,马上,必须!”

  在我的心目中,路山既然‘出卖’了我,行动是有计划的,那一定是经过了江一,如果江一不知道,也不成问题,正好当着江一,咱们把话说清楚,看看你路山是什么人,竟然勾结杨晟这种疯子!

  不过我也明白,这件事情多半江一是不知道的吧?否则路山怎么会半夜神神秘秘的找我?而且以江一的身份,他是不用勾结杨晟的。

  路山拿起了电话,柔声的对陶柏说到:“没事儿,你去睡吧,这件事情我来处理,谈话是我的强项。”

  陶柏听话的像一个孩子,哦了一声,竟然真的乖乖上床了,路山不等我开口,就急急的走出了房门,看来,他是真的不想陶柏知道一些什么。

  无奈之下,我也只有跟着走出了房门,一路上沉默无语,一直等到走到了那片儿小树林,我们才停下,我一脚就踹向了路山,这火我没办法平息下来。

  出人意料的,路山有着相当灵活的身手,他竟然避开了,然后冲着我低吼到:“陈承一,有什么事情,你至少要说清楚才开始打人吧?”

  “是吗?那就说清楚!你竟然勾结杨晟,出卖我,利用我,这算不算说清楚了?”我也冲着路山低吼,显然这件临时起意的事情,除了路山和我的人知道,没别人知道,难道我会以为是我的人出卖了我吗?

  “杨晟他是?你说杨晟他到了这里?”路山的眉头紧皱,显然他一开始是在努力想杨晟是谁,到后来,他想到了。

  整个神情非常的自然,一点儿都不像是在作伪,看得我冷笑连连,到现在还演戏吗?这样的人不去当演员未免太过可惜了!

  可惜,此时我已经没有动手的兴趣了,很直接的说到:“你不要装,除了你还有谁知道我今天半夜会去再探X池?很不幸,我在X池发现了一些东西,然后杨晟就突然出现,劫走了东西,或者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再或者,我们就当着江一的面说清楚吧。”

  路山见我这样说,反而冷静了,他望着我说到:“陈承一,你不要告诉我你不清楚,我们这一次的行动,其实是被很多圈子的势力盯上的,杨晟怎么会出现,我不知道原因,看你相不相信我吧?”

  他说的时候,很真诚,我皱眉望着他,并没有表态!

  路山整了整自己的衣领,然后接着说到:“是的,我于你相当于是一个陌生人,你有不相信我的理由,而整件事情又太过巧合。但我奉劝你,你可以压下疑惑,最好不要告诉江一什么,你别忘了,接下来还有很多路要走,很多地方要去探查,你选择和我合作,才是最好的。”

  我倚着树,把握着手中的钢笔,然后又忽然递到了路山的眼前,说到:“这是特殊物品吗?我带回来了,我表达了足够的诚意,你的诚意呢?”

  看见这支钢笔,路山的脸色第一次出现了极大的变化,打破了他一直以来的沉稳和平静,他伸手就想来拿这支钢笔,我却一下子收进了自己的裤兜,嘴上说到:“诚意!”

  是的,你什么都不让我知道,就莫名其妙让我和你合作,不是可笑了点儿吗?或者,江一这个人如同迷雾一般,不值得信任,可是不见得我也会信任你。

  即便,我此刻已经有百分之八十的肯定,杨晟的出现与路山无关,毕竟路山最想要的特殊物品,杨晟根本就没有提起过。

  “对不起,我不能够告诉你,我为什么要这个!不过,你要诚意,我可以告诉你一些关于杨晟的秘密资料。”路山忽然这样对我说到。

  我的胃口一下子就被调了起来,可是表面上根本不动声色,望着路山说到:“你以为,我会感兴趣?除了我师父的行踪,我对任何事情都没兴趣。”

  “你会有兴趣的,你可以知道发生在某个年代的一件绝对机密的往事,知道杨晟的老师,你的师父的曾经,还有外面以讹传讹的事情!甚至知道紫色植物最早是怎么出现的。”路山又恢复了平静,可是他每说出一个字,我不由自主的呼吸就会加重一分。

  是的,我承认对这些我是异常的有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