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三十九章 杨晟的秘密往事(二)

第三十九章 杨晟的秘密往事(二)

  杨晟不是一个没有好奇心的人,反而因为他是一个偏执的科学天才,他骨子里其实是一个好奇心极重的人,他只是没办法对普通的人事好奇八卦罢了,严格的说来,他好奇的事情是普通人觉得无聊的事情。

  就好比宇宙中如果存在生命,生命的结构应该是什么,人类的进化中间空白了十几万年又是怎么一回事儿等等。

  但是,丁扬的所在,却少有的引发了杨晟的好奇,而且这种好奇随着几个战士带他们越来越深入地下,而愈发的重了起来。

  在这种秘密的基地,越是深入地下,代表着保密的程度越高,就如民间流传着一个说法,最机密的,甚至是被批阅为永不解封的资料都是收藏在地下秘密资料馆一样,几乎每一个大国都有这样的资料馆。

  这种说法是民间的猜测,但是也不无靠谱之处,杨晟此刻的反应就跟一个普通人一样,以他和养父穆林的身份都从来没有深入过地下那么深过,地底基地——倒数第三层。

  倒数第三层的空间比往上的十几层要狭窄的多,但结构是一样的,一条幽深的走廊,旁边整齐的排列着白色的金属大门!

  这些金属大门的背后,有的是存放标本,有的是秘密实验室,而有的存放的是一些资料,可以说打开这里的每一扇白色大门,背后都是一个惊天的秘密。

  “跟我们来。”其中一个战士这样对穆林说到,然后神色严肃的走在了最前面,毕竟这里的走廊并不是一个直线的走廊,还存在着各种的保护措施,没有人带路可是不行的。

  战士那严肃的神色,让气氛变得沉重,连穆林和杨晟的神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他们没有继续往下,而是跟随着那个战士,又经过了几次检验,穿过了很多保护措施以后,来到了最里面的一道白色大门之前。

  在这里,几个战士停下了脚步,刚才那个开口说话,也看起来像是领导的战士说到:“等一下,他们三个会在外面守着,我陪着你们进去,但进去之后一切都按照我所说的做,不能有半点违规,否则发生任何意外和危险都后果自负。”

  这是这里的规矩,穆林和杨晟自然没有反对,而是郑重的点了点头。

  那个领头的战士去开门那道有着复杂密码锁的白色大门了,可是在大门打开之后,他却没有忙着去推开大门,反而是站住,又转头对穆林和杨晟说到:“有的规矩你们是知道的,原本我也不想重复,但是在这里,我不得不重复一次,这里的一切都是严格保密的,说出去不管有没有人相信你们,可你们的生命却一定就会发生意外的。”

  这话说的很难听,但毫无疑问,这也是这里的规矩所在,穆林点点头,而杨晟的眉头却皱了起来,他自然是知道这个规矩的,有必要话说的那么难听的威胁一次吗?

  好在那个战士没有多言,而是推开大门,把他们带入了那个白色大门背后的房间,然后反手关上了门。

  白色大门背后的房间很大,但是一片黑暗,那个战士摁亮了灯以后,整个房间变得明亮起来,杨晟好奇的四处打量,发现这个房间非常的空旷,几十平米的房间除了在中间放有一个沙发和茶几以外,竟然空无一物。

  “在那里坐下。”那个战士对穆林和杨晟说到,穆林没有说话,依言在沙发上坐下了,杨晟也跟着坐下了,只不过难免内心失望,莫非这里就是保密级别如此之高的地方?

  而直到坐下之后,杨晟也才注意到,他们对着的是一片深灰色的厚重窗帘,完整的覆盖了一面墙,那个战士站在他们的身后,拿起了茶几上的一个遥控器摁了一下,这时候,那厚重的窗帘开始自动的朝着两边褪去,露出了一面透明的玻璃!

  玻璃之后是一个黑沉沉的房间,反射着金属的光泽,由于里面没有灯光,房间里的一切看得不是很分明,只能模糊的看见里面有一张很大的床,床上好像倚着一个人。

  那个人应该就是丁扬了,杨晟暗想,却不明白,国宝级的生物学家为什么会被安排在这么一个深入地底,看起来更没有什么自由的地方疗养。

  那个战士此时已经走到前方,对着茶几上固定好的麦克风说到:“这一次带了你的好朋友穆林来看你,我现在要开亮你房间的灯了,如果你反对,可以说话。”

  里面没有任何的反应,但是穆林的眉头却紧紧的皱了起来,他有些不满的说到:“丁扬他不是犯人,他是对国家有着巨大贡献的科学家,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我表示反对!如果是继续这样对待丁扬,那个研究课题,我拒绝接手。”

  面对着穆林的抱怨,那个战士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只是说到:“你现在还没有接触那个课题,也不知道丁教授的具体情况,还是等一下再说吧。”

  穆林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但他是一个有修养的学者,到底还是忍了下来,没有再说话了,而杨晟却对这一切更加的好奇起来。

  “你们说话可以通过这个麦克风交流,现在我开灯了。”见穆林沉默了,那个战士简单的交代了几句,然后用遥控摁亮了里面那个金属房间的灯光。

  ‘啪’‘啪’‘啪’随着灯光的亮起,那个黑暗房间中的一切终于变得清晰了起来,忽然的光亮让穆林和杨晟都有一些不适应,情不自禁的挡了挡眼睛。

  接着,他们总算看清楚了房间里的一切。

  那个房间的摆设很简单,一张大床,一个写字台,外加一把椅子,一个饭桌,让人惊奇的是房间的金属墙壁上有着各种各样的痕迹,有的像是拳头的痕迹,有的像是抓痕。

  而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床上倚着的那个人双手都绑着长长的金属链子,此刻他穿着白色的睡衣样的衣服,脸朝着另外一边。

  穆林看到这一切,忍不住又要发火了,毕竟于私丁扬是他几十年的朋友,于公他为国家做出了很大的奉献,他如果开始还能忍受,现在看见丁扬被这样绑着,他是再也不能忍受了。

  “穆博士,你最好和他谈一谈,再下定论吧。”那位战士不紧不慢的说到,显然他感受到了穆林的怒火。

  穆林看了一眼那个战士,终究没有发作,而是拿起了桌上的麦克风喊到:“丁扬,我是穆林,你是怎么弄到如此境地的?你放心,你如果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我这个朋友,就算拼尽性命也会帮你的,有什么你对我说。”

  按说,在这个地方说这番话是非常不合适的,但每一个真正的学者相比于普通人,在人情世故上都要‘弱’一些,穆林的直接也是情理之中。

  可是,穆林却没有得到丁扬的回应,房间里面一片安静,安静到可以听见丁扬‘呼呼呵呵’从嗓子里发出的怪声,显得格外的刺耳。

  穆林的神色更加的难看,他对那个战士说到:“莫非他疯了?”

  “可以这样说,但不是完全!他每天有清醒的时间,只不过这样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今天我们是掐准时间让你到这里来的,应该等一下就会有回应。希望你无论看见什么都不要难过。”说完这句话,那位战士又顿了一下,接着说到:“你要知道,他的这份清醒和这么久还活着才是弥足珍贵的事情。你多喊他几声吧。”

  这番话说的莫名其妙,穆林的脸色难看,开始对着麦克风再次喊着丁扬,他不是一个没有耐心的人,丁扬没有回应,他就反复的呼喊,甚至说起一些他们的往事,在一起的趣事。

  就这样过了接近10分钟,忽然房间里面传来一声类似野兽的嘶吼,床上那个人忽然就转头过来,一下子冲到了玻璃前,但由于手上锁链的原因,他不能完全的靠近玻璃。

  但他还是拼命的伸出手,那尖锐的指甲摩擦在‘玻璃’上,发出难听的‘吱吱’声,穆林和杨晟一下子就愣住了,接下来就从沙发上站起,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两步。

  他们是受到了惊吓,这是——丁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