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三章 万鬼之湖的一些事

第四十三章 万鬼之湖的一些事

  我们在X县城,见到了慧根儿,那个地方是我与慧根儿约定的地方,因为靠近我们的下一个目的地,万鬼之湖。

  见到慧根儿的时候,慧根儿正在一个杂货店倚着,手里拿着一瓶可乐,嘴上嚼着香酥花生,正笑吟吟的与杂货店里一个女人在说话。

  他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一个月不见,清秀的模样也愈加的清秀,完全不是十八岁时的粗糙,那时还会冒出一两个痘痘来,如今不会了,一张脸蛋儿又恢复了小时候的鸡蛋白,这小子会逆生长。

  而与他面对的那个女人,不,确切的说应该是女孩儿,也是一副十分高兴的样子,不时的发出银铃般的笑声,看向慧根儿的眼光也就越加的柔和。

  在他和那个女孩儿旁边,还有一个老者一脸无奈的看着他们,这神奇的一幕我们也搞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

  只是承心哥站在我的旁边,看见了这一幕,脸色就阴沉了下来,眼镜地下眼睛精光一闪,语气‘森冷’的对我说到:“承一,慧根儿这是要和我比魅力吗?他忘记了自己和尚的身份啊。”

  然后,一滴冷汗就沿着我的额角流到了脸上,承心哥观察事物的角度果然与众不同。

  由于不能接话,我只能带着承心哥快步的走到了慧根儿的跟前,至于其他人由于旅途疲惫,我让他们先去一家定好的宾馆歇脚去了。

  “哥!”随着距离的接近,慧根儿终于看见了我和承心哥,咧嘴笑了一声,一下子就奔到了我的面前,然后一把就揽住了我的肩膀。

  揽着我的肩膀?我忽然有一些不适应,小时候是我牵着他,长大了是我揽着他,怎么一个月不见,换成他揽着我了呢?

  这时,我才惊觉慧根儿一个月不见,莫名其妙的长高了一头,难道与那项秘法有关?

  不过,现在不是问话的时候,加上旁边承心哥‘虎视眈眈’的盯着慧根儿,一副随时发作的表情,我只能笑笑,对慧根儿说到:“等久了吧?我们现在就走吧?”

  慧根儿大大咧咧的说到:“也不久,事情提前完成了而已,所以我早到了三天。”

  “这三天不无聊吧?”承心哥‘阴阳怪气’的说到。

  “呵呵,不无聊,我就天天来这儿等你们,和老板的女儿聊聊天,挺开心的啊。”说着,慧根儿顿了一下,对我说到:“哥,我去和别人打个招呼,要走了。”

  说完慧根儿跑到那家杂货店,对里面的人说到:“我要等的人等到了,这几天叨扰你们了,这就走了,以后还来这里的话,再来照顾你们的生意。”

  “这就走了吗?我们..我们铺子的电话你记得的吧?以后也可以联系的。”从杂货店传来一个女孩儿的声音,颇为恋恋不舍。

  “出家人四海为家,万事皆讲个缘法,以后有缘自会再见。”慧根儿很认真的说到。

  “你是和尚?”那个女孩儿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惊奇无比。

  “阿弥陀佛,贫僧已经出家十六年了。”慧根儿唱了一个佛号,然后随手取下了脑袋上的鸭舌帽,露出的不正是一颗光头吗?

  “你..你竟然是一个和尚,你怎么...”

  “女儿啊,我就说,哪里来的小子,你天天和人家聊那么开心,还动了心思,我说这..喂,女儿,你这是去哪里?”

  杂货店传来了两个对话的声音,我和承心哥一下子就尴尬了,而慧根儿一脸坦然,也有些懵懂无知的样子,戴上帽子就朝着我和承心哥走了过来。

  我咳嗽了一声,有些生气的对慧根儿说到:“你这小子在搞什么?既然是和尚,为什么去招惹人女孩子?”

  慧根儿一脸无辜的说到:“我没有招惹啊,我自己的心里是坦然的。师父曾经说过,待人以诚,待人以真,我和她谈天说地,都是真诚的,偶尔的关心也是真的关心,为什么这一切人与人本该就有的交流状态,就变成了招惹?”

  我一下子答不上来了,莫非我要告诉慧根儿,这个世间的交流,防备与虚伪太多,恶毒与揣测太多,你的真和诚容易打动别人,特别是女孩子,要和别人假一点儿说话吗?还是一见到女的,就上前唱个佛号,露个光头,告诉别人你是一个大和尚啊。

  说到底,是这世间留下的问题啊!

  不仅我无言,承心哥也无言,之后,承心哥只能虎着脸对慧根儿说到:“总之你以后少与女孩子说话,佛门中人不知道戒律吗?”

  “我知道了,承心哥,我只是看见这里离那个湖近,闲来无事就打听一下关于那个湖的事儿。”慧根儿一脸委屈的说到。

  “那打听到了什么吗?”我随口的问到,也不想一直就这个问题纠缠。

  “有怪事儿,听说这个县城每年,或者每隔两年都会发生离奇的命案,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和万鬼之湖有关...”慧根儿开始絮絮叨叨的诉说。

  夕阳下,我们三人的背影渐行渐远,一段新的行程就要开始了。

  ————————————————分割线————————————————

  慧根儿说的县城里的奇异死亡案件,并没有引起我和承心哥的太大注意,毕竟他说的一些情况,是已经破案了的人为案件。

  再说在华夏的这片土地上,每一个城市,每一年都会发生不少的命案,把这个县城里的事儿勉强的与万鬼之湖扯上关系是说不通的。

  慧根儿说的这些民间夸大化的案子,我们也就当奇闻异事听过了,唏嘘几声也就罢了。

  大家聚在一起吃过晚饭,也就各自回了房间休息,在出发之前决定要听的灰眼人的一些事情也决定放在了明天,毕竟这几天的奔波太累了一点儿。

  只是我没有忘记告诉肖承乾,慧根儿消失一个月的原因,是因为他身上的血纹身。

  说起来,是因为小鬼事件的因祸得福,那一次慧根儿受伤很重,失血也很多,却莫名其妙的促进了他身上血纹身与他的融合,这件事情因为在佛门的历史上也没发生过几次,所以一开始是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的。

  直到一个多月以前,我们出发了几天,慧根儿忽然表现出全身发热,并且有时他自己开始有些神志不清的说,自己的力量好像增长了很多,才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这些症状原本是很像发烧的症状,但承心哥做为医字脉的传人,为慧根儿把脉之后,否定了这个可能,却又找不出原因,就只能通过一定的联系方式,求助了慧根儿的师伯。

  结果,这样折腾了一番,我们才知道了,原来慧根儿身上的血纹身和他进一步的融合了,怪不得他说胡话的时候,曾说灵魂本质的心性得到了认可,机缘也到了什么的。

  显然,这样的事情引起了慧根儿师门的注意,在第二天就派人来了,要接走慧根儿,说这种情况几乎是三百年都难遇,如果融合顺利,慧根儿能通过秘法,再接受一个血纹身,到时候,慧根儿就真的是那座神秘寺庙里三百年才可能出现的真正战斗罗汉僧!

  听起来,很神奇的样子,佛家的这种提升之法,真是让我这个道家小子羡慕!说起来,道家也不是没有快速的提升之法,只是都偏向于‘邪道’,也容易根基不稳,哪有慧根儿这种提升之法来得正大光明?

  实际上,这中间的条件是异常苛刻的,慧根儿只不过刚好符合了血纹身传承的条件,这个连慧大爷都不能!

  夜晚安静,慧根儿这小子是属于一沾枕头就睡着的那个类型,而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因为旅途太过疲惫,而有些失眠,竟然睡不着,只能批衣起床,望着窗外发起呆来。

  窗外夜色沉沉,一弯月亮却并没明亮,有些模模糊糊的样子,倒是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在那片坟地里,第一次见到李凤仙附身在我二姐身上时,见过的那种毛月亮。

  看着这个,我不由得有些好笑,因为靠近万鬼之湖,所以连这里的月亮都要渗人几分?

  万鬼之湖,这个湖在圈中异常有名,但普通人却不见得晓得这个湖,常常会以为这个湖,是某个冤魂聚集事件的大湖,那其实是错误的说法。

  鬼物喜水,曾经就有大能提出过,真正的,如果有地狱这么一个空间存在,或者它和我们生存的活人世界共存,那我们是不是应该考虑它其实是在水中的呢?毕竟我们这颗星球,水面覆盖了百分之七十,就算人类发明了各种船只,水里依然有很多地方是我们的禁区。

  冤魂聚集在X湖,引发了民间的各种猜测和流言并不出奇,那个年代密集冤死的人太多了,那里又是一个大湖,配上鬼物喜水的特性,不出事才怪的。

  就算一个普通的城市,很多冤魂鬼物都喜欢聚集在水里,所以,有一个小忌讳,就是夜间别去戏水,游泳,容易出事,也容易看见一些不该看的。

  但万鬼之湖,却不是鬼物喜水这么简单可以解释的,这样想着,我的心情有些沉重,不由自主的点上了一支烟。

  连在不远处的那黑沉中莫名亮起了一盏灯光,接着尖叫,然后人生嘈杂的声音都没有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