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七章 他是凶手

第四十七章 他是凶手

  显然我和慧根儿的‘怪异’举动,引起了那些在门口的警察的恐惧,两个大活人跑到厕所里对着空气说话,换成谁看了,心里不渗的慌?

  可是我和慧根儿却不想解释什么,因为眼前这个冤鬼,显然是那种失去了‘行动能力’被一种无形的凶气束缚在这里的鬼物,而且因为刚才的那番开关门的举动,已经非常的‘虚弱’,如果再不超度,有魂飞魄散的危险,我和慧根儿没有时间去啰嗦什么。

  面对慧根儿的问题,那个鬼物张了张嘴,却是始终说不出什么来,看来它虚弱到连沟通能力都丧失了,只能对着我们比划了一番,然后就立在那里,连动也不能动了。

  这一番比划有些慌慌忙忙,我却看懂了大概的意思,它是在叫我们注意窗外,还有指明一个方向,最后应该是叫我们救救它的女儿。

  我和慧根儿对视了一眼,当下慧根儿就留在这里,准备超度一下这只鬼物,而我一下子从这里冲了出去,跑进那个杂物房,也不顾灰尘扑鼻,一下子推开了窗户,朝着下方望去。

  下方依然围绕着未散的人群,但有些人已经开始离开,我在天眼状态下搜寻着,一时间却一无所获,焦急之下,我无意的一抬头,却看见了那三三两两离开的人中,有一个单独的男子却在向着另外一边的转角走去。

  这原本只是很正常的举动,那个男子也是双手插袋,走得从容不迫,可是在我却在那一瞬间,就眯起了眼睛,因为在天眼的状态下,我分明看见那个男子的身后,周围,围绕着好几个哭哭泣泣的女子,而这些女子分明就是鬼物!更特殊的是,那男子的身体上散发着一种黑红色的气场,那分明就是凶气!而这种凶气竟然让那些哭泣的女子近身不得!

  凶手就是这个男子!

  在下一刻,我顾不得解释什么,转身就从杂物室冲了出去,朝着楼下冲去,所有警察都莫名其妙的看着我,而我冲到了楼下,拨开了人群,却发现哪里还有那个人的影子?

  我又朝前跑了几十米,来到那条转角的街道,却发现这条街道有很多的小巷子,三三两两的还走着一些路人,却哪里还有那个凶手的影子?

  “承一哥,你跑什么啊?我追你半天都追不上。”我的身后传来了承真的声音,我此刻已经收了天眼的状态,回头一看,真是承真气喘吁吁的站在我的身后。

  “我想,我刚才看见凶手了。”我开口对承真说到。

  承真吓了一跳,一下子抱紧了自己的双臂,有些惊慌的四处张望,口中嚷着:“在哪里?在哪里?”这丫头,我有些无语,看来她害怕的原来是这些。

  我叹息了一声,也不想在大街上解释什么,又想起了小卖部老板曾经给我指引过一个方向,我决定让承真用望气的方式看一看,看能不能确定一下凶手!

  ——————————————分割线——————————————

  傅元住在县城东正街的一个独门独院的小楼里,邻居们对他不太有印象,因为他总是深居简出,有些神秘的样子。

  但不太有印象,也不代表是有坏印象,因为傅元对人还是礼貌的,遇见周围的左邻右舍,也是不吝啬一个笑容或者是打声招呼的。

  这一天的早晨,整条街道的气氛都不太好,因为听说在昨天夜里又发生了一起凶杀案,具体的现场听说是很恐怖,一大早的,街上出来的人们见面打招呼,都在议论这件事情,毕竟这个县城不大,却在这些年里发生了好几起离奇的凶杀案,在这里生活的普通人们都怕厄运落在自己的身上。

  傅元手中提着一袋肉包子,一袋豆浆,走在在这有着薄雾的清晨,自然也听见了这种议论的声音,他的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更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关心,只是拿出一个肉包子狠狠的啃了一口,肉汁四溅,他没擦嘴。

  “小傅,吃早饭呢?”是隔壁的张大娘,她算是较为熟悉傅元的一个人了,因为那栋独门独院的小院是她为自己儿子修的,后来儿子呆在了别的城市,她就以很便宜的价格租给了傅元,说起来她就是傅元的房东。

  说起价格,张大娘也颇为无奈,以前这栋小楼是分租给许多人的,但是住在里面的人老是说冷,或者身体感觉不适什么的,慢慢的就有人传说这栋小楼是凶宅,县城又不大,这一传开了去,就租不出去了。

  再后来,张大娘降价出租,这个傅元就出现了,一个人竟然就租下了整栋小楼,一住就是两年多,也没见有什么事情发生。

  这种情况,还让张大娘对以前的房客颇为不满,认为他们是因为房租没事儿找事儿。

  面对张大娘热情的招呼,傅元停下脚步,这时才想起来抬手擦了擦嘴,然后礼貌的点点头,对张大娘打了声招呼就要离去。

  他一向是如此,却不想今天张大娘却分外神秘的叫住了傅元,傅元原本已经走了两步,是背对着张大娘的,在张大娘叫住他的那一刻,他低着头的表情忽然变得狰狞而可怕,但是下一刻,他转身时,表情已经恢复了平静:“大娘,什么事儿?”

  “小傅啊,我听说在那边街口的小卖部,俩父女都被杀了,死得可惨了,你虽然是一个男的,但也是一个人住在小楼里,就是提醒你要小心一些啊。”张大娘小声而神秘的说到。

  “唔,我听说了,放心吧,警察已经在破案了,我会小...”傅元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的肩膀却忽然被一只手摁住了,那只手很用力,以至于他半边身子都有些动弹不得。

  傅元有些恼怒的转过头,却看见一个较为高大的男子站在他的身后,对他说到:“不是你要小心一些,是人们要小心你一些。”

  傅元在那一刻没有紧张,只是心里忽然又升腾起了那种奇怪的暴戾之气,他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个男子,是想把他的样子深深的记住,在以后会找机会让他‘跪下’的。

  那鲜血逐渐变得冰冷的气息,那人临死前恐惧的眼神,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傅元觉得很好,很美好.....

  所以,他的双眼迷茫了一下,接着,他本能的挣脱那只手,就要跑,却看见四周很多警察围了过来!

  ————————————分割线————————————

  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让警察相信我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昨天晚上,我带着承真上楼,而承真运用望气的秘技,竟然真的一下子就发现了某栋小楼血光冲天,而且她还发现了一点儿别的问题。

  “承一哥,我知道这个县城,我一来发现的不对劲在哪里了,简单的说,是有一股充满了负能量的阴气在往这边流动,停下来的点就是那栋小楼,我很难想象住在那栋小楼里的人被这股阴气影响之后,会有什么后果。”承真认真的对我说到。

  “阴气?怎么会有阴气流向这里,是哪儿来的?”我很疑惑这一点。

  “如果方向没错的,是来自于万鬼之湖那个方向。”承真的样子一点儿也不像是在开玩笑,而我愣了一下,忽然就想起了师父的那个说法,扯破盒子,毒气四溢,莫非万鬼之湖那边出了什么问题吗?

  可是当务之急并不是操心万鬼之湖的事情,道家之人讲究自然,事情错过了,那是天命,如果事情这般辗转都来到了你的眼前,那就必须要管到底。

  所以,我试着要去说服那些警察,必要的时候,我还需要洪子所在的部门帮忙。

  一晚上的忙碌,加上来自上方的命令,这边的警察终于得到了逮捕令和搜查令,在任何证据都没有的情况下,能如此快速的做到如此程度,已经算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了。

  小楼的主人叫傅元,是一个28岁的普通男子,普通的长相,普通的身材,普通的工作,是那种丢在人堆里都找不见的人,我没能想到凶手竟然是这么一个人。

  逮捕是在早上进行的,我远远的看见傅元身影,就已经确定是昨天晚上那个男子,此刻我没有开天眼,可是看他那比正常人苍白的脸色,我就知道,缠住他的冤魂依旧在跟着他,他却活得这么自在。

  我没有动,可是我身边的慧根儿却先我一步,带着愤怒走上了前去,一把摁住了傅元的肩膀,我看见了傅元回头,望向慧根儿的眼神,竟然是那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愤怒,接着他好像沉醉而茫然了一下,再接着,他想跑,而在这时,警察也终于出现了。

  “陈小哥,你是不是真的有把握,如果这里没搜查出来什么,我们可就惨了。”站在傅元的院子前,昨天晚上一直陪着我们的那个警察,在喋喋不休的诉说着。

  在身后不远的地方,那个叫张大娘的女人也在和周围邻居诉说着:“搞不懂他们为什么要抓小傅啊,老老实实一个孩子,又不多话,还挺害羞的,这些警察是怎么办事儿的?”

  我没有说话,而是伸手放在了小楼门口的那扇红色铁门上,一股沁凉的凉意透过我的掌心传到了我的心中,我要推门而入了。

  我没有想到,我们一行人万鬼之湖的恐怖之旅竟然是从这扇红色的门之后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