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三章 迷梦与阴毒

第五十三章 迷梦与阴毒

  “陈诺,陈诺,你的名字叫陈诺,真好。”我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站在一个陌生的小院中,一个女子带着银铃般的笑声,在前方如同一只燕子般的轻舞着,在对我说话。

  陈诺?我是陈诺?我有些迷茫,抬头望着周围,发现周围虽然都是黑白色的景色,可是能感觉到阳光温暖,轻风淡然,是一个美好的春天啊。

  我的心情很舒服,确切的说是一种说不上的轻柔感,就如同整个人陷入了棉花堆一眼,感觉到周围都是绵软而放松的空气。

  但我却不认识前方那个轻舞的女子,她却不停的叫着我陈诺,她是谁?

  我看不清楚她的脸,因为她始终没有回头,我只能看见她穿着很朴实的衣服,却也遮掩不住曼妙的身材,我看了一根黑油油的美丽大辫子在风中飞扬,很美好的画面。

  “你是谁?”我开口问到。

  却感觉怀里猛的一重,然后一个身体扑进了我的怀抱:“陈诺,你又装傻讨打了,是不是?你不认识我吗?讨厌!”

  完全是女孩子撒娇的语气,很美好的有一种初恋般的感觉,周围的空气更加的绵软,甚至飘荡起了一股好闻的橘子味儿,我想我应该抱紧她的,一辈子都不让她伤心,我脑中泛起了这个念头,伸出了双手.....

  可是,我的双手却僵立在了半空之中,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底却传来了抗拒的念头,我记得在我心底的心底,只有一个身影才是能够让我紧紧抱紧的身影,而不是她,我更加的迷茫了!

  就如此刻,我觉得我应该思考很多问题,可是周围的绵软,让我根本不想去思考。

  “陈诺,你怎么不抱我?你在想什么?”怀中的女子抱住了我,声音微嗔的说到,语气有些埋怨,但更多的是一种让人麻到骨子里的娇憨。

  “我在想什么?”我微皱着眉头,我根本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可是我本能的觉得我不应该拒绝她。

  “陈诺,你喜欢我吗?”她的双手抱住了我的后背,轻柔的抚摸着我的后背,温柔的就像一阵清风拂过。

  “我喜....”我昏昏沉沉,想说是啊,我喜欢你的,可是发现我怎么也说不出口,还是在内心的最深处在抗拒,在告诉我,那一句喜欢只会对一个身影诉说....

  “陈诺,你怎么不说话啊?你不喜欢我了吗?”怀中的女子似乎是生气了,声音开始变得哀怨,抚着我后背的双手也开始用力了。

  我不知道说什么,更不知道怎么回答,忽然只是想低头看清楚她的样子,她却把脸埋在我怀中,埋得很深很深,我根本看不清楚她的样子。

  “陈诺,你都不抱我了。”

  “陈诺,你说话啊?”

  “陈诺,你这个骗子,你果然就是一个骗子,你总是会背叛我的!”怀中的女子语气越来越严厉,语气越来越快,而抱住我的双手也是越来越用力,仿佛是要把勒死在这里一般。

  我从内心开始产生一股深深的抗拒之感,下意识的想推开她,她忽然低沉的说到:“你是想推开我了,是吧?我早就知道,你是想推开我了,对不对?”

  不对!我的脑子就像划过了一道闪电,我不是陈诺,我是陈承一,我能抱的,能说喜欢的是如雪,不是她,她是谁?这里又是哪里?怎么一切都是黑白色的?

  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猛的就要再次推开她,却感觉她抱我的双手,指甲掐进了我的后背,她恶狠狠的说到:“既然你要推开我,我就让你永远不能离去!”

  “你是不是疯子!”我厉声的吼到,后背传来的剧痛让我一下子冷汗直冒,开始剧烈的挣扎,接着我感觉到了意识的一阵清醒.....

  接着,我睁开了有些迷茫的双眼,看见在我的眼前,开着一盏昏黄的台灯,正散发出温暖的光芒让人安心,而我趴在柔软的枕头上,背上依然剧痛无比。

  我忍不住呻吟了一声,扭动了一下身体,却从身后传来一个声音:“陈承一,你想要小命的话就别动,不然这阴毒随着血液流进你的心脏,咱们师祖也救不了你。”

  这个声音是如此的熟悉,我一听就知道是承心哥的,但是什么是阴毒,什么是我想要我的小命?我完全不懂,可是此刻肚子又传来了一阵剧痛,让我感觉趴着也是异常难受。

  “忍着!”一个清冷的声音出现在我的旁边,然后一伸手塞了一张枕巾在我的嘴巴,是承清哥,这下我连开口问话的自由都没有了。

  “承一你听着,现在我要彻底动手了,你要配合我,存思动用功力逼毒,具体怎么做,你是知道的吧?不用我特别说明了吧?”承心哥声音严肃的说到。

  我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扯掉枕巾,对承心哥吼到:“你们搞什么,神神秘秘的?我中毒了,你们至少要给我说清楚,是怎么回事儿吧?”

  我一转头,才发现所有人都聚集在了我的屋子里,全部都神色严肃的望着我,肖承乾很干脆的走进厕所,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之后,他手上赫然提着厕所里的大镜子,然后他走到我跟前,塞了一个小镜子在我手里,对我说到:“你看好了!”

  镜中的我脸色都已经白到发青了,白到我甚至能看到我皮肤下的血管了,这小娇弱....难道是要我看这个?

  可是忽然间,肖承乾就举起了那面大镜子照到了我的背上,我后背的样子赫然就映照到了我手里那面小镜子上。

  “怎么样?欢迎欣赏?”肖承乾放下了镜子,然后俯身到我耳边,咬牙切齿的说到:“陈承一,你个狗日的个人行动派,是你该给我们说清楚吧。”

  一滴冷汗从我的额头流过,虽然只是一瞬间,我却清楚的看见我的后背黑了一大片,在腰间的位置有清楚的两道手臂印记,就像一个人从背后抱我的身影清晰的印在了我的悲伤。

  ‘啪’的一声,一个塑料袋又扔在了我的面前,里面是黑乎乎的几块东西。

  “别怀疑,是从你肚子的伤口周围削下的几块烂肉。”承心哥懒洋洋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但更多的是不满。

  我的脑子乱成了一团乱麻,这时我就算是二货陈,我也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是鬼罗刹触碰过的地方都变成了这样,除了我的双手,是因为有沉香串珠的保护吧?

  我不肯定,但是我知道一个情况,鬼物到了一定的境界,身上的阴气怨气各种负面气场聚集,一样的能够实质化,那就变成了最凶猛的阴毒,一旦侵入血液,那就是阴毒发作的时候。

  这种情况,跟荒村长期被怨雾笼罩,有一些蛇虫鼠蚁受影响,产生了异变一个道理,但怨气之雾,怎么可能和鬼罗刹身上自带的阴毒相比?只要它愿意,随时可以释放这种阴毒!

  我X,因为以为鬼罗刹只是传说中的存在,我竟然忘记了这一茬,我一下子就愤怒了,如果不是承心哥这次一起行动,陈承一挂一百次都够了。

  “先动手清毒吧,等一下再和你们说发生了什么事儿,我...”我的话还没有说话,忽然闻到房间里飘来了一股橘子味儿。

  我想起了那个诡异的梦,一抬头,发现那个拱形的床头靠背上倒映着一个红色的身影。

  我一下子全身紧绷,忽然转过头,大吼到:“谁吃橘子?是谁在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