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五章

  鬼物是分了很多等级的,中间也因为各种各样的生成原因,形成了各种不同的鬼物,所以关于鬼物的划分,各个流派是不同的,但无论哪个流派在顶级鬼物的划分中,总少不了三个字——鬼罗刹!

  这种鬼物形成的前身必须要是厉鬼,而是是要符合某种‘天时地利’的厉鬼!而众所周知,厉鬼发泄完了怨气,唯一的结局是魂飞魄散,所以说一个厉鬼存在的时间注定是不会太长久的。

  因为厉鬼受怨气的支使,总是会选择在第一时间报复,而它们也有能力报复,在报复之后,自然结局就是魂飞魄散。

  要形成鬼罗刹这种存在,那是何其的困难?

  鬼罗刹的具体能力,每一个流派的典籍都是记载的不太详尽的,只因为遇见了鬼罗刹的,基本上都死了,要不然就发现了鬼罗刹,大家群起而攻之。

  但我们老李一脉对鬼罗刹的记载大致算是详细的,这种鬼物形成的条件苛刻,总结起来无非就是我前面说过的两条,外加还必须有一个阴气聚集之地的‘滋养’,有鬼魂供其吞噬,在如此苛刻的条件下,你说每一只鬼罗刹都是鬼王也不为过,但是那可不是下茅之术请到的那种鬼王,那种鬼王从严格的范畴来讲,是不属于和我们一个‘世界’的,我们这里是阳间,而那鬼王来自‘阴间’。

  什么是阳间,阴间我没有概念,总之记载上是那么说的而已。

  “鬼罗刹一旦成形,首先就具有了一定的‘物质’能力,那是所有鬼物都梦寐以求的能力,能对现实的物质世界有影响,就好比它可以拿起刀捅向它的仇人!这是精神力实质化的表现,就像特异功能里的念力,就凭空移动物体一般。”承清哥喝了一口茶,淡淡的说到。

  “鬼罗刹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有了构筑世界的能力,能让你生存在它构筑的环境里到死也许也不知道自己生活在环境里!就算清醒过来,灵魂也会被控制。这两种情况可以类比荒村里,老村长构筑的世界,还有傅元那种情况,就是典型的灵魂控制。鬼罗刹的灵魂力太过强大!”承愿窝在沙发里,手托着下巴,也是平静的补充到。

  “而且鬼罗刹身上可以形成阴毒,承一就是典型代表。”承心哥跟着懒洋洋的加了一句。

  “还有具体能力未知不明,总之是不死不休型!唔,还有一段记载,鬼罗刹嗜血好杀,对身体有着执着的渴望,从古时候流传的鬼吃人传说,其实吃人的鬼原型就是鬼罗刹,其它的鬼物,就包括小鬼这种不死不灭的存在,都是不吃人的,想想真恐怖。”最后说话的是承真。

  吃人的鬼,我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无奈了!确实就是这么一个说法!小时候,师父用万鬼之湖吓我,说的就是湖里有鬼罗刹,它会吃了我。

  师父啊师父,你没想到你多年前开的一个玩笑,你徒弟就真的遇见了吧。

  那个时候的老村长如果再继续‘进化’下去,那灵魂是有可能化作鬼罗刹的,至于身体则是化作更高级别的僵尸...那样可不可怕?会不会收拾这只鬼罗刹跟切菜似的?

  我胡思乱想着,这时也才注意到满屋子里的人除了我和肖承乾,没一个人是特别在意鬼罗刹这种存在,就连承心哥也不是太在意。

  “事情我已经详细的和你们说了,鬼罗刹的能力你们也清楚的很!怎么一个个都这幅样子,你们到底是吓傻了,还是吓傻了?”我只能这样猜测。

  “哪里用得着害怕?天塌下有高个子顶着,我们不是有你吗?快快好起来吧,三哥哥?”如月走过来,冲我眨了一下眼睛。

  而慧根儿则豪情万丈的说到:“就是,我哥最厉害了,一只鬼罗刹而已,就算一群也不怕的。”

  众人都附和着,只有肖承乾迷糊的看着我,问我:“承一,你原来到了那么厉害的境界?”

  气氛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轻松起来,直到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天晚上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怕得跟天塌下来了一样,可是在我趴着叙述的过程中,如月悄悄写了一张纸条,传阅给大家,大致意思是鬼罗刹是极端的鬼物,一般对待‘仇人’的方式就是诛杀九族,而我这个人的性格大家都了解,让大家不要流露出一丝害怕的意思,不要给我心理压力。

  大家都照做了,包括肖承乾的装傻。

  而这一切,我在多年以后才知道,想起当时,也忍不住心中溢满了感动。

  ———————————————分割线————————————————

  在我说完一切之后,没人想着要怎么去对付鬼罗刹,只是简单的分析了一下,鬼罗刹多半是来自于万鬼之湖,而在小屋中我侥幸逃过一劫,是因为手上的沉香串珠。

  “沉香串珠可能击伤了鬼罗刹,所以这一次鬼罗刹也只是用橘子来试探,并没有大肆行动,也就说明我们还有一些时间准备,至少可以清净个几天的。”承清哥分析到,而他的分析不无道理。

  “那我还是要回去一趟,承一不能倒下,能让他快速恢复的,只有我配置的药丸。”承心哥是坚持的。

  为此,我们进行了一下讨论,我原本是坚持打算把沉香串珠给承心哥戴着的,但承心哥拒不接受,他的理由是既然有几天清静的时间,鬼罗刹的主要目标也不是他,所以沉香串珠还是留在我这里比较好!

  最后,在我们的坚持下,由肖承乾陪承心哥回去一趟。

  未来的几天,我们就留在这个宾馆,为了安全,大家明面上不退房间,但是在一般情况下,还是聚集在一起,特别是晚上,更不能分散。

  而白天,像必须要外出时,也不能一个人。

  而留下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给我养伤,让我能够有一段时间从容的恢复一下伤势,毕竟鬼罗刹不来找我们,我们也会去找它的地盘,这种碰撞是避免不了的,我能够养伤是一件尤为重要的事情。

  话说到这里,也算是简单定下了未来的方向。

  我让承愿给我找了两个软垫,然后忍着疼痛,靠在了软垫上面,对大家说到:“在这之前,还有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我从那个凶案现场带回来了一本记事本,和一张照片,或者这些会对我们有帮助。”

  “在哪里?”肖承乾的性子最急,赶紧的问我。

  “在我的裤兜里,你帮我拿一下吧。”我忍着疼痛说到。

  肖承乾赶紧的从我裤兜里拿出了那本黑色的记事本,幸好还在,这鬼罗刹再有本事也不能从我裤兜里拿走这个记事本吧,我有些阿Q精神的自我安慰到。

  如月坐了过来,帮我轻轻移动了一下软垫,让我靠得舒服一些,然后拿起了那本黑色的记事本说到:“照片就一起过来看吧,至于记事本里的内容,我念给大家听。”

  说话间,她翻开了记事本,记事本里落出来一张照片,如月拿起了那张照片,那是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上的人很小,是个女人,而且是半侧着身子的,只能看见半张脸,可从这半张脸就能看出来这照片上的人是很漂亮的。

  至少侧脸是漂亮的,除了这个,就是照片的背景很清晰,看得出来是一片农田,远处有一些更不清晰的人,在田间劳动。

  “不是刻意的拍照,倒像是无意中拍到的,这个对我们没什么帮助啊?”如月拿着照片分析到,一切都很平静。

  至少没有我想象的那样,一看照片就发生什么诡异的事情之类的。

  我拿过照片,说到:“谁说没有帮助,动用部门的力量,去查照片这个女人的身份和资料,总是可以的,好好收着。”

  承真在旁边插科打诨:“我也想进部门了啊,真是方便啊!可惜师父说我们相字脉要行走江湖,总不能被束缚的就是我们相字脉啊。”

  我无奈的瞪了一眼承真,而如月笑吟吟的,拿起那本记事本说到:“那我来念念这里面的内容吧,希望对我们遇见的事情有所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