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六章 记事本记录的黑色往事(上)

第五十六章 记事本记录的黑色往事(上)

  整个房间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如月那有些软糯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那本记事本记录的并不是什么别的事情,而是傅元自己的心路历程...

  第一篇的开篇是这样写的。

  19XX年X月X日。

  在学校又被王海他们一群人欺负了,他们拿走了我吃午饭的三块钱,还笑我妈妈是破鞋,笑我爸爸是王八,我默默的忍受着,比起内心的疼痛,王海打在我脸上的拳头也不是那么痛了。我妈妈就是破鞋吧,我爸爸就是王八吧,那些事情我听说过一些,回家的时候,不要以为我没看见那些可恶的女人们指指点点的样子,也不要以为我没听见她们的窃窃私语,我恨我妈妈,也恨我爸爸为什么不离开她,带着我走!

  “有些可怜啊,这心理扭曲怕是和这些有关系吧?”当如月念出第一段的时候,承真托着下巴评论到,但我没有说话,这世间可怜的人就太多,但困苦带给一些人的是崛起的动力,为什么带给另外一些人的就是无尽的偏激?

  其实,答案我是知道的,无非也就是一念,就好比老村长,不放下恨或者放下恨,书写的就是两种结局,就如同那些船上的人们,伸出手或者不伸出手,得到的也是两种命运。

  有些选择,不是上天给你的,它只是把前方的路摆在了你的面前,选择是在自己的心间。

  面对承真的话,如月只是‘嘘’了一声,然后说到:“听我念完再说。”接着,傅元人生的画面,就随着如月的声音,缓缓的呈现在大家面前。

  傅元,出生在距离这个县城不远的一个小城,70后,是一个性格有些内向的男孩子。

  他的父亲是一个老实巴交,性格有些懦弱的工厂工人,母亲是当地一所学校的英语老师,出了名的漂亮,当年为了一个城市户口嫁给了老实的傅元父亲。

  从傅元的记事本的记录来看,在傅元小时候,他的性格并不是那么内向的,也是一个普通的调皮小男孩,甚至有许多朋友,还是一群孩子里的孩子王,让他的生命轨迹发生改变的,是发生在他6岁时的一件事情。

  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件事情,因为傅元年纪小,他并不是知道太多,只是身边一些大人孩子的流言蜚语让他知道了一些,具体的内容大概就是他妈妈好像和别的男人牵扯不清,而他爸爸懦弱的忍耐了下来。

  “我永远都忘记不了我人生发生改变的那一天,仿佛只是一夜之间,我所有的小伙伴们都离弃了我,他们不理我,离我远远的!原本对我很好的,他们的爸爸妈妈看我的眼光也怪怪的。甚至老师,我现在回想起来,也能感觉到她们对我的疏远,上课提问,从来不点我的名字,我的座位也是班里的最角落....这一切,就是在一夜之间发生的,我隐约的知道发生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可是再可怕的事情,我有什么错?什么错?!”

  这就是傅元其中一篇日记对当时情况的描述,可是他没有说过发生过什么恐怖的事情,从始到终都没有说过,仿佛是在回避什么,或者刻意不写一样。

  在这种人生的‘剧变’之下,傅元的性格就发生了改变,从外向变为了内向,由内向变为了一种逃避似的沉默,有时候甚至一整天都可以不说一句话。

  他的倾诉全部都写在了这本黑色的记事本上,他会一连几天都不写,又偶尔会一天写上好几段,但上面书写的内容全部都是偏激的,而一种微妙的转变发生在他上高中之后的某一天。

  “今天放学的路上,王海带着几个所谓的同学又来找我了,提醒我一个星期一次的10元保护费应该给他了,他很是得意的对我说,不要小看这10元钱的作用,就是因为每个星期上缴的10元钱,才能让我免去很多次被揍的危险。他告诉我,像我这种人,我妈妈生出来的这种人没有报应是不应该的,所以很多人想揍我,也是理所当然的,是他帮着挡下来的。他也很奇怪我妈妈为什么没有报应?还能好好的在学校教书,他说欺负我是替天行道!我能说什么?我提前给了他10元钱!钱嘛,我是不缺的,那个可恶的女人都会给我,比同学们得到的都多,每天都多少会剩余一些,可是那有什么用?我依然不会和她说话的,我恨不得她去死,如果不是她的丑事,别人怎么会说欺负我是替天行道?她怎么不去死?不去死?她死了,我的世界就清静了。

  晚上回家没有人,那个女人应该在学校补课,爸爸不在家,应该又是去喝酒了。我肚子很饿,中午把10元钱全部给了王海他们,那是我攒了几天的钱,还包括明天的午饭钱,如果不出意外,我明天中午也会饿着肚子的。家里很黑很安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感觉到有些害怕,我还是出去走走吧。”

  这篇记录文就是转变的开始,其实一开始时,我们是没有注意到这篇记录文的,因为它和其它的记录文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可是联系起后来,我们才知道这才是真正改变的开始。

  在那一天晚上,傅元是出去了,也就是在那一天晚上,傅元遇见了一个女人,从他第二天的记录来看,那一天晚上,他在那个女人那里得到了一盒还冒着热气的盒饭,还得到了温柔的开解,那是第一次有人那么温柔的对他说话。

  在傅元的描述里,那个女人是美到了极致的,而且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几乎没有任何的缺点,从第一次遇见他就表现出了对那个女人的沉迷。

  “这个女人会不会就是鬼罗刹?迷惑一个人,对于鬼罗刹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你们觉得呢?”听到后面的一些描述以后,肖承乾开始发表意见了。

  是的,从傅元后面的描写中,那个女人从出现第一次后,就常常的出现在傅元的生命里了,几乎隔三岔五的,傅元就会遇见她,从傅元记录的字里行间里,我们看到了傅元对她心理上越来越深的依赖,渐渐的有演变成她是傅元一整个世界的趋势。

  原本,这件事情要是发生在有同样遭遇的普通人身上,那其实也算不上奇怪,毕竟一个长年被欺负,生活在别人异样眼光中的沉默男孩,遇见一个美丽温柔,而且愿意倾听他的女子,产生这种依赖奇怪吗?奇怪的只是,在傅元的字里行间里,提起这个女人总伴随着一种神秘的色彩,他不知道她的身份,不知道她住哪里,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出现,甚至连她的年纪都不知道,更没有见过她有任何的亲人朋友,她提都没有提起过。傅元见她的方式,每次都是在她会出现的那条小巷里等待而已,那是他第一次遇见她的小巷.....

  从普通人的交往过程来说,这一切正常吗?是绝对不正常的!所以,肖承乾才会有此判断,而我们也认同这个判断,但事实究竟是怎么样的,还需要听下去。

  在沉默了一会儿以后,如月继续念起傅元的记事本,而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的记录文字,都和前一段的记录文字一样,都是在说他和那个女子之间的一些琐碎之事。

  以往他记录的被同学欺负没有了,心理上偏激的恨没有了,一切的生活轨迹都没有了,满篇满纸都是那个女人。

  “我对她说,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可是我想把你当成妈妈,我觉得妈妈就该是你这个样子的,不但美丽而且还要温柔,愿意听我倾诉,更没有那难听的名声。她望着我笑了,我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的笑容,有些奇怪啊,我心里紧张了,她那么年轻漂亮,怎么可能会有我这样的大儿子?她生气了吗?还是她知道了我心里最深处的想法?我不仅当她是妈妈,而且我发现我已经爱上她了,是深深的爱上了,为了她,我去死都可以。”

  如月念到这里停住了,而我莫名的心里就紧了一下!

  妈妈!傅元在小院里不就一直喊着妈妈吗?事情好像清晰了一些,傅元遇见的就是鬼罗刹,他竟然不知不觉的和一只鬼罗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