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八章 私人行程

第五十八章 私人行程

  事情接下来的发展是,傅元在得知了真相以后,挣扎了几天,还是软弱的选择了继续沉沦,他再次找到了鬼罗刹,再次带着一种满足的心态回到了以前的生活。

  他甚至了忘记了他记事本上的某篇记录,就是他妈妈临时前的那个电话,他什么也不想,从那一天开始,那个鬼罗刹就是傅元的全部世界。

  “在这里,就是这一天的记录上说了,鬼罗刹告诉傅元有长相厮守的办法。”在继续念了一段记录以后,如月如此说到。

  我大概已经能猜测到了,忍着背上的剧痛被如月说到:“念。”

  “妈妈还是不肯接受我的爱情,却对我一天比一天温柔,一天比一天照顾。可以和她天天相守,我不是应该满足吗?人又如何?鬼又如何?在我看来,我一路长大的过程中,所有的所谓人都比不上我的妈妈善良美丽!我原本就抱着这个想法,打算和妈妈一起过下去了,就算我死掉了,变成了鬼,也过下去!不过,在今天却得到一个好消息,妈妈问我,想不想可以真实的牵着她手,一起走在阳光下?想不想她活过来?我想,我怎么可能不想!然后妈妈却犹豫了,她告诉我,她是有复活的机会的,可是她复活却要死太多人,她不想我冒险,她更不想自己为自己复活,牺牲那么多人的性命。妈妈真是太善良了,那些人的性命算什么?连和她的一根头发都不能比!我冒险算什么,就算我有一百条命,全部给妈妈都可以。哈哈,我到底还是知道了那个复活的办法。”

  如月念完了,脸上带着一种不可思议的神情看着我们。

  承清哥背着手站起来说到:“已经是弥足深陷的人,不可挽救!那么荒谬的事情,他也不会去思考什么的,承一说过在傅元爆发的那一次,忽然有女声说了一句话,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傅元已经被鬼罗刹种上了一丝灵魂印记,嗯,就如同官方的说法,多重人格也是可以解释的,就是说傅元已经对鬼罗刹沉迷到,爱你我就变成你那种样子了,他有一重人格就是鬼罗刹。所以说,杀人算什么,就算更疯狂的事情,傅元也能做出来!甚至从心理学上来说,因为鬼罗刹是鬼,傅元已经把死亡这回事儿看得很淡定了,甚至因为他和鬼罗刹的生死间隔,他把死亡看得特别美丽,是一个沉沦于死亡的人。”承真又开始了心理分析。

  只不过,这些心理分析说出来就像一个黑色的幽默,听起来荒诞不羁,细想起来,却会让人头冒冷汗,背上起鸡皮疙瘩。

  人生的重大选择从来都只在自己的一颗心间,就如同笑与不笑,沉沦与否,软弱与否,都是自己的态度决定自己人生的岔路,注定的事情也会因为自己的态度而变得可大可小。

  就像窗外的雨可以是倾盆大雨,甚至引发洪流,也可以是微微细雨,听一场心灵的宁静。

  我们看着傅元的人生,看着他一次次的选择,不过也是对他的悲剧一声叹息。

  接下来的记录就是一本恐怖的记录,鬼罗刹要符合的办法就如傅元所记录的那样,是需要很多人的生命来填,打个简单的比方,它要这个女人的眼睛,因为和它匹配,或者要那个女人的手指....

  而傅元就为此开始了猎杀之旅,被他盯上的人,就是为了为鬼罗刹奉献一个器官,他的记录本上全部记录的是这些,在某天盯上了谁,在某天杀了谁,然后欣慰的觉得离目标又近了一步。

  如月念到这里已经念不下去了,放下了那本黑色封皮的记事本,问我:“承一,你怎么看?有这种复活的办法?那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我脑海中想起了那个弥漫着血腥和腐臭味儿的小院,想起了那些哭泣的女子冤魂,那就像一场恐怖的梦,我轻轻的摇摇头,说到:“至少我没有听说过这种复活的办法,也不明白鬼罗刹迷惑傅元杀这么多人是为了什么。”

  屋子里的气氛陷入了安静,承心哥说到:“这本记事本对我们的帮助也不算大,你们没发现吗?关于鬼罗刹具体的事情,这本记事本上提到的太少太少。承一,你要考虑一下怎么好好处理这件事情,我和肖承乾明天就出发回去一趟,大概三天的时间就会回来。”

  我闭目想了一会儿,淡淡的说到:“通知路山和陶柏吧,这一两天我们做了什么,也应该让他们知道了。”

  “嗯,这就是最好的办法。”承清哥坐下了,闭目缓缓的说到。

  ————————————————分割线————————————————

  承心哥和肖承乾在第二天天不亮就出发了,剩下的我们都聚集在了一个房间,日子过得有些紧张和压抑,路山和陶柏也知道了这件事情,相反,他们并不是太紧张。

  在这一天的中午,路山把我约了出去,说是要在下面的小花园走走,让我陪着他。

  走到了楼下的小花园,路山点上了一支烟,忽然开口对我说到:“承一,有没有办法对抗鬼罗刹,如果有,我就私自做决定,不汇报给上面。”

  我原本精神并不是特别集中,一听路山这样说,忽然就愣了,有些惊奇的望着路山说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如果汇报给上面了,我不保证你的行动能拿到你想要的东西,就是这么一回事!我和你的约定也是照旧,如果有什么特殊的物品,你给我,没有也就算了。”路山说这话的时候,神色平静,微微眯着眼睛,让人看不穿这个人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我沉默着,说实话,我没有什么把握去对付鬼罗刹,而且我担心我身后人的性命,这个选择我一时间犹豫不定,这不是我个人能做出选择的事情。

  “在我的能力范围内,还是可以做一些事情的,就比如说那个照片上女人的身份,我是可以默默的帮你调出一些资料的,知道了身份和一些事情,对于你对付鬼罗刹也是有帮助的吧。”路山很是随意的说到。

  我看着眼前这个人,仿佛对于相关的部门,他比我更加的反感,而且他也笃定了我不会出卖他,对我说任何话都是那么没有保留的随意。

  “你到底是谁?”我望着路山,认真的说到。

  路山望着我一下,然后掐灭了手中的香烟,望着小花园里一朵盛放正好的鲜花说到:“我能是什么人?我是路山啊,一定要说的话,我也会一些道术什么的,说起来也是学习的山字脉,这样够不够?”

  我望着路山愣了一下,说到:“嗯,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我个人不能做决定,要和大家好好的商量一下,就是这样。”

  —————————————————分割线————————————————

  三天的日子过得很快,这三天的平静简直出乎我们的意料,竟然每天日升日落,吃饭睡觉,没有任何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情发生。

  黑色的记事本和照片我们最终没有交给警察局,那种东西给他们看了的后果,我无法想象,只能借住上级部门的‘威力’,把黑色记事本和照片扣了下来。

  比较忙碌的是路山,这三天,他一直都在默默的调查照片上女人的事情,这也只能算是一个方向吧,毕竟那照片怎么来的,照片上那个面目模糊的女人是谁,那本黑色记事本上没有提起过一丝一毫。

  不过,路山的调查暂时没有结果。

  我红着一双眼睛,等待着承心哥的归来,平静是相对的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在我身上其实发生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只要我一睡着,就必定做梦,在梦里我必定就是那个叫做陈诺的男子,也必定会看见一个爱我极深,却看不清楚面貌的女子。

  我无论用什么办法都阻止不了这个梦的发生,我潜意识的很抗拒这个梦,所以,我也下意识的抗拒睡眠,如果不是困到了极致,我一般都不会入睡。

  这就是鬼罗刹的行动吗?我心里没谱!说给大家听,大家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

  而万鬼之湖的行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成为了我们的私人行程,因为在商议之下,我们最终决定这件事情让路山不要汇报,所以,我们也要面对鬼罗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