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六十章 惊魂之夜与村之谜(一)

第六十章 惊魂之夜与村之谜(一)

  我们沉默的当口,承真已经端着一盘菜进来了,冒着热气儿,就是农家地里的蔬菜,闻着就有一股子清香的味道。

  “你们说什么呢?都洗手,准备吃饭了,一群懒货。”承真斜了我们一眼,然后放下菜就出去了,我们肚子也的确饿了,就全部上了桌子,老人坚持不肯和我们同吃,她不吃夜宵,说不利于养生。

  听了这话,我表面没有什么,但是心中诧异,之前的想法更加确定,这个老人家怕不是简单的孤寡老人这么简单的,可是毕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算是陌生人,别人的事情我又怎么好多问?

  菜是两盘子腌鱼,农家的腊肉炒了蒜苗,新鲜的炒蔬菜,拌黄瓜,外加一大盆酸笋鲜鱼汤,配上喷香的米饭,我们一个个上了桌子都是狼吞虎咽的,连话都顾不上说了。

  老人看着我们吃了一阵子,就推说累了,要回房间去休息了,但进房间之前,像是不放心一般,又转身对我们说:“晚上呢,就好好睡觉,无论遇见啥事儿,别乱走,磕着碰着就不好了。”

  我原本吃的正香,忽然听见老人这么说,不由自主的就愣了一下,是磕着碰着,还是另有隐情?我刚想问,老人已经进了房间关上了房门。

  “承一,你咋看?”肖承乾端起碗,喝一碗汤喝得淅沥呼噜的,哪里还有一点儿大少爷的优雅?旁边承愿笑他,他还不乐意,教育承愿:“所谓优雅风度的最高境界,就是在什么样的地方干什么样的事儿,就比如在这种环境下的优雅就是男人要大口吃饭,是一种男人味儿的优雅。”

  “一肚子歪理,怪不得是来自不正当的组织。”承愿哼了一声,不理会肖承乾了。

  肖大少爷也懒得理会她,一抹嘴,望着我说:“承一,问你呢,发啥呆?”

  “你难道不清楚吗?这老人可不是那么简单,你还非得问承一?”承心哥扶了扶眼镜,一边小声的说到一边鄙视的看了肖承乾一眼。

  “废话,不问他问谁去?我们还要在这村子里搞几艘船什么的,还要住什么的,现在别人的意思是赶我们走呢,唔...”肖承乾一激动,说话的声音不由自主的就大了一些,然后就被在旁边一直很沉默的承清哥捂住了嘴。

  这肖大少爷,可惜他那阴柔俊美的长相,越接触越觉得像一个土匪。

  但肖承乾说的的确是一个问题,可是我有些累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晚我不想想这些问题,路山一边夹菜一边说到:“明天再说吧,这老太太是这态度,可不见得其他的村民是这态度。”

  陶柏羞涩的笑笑,小心的夹了一块鱼肉给路山,说到:“山哥,快吃。你就是一定有办法的。”

  “我X,要不要这么肉麻!陶柏,你可不是一丫头,至于吗?”肖承乾一挣脱了承清哥,又开始咋咋呼呼。

  可是路山却放下了筷子,轻轻的摸了摸陶柏的头发,认真的对我们说:“别这样说他,这孩子其实是个苦孩子来着,我一直是像哥哥一样照顾着他的。”

  陶柏把头低得更低了一些,连夹菜都有些畏畏缩缩的了,我看了陶柏一眼,然后夹了一大筷子腊肉给他,说到:“快吃!”心里却在想莫非这陶柏也有什么秘密?我又不禁想起他那有些惊人的怪力了。

  一顿饭就这样吃完了,我们几个没做饭的负责收拾完碗筷,夜就已经很深了。

  没人还有太多的精神说什么,简单的分配了一下房间,我们就各自睡去了,我打的地铺,慧根儿睡在我的身边,这小子还是老样子,一沾着枕头就睡着了,而我抽了一支烟,犹豫了很久,才有些踌躇的睡下。

  是的,我有些抗拒,我怕又做那个怪梦,可是到底是抵不住这几天累积的疲劳,胡思乱想了几分钟,我竟然也在不知不觉当中沉沉的睡着。

  山村的夜晚安静,空间中也带着湖边人间特有的一股水汽儿,将人温柔的包围,房间里很快只剩下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和打鼾声。

  在迷迷糊糊之间,我好像很清楚自己没有做梦,没有再次看见那个黑白色的大院子,听见那声声呼唤我‘陈诺,陈诺’的声音。

  我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满足,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这充满了雾气的小村中,夜晚总是那么的凉,我睡着睡着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是初夏啊,所以我们也没有特别的准备什么被子,都是一床毯子搭着两个人就睡了。

  太冷了,太冷了,我在迷迷糊糊之中也没有去思考为什么会这么冷,下意识的去扯毯子,却发现慧根儿这小子把毯子裹得那么紧,扯不动!可是却把我扯清醒了....

  远处传来了狗叫声,但很快就不叫了,传来一阵咽咽呜呜类似于哭泣般的嘶鸣以后,就再次安静了下来。

  师父在小时候,也总爱和我讲一些民间流传的说法,就比如说半夜特别厉害的狗叫有时不能说明什么,但是这其中有几样讲究,如果是这几样情况,那么做为一个道士就应该探究了。

  其中一条我记得就是狗一开始叫的特别厉害,可是叫几声之后发出了被打一样的咽唔声儿,接着就安静了,那么就是看见什么厉害的家伙了。

  是这样吗?我冷得睡不着,一下子坐了起来,人也瞬间清醒了,开始思考起这个问题,不过却没太多害怕的感觉,只因为这里靠近万鬼之湖,而且是靠近那个地方,要没鬼物游荡倒是奇怪的事儿了,而一般的冤魂厉鬼我不是特别在意,毕竟我还是一个道士,只是难为这里的人们竟然也奇怪的适应了这里的环境。

  这里的人们?想起那个老太太,我的心思就复杂了,如果这里的人们都如这个老太太一般,那又说明了什么?这个村子...

  ‘吱呀,吱呀..哐哐’几声莫名的响动,打断了我的思路,我一抬头,看见了原来是夜风吹动了窗户,发出的声音,或许是因为夜深,外面的雾气更浓了,从开着的窗户可以看见浓浓的雾气往屋子涌,然后飘荡开来的场景,跟幻觉似的。

  “怪不得这么冷。”我嘟囔了一声,然后站起来,就准备去开窗户,只是站起来的瞬间,我自己感觉有一些奇怪,这种奇怪是一种特有的不清醒感,我形容不出来,就像陡然一切都像做梦似的,我并没有那么的清醒,我整个人都是迷糊的感觉。

  是不对劲儿吗?我发觉自己的反应都像变慢了似的,并不想思考太多的问题,只是一瞬间想到了,就笑自己多事儿,不过是关个窗户而已。

  ‘吱呀’我拉过这两扇都吹的哐当作响的窗户,准备关上了,窗户慢慢的向我靠近,一切都很正常,可是在那一瞬间,我的心里却像是被安了一颗炸弹,然后忽然爆开似的,一种巨大的危机感觉瞬间就抓紧了我的心脏。

  到底是怎么了?我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用力的拉动窗户,想赶紧关了了事儿,可是我却悲哀的发现,窗户竟然动不了了。

  我低头一看,是从旁边伸出了一只手,紧紧的拉住了窗户,这只手是女人的手,看起来很漂亮,指甲看得出来是精心的修剪过,一切的细节都显得美丽。

  只不过,此时它紧紧的拉住了窗户,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过用力,而显得苍白无比。

  我的冷汗沿着额头滴落,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屋内,所有人都睡得分外的香甜,难道是我....我再一转头,忽然看见一张脸就出现在了窗外的外边,和我仅仅隔着窗栏的距离,然后就这么定定的看着我。

  在涌动的雾气中,它冲我微微一笑,开口说到:“陈诺,来,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