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六十七章 雾来,鬼行

第六十七章 雾来,鬼行

  这是最后一天安逸的黄昏,而我在这一生中最留恋的便是初夏的黄昏,暑气退去,微微凉风,人们结束了一天的忙碌,纷纷出来纳凉,散步!

  这种时候,无数的声音和生机,组成的便是红尘万种!置身其中,也才知道什么叫人间烟火,最是不舍!

  小村的黄昏没有这种喧闹,却别有一番属于乡野的气息,袅袅轻烟,蛙鸣虫鸣,漫步在乡村的小路上,心间的安逸,便能把所有的烦恼都暂时排除心底。

  和我并肩走在路上的是如月,就如承心哥所预料的,我的伤势在第五天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加上几天的好休息,我的精神状态也已经恢复到了巅峰状态,修养五天,我的情况已是前所未有的好。

  “三哥哥,有没有发现今天的夕阳很特别?”如月在我身边轻声的说到。

  “嗯,所谓残阳如血,就应该是这种夕阳吧,红得让人..”望着远处的夕阳,我也形容不出来心间的感觉!

  “是啊,听着很残忍,残阳如血,可是这样火红的夕阳真的很美!如果姐姐在,那也就好了,她是最爱黄昏的景色,这样美丽的夕阳,我猜她会站在窗边看很久很久。”如月的声音幽幽。

  而我只是沉默,所有的事情在前面加上如果两个字,再美好的事情都会变成一种悲哀,因为如果只是一种人们在没有时的向往,拥有时又怎么会带着那样的心情说一个如果?

  “起风了,回吧。”过了很久,我才开口说到,这里的乡间一到夜晚,因为阴气聚集的原因,总是特别的冷一点儿,夕阳虽好,但想起伤感的事情,对着它,总是容易更加的沉沦。

  如月建议我出来散步,不过是想起了少年时,那段无忧而轻狂的岁月,那时的我们加上杨晟,也常在竹林小筑周围随意漫步,这样的感觉让人怀念,倒不如在冒险之前重温一下。

  可却不知,岁月流逝,再来这样散步,也没有了当年的心境,而我和她也终究绕不开如雪,一说起,一想起,便是惆怅!如雪已是我们心中共同的牵挂....

  “是啊,起风了!”风吹起如月额头前的斜刘海,她忍不住抱起了双肩,这里的风很凉的,可是望着远处,如月的眼中又出现了小时候那种任性的倔强,她对我说到:“好时间不多了,这个村子一到晚上,便是雾霭沉沉的,可架不住夕阳特别美,我要看到夕阳散去才回去,我要去那边。”

  我无奈的笑笑,又想像小时候那样摸摸如月的头发,但终究没有,这妮子到了这般年纪,却还是如此,小时候那种任性的倔强是刻在骨子里的,也是她唯一的毛病,而她所指的地方,是村口那边,靠近万鬼之湖的村口那边。

  在那一边,风景特别好,一个绿草野花满地的小山坡,山坡之巅便是那颗我也认不出是什么树的大树,开了满树的白花,微风轻拂,配合着这如血的夕阳,没得就像在梦幻中一般,也怪不得她要去那边。

  “三哥哥,你要不要去?该不会是那边遇见鬼罗刹,留下心理阴影了吧?”如月狡黠的盯着我,又来了,小时候的激将法。

  做为道士,我都不忍心告诉她,这边的夕阳那么美,呈现血色,是因为靠近万鬼之湖,怨鬼气息所致,有时候美丽背后的真相就是残忍,何苦去破坏这种表面的美?

  就如越鲜艳的毒物便越毒是一个道理,看着可以,靠近却又是另外一番滋味。

  那么,万鬼之湖上的夕阳又该是怎么样?我胡思乱想着,点上了一支烟,带着些宠溺的对如月说到:“去吧,我没阴影。”就算是她八十岁了,我还是会把她当妹妹一般的宠爱!

  如月难得这般再次孩子气的表露,听我这样一说,欢呼了一声,便笑着朝那边跑去,而我吐了一口烟,望着那夕阳,忍不住说了一句:“今天的夕阳真的红得太不正常,连小时候见到的火烧云都比不过,这夕阳是染红了整片天空啊。”

  可惜如月没有在意我的话,在前面大步的走得正欢,而我莫名的就想起和小鬼大战时的红云,心中涌起了一股紧张的感觉,却又觉得自己多想了,这里毕竟是一个道家人的村子,只要鬼罗刹不出现,又有什么危险?

  而它,也已经整整快5天没有出现了。

  “真美,如果时间能停留在这一刻就好了。”十分钟以后,我们已经走到了这个村口,如雪倚在大树之下,沉醉的看着夕阳,忍不住感慨了一声。

  我同样倚着大树,站在如雪的身旁,我看见的却不是夕阳,而是在山坡之下,那沉沉的雾气如同潮汐一般的涌来又退去,翻滚着,显得那么的不真实。

  原本我的内心在这样的黄昏是很安静的,可不知道为什么,盯着这雾气看了几眼,一下子心就紧了,一种巨大的危机感在心间爆发开来了!

  这是我的灵觉在发挥作用,我一下子皱紧了眉头,经过了几次悲剧之后,我再也不会在正常的情况下怀疑自己的灵觉了,既然涌起了这种危机感,那就一定有什么危险会发生。

  我一下子转头,对如月说到:“那些雾气不对劲儿,我们快回去。”

  如月被我陡然严肃的语气吓了一跳,转过头看着我,说到:“三哥哥,你这是怎么了?这个村子到晚上不都是这样涌起雾气的吗?怎么会不对劲儿?”

  “我知道,可是你见过这样莫名其妙翻涌的雾吗?我说不上为什么,总之我们走吧。”我的表情已经非常认真,认真到不容抗拒。

  如月看见我这副表情,留恋的望了一眼那已经开始散去的夕阳,不再任性,很干脆的点头。

  我也顾不得什么了,这种危机感伴随着一股子让我心慌莫名的感觉,我转身拉起如月就走,如月乖乖的任我拉着她的胳膊,跟着我大步大步的走。

  “三哥哥,明天就去万鬼之湖了,我们会死吗?”或者是我忽然这样的爆发,让如月紧张了,她不安的开口问我。

  “不会死,我们所有人在一起,什么情况都不会死。”我大声的说到。

  “三哥哥,还能看见这样的夕阳吗?”如月留恋的问到,我发现如月的心情好像低落到了一个怪异的低点,这丫头在平时是不会说这么颓废的话的,我再次皱起了眉头。

  难道是受这夕阳的影响吗?是有什么不对吗?

  夜风习习,每一次吹动都带着越来越重的凉意,在这一瞬间吹拂过我的脸颊,竟然让我起了一窜儿鸡皮疙瘩,这么凉的风非但没让我的内心冷静,反而是涌上了一股子颓废沉沦的感觉。

  是阴气的影响!这种不纯净的阴气,一般饱含着负面的气息,不是让人颓沉沦,就是让人偏激暴戾!可是小村每个院子都有血菖蒲的守护,怎么阴气还能带来这样大的影响?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个时候我看见,天边的夕阳已经模糊不清了,并非它们散去了,而是被那忽然而来从山坡下涌出的浓稠雾气给遮挡了我的视线!

  这雾气怎么忽然涌上来了?我忍不住停了一下脚步,如月却分外的紧张,忍不住问我:“三哥哥,难道是鬼罗刹来了吗?”

  “不是,是这雾...”我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了一个男人的身影从雾气中走出,穿着民国时期的衣服,带着愁苦的表情,幽幽的望着我,身形是那么的飘忽。

  我一下子愣住了,因为我一眼就看出来这雾气中走出的根本不是人,是鬼物,在我没开天眼的情况下,能清楚的看见它,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不是普通的鬼物!

  是我判断错了吗?我对如月说到:“你回头,看能看见什么?”

  如月莫名的有些紧张,但是听闻我的话,还是有些战战兢兢的转过头来,然后一下子惊呼出声了:“三哥哥,好多人,不,这是人?”

  如月的声音有些发紧,我吞了一口唾沫,因为我清楚的看见,在如月转头的瞬间,从雾气中已经走出了十来个身影,无一不是身形清晰!它们的表情是如此诡异,望着我笑的,望着我哭的,痴痴的发呆,眼神却狠厉的...

  而它们的样子,我根本不敢细看!

  我一把拉走如月,嘴上说到:“快些和我回村,快,快快...”说到最后,我已经拉着如月跑动了起来,因为那雾气中还在不断的涌现出新的身影,而那雾气也在快速的朝着整个村子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