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七十七章 推算出的变故

第七十七章 推算出的变故

  我没想到鬼罗刹背后竟然有这么一个爱情故事,久久不能回神!把照片重新放回那份档案里,我的内心忽然对师父说过的放下有了更深的领悟。

  郁翠子她应该是一个只会拿起,而没有学会放下的女人吧,而这不放下里就包含了太多对他人生命的依赖,她失去了父母,失去了可能存在的孩子,失去了自己的梦想,她就把自己的世界构筑在了陈诺的世界里,没有了自己本身的支柱,在别人的世界里,那么那里一旦有个风吹草动,她的世界就会崩溃!

  尊重自己的生命,也是一种对道的尊重,自己已经存在于世间,有什么道理不去珍重并尊重自己?只有这份对自己的尊重,才会赋予人放下的勇气,显然郁翠子没有。

  她把自己的生命甚至于爱情都依附,依赖在了陈诺的身上,可是她不懂自己的生命,没有谁有责任为她负责!她也不懂,感情不是借出去的,有借有还,你来我往,感情是你一旦付出,就心甘情愿,怨不得谁,也不要要求回报的事!那是一条偏执的不能回头的路,你岂能要求世人和你的内心一致?

  她是可怜的,可怜在把对于爱情的追求梦想执着的放在了别人的身上,可怜在,他是她的命,可她的命她却不再看重!

  至于陈诺,我没有什么好评价的,郁翠子固然偏执,没有陈诺去点燃她那根偏执的神经,悲剧也不会发生!

  陈诺是一个不懂爱的男人,他要的不过是一份完美,小学时候的完美‘女神’,在不那么完美以后,他自然要去追寻心中的缺憾。

  倘若一个男人真的爱了,那个女人为了自己粗糙的双手,为了自己略有苍老的容颜,引发的也绝对不是他的厌恶,而是他内心的怜惜!

  所以,我有什么好评价他的呢?一切不过都是借口,一因一果,自己拿生命承诺的爱情,那自己就拿生命来还吧!他恰好遇见了一个依赖较真的女人,他就要还上这果....

  我在发呆,此时路山已经被陶柏扶着出来了,挨着我坐下,递给我了一支烟。

  “在想什么呢?这个叫郁翠子的女人?鬼罗刹是她吗?”路上同我一起看着远处,其实哪里还有什么远处,举目四望之处全是那冰冷的鬼雾。

  我点上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说到:“她就是鬼罗刹,已经可以肯定了。”

  “这个女人可怜亦偏执,而且懂得行刑前传上红衣,在脸上涂抹鲜血,封住怨气,化身厉鬼是有可能的,没想到竟然是鬼罗刹,要知道这万鬼之湖存在了那么多年..”路山给自己也点上了一支香烟,他的疑问其实也正是我内心想不通的地方,如果鬼罗刹短短那么一些年就能成形,那万鬼之湖不是全是鬼罗刹?

  我沉默了许久,才说到:“它也许和其它的厉鬼还有些许不同,毕竟它行刑前传上了红衣,还在脸上涂抹了鲜血,这个是其中一个契机吧。其余的,怕是要去了万鬼之湖才能知道!但话说,谁自作主张让它穿红衣的啊?它....”我说到最后,其实已经有些抱怨,人们以为穿上红衣在某一刻时刻死去,化身厉鬼是民间扯淡的说法,其实不尽然,虽说不一定能化身厉鬼,但其中是真的有讲究的。

  不要以为颜色对事物有影响简直是荒谬,就如你夏天穿上一件白色的衣服,和穿上一件黑色的衣服,哪一个会更热一些?

  “其实死刑犯临刑前,都会人性化的关怀一下,加上当年这个案子太出名,同情郁翠子的人其实不少,是那个狱警小小的方便了一下郁翠子,他也是同情她的人之一!至于脸上涂抹鲜血,倒是别人没料到的,她把口中的血吐在了肩膀上,然后就在枪响之前,就糊了自己一脸,到死都还在想着报复...算了,我们男人也不见得就一定能理解女人,长久以来社会的分工决定了女人一向把感情看得比男人重。”路山吸了一口烟,估计他也不知道如何去评价了。

  不在其中,看得再理智,也不能体会郁翠子完全的心路历程!而这份档案,是可以说一份犯罪卷宗,里面包含了很多邻居的说法,也包含了郁翠子自己的口述,就算再过详细,她的心又岂是我们能完全解读的?

  我放下这份档案,已经不想再去想这个问题,唯一要去考虑的是,知道了鬼罗刹的遭遇,是要怎么去化解?

  怕是有些难啊?我叼着烟,望着黑沉沉的天空,心中很沉重!人一旦化为厉鬼,就不能用审视人的眼光去审视它了,就算它还保留有一切记忆,可说到底它是受怨气指使的!

  就如李凤仙生前不善良吗?可是它几乎屠村!老村长生前不是一个好人吗?它不仅杀光了所有人,还要它们的灵魂受无止尽的恐怖轮回!相比较而言,这鬼罗刹还算没有大出手,到如今为止只背负了16条人命!

  或者我这个说法有些无情,但一只鬼罗刹在典籍的记载中,上百条人命简直都算是仁慈。

  “在想什么?”路山忽然问我。

  “没,如你所说,走一步看一步吧,情况还能怎么糟糕呢?”我掐灭了香烟,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血菖蒲的烟气仿佛已经减弱了,鬼雾又朝着屋子靠近了一些!

  ———————————————分割线——————————————————

  从这一天入夜起,我们就已经不能呆在门口观察情况了,因为在这一天夜里,鬼雾忽然开始大面积的逼近,再呆在门口已经是非常危险了!

  大门关上了,门上贴着的门神是郑大爷的珍藏,上面画着神秘的符文,也就是说门口的两张门神画,是加持的请神术,是有真正的门神意志在大门上。

  可是这样又如何?这一夜根本没有人能安然入睡,敲门声不断的响起,几乎在屋子里拥挤着的三百多人每一个人的名字都被喊了一遍。

  已经有鬼物从鬼雾中走了出来,开始正式的‘骚扰’我们了。

  我和郑大爷坐在楼顶,郑大爷说请我喝珍藏已经的米酒,这种说法倒是有一些奇怪,在万鬼围村又是深夜,鬼物力量很强的时分,竟然要我和他一起到楼顶去喝米酒,这算是苦中作乐吗?

  郑大爷的米酒与其说是酒,不如说因为年代久远,已经成了糖浆一样粘稠的东西,但是从那透明的琥珀色来看,这酒酿的真是很好!

  我和郑大爷一人一个浅口碗,坐在楼顶上,就这么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碗里的米酒,面前放着一小堆花生,被围困的如今,能有几颗花生下酒,已经可以称得上是满足了。

  “承一。”抿了一小口米酒,郑大爷忽然郑重其事的叫到我。

  我一愣,从来在他口中称呼我的,都是小娃娃,忽然这么叫承一,倒是让我有些不适应了!

  “你看这雾气,能看出什么端倪来吗?”郑大爷认真的说到!

  我端起碗来又抿了一小口米酒,这种酒其实相当的醉人,是不敢大口喝的,待到口中的甘甜滑下喉咙,在胃里爆开一股火辣之后,我才说到:“看出来了一些问题,但是没有想通。”

  是的,在过去的两天当中,我是没有发现什么问题的,而今天一上楼顶,却真的一眼就看出了一点儿不一样的地方,可是郑大爷一心招呼我喝米酒,说些不着紧的奇闻异事,我也忍着一直没问。

  我知道郑大爷总会说到正题上来的,果然....

  “没想通很正常,但是我们村子里也有擅长推算之人,早在鬼雾围村的第一天,就已经进行过了一场推算,却不想...”郑大爷忽然很惊奇的样子。

  “却不想什么?”我问郑大爷。

  “却不想你们老李一脉的人更加厉鬼,我们村子的人推算不出来结果的事情,不仅被那小子推算出了会发生的变故,甚至前因后果也推算出来了。”郑大爷的口中的赞叹是那么的真诚。

  “你是说承清哥?”我诧异的问到。

  “对,就是那个穆承清,非常的厉害!所以,今夜我邀你一起上楼顶,就是为了让你和我一起看这个推算的结果,然后还要拜托你们一件事情。”郑大爷郑重的对我说到。

  会是什么事情呢?我放下酒碗,不知不觉就已经喝完了一小碗米酒,我竟然有些微醺,从楼顶开着远方翻腾的雾气,其中从万鬼之湖那个方向而来的雾气竟然淡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