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八十二章 绝境般的遭遇

第八十二章 绝境般的遭遇

  由于刚才季风爆发似的划船,所以我们离那岸边已经有了接近五里多的距离,所以鬼罗刹和我的距离不是很近,我不知道为什么逃离不了它的目光,就这样遥遥的隔着湖面相望!

  因为距离的关系,我看不清鬼罗刹的脸,可是它的目光却像有穿透力一般,透过那么遥远的距离,也像一把刀子一样落在了我的身上,所过之处,我竟然能感觉到实质性的冰冷,背上不知不觉就起了一层又一层的冷汗,背上的衣服竟然紧紧的贴在了背上。

  就这样僵持了大概两秒,我才猛的清醒了过来,突然大吼到:“全部的人躲在船舱里,关舱!那边的船也一样,季风,赶快通知!”

  说完这话,我转身就跑进了船舱,其他人也不敢怠慢,季风已经在喊话通知那边的人,然后顺便开始拉下船篷,另外一边,是慧根儿急忙的拉下了船篷。

  我在船舱内愣了一秒钟,眼睁睁的看着船篷拉下的瞬间,鬼罗刹已经朝我们这边忽然的冲了过来...

  它的身影就如飘荡在水上,一步一步的看似很慢,其实每一步落下就是一大段的距离,它好像不受那鬼雾的限制,活动自如!

  我感觉自己的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我不敢再发愣,下一刻我几乎是大吼着说:“那些玉符呢?”汗水从我的额头流到我的眼睛,可见我有多着急!

  那边承愿有些小心的给我递来一个包裹,真是装玉符的包裹,我哪儿敢怠慢,鬼罗刹的速度如此之快,我怕得是它已经来了,我们的防御阵法还没有启动!

  我快速的拿起一张玉符,就开始朝着指定的位置安放玉符,那边季风着急的说到:“陈小哥儿,这玉符只能支撑三刻,用一点少...”

  我有些粗暴的打断了季风的话,吼到:“快来帮忙!”

  季风吓了一跳,那边承愿和慧根儿已经默默的在帮我安放玉符,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一下子转头盯着季风,几乎是红着眼睛吼到:“你没有让那边用玉符,对不对?”

  季风呆呆的看着我,说到:“这船篷拉下来,就算是厉鬼也是避忌的,没...”

  “鬼罗刹来了!”这句话几乎是从我的牙缝里蹦出来的,同时我的汗水也大颗大颗的落下,几次与鬼罗刹‘短兵相接’,它的存在给我的心理压力太大了,我无法想象那边没有安玉符,会遭遇到怎么样的后果!

  按照鬼罗刹嗜杀的本性,他们一个都活不下来!

  “你说什么?!”季风也愣住了,做为一个道家人,做为守湖一脉,他不可能不知道这只鬼罗刹,即使它还没有大开杀戒!

  “快喊话,能救下几个是几个!”我大吼到,我没办法冷静!

  在船舱内,大家一听说鬼罗刹来了,纷纷帮忙安装起玉符,就连一向嚣张的肖大少爷,脸色也沉了下来,快速的帮着大家安装玉符。

  季风的声音透过船篷从船舱内传了出去,回荡在湖面上:“是鬼罗刹来了,你们快安装玉符!”

  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效果,我亲自安装上了最后一块玉符,一屁股坐在了还算宽敞的船舱内,一时间才发现自己心跳的快要难以承受了!而如月给我递过了一块手帕...

  可是我还没来得及接过手帕,在船舱之外,忽然就响起了一阵飘忽的笑声,路山阴沉着脸说到:“它来了吧。”

  陶柏一向是一个反应慢半拍,他几乎是下意识的问到:“谁来了?”

  “郁翠子。”路山的嘴里蹦出了这一个恐怖的名字,然后补充说明到:“郁翠子就是鬼罗刹!”

  空气仿佛都变得凝滞,郁翠子这个名字就如同一个不能说的秘密,在路山说出来以后,整个船舱陷入了安静,接着,整艘船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

  ‘澎’‘澎澎’,像是有什么物体在疯狂的撞击船舱,站着的几个人一下子都站立不稳,只能贴着船壁坐下!

  “开门,开门啊..”一个飘忽的冰冷女声在船舱外响起,透过船篷传入了我们每一个人的脑海,在那一瞬间,季风一下子站了起来,就朝着船头走去。

  “你做什么?”拉住他的是慧根儿,季风有些迷茫的看了慧根儿一眼,作势就要挣脱慧根儿,却不想这时,船篷外感觉忽然亮了一些,季风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有些迷茫有些惊恐的盯着我们所有人,问到:“我在做什么?”

  我不想吓季风,刚才船篷亮了一下,估计是阵法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他才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我轻描淡写的说到:“没事儿,你就是太紧张了!”

  季风惊魂未定的坐下,忽然之间,我们的船儿又剧烈的震动了一下,传来了‘澎’的一声,肖承乾一下子就怒了,刚想说点儿什么,外面却传来了一声刺耳的尖叫,是鬼罗刹的声音!

  阵法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鬼罗刹自然不能轻易的攻击船体了!它被船篷外的阵法反攻了!

  “呵呵呵呵...好,很好,很好..”到如今只过了不到短短的半分钟,其中就经历了如此的凶险,我没想到鬼罗刹还能说出如此威胁性的话来。

  我有些紧张的盯着季风,问到:“那边,来得及吗?”

  季风有些颓废的摇摇头,表示他并不知道,肖承乾怒火冲天的吼到:“太TM憋屈了,我们是一群道士外加大和尚啊,怎么躲在这里跟个龟孙子似的?”

  我捏紧了拳头,行动才开始,如果不必冒险,那就不必做无谓的牺牲,身上背负的责任太重,才让我这样束手束脚,难道我心中不憋屈吗?

  “你先冷静,有必要我们会行动的。”说话的是承心哥,此刻我分明发现承心哥的眼神已经有些不对劲儿,散发出惊人的光彩!

  可我根本没法去思考承心哥的眼神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只因为我担心着那一艘船的情况,鬼罗刹是先攻击我们的,而我们还是提前完成了安装玉符,也都过了半分钟左右,阵法才彻底的发挥作用!

  那么,那一边呢?我的拳头越捏越紧,他们是修复阵法的人,如果阵法不能得到及时的修复,情况会更加糟糕,一时间我坐不住了,一下子站了起来,内心有些焦躁!

  在船舱内看不到外面,由于气氛太过紧张压抑,我们也忘了在船舱内点亮油灯,只听见彼此的呼吸声,和外面潺潺的水流声,偏偏就是这种安静让人的心思简直沉重到了一种崩溃的边缘!

  ‘澎’‘澎’,又是两声撞击的声音响起,而我们的船体却并没有摇动,是开始攻击那边了吗?那一刻,我听见所有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包括我的!

  如果那边顺利的话,能挡住这种攻击的吧?船体可以坚持一会儿,只要一小会儿,阵法就可以发挥作用了!但如果鬼罗刹一直不走呢?又要怎么办?

  我发现我自己的心太乱了,我同时也开始痛恨自己,为什么看过了鬼罗刹的前生之事,这种畏惧更甚从前,莫非是太过不能接受她还活着的时候就能冷静的吃掉自己的丈夫,还让自己无辜的邻居一起吃?我不敢想象,一想身上就是一窜鸡皮疙瘩!

  ‘澎澎澎’连续的撞击声响起,因为阵法的作用,我们根本听不见鬼罗刹在外面会不会又开始‘引诱’人,可是光是这撞击的声音,就已经让我们头皮发麻了!

  “承一哥,做个决定吧?”承愿有些怯生生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回头在黑暗中想看看大家,想找寻一些勇气,却看见了承心哥发亮的眼睛!

  肖承乾再也按捺不住了,骂到:“真的像孙子!”说话间,他竟然焦躁的拉起了船篷上的卷帘!

  外面的光亮一下子透了进来,在那一瞬间,我看见鬼罗刹的身影就盘踞在那一艘船的船篷之上,此刻它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竟然也是在喊那些人打开船舱,同时,它的手按在船篷上,似是在抓挠着船篷,‘澎澎’的声音竟然是那样响起来的!

  那其实是能量的直接碰撞!还撑得住吗?我一下子紧张到了极限!

  但更糟糕的情况是,那边的船篷竟然被缓缓的拉开了!

  鬼罗刹好像注意到了我们这边窗帘打开了,它忽然回头,只是一瞬间,一下子就飘到了我们的船前,整张脸一下子就杵在了正在透过窗户张望的肖承乾面前,相隔不到一厘米!

  “我X!”肖承乾猛的落下了窗帘!

  我知道,不能再等待了,那边的阵法没有发挥作用,我们必须要战斗了!

  我一下子朝着船头走去,忽然被一双手拉住,我回头看见了一双发亮的眼睛,然后耳中传来了一个魅惑无比的男声:“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