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八十三章 妖异的斗法

第八十三章 妖异的斗法

  承心哥他来?我这时才想起去思考承心哥不对劲儿的地方,为何一个大男人声音中有一种柔柔的魅惑在其中?莫非是嫩狐狸?!

  他们拥有合魂的时间尚短,按说...或者,我不应该用看待傻虎的眼光去看待他们的合魂?

  我脑中的念头还在乱七八糟,承心哥已经兴奋的用舌头舔了舔嘴角,随手把眼镜扔在了船舱里,眼波流转,一张脸上充满了一种无分性别的魅惑魅力,他只是看了我一眼,就不容拒绝的朝着船头走去,一下子拉开了船舱!

  而我待到从外面照进来的光亮有些晃到了我的眼睛,才彻底的反应过来!

  原谅我反应会那么慢,只因为承心哥在别人眼里来看,明明是一举一动都充满了魅惑的一切,却生生的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如果我没记错,嫩狐狸是母的?也不知道承心哥清醒之后会作何感想?

  可是我却不能不担心承心哥的安危,赶紧跟着承心哥的脚步,一起跃上了船头,而季风也紧紧的跟在我们身后,边走边脱衣服,他说他要游过去救他们。

  情况的确是很危急的,那边的船舱已经完全的打开了,那些人一个一个正毫无意识排队般的走上船头,船明显的开始往前倾,看那些人的样子要跳水一般!

  两艘船相距不过10米,但这种情况下,季风一个人也救不来,没想到这一次是肖大少爷‘热情’的站出来,顺道还拦住了其他人,说到:“我是山字脉的,过去有什么情况也好处理!”

  说话间,他也扔了外套,毫不犹豫的和季风一起准备下水!我以为肖大少爷只关心自己,还有自己在意的人来着,没想到和我们厮混在一起一段时间以后,他忽然就有了‘雷锋精神’!

  而与此同时,那艘船上的人忽然就立在船头不动了,原因只是因为承心哥一出船舱,一句淡定温和的可敢一战就已经吸引了鬼罗刹的全部注意力。

  湖面的空气在那一瞬间都仿佛静止,鬼罗刹转身过来的一刹,我分明看见承心哥的脑门上就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可是他双手插袋,笑得很是迷人,轻声对鬼罗刹说到:“还不够呢。”

  此刻,我再傻,也知道承心哥和鬼罗刹在对视上的一瞬间就已经开始了战斗,只是我和傻虎都是‘莽汉型’,完全不能理解这种层次的战斗!

  面对承心哥的挑衅,鬼罗刹也只是笑,那飘忽笑声中饱含的魅惑之意并不比承心哥的少,承心哥一把把我拉在他的身后,用一种完全陌生的语调对我说到:“白哥哥,这种事情你不擅长的,还在站在我身后好了,免得让那嚣张不可言的女鬼烦了你的耳朵,污了你的眼睛。”

  我瞬间连脸上都起了一片鸡皮疙瘩,承心哥开口叫我白哥哥,白哥哥是谁?反正不是我!还那么温柔的提醒我,不要烦了我的耳朵,污了我的眼睛!

  好吧,我承认站在承心哥的身后,确实那鬼罗刹的笑声已经没有任何的魅惑之意了,倒像是一阵阵的干笑!而这时,随着‘噗通’‘噗通’两声,季风与肖承乾也跳下了水!

  “你若觉得这样不够,那这样呢?”仿佛就是在等待着这么一个时机,随着季风和肖承乾的入水,鬼罗刹忽然对承心哥开口说到。

  那一刻,它那一头披散的黑发竟然无风自动,湖面忽然开始清波荡漾,接着,一阵阵吼声从湖面下传来,一双双手伸出了湖面,朝着肖承乾和季风两人抓去...

  “这是什么东西啊?”季风一下子就被五六双手逮住,他有些着急的声音从湖面上传来,此刻他才不过刚下水,忽然就被那么多双手抓住,一下子连怎么游泳都忘记了,眼看着就已经往下沉,连续喝了好几口水。

  一只手扶住了季风的胳膊,是肖承乾在不停的凫水,然后对季风吼到:“幻觉,不要受影响!”

  毕竟比起灵魂意志来,从小也受过盘蛇渐迷阵‘洗礼’的肖承乾,比季风强了太多,他此刻不仅被很多双手抓着,还有一个‘水鬼’模样的浮尸从背后抱住了他,可是他还没有完全受到这种事情的影响,可是我分明也看见肖承乾的眼中有了一丝迷茫之意。

  面对鬼罗刹如此的挑衅,承心哥的脸上并没有慌乱之意,而是朝前迈进了一步,眼睛更加的明亮了,于此同时,我们全船所有的人都看见承心哥的身后浮现了一条尾巴的虚影,那是一条蓬松的白色狐狸尾巴在不停的摇摆,我一眼就认出是嫩狐狸出品,说是虚影,却能让所有人看见,那么已经像是实质性的存在了,连清风拂动,尾巴上的白毛微微摇动,都让人看得一清二楚!

  这固然和船上的人都不是普通人有关系,但实际上我的心中却震撼无比,这分明就是合魂,这合魂的形式和我和傻虎合魂的形式完全不同,他们真的契合得太快了!

  随着承心哥朝前迈动了一步,原本只是吹拂着那条白尾的清风忽然变成了大风,接着一下子盘旋着吹过了湖面,一阵接着一阵,湖面上那些‘肮脏’的事物竟然就全部消失了,又变成了微微荡漾着碧波的平静湖面!

  肖承乾的眼中一下子恢复了清明,连季风也不再挣扎,神色慢慢恢复了正常,只是有些迷茫!

  肖承乾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连声催促到:“快,我们游过去!那边已经开始斗法了!而且再这么下去,船该翻了,这船本来就轻!”

  显然季风被肖承乾的话吓住了,当下二话不说就跟着肖承乾朝着那边猛游而去,所幸的是距离也不长,就10米左右,转眼间,他们两人就爬上了那艘船的船尾...

  肖承乾和季风是暂时平安了,想必也是鬼罗刹没工夫‘玩弄’他们了,它已经彻底的陷入了和承心哥的缠斗中!

  我们不知道他们在斗些什么,只是看见鬼罗刹的一头黑发全部疯狂的朝着后发飘荡,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狰狞,稍许有了一些吃力的感觉!

  而承心哥这边的情况要糟糕一些,只是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他的汗水已经湿透了全身,额前的刘海也贴在了额头上,只是他的口中念念有词,双眼也愈加的明亮,已经隐隐有些翻出了碧光,但也仅限于此,还没有达到碧眼狐狸的程度!

  这种斗法我根本帮不上忙,毕竟相比于道术的比斗,这种纯粹精神力的比斗更加的危险,不要说旁人插手,就是此时我们大声说一句话,都说不定会让承心哥陷入一个危险的境地!

  所以,我们也只能在承心哥的背后干着急!

  这样僵持了一分钟,承心哥又朝前走了一小步,这一次,再多出了一根尾巴,在承心哥的身后摇动,三尾的碧眼狐狸,终于现出了第二根尾巴!

  鬼罗刹发出了一声冷哼,朝后飘去了1米,这时,在他们两个之间中心位置的那一块儿湖面才猛然爆出了惊人的水波,‘哗啦’一声,就如同有一个大力士在水中投掷了一块巨大的石头,荡起的水波!

  我们的船,还有那边的船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那劈头盖脸的水波溅了我一头一脸,也溅了承心哥一身,反倒为他洗去了一身的汗水!原来在不知不觉之间,他们的斗法已经凶险到了如此的程度!

  鬼罗刹被逼退了一小步,这显然是一个了不起的胜利,承心哥脸上的笑容愈加的迷人,以前春风般的和煦笑容,在此刻就如一杯醉人的蜜酒,混杂着显得妖异的双眸,直直的醉入了人的心里!

  他的姿势不变,依旧是双手插袋,脊梁挺直,显得异常的潇洒,甚至有一种轻佻的得意神情在其中,扬着下巴盯着鬼罗刹!

  鬼罗刹倒也没有气急败坏,它忽然开口说到:“这般小儿科算得了什么,和妖狐的比斗,自然是有意思,也劳烦不了那位大人出手!”

  那位大人,是哪位大人,莫非这个鬼罗刹已经看出来了承心哥的合魂嫩狐狸?!

  面对鬼罗刹的话,承心哥忽然‘扑哧’一声笑出了声,那种神态自然也有一种妖异的风格,不分性别的魅力,但也显得不娘不违和,他说到:“那我不才,便接着你的大打大闹吧,若是论斗一斗迷人心智的把戏,我还怕过谁来着?”

  “那就来吧!”鬼罗刹忽然全身的红衣都在飞舞,那一头黑发几乎冲天而起!

  下一刻的湖面忽然狂风大浪,像是有什么了不起的存在一下子就要破浪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