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八十六章 外围大阵

第八十六章 外围大阵

  在最后一段接近自然大阵的湖面,就是由季风亲自来全程操纵小船的,看季风的神色就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他不仅拿出了一个阵盘,还小心翼翼的操纵着船儿,一会儿退,一会儿前进,一会儿在湖面上打着‘圈圈’,不知道的人看着这诡异的一幕,多半都会以为这船上的人‘中邪’了,得罪了湖里的湖神,划个船就跟捉迷藏似的!

  可是我们懂行的人看在眼里却感觉是震撼加‘惊心动魄’,震撼的是是什么样的高人才能在湖里布下如此的大阵,毕竟在水中布阵和在陆地布阵,那难度完全就是两个概念!而且还是如此大规模的阵法!那一定是要水下和水面就形成一定配合,总之难度无法想象!

  惊心动魄的地方在于,季风竟然操纵着船儿踏起了道家破阵的步伐!要知道,在陆地上破迷阵时,踏动的步伐都要万分小心,何况是操纵着一条船?一旦失败,看季风的样子,后果比普通人在这里来打个酱油,然后原路返回要严重的多!

  但我也佩服湖村的人,小船被季风操纵的一丝不苟,真的是一路平顺,更别说他还在一路和慧根儿讲解这出阵入阵怎么操纵船儿。

  而我们身后的那条小船同样也是如此!因为不需要分心讲解,他们的船儿看起来比季风操纵的这条船儿还要灵活的样子。

  毕竟是守湖一脉,真是不可轻视!

  船儿就这样诡异的前行着,由于承真对于这个大感兴趣,所以也到船头去观察什么了!

  我是不懂,就和大家一样,有些懒洋洋的靠在船舱里,这般的‘颠簸’前行,我发现我有些不适应,甚至有些晕船的意思!

  就在我有些晕晕乎乎的时候,那边的承心哥发出了一声呻吟,这家伙终于是要醒来了!

  承愿赶紧的端了一碗清水,扶起承心哥,喂他喝了一点儿水,不得不说,承愿这丫头越来越招人疼爱了。

  “怎么这么晃,都快把我晃晕过去了。”承心哥还没有完全的清醒,开口的第一句竟然是说这个,然后就是四处找眼镜。

  眼镜承愿早就细心的帮承心哥收好了,看见承心哥找眼镜,赶紧把眼睛拿出来给承心哥戴上了,而我看着好笑,说到:“哪里是把你晃晕了?你原本就晕过去了,这分明是把你晃醒了,好不好?”

  “我晕过去了?”承心哥戴上了眼镜,感觉要清醒了一些,我这么一说,他皱着眉头,揉着额角,开始仔细的思考起来,过了不到一分钟,承心哥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惊恐。

  他一下子‘无助’的看着我,对我说到:“承一,我觉得我做了一个很恐怖的梦!”

  “啊?”我扬眉不解,什么很恐怖的梦?

  “我梦见我一个大老爷们变得‘娇滴滴’的,我TM还叫你白哥哥!还和鬼罗刹打了一架!”承心哥的脸上惊魂未定的样子,看起来非常的可怜。

  “哈哈..”首先憋不住笑的就是承真,接着承愿和如月都笑了起来。

  承清哥仍旧专心的擦拭着灯盏,脸上也泛起了一丝微笑,路山是想笑不好意思笑,干脆转头假装认真的看慧根儿和季风划船,至于陶柏就躲在路山的身后有些羞涩的笑。

  我一头冷汗,根本不知道怎么开口给承心哥解释,别看承心哥表面温和,对女人来说是温柔的男人,其实他骨子里是相当爷们的,如果告诉他一切都是真的,他会不会把嫩狐狸骗出来掐死啊?

  想起那几句白哥哥,我也直起鸡皮疙瘩,干脆沉默!但是承心哥到底是一个心思敏捷的人,从大家的表情已经看出来了事情不对!于是他青筋直冒的问承愿:“承愿丫头,你最乖了,给你承心哥说说,这到底咋回事儿?”

  他说话的时候,我看见他嘴角都有些抽搐了,显然难以接受自己那副模样。

  “这个..承心哥,其实我实话跟你说吧,你变身狐狸男的时候,很帅很帅的,那眼神儿真真儿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秒杀万千少女,勾搭万千少妇的。”承愿没说话,倒是承真很直爽的把事情说了出来。

  承心哥一下子傻了,然后有些木然的站了起来,开始在船舱里走动起来,我紧张的看着承心哥,他该不会想不通去跳湖吗?

  但承心哥一下子疯了似的,首先一把逮住了承清哥:“哥,你是不是该关照弟弟?和我换一个妖魂!”

  “承真,你该孝敬哥哥的,不然和我换一个妖魂?”

  “承愿...”

  “好吧,你们都不理我!嫩狐狸,你给老子滚出来!”承心哥在船舱中大吼,可惜人嫩狐狸估计在沉睡,压根不甩他,我们现在都还没本事,对合魂非常自由的操控,就算是我,在傻虎沉睡的时候,也不能这么唤醒它!除非是用术法,强行唤醒!

  承心哥的脖子上青筋乱跳,眼看着就要用术法强行唤醒了,我自然不能任由他闹腾了,一把抓住承心哥,对他说到:“承心哥,你刚才那个纯粹是意外,是嫩狐狸不满鬼罗刹的挑衅,要和它比一比魅惑的本事,算不得是你们合魂!那只是嫩狐狸的意志表现,又不是你的意志表现!”

  说到这里,我顿了顿,强忍住笑意,严肃的说到:“人本来就是母狐狸,你能让人家表现的像个爷们狐狸?再说了,人家也没把你咋样,除了帅一点儿,温柔一点儿,还是很爷们的嘛!如果真的是合魂了,就是以你的意志为主了,到时候就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情况了。”

  “你说真的?”承心哥总算稍微能接受一点儿了。

  “当然是真的,虽然不知道你们具体合魂是什么样的状况,但我发誓,我和傻虎的合魂,是以我的意志为主!合魂术,原本就以人的意志为主,我都已经传给了你们,你难道不知道?”这句话我倒是真的说的非常认真,只不过在心里补充了一句,大不了你变成男狐狸,说到底也是一只爷们狐狸啊!

  “呼...”承心哥长舒了一口气。

  只是肖承乾在旁边,忽然很认真的比了一个道家礼,一副礼拜三清的模样,嘴上开始念叨:“保佑我的鬼头是母的,母的..”

  承心哥一下子扬起眉毛,又要发作了,但肖承乾根本不给他机会,一把上前逮住我的衣领,对我狂吼到:“陈承一,合魂术!!嫩狐狸!!你最好老老实实的给我交待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我真的无语了,这肖大少爷发脾气是不看任何情况的,我把他的手从我的衣领上扯下来,对他说到:“原本就打算告诉你的,只是一直没机会,我就趁现在给你说了吧。”

  船儿继续在水面晃荡着,我开始对肖承乾说起合魂的一些事,其实严格的说起来,这不仅是我老李一脉压箱底的秘术,也是肖承乾那一脉的秘术,对肖承乾如今这种状况,我根本没必要隐瞒!

  时间就在我的诉说中,一分一秒的流走,在我感觉船转了一个大弯之后,忽然就听见季风在船头说到:“陈小哥儿,到了。”

  到了?!我一下子站了起来!此时,我也和肖承乾说的差不多了,再也顾不得什么,几步跑上了船头,这时才发现,船在转了一个大弯以后,竟然像是到了另外一个所在!

  原本平静无波的宽阔湖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有好些小岛,小山存在的湖面,这些山岛笼罩在雾中,看得不是很分明,大的看不清全貌,小的直接就是只能供一两个人呆在上面的礁石!

  这样的景色很美!但中间也充满了神秘的色彩,我看见在这些小山,小岛分布的周围,插着许多柱子,有的粗,有的细,有的上面悬挂着道家的法器,有的上面雕刻着复杂的阵纹。

  而我再回头一看,这才发现,这哪里是什么我们刚才看见的宽广湖面,在我们来时的路上,也稀稀拉拉的漂浮着一些看不清楚的东西,看样子像是道家的蒲团一般,漂浮在水面上,随着水波荡漾,位置并不固定!

  另外,来时的路上,就已经有一些礁石耸立其中了...这才是真相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