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八十七章 突如其来的牺牲

第八十七章 突如其来的牺牲

  如果眼见都不能为实,这个世界上的有些东西,还怎么能让我彻底驱相信自己的判断?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我苦笑着,不过也得承认这个现实!

  这应该不是一种所谓‘迷信’的唯心认知吧,就连科学也承认,人的视觉有盲点,眼睛的构造虽然精巧,却也是有限的,并不能无限的看清这个世界,很多环境,巧合甚至物体就可以跟人类玩视觉游戏。

  所以,我有时也在想,道家看似是‘落后的’‘古老的’,但事实上它是不是已经走到了很前面的位置,因为人类的认知和能力有限,只能把关于它的谜题解释成了唯心主义,解释了封建迷信,解释成了传说,甚至神话?

  曾经有那么一个轰轰烈烈的大时代,洪荒的大战,还有后来的封神之战,它是否存在?人类进化史上十几万年的空白到底又说明了什么?牵强的解释是否就是真的合理?

  我承认我是想太多了!

  船儿晃荡了一下,原来是季风跳到了那边的船上,我发呆的那一会儿,那边的船已经赶上来了。

  “慧根儿,地图给你了,按照地图上的标示,就能顺利的进入自然大阵内,我相信你们一定可以活着出来!保重!”季风站在那边的船头对我们大声的说到,那边的船儿已经开始划动了,他们要开始逐一的检查大阵,修复大阵了!

  好在之前也有人来探查过,大致也知道哪些地方阵法损坏了,希望大阵的修复对于湖村的困境能有一定的缓解,毕竟大阵一旦发挥作用,那些鬼物会如郑大爷所说自然的被吸引回去吧?

  “你们也保重!”我站在船头对着季风大喊了一声,此时,季风他们的船儿已经远远的划开了去,季风冲我摇了摇手,我的内心稍许有些不安,总感觉季风他们这一次也不会那么顺利!

  望着他们远去,我沉默了一会儿,这才转身揽着慧根儿的肩膀,说到:“小子,这次怎么这么沉默寡言?”

  “哥,额也不知道,总是觉得有些紧张的感觉。”慧根儿开始划动我们的小船,然后再次用熟悉的陕西腔和我说话,估计也只有在这种没有外人的时候,他才会像小时候那样说说陕西腔,感觉很亲切,但也感觉很遥远了。

  “别紧张,有哥在。”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慧根儿,更不知道他的紧张从何而来,毕竟他也不是小孩子了,能说清楚的问题,他自然会给我说清楚,他也说不清楚原因的,我问也没用。

  甚至于我不能像他小时候那样抱他,捏捏他的脸蛋儿,说没事儿,这事儿解决了哥给你买蛋糕吃。

  一时之间,我们有些沉默,慧根儿低头划船,忽然就对我说到:“哥,就是因为有你在,额才不那么紧张,额就是觉得..额也说不好!”

  “没事的!”我的手紧紧的捏住慧根儿的肩膀,仿佛唯有这样才能传达给他力量,他长大了,这就是男人的方式。

  对比着地图,船儿在水中顺利的前行着,慧根儿告诉我,前面那个看起来很大的岛就是自然大阵的入口,绕过那个岛,就是真正的万鬼之湖了。

  “哥,那个岛看起来黑沉沉的。”慧根儿小声嘀咕了一句。

  我微微皱眉,事实上就如慧根儿所说,那个岛虽然笼罩在云雾中,但远远看去就是黑沉沉的,那岛上也不是没有植被,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么植被太茂密了,所以才形成了这样的景象?

  亦或者有别的原因?

  我不想想那么多,干脆坐在了床头,这里的湖面很少有人类进入,湖水很清澈,仔细看去,能发现游鱼的身影在水面下窜来窜去,只是这里的鱼就已经不能吃了吗?我努力的转移着自己的注意力,看久了,就发现这些鱼也有不对劲儿的地方,其中一条鱼跃出水面,我发现这鱼的鱼鳞有一种惨白的颜色!

  这让我想起了荒村的事情,那周围的几个村子,被阴气怨气所影响的虫子,这些鱼该不会?当然,有大阵的保护,这些鱼儿也只能呆在这片水域,而且离开了这片水域,这鱼也活不了,就如习惯了淡水的淡水鱼,又怎么可能在海水里生活?它们自己也不会离开这片水域的。

  而这种污染,估计也只能等着以后再慢慢的化解了。

  船桨滑动水面的水波声,微微荡漾的小船,安静的环境,我想这鱼的事情想得非常入神,却不想这时,却传来了一声刺耳的枪声,我抬头一看,一道红色的信号弹划破了天空,就如一朵盛放的烟花,是那么的显眼!

  我一下子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映入眼中的只有那一朵鲜红的‘烟花’,接着我的脊背不由自主的紧绷起来,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努力镇定的对慧根儿说到:“朝那边划!”

  不用我的吩咐,慧根儿已经努力的朝那边划动着我们的小船了,这种信号弹我们都很熟悉,湖村特有的传信方式,从颜色和方向来看,只有一个可能,季风他们那边出事儿了。

  小船儿努力的朝着信号弹升起的方向划去,所幸的是我们分开也不是太久,大概也就十五分钟,他们因为是探查,走走停停,也不算太远。

  可就是如此,我放在裤兜里的手心也渗出了汗水,季风这人憨厚正直,我是绝对不希望他出一点点事情的,他们出了事,我绝对我对郑大爷也不好交代啊...

  慧根儿划船划的分外的卖力,此刻的小船在慧根儿那怪异的大力之下,就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朝着那个方向窜去,所有人都知道了出事儿了,路山站在我的身旁说到:“让陶柏来吧,如果这里划船没有什么顾忌,他的力气更大,速度能更快!”

  慧根儿不服气的哼了一声,我却摇头对路山说到:“不用了,他不熟悉,也不见得能比慧根儿快。”

  说话间,在那边已经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船影,我一眼就认出那不就是季风他们那一条船吗?看样子,听闻到了水声,也开始朝着我们这边划来,能这样划船,应该没事儿吧?

  我盯着那一条船,心中稍微松了一口气,但下一刻心又提了起来,难道是他们身后有什么怪物在追他们?

  任何的猜测都没有用,只能见到季风才能知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这样想着,我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了下来,由于是两方都在努力靠近,不到五分钟,两条船终于聚在了一起,相隔不到一米!

  这样的距离终于让我看清楚了一些事情,我看见不论是划船那个汉子,还是站在船头的季风都是泪眼朦胧,脸上还挂着未干的眼泪...

  至于原因,我下一刻就已经清清楚楚了,船头上整齐的摆着两句尸体,面色惨白,只是身上不知道怎么来了许多细碎的伤口,往外冒的鲜血已经稍许有些凝固了。

  “他们十几分钟前还活着。”季风有些木然的开口对我说到,然后大颗大颗的眼泪就从眼眶里滚落,他指着其中一具尸体对我说到:“这是许良永,才到村中来三年,三年前他是不满意宗门这样安排的,可是三年来,他做事儿却比谁都积极,这湖上属他来的最多,是个勇敢的好小伙。”

  我沉默的听着,看着那惨白的年轻脸庞,心中同样是开始心酸。

  季风又指着另外一具尸体说到:“这是魏小娃,是咱们村最小的一个孩子,叫他小娃,都把他当弟弟!这小子有天分,学道术比我们都强,没想到他竟然死在了这里。”

  说着说着,季风就蹲下来,哭着说不下去了,对应着季风悲伤的脸,是那两具已经沉默着,再也不会说话的尸体了。

  肖承乾跳了过去,扶起了季风,神情也很低落,这才进入大阵,而且是外围大阵,十几分钟就已经死去了两个年轻的生命,任谁心里也不好受,任谁都会为这两个年轻的生命惋惜。

  因为十几分钟前,他们都还是鲜活的活着啊!

  “逝者已矣,活着的人不能再出事儿了,还是先说说是怎么回事儿吧?”肖承乾开口对季风说到。

  季风哭得有些喘不过气,毕竟是一个村子的守护者,彼此之间感情很深,过了好一会儿,季风才对我们断断续续的说到:“是水下,问题出在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