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八十八章 湖中之鱼

第八十八章 湖中之鱼

  问题出在水下?我低头看着那清澈却幽深的湖面之下,除了偶尔的游鱼身影,没发现任何的异常,但越是这样安静,便越是让人觉得诡异...我的目光停留在水面,全身不自觉的就有些发冷,仿佛那幽深的水面之下随时会窜起来一只怪物,在我粹不及防的时候将我拖入水中,接着...

  这样想着,我赶紧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不敢再看水面之下,进入这个地方之后,由于大家的生命都背负在我的身上,我自己反倒越发的有些胆小和步步小心了!

  两条船绑在一起,悠悠的在水面晃动,此时季风的难过好歹减轻了一些,已经能够正常说话了,断断续续的我们从他口中也知道了,在我们离开后短短十几分钟内发生了什么。

  阵法哪里出了问题,湖村的人前前后后就派人来巡查了不下上百次,不说每一处地方都清楚,但也知晓了大半。

  “我心里着急,毕竟鬼罗刹去了村里,我就和大家商量着先去问题最严重的一个地方,先修补那里,或许对村子的帮助大一些,所以,我们就去了那里。可是,真是太错了,如果不是...”说到这里的时候,季风又激动了,双手抱着头,死命的扯着自己的头发,承愿劝慰了好一会儿,才让他彻底的冷静下来。

  从大局的角度来看,季风没有错,就如要紧急的生产什么东西,面对一部问题颇多的机器,也是要先修补它最严重的问题,让它能勉强运转,再慢慢的修理细节一般,谁又能料到会出事故呢?

  问题最严重的一个地方,是三个相连的阵桩,从水面上来看,这阵桩是看不出什么问题的,而整个大阵在水下也有着它精妙的布置,所以要找出具体的问题,就只能下水。

  “这下水就是他俩抢着要去,谁会知道不出一分钟就出问题了。”季风这时已经冷静了许多,但说这话的时候,拿着酒壶的手还是在忍不住的颤抖,他给自己狠狠的灌了一口大口酒。

  “是出了什么问题?你有看见是什么东西做的吗?”我心里有些沉重,不到一分钟就出事!牺牲的两个人怎么说也是道士,我难以想象...

  季风摇摇头,说到:“具体是什么,我也没有看见。因为一开始下去是平静的,可是忽然他们俩就一下子窜出了水面,望着我们,那样子似乎是在拼命挣扎,可是连话都没来得及说一句,就..就..”

  “就被拉扯下去了?”我试着推测,这种方法和河里的水鬼找替死鬼倒有些相似,但身为道士对付这种问题的方法又哪止一两个?

  “是的,就是被拉扯下去了!一下子就被扯下去的!“季风的神情有些惊恐,然后说到:“陈小哥,是不是很像水鬼?但不是的,他们手里都捏着血菖蒲,莫说是一个水鬼,就算是十个八个的也会被打散啊!然后,我们当时都没反应过来,毕竟他们什么都没说,就是忽然那么上浮了一下,等到我们反应过来,想要跳下去救他们的时候...”

  季风说不下去了,只是接连灌了自己好几口酒,是另外一个汉子补充说明的:“等咱们就要跳下去救他们的时候,哪想到他们又自己浮了上来?这浮上来的时候,我们先是看见血花蔓延在湖面,接着就是他们的尸体一浮一沉的上来了,很多这片水里的鱼围着他们,围着他们啃肉吃!”

  那个汉子重重的叹息了一声,也说不下去了!眼眶通红,这种场景我没亲眼看见,但光是想想,就是一件很沉痛很惨的事情!

  这里的鱼有牙齿?我想起了那两具尸体上充满了破洞的衣服,小小的血洞,凝固的血液...这一切恐怕是真的。

  “接着,我们把他们拉上来,是真的已经死掉了,不到半分钟啊...拉得时候,他们全身冰冷,不是死人那种冰冷,是一种更冷的感觉!就如同在拉冰块一般,还要冷一些,冷到人心里去了!我们根本不知道在那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季风放下了酒壶,眼神有些木然,迷惘的说到。

  我的第二支烟也抽到了尽头,听完了这个有些沉痛的变故,然后狠狠的把烟一掐,说到:“走,带我们去一趟那个地方,我开天眼看看。”

  我隐隐的觉得这件事和一些事是有联系的,必须要去探查一番,因为我从六岁就开始开天眼了,所以天眼的洞悉力,也可以说是天眼的等级是比较高的,或许我在那里开一个天眼能发现什么。

  “还去?”在季风旁边的一个汉子脸上流露出了一丝畏惧的神色,但这怪不得他,毕竟经历过那么恐怖且不知道原因的一幕,任谁都会对事发的地方有一丝畏惧的心理的。

  季风看了我一眼,看着我相对平静的表情,一下子就下定了决心,手重重的拍在身下的长凳上,说到:“去,陈小哥儿说去,咱们就要去,只要不下水,应该就没事儿。”

  ——————————————分割线——————————————

  我去到了季风他们那一条船,肖承乾爱看‘热闹’,也吵嚷着来了这条船,而我们的船则由慧根儿划着跟上就行了!

  跳上船的才站定,我的脸色就变得很不好看,由于小船是晃荡的,也许在摇摇晃晃中,其中一具尸体的手就从船头上晃了出去,搭在了船舷边,在那里晃晃悠悠,结果不少湖里的那种惨白鱼就从水里不停的跃上来,看样子又是想吞肉的感觉。

  那只手已经被啃噬了十几个血洞,那些鱼还不消停,见人回来了,还在不停的往水面上跳跃着,看看那边船舷的湖水里,也聚集了一小群!

  我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一股怒火从胸腔爆开,这两个年轻人牺牲的如此可怜,尸体也要受到这种待遇吗?

  可是我还没来得及发火,就看见同样看见这一幕的季风,忽然就扭曲着愤怒的一张脸,拿起船桨,就开始拼命的打那些不停要跃上水面的鱼,发疯似的把船桨不停的砸向水面,驱赶着那些鱼。

  我把尸体的手臂拖回了原位,却看见季风摇摇摆摆的站在船边,眼看着就要跌落下去,我一把扯住了他。

  ‘哐啷’一声,是船桨落在了船头木板上的声音,季风一屁股坐在船头,神色难看的对我说到:“谢谢。”

  我理解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什么也没说,目光却落在了船头,刚才季风发疯似的乱搞,却在船头跃上了一条那种惨白色的鱼来上!

  我对这种鱼没有什么好感,拿起船桨,‘啪’的一声就把这鱼拍了一个稀烂,也就这时,我简直发现了一件儿世界上最神奇的事情,就是那鱼竟然怪叫了一声!

  鱼会叫?这真的让人不敢相信,但那种叫声来得太过飘忽,就像直接响在人的脑子里似的,莫非...

  我皱着眉头,下一刻就洞开了天眼,果然不出我所料,一股黑色的气团从鱼的身上飘忽而起,我走上前去手一握,本身的阳气就直接冲散了它。

  我收回了天眼状态,有些发呆的看着自己的手,然后转头对所有人都说了一句:“这湖里的鱼也是鬼魂!”

  大家都震惊的看着我,其中肖承乾不敢肯定的问我:“你是说...?”

  “有些残魂附在了湖鱼身上,你们知道鬼魂也是可以附身于动物身上的,毕竟附身动物的话,它们身上的灵魂抵抗力和人比起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上天造物,总是留有一线仁慈,动物虽然灵魂不济,可是气血却比我们人类还要旺盛,阳身比我们强大,加上它们大脑的限制,鬼魂一般是不会附身于动物的。但是...”我没有说了,心里却泛起一种恐怖之极的感觉,想想吧,这片水域里,一湖的鬼鱼!

  “但是残魂就不好说了,附身于某种活着的生物上,总比残魂彻底消散来要得好!这些鱼被阴气污染,对于残魂来说,附身是再合适不过了...而鬼物对血肉都是渴望的,因为血肉能带来温暖,它们却生活在无尽的阴冷中,一旦有了可以驱使的身躯,自然是想啃两口人肉,来驱散这鱼身也阴冷无比的痛苦。”肖承乾说起了一个典籍中的传说与推测,说的是地狱里阴鬼的感受,但不能当做真实的证据来看,这只是推测。

  不过,也恰好的解释了这湖里的鱼为何这么嗜血!我捡起了那条被拍得稀烂的鱼,捏开了它的嘴,发现这种鱼嘴里不满了碎米一般细碎的牙齿,阴气的侵袭,让这里的鱼彻底的产生了异变。

  那么自然大阵中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