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九十一章 小地狱之内

第九十一章 小地狱之内

  船桨破开水面的声音,回荡在这湖面有些寂寞的味道,慧根儿的身旁站在我,而在船舱中所有人都是站着的,那一座黑山,就如同人间和地狱的分割线,山里山外是两个世界。

  我说过和慧根儿一同面对进入自然大阵的第一刻,所以此刻我就站在他身边,甚至还要靠前一步,我看着黑山的身影逐渐的在我眼中放大,接着我看见了山上的植物,深绿接近黑色的叶子,在风中微微颤抖!

  转过那个弯以后,就是自然大阵之内,那一个弯就像一个明显的分界线,在弯外的水映射着月光,还有些许的明亮之意,在弯内的水在沉沉的夜色之下,就像一潭沉寂的黑水。

  小船在快速的前进,很快就到了分界线之处,慧根儿忽然停下,眼中有些怯意的看着我,不论怎么样,我们还是人,要进入一个鬼物的世界,如何又能完全没有怯意?

  这个时候,慧根儿才又流露出他还孩子气的一面。

  “继续划,没事儿的。”我尽量平静的说到,只有我自己的心跳告诉我,我这一刻是多么的不平静。

  “嗯。”慧根儿应了一声,身子往前一俯,船桨动了,小船借助船桨之力,再次开始划动,这一次,终于是毫不回头的进入了分界线之内!

  鬼物的世界,我们终于还是闯进了这里。

  那一刻是一种来自于心理压抑的寂静,我们所有人几乎都是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一切很安静,并没有进入另外一个世界的感觉。

  ‘呼’,是慧根儿吐气的声音,可是周围好黑,这是我的第一个念头,慧根儿那声呼吸的声音,就好像是这里唯一的声音。

  “啦啦啦...”悠远之处,仿佛是有一个飘渺的女声在哼着一首古老的歌谣,歌谣的曲调很好听,可是那女声却哼唱的像是在哀哀哭泣,让人心里不自觉的就升腾起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是第一个吗?”肖承乾紧皱着眉头,仿佛是在厌恶这种装神弄鬼的事情。

  可不想他的话刚落音,一阵狂风没由来的就从四方八方吹起,每一处地方的风目标都是我们这一艘小船,伴随着水下忽然翻起的浪头,一下子我们就从平静的环境转变到了风浪之中!

  “我X,怎么回事儿?”肖承乾叫骂的声音从船舱中传来,接着就是接二连三大家跌倒的声音!

  一时间风浪太大,这艘小船彻底变成了风雨之中的小舟,我们都站立不稳!

  我站在船头,在一片黑暗中什么都看不清楚,只感觉一个浪头打来,溅湿了我的身体,然后我忍不住的滑到,是慧根儿抓着船桨,死死的拉住了我。

  “哥,别掉下去,额听见了这风里好多冤魂的声音!额觉得有好多双手要伸上来抓人!”狂风把慧根儿的声音都扯得断断续续。

  我感觉一个又一个浪头打上船头,打在我的身体,那一刻是如此的混乱,但是我还是听见了慧根儿的话,他有一个晶莹剔透之心,在陡然环境的切换,感觉这些比我的灵觉还要好用!

  他一说,我在恍惚中也感觉到了,在狂风的呼号中,有着许多或哭或笑的声音,在翻涌的浪头中,有无数双伸出的手!

  我赶紧的翻身爬起来,却不敢站直了身子,我拉着慧根儿,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和他一起滚入了船舱之中!

  “关舱!”我大喊到,说话的同时,我忍受着这颠簸,几乎是爬到船头之前,勉强拉住船篷的边缘,一下子扯下了船篷!

  ‘澎’的一声,是一股巨浪打来,狠狠的打在了我刚拉下的船篷之上,传来了一声巨响,我感觉到从船篷上传来的一股巨力,一下子把我打退了几步,狠狠的跌落在了船舱之中!

  而在那边,路山也拉下了船尾的船篷,同样也引来了一股大浪,让路山也被‘击’倒,几乎是和我躺在了同一处。

  在这狂风之中,两股大浪的打击,几乎让这艘小船从水面上飞腾了起来,又重重的落入水中,在那一刻,船身几乎呈60度倾斜,我们所有人都不受控制的偏移到了一方,撞得船舱‘嘭嘭’直响!

  我的一颗心在那一刻提到了嗓子眼儿,我深怕小船经不起这风浪的打击,瞬间就倾覆了,好在在摇摆不定了好一会儿,它终于还是勉强稳住了。

  狂风被船篷隔绝在了船舱之外,在黑暗中,在这勉强还能忍耐的颠簸中,我们开始摸索着寻找玉符,我想用打火机来照亮一下,却不想被水打湿的打火机根本不能再发挥作用。

  这时,还是肖大少爷的高级打火机坚强的亮起了一朵明火.....可是,下一刻,举着打火机的肖承乾就开始忍不住要呕吐,这种风浪中的行船,不是常年呆在水上的人,根本就经受不住。

  “别吐!吐船舱中我们还能呆吗?”我动作很快,脱掉上衣就捂住了肖承乾的嘴,结果这家伙就将就我的衣服吐了一大包。

  情况还能再糟糕一些吗?我咬着牙,忍着恶心,拉开了窗子,一把就把手里散发着酸臭的衣服扔了出去,可是在开窗的一瞬间,我看见了无数张挤过来的惨败的脸,在狂风中被撕扯的破碎,又聚集,一双双枯槁的手,拼命的逮住窗子的边缘。

  “妈的,滚!”我咬破手指,快速的在掌心画符,然后用掌心挨个拍去,也来不及去听闻那冤魂惨嚎的声音,在拍落了那些拉住窗子边缘的手以后,一把拉下了窗帘!

  承愿拿着肖承乾的打火机,终于点亮了油灯,借着油灯的灯光,大家七手八脚的安装好了玉符,就等着小船的防护大阵慢慢的发挥作用。

  小船还在剧烈的颠簸,我们一个个沉默的坐在船舱内,任由油灯的灯光把我们的脸映得惨败,我们不敢说话,怕一说话,会引来更大的灾难,只能忍受那颠簸,忍受着那类似于不停在拍门一般的狂风打在船篷上的声音。

  时间缓缓的流逝,每过一秒都像是过一个小时一般,这种颠簸让我的胃里也开始翻江倒海,我咬牙强忍着,但时间无论如何,也是在流逝的,随着时间慢慢的过去,风好像小了一些,来自水下的浪头也渐渐消停了一些...

  接着,一切开始变得安静了一些,再接着,外面的狂风好像停了,小船也变得温柔起来,只是轻微的摇动,就像小时候在母亲的摇篮内一般。

  我们竟然开始有了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不,不能睡,千万不能睡,我的心中有一个声音不停的在提醒我,我怎么能在这么诡异的地方睡着?

  我狠狠的扇了自己几巴掌,强行让自己清醒过来,又挨个的去叫大家,我发现在这种环境之下,比我精神的就只有陶柏一个人!

  好不容易,在陶柏的帮助下,我才让大家彻底的清醒过来,如月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句:“风停了?我们没危险了?”

  路山狠狠的捏了几下自己的额头,有一种有些迷糊的声音说到:“从开始到现在,十分钟!不能再浪费玉符了,只有三刻钟的时间....不能...”说话间,他又要睡去,陶柏没办法,只有狠狠的掐了他几把。

  “是阴气瞬间的剧烈流动造成的吧,不对劲,承一,这种让人想睡的感觉不对劲,连船上的阵法都防不住,我们要出去看看。”是肖承乾在说话。

  这个时候,承心哥勉强的支撑中,从他的背包里拿出了三支呈诡异紫色的香,然后在船舱中点燃了。

  这香有一种说不出的甜香气味,很快就在封闭的船舱中弥漫开来,仔细闻去,这种甜香中还带着一种异样刺激的气味,随着这种香的燃烧,那种恼人的困意终于被驱赶跑了,虽说还不是那种巅峰状态的清醒,但至少也不会说几句话就想睡觉了。

  清醒过来的我们在船舱中面面相觑,刚才那一阵猛然的爆发,让我们每个人想起来都有些后怕的感觉,肖承乾说的对,是应该出去查探一下,可是在这种情况下,真的需要太大的勇气。

  我看了一眼船舱中的玉符,知道没时间再拖了,一下子站起来,说到:“把玉符撤下来,总不可能一开始我们就完全的屈服在这里了吧?后面怎么办?我出去看看吧。”

  “三哥哥...”“承一哥...”是几个女孩子害怕的声音。

  可是,我哪里还能管这么多?难不成就要被困死在船舱中吗?我一咬牙,走到了床头的位置,一下子拉开了船篷,然后....

  我呆立在了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