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九十五章 蛟魂之镇

第九十五章 蛟魂之镇

  莫非承愿还有新招?我已经忘记了大家对我的‘针对’,在关心和紧张中屏住了呼吸,我看见承愿把大印放在了身前,开始口中念念有词,掐起手诀来。

  这个手诀异常的‘新奇’,并不是是我老李一脉的传承,但是我只是看一眼就认出来了,因为曾经有一个人在我面前施展过一眼的手诀,那就是元懿大哥!

  不过,元懿大哥在当时施展这个元家压箱底的秘术时,是颇为吃力的,但是反观承愿,却是非常的轻松,脸上连一丝吃力的感觉都没有,反而在掐动手诀的时候,有一种行云流水的感觉。

  这就是深度合魂,外加使用合魂上自带之术的优势吗?

  在天空中,那个紫色的鬼王身形已经完全的展现出来了,竟然是一头大头怪鱼的造型,却又有4个怪抓,这种东西在现实中根本不可能存在,反倒像是有人恶趣味,恶意拼造而成。

  看那鱼眼,连一丝灵动都没有,反而有一种木然的死气在其中,不得不说,这万鬼之湖的一切都太诡异了!

  ‘吼’,蛟魂忽然仰天长嚎了一声,然后就放开了缠绕,接下来就出现了让我们眼花缭乱的一幕,甩尾,摆头,伸爪,就仿佛是一套人类的打击技巧,蛟魂竟然在极快的速度下,开始疯狂的朝着那个紫色的鬼王进攻!

  “这也太TM生动了,没有一丝力气的浪费,也没有花架子,纯粹为了打击而打击的野兽本能动作啊。”肖承乾是一个搏击爱好者,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大声赞美到。

  事实上也是如此,在蛟魂的打击下,那紫色鬼王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我一直以为这是一只‘法术’系的蛟魂,没想到这家伙是‘肉搏’系的,我很难想象它就是承愿,竟然能出手的如此野蛮!!

  同时,我也没想到蛟魂会和承愿融合到如此的程度....

  这样的打击持续了3分钟,在中间的过程中没有丝毫的停滞,完全就是各种动作行云流水,看得我们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慧根儿这个真正‘肉搏’系的家伙,甚至还一副颇有领悟的样子!

  在蛟魂最后一摆尾以后,那个鬼王发出了最后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然后让我们震惊的事情发生了,那个鬼王就在我们的眼前,就这样眼睁睁的裂开了,是的,一点一点的裂开...

  “承一,有没有一点儿眼熟?”承心哥单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歪着头掏着耳朵,忽然间的就这样问我,语气颇有些轻松调侃之意。

  我看着眼前的一幕,看着那个鬼王碎裂的部分化为了一个个无意识的厉鬼,心中早已明了承心哥的意思,开口说到:“你是说龙墓,由于鬼头融合而成的鬼头王。”

  “是啊,没想到人类的术法其实是有真实的依托,我只是感慨一下!不过这家伙比起在龙墓前那个鬼头王是差远了,它没有那么好命,有那么多秘术供给它,让它强大到一定的地步。”承心哥吹了吹刚才掏耳朵的手指,眼睛看向承愿,微微眯了一下,然后低声对我说到:“暂时别出手,让这丫头善始善终。”

  我欲言又止,但想起大家的态度,到底还是没有出手。

  这种碎裂开来的方式说到底是一种自我保护,就如同传说中西方的吸血鬼在跑路的时候,总喜欢化身为万千蝙蝠,有一种分头跑路的跑路精髓在其中。

  说到底,承愿用蛟魂对付鬼王算是赢了,但最后的收尾,承心哥对她还有期盼,期盼她能做得更好,而不像我,认为承愿能做到这一步已经算是很了不起了。

  鬼王碎裂的速度很快,而蛟魂也在这个时候开始了合魂的本能——吞噬,可是它吞噬的速度,怎么能赶得上这些厉鬼逃亡的速度?如果不在这个时候把这些家伙‘清理’干净,等它们稍许恢复一下,又会重组成一个新的鬼王,那样的话,就算承愿白白出手了。

  可是承愿的本体却是一脸平静,包括在吞噬着厉鬼的蛟魂也是一脸的平静,不紧不慢的吞噬着,在吞噬到第十几个的时候,它忽然腾空而起,在半空中身体开始慢慢变大,大到一个惊人的地步...

  身长快有四十米,直径也快有一个水缸那么粗!

  “这才是真正的活蛟应该有的体积。”承清哥在我身旁冷静的说到,但我分明听见承清哥倒吸了一口凉气,毕竟除了我在月堰苗寨见过活蛟,他们都没见过。

  这蛟魂的大小离真正活蛟的大小还有一定的距离,不过也差不多了!不过,在我看来问题的关键并不在此,而是在于术法的变化,就算元懿大哥使用这蛟魂的时候都没有产生这般变化。

  我有些吃惊的看向承愿,而承愿此时正好掐完了最后一个手诀,我听见她的口中轻轻的吐出一个字:“震!”

  话刚落音,那只巨大的蛟魂开始盘旋在上空,一下子就静止不动了,而在它周围的空间刹那就形成了一个力场,那些逸散而逃的厉鬼纷纷就像是被巨石碾压了一般,一下子连行动都困难了。

  承愿是真的做到了,我的心中比谁都激动!当年,是我带着这个还在上中学,过着普通生活,连父亲的世界都不太了解的小女孩走出了那个家,如今,她竟然能与我们并肩作战到如此的程度!

  在恍惚中,我仿佛又回到了竹林小筑,那一段最悲哀的岁月,有这么一个女孩儿,口口声声的责备我,不能抛下她!

  那个倔强的,坚强的傻姑娘竟然成长到如此的地步...

  在我有些恍惚的时候,我忽然听见一个飘忽的声音在叫我,我一下子回过神来,才发现这股意志来自于天空中的蛟魂。

  “承一哥,引天雷,我还做不到这个,快引天雷。”是承愿在对我急切的表达着她的意志。

  我冲着天空中的蛟魂点点头,掐动手诀就要引动天雷,却不想肖承乾拉住了我,对我说到:“你可是要引天雷?”

  我诧异的点点头,不解肖承乾是何意?

  肖承乾却对我笑笑:“引天雷害怕伤到承愿的蛟魂,让我来吧,我的手也痒痒了,也想帮帮这丫头呢。”

  说话间,肖承乾已经掐起了手诀,我一看,这不是请神术吗?看着肖承乾的动作,我想起了江一在和我说起在老林子的事儿时,曾经评价过那么一句。

  “其实,你算幸运,肖承乾所在的那个组织并没有全力出手,就被迫的被那个邪派拉到一个战船上合力供养鬼头王了。说起来,你们同出一脉,但却各有千秋,就比如,肖承乾所在组织,最厉害的就是请神术,你们老李一脉都是比不上的。”

  是吗?也许是吧!!因为肖承乾在我面前第一次出手,不就是用的请神术吗?我看见他再次使用这个术法,发现我对肖承乾这个小子的了解到底还少了一些,那这次他又会有什么让我惊奇的表现呢?

  肖承乾掐动着手诀,而承愿在那边镇压着厉鬼,从承愿的脸色来看,还没有到吃力的程度,所以肖承乾也分外的从容。

  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的脸色都开始变了,因为肖承乾的手诀越掐越复杂,到后面几乎是指影飞舞,都快到肉眼跟不上的速度了。

  这绝对需要深厚的功力,我没想到,这小子在不知不觉当中,也已经成长到了如此的地步,于此同时,我看见了他脸上浮现出大颗大颗的汗珠,好像比起承愿还吃力的多。

  “肖大哥这是要把三清请来吗?”慧根儿忍不住嘀咕了一句,我一听,拍了慧根儿一巴掌,虎着脸吼到:“乱说什么呢?不许对三清不敬!”

  不过,我心底也犯嘀咕,万一肖承乾真的请来了三清,那就算不得对三清不敬了,可是有可能吗?

  肖承乾越来越吃力,到后面我发现他几乎都有些后力不济了,我想给他塞一颗药丸在嘴里,不过只是消灭一些厉鬼,犯不着如此。

  而在这时,肖承乾也睁开了眼睛,眼神中竟然有遗憾,遗憾什么呢?我不懂,可是我明白从睁眼的刹那,这请神术基本也就完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