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九十七章 觉远带来的消息

第九十七章 觉远带来的消息

  觉远的超度不怎么成功,虽然我私人认为觉远的超度功力更上了一层楼,但无奈这里是什么环境?他的念力还不至于像传说中的高僧,可以穿越空间,哪怕阴魂身处于传说中的地狱,也可以为阴魂念力加身,抵消一定的罪孽。

  在这里无论觉远怎么努力,他的念力总是会和这里一股无形的阴性能量相抵消,收效甚微。

  直到最后,觉远全身大汗,如从水中捞出来一般,终究只超度了3只厉鬼。

  “承一,抱歉。能力有限,还请你出手吧。”觉远愧疚的停止了他的超度,对我这样说了一句。

  我倒没有怪觉远的意思,毕竟他的一场超度,虽然收效甚微,但因为念力对冤魂鬼物总是有好处,能一定程度上消解它们的痛苦,觉远这一场超度并没有让这些阴魂鬼物远离。

  我刚要出手,那边路山忽然说了一句让我来吧,还不待我反应过来,路山已经起手掐诀,只是那手诀我无比陌生,又似密宗,又似道家,而且在时间上比道家施术的时间要短,只是短短时间,就见路山身后浮现出了一个怪异的法相,法相俯身呼气,狂风大起,那些厉鬼竟然通通被吹散...

  “阴间的噬魂罡风,吹拂过处,魂飞魄散,阿弥陀佛。”此时,觉远已经从他的小船上跳到了我们的船上,路山那手段,我没认出来,觉远倒是一句话就说出了来历。

  “远不是噬魂罡风,只不过徒具其形罢了,这些厉鬼是残缺之鬼,若遇反抗,我这风也没多大的效果。”路山说这话的时候很平静,其实他不知道,他仅有的两次出手,都让我觉得无比的神秘,且威力奇大。

  或者是怕我多想什么,路山忽然对觉远说到:“我早年曾经学了一些其它的手段,不过道家最终才是我的归属,这个只不过是我恩师根据我的情况,改良过后的请神术罢了。”

  改良的请神术?这个也可以改吗?自然是可以的,否则肖承乾那一脉不会有那样威力奇大的请神术,只不过要改动法术,自然是高人大能才能做到的事情,路山的恩师又是什么样?

  觉远意味深长的看了路山一眼,但到底什么也没说,反倒是在我面前绕起圈子来。

  我有一肚子的话想问觉远,可一看他那动作,我就有些无语了,这分明就是....

  “好吧,你身上的衣服好好看啊,好好帅啊!觉远大师,请问满意了吗?”我无奈的说到,在那边因为觉远超度的时间漫长,已经睡了一觉的承心哥和肖承乾刚好醒来,就听见我说了这句话。

  然后承心哥对肖承乾说到:“你说这段时间承一的欣赏能力是不是出了啥毛病?”

  “嗯,我看是!那身衣服我再年轻5岁,也不能穿啊。对了,我觉得男人穿衣服,要简洁,却不能简单,要在细节突出一种贵族的风度。”肖承乾回答的倒是挺快。

  “嗯,贵族的风度倒也罢了,我觉得是要整体干净,细节上配合自己的气质,乱穿衣服比不穿衣服还可怕...”承心哥对于这个话题也很热忱,两人讨论的时候同时鄙视的看着我。

  我无奈,我觉得我再次成为了躺枪帝,但是觉远在那边已经发飙了,他蹦到肖承乾和承心哥面前,大声的吼到:“你们两个有没有欣赏能力,我这可是杰克.琼斯!大商场才有的卖的,还是大城市的大商场,你们明白吗?看看我这夹克,看看我这牛仔裤,都要399元一条!”

  慧根儿看见这一幕,无奈的一拍脑袋,喊到:“哥,额老师他又来了...”

  至于几个女孩子直接目瞪口呆,至于如月直接在我耳边小声问我:“三哥,那什么克,什么斯是什么东西啊?”

  “我不知道啊,前两年,他的口中还是邦威和班尼路啊。你也知道我是那种有啥穿啥的人,没有肖大少爷的贵气,也没有承心哥的什么品味,所以我不懂。”我也小声的对如月说到。

  承心哥不明白觉远为什么会那么大的反应,一时间推推眼镜,有些无话可说的‘震惊’,但肖承乾就镇定了,站起来理了一下子他身上那件外套的皱褶,拍了拍觉远的肩膀说到:“你说那牌子我是不知道,不过就像巴宝莉的风衣,古奇的皮带,LV的钱夹我都不爱穿,不爱用了,如今,手工定制的衣服穿着倒还稍微舒服一点,你可以理解为这是一种返璞归真,一家有底蕴的裁缝店,是不需要用牌子来标榜什么的,因为它可以裁剪出只是符合我的,就是我肖承乾的,独一无二的。”

  觉远一下子目瞪口呆了,肖承乾立在船头打哈欠,抓脑袋的形象都瞬间在他面前变得高大无比,他一下子激动的冲到肖承乾面前,喊到:“老师,收下我吧,以后你来教我穿衣服吧。”

  慧根儿在旁边小声嘀咕到:“真丢人。”

  承清哥稍微扬眉,只是评价了一句:“我们这是在万鬼之湖上吗?”

  至于我,忽然内心触动,然后揉揉承真的脑袋,问到:“承真,你觉得在你眼中,我是不是那种穿了衣服跟没穿衣服一样的男人?”

  承真白了我一眼,说到:“承一哥,其实你身架子不错,至于穿什么,你就不用太计较了啊,乖!”

  我一下欲哭无泪。

  ——————————————分割线——————————————

  湖面恢复了最初的平静,可是在听过觉远诉说以后,我们的内心却一点儿也不平静了,只因为我们现在身处的位置不过是在万鬼之湖的入口处,遇见的也不过是一些小虾米,按照觉远的说法,那就是根本没有过‘界碑’!

  “在这里的鬼物分布是有一定的规律的,并不是你们所想的,处处都是鬼物!就像咱们凡人的世界,也还分为城市和野外。你可以理解为这里有两个城市,其余的都是野外,就比如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野外的野外,会不会遇见鬼物,是个概率的问题。”觉远是如此解释这个小地狱的。

  至于界碑,简单的说,就是很多年以前,久远到什么地步,已经没人能说出所以然了,总之就是某一年,一位不知名的高人所立。

  “界碑好像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在这小地狱内,也能对鬼物起到一定的约束作用。总之,在界碑之内,是鬼物的城市,在界碑之外,就是鬼物的野外。而同人类的习惯一样,鬼物总是爱呆在城市里的,野外就比孤魂野鬼还要惨一些。”觉远解释的很认真。

  “在这么小的范围以内,还能划分出两个城市,这也太扯了吧?”提问的是肖承乾。

  面对已经成为自己老师的肖承乾,觉远自然不会怠慢,无比热情的说到:“其实界碑以内,基本就是人类的禁区了,我们这一脉,曾经有一个有德大能高僧,进去过一次,他说过界碑以内,就不能以常理度之了。”

  觉远说这话的时候,非常严肃,至于怎么不以常理度之,他也解释不出来。

  所以,这一番话下来,我们如何不心情沉重,只是入口处啊,只是野外的野外啊,都把我们搞的如此狼狈了,如果是进入界碑以内呢?那个传说中的鬼物之城?

  而我师祖留下的契机到底是在城内,还是在城外呢?我皱眉陷入了沉思,但我根本就没有来过这里,怎么可能想得出个结果来,在这之前,我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要问觉远。

  “觉远,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出入?难道不知道很危险吗?”我开口问到觉远。

  面对我的问题,觉远忽然唱了一声佛号,对我说到:“承一,我以为你知道的。”

  “我怎么会知道?”觉远这句话未免也太过莫名其妙了,好像我知道是理所当然的。

  “你难道不知道,我们这一脉曾经进入界碑以内的高僧,是和你师祖一起的吗?他们是在自然大阵的入口处汇合的,这于我们这一脉是秘密,但于你也是秘密吗?如果你知道这个,就应该明白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觉远认真的说到。

  什么?我一下子愣了,遗憾的是,这一切对于我来说,就真的是秘密!师父从来没有给我提起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