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零七章 谜中谜

第一百零七章 谜中谜

  二楼,厉害的家伙?上楼轻一点儿?

  我承认我在这一瞬间产生了错觉,觉得我不是在什么所谓的鬼城,而是穿越到了什么地方,总之这地方无论怎么古怪,不应该是一个鬼物的世界!

  因为在我的认知里,鬼物没有阳身,根本不存在物质世界的一切限制,只能说这个地方,这里的主人,给了这里存在的鬼物好一场春秋大梦,这是何等的能力?

  在错觉过后,我满身都是无力的感觉,因为我明知这里是一场梦境般的存在,我也无力堪破这一场梦的本质,反倒要身陷其中。

  这种无力感就像让我直接对上建造秘密鬼市那种大能级存在的无力,偏偏鬼市的大能我不需要面对,而这里的主人基本上可以确定是我的敌人了。

  尽管那小孩儿认真提醒的样子,让我产生了如此复杂的情绪,但我还是准备照做,可是肖承乾永远是一个不甘寂寞的家伙,他嚷嚷了一句:“二楼是个什么样的家伙,怕它来着?你认识了我们,就不用怕了。”

  “天呐,你是不是世界上最无脑的大少?”承心哥走在肖承乾的身后有些无奈了,他下意识的捂住肖承乾的嘴,但我们是灵魂一般的存在,这可能吗?事实上,他还真捂住了肖承乾的嘴,肖承乾狠狠的瞪了承心哥一眼,却一时没有办法挣脱。

  这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一个什么好消息,越是真实,说明这座城的主人也就越是厉害,从这种投射于灵魂深处的幻觉的影响力就可以看出来了,捂嘴,也是能实现的吗?

  就如事实上,承心哥根本捂不了肖承乾的嘴,但他的灵魂和肖承乾的灵魂都同时告诉他们捂住了,这个虚假的事实也就成立了。

  想到这里,我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一进城时的麻木与好奇,到此时已经完全转变成了压力,而且这个压力放眼整座城,竟然无时无刻不在。

  我们这一出闹剧,引起了这里的主人,那个小孩儿的不满,它低声说到:“我想真正的解脱,但比起成为别人的垫脚石或者养料,我更加情愿痛苦的呆在这里,哪怕岁月无尽。你们如果愿意当我的客人,请尊重我,如果不愿意就离开吧?”

  我瞪了肖承乾一眼,承心哥放开了肖承乾的嘴,肖承乾也安静了,毕竟这里的主人都说话了,他或许是最二的大少,但他不是最没礼貌的大少。

  客随主便,我们终究还是选择和那小孩儿一眼的方式上了楼,默然,轻手轻脚,而呼吸声到了这种状态本就不存在,剩下的也只是那老旧的木楼梯发出的声音。

  就这样很是费力的到了三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木制走廊,并排着三间房间。

  那个小孩儿松了一口气,对我们说到:“终于到了,每次楼下那个‘人’...”说到这里,它苦笑了一声,跟着说到:“不应该叫‘人’了吧,没想到做鬼几百年,终究是忘不了做人十年的习惯。”

  这句话有些苍凉,是啊,做人多么好的一次体验,真正的苦都被花花世界掩盖,很多人都感恩,轮回不知道多少次,才有一次做人的机会,怎么可能那么快遗忘?

  可惜的是,人恰恰是最痛苦的,是无数次轮回中,最炙炼灵魂的一次!因为人的身体给予了灵魂思考的能力,而思考就衍生出了很多东西,欲望,情感,生老病死,动物并不需要承受这样的痛苦,人却要!不苦吗?可是苦也念念不忘,这就是神仙笑世人的看不穿?亦或者,是上天给予的最痛苦的一次机会,这一次没有堪破,那好,继续轮回吧,总有一次就走到了真正的彼岸。

  我又一次因为一句话走神了,却听见承愿低声惊呼了一句:“你做鬼几百年了?那你...”

  那小孩儿没有直接的回答,而是走到了走廊尽头的最后一间房,打开了那间房门,对我们说到:“进来罢,进来再说。”

  于是,我们也没有在走廊上再啰嗦,而是跟随这个小孩儿走进了它的房间。

  房间不小,大概有50平米的样子,但却就是空旷的一间屋,没有任何的隔断或者墙壁存在,一走入屋子,就把这个房间看了一个通透。

  一张不算小的木床,一张木桌,几张凳子,几个箱子就构成了这个房间的一切。

  “如果我能力再大一点儿,我的房间可以变得好看一些。”这是这个小孩儿对我们说的第一句话,说话的时候它在擦桌子,然后让我们帮忙把桌子摆到了床边,又把凳子一排儿的摆开,然后稍许有点儿开心的说到:“这样就应该够坐了,你们坐啊。”

  看它稍许愉快的表情,我心中流露出一丝不忍,这就是所谓的,有一分的热情,就有十分的寂寞吗?

  床摆在窗子边儿上,做了床和凳子,我们也就能从窗户边儿上,看见街道上的一切,可是有什么好看的呢?满街的疯子,和正对着一个安静到诡异,甚至连掌柜和小二都没有的客栈...

  “在这里,每个人,不,每个鬼都被赋予了一种能力,那就是把你心中所想,所渴望的阳世生活变为现实的能力!你们新来的,一定要知道这一点儿。”刚刚坐下,我们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个小孩儿就自顾自的说开了。

  这正是我最想问它的问题,因为它一进屋就说了,它能力不够,不然房子能够再漂亮一点儿。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寂寞太久了,我还没来得及发问,它已经拖着下巴继续说话了。

  它的形象是一个脸有些圆,脸蛋儿红红的小男孩儿,这样看去,有些神似小时候的慧根儿,看起来这沧桑的模样也不沧桑,而是真的如一个小男孩儿一般可爱,我也就不问了,让它一次性说个够。

  从它的口中,我们得知了这个城里的一些规矩,就比如说这样的住房,基本上都住满了厉鬼,在街上晃荡的是最低级的存在,这种存在完全被怨气压制着,几乎除了仇恨,没有太多的思考能力,只想发泄仇恨的家伙,是在街上自生自灭的家伙。

  而在这城中呆久了的存在,就会得到一间这样的房子,那是要呆多久呢?小孩儿告诉我们是二十年,当然特殊情况除外!至于是什么特殊情况,它没来得及告诉我们,就说起了下一个问题,也是我最想知道的问题。

  这样的屋子一开始是空的,但是在城中会得到环境成真的能力,而对于鬼物来说,制造影响人灵魂的幻觉,简直就和人会奔跑一样简单,难的只是自我影响,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就如你骗人,难道你还能把自己也骗了?

  “当然也不是无限制的可以接近阳世,最多也就是让自己的屋子里多几件家具,摆设什么的,就是极限了!不过,你们也别小看这样的摆设,至少和阳世越相像,也就越能忘记自己已经死了的痛苦。”小孩儿是这样给我们解释的。

  听着有些悲凉的感觉,可是这个能力到底意味着什么,好像与这座城的主人有一些联系(它不是制造了如此之大的一个梦境吗?),可是联系在哪里,我现在却一点儿也想不出来。

  “说了那么多,都忘记告诉你们我的名讳了,我姓朱,名卓,字力之,当初爹取这么一个名和字给我,意思就是要想成为高超,不平凡的人,当努力之...可是说这些有什么用,我十岁不到也就死了,怎么又能成为高超不平凡的人?后来在阳世间,舍不得爹娘,舍不得家,就不去轮回了,结果,我家又添了两个弟弟,加上我死前的大弟,我爹娘把心思都放在他们身上了,哪里还会记得我?所以名字也就不要了罢,你们叫我小子就好,懒得再去想起阳世的爹娘,没意思。”原来它叫朱卓,可看它的样子,却并不想再提起这个名字。

  我敏感的感觉到,这个小孩儿说这话的时候,虽然老气横秋,却压抑不了心中的悲凉,已经形成了怨气,难道这个看起来正常的朱卓也是一个冤魂?

  想到这里我皱起了眉头,可是朱卓却比我还在意这件事情,它猛地跳起来说到:“我怎么会这样说?感觉在抱怨我的爹娘!大师说过不能有怨气,要懂得缘尽就缘尽,能放开的道理,我怎么又心生怨念了?难道迟早会变成那副模样?不,不行!我是走不进城内的,再变成那副模样,岂不是比死掉更加的痛苦?”

  它自言自语,很是惶恐的说着,可是我却发现我一句也听不懂!可是,再听不懂,我也抓住了句中的一个关键词。

  但我还没来得及发问,那边慧根儿已经问到了:“你说,这里有个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