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零八章 新城的秘密

第一百零八章 新城的秘密

  听闻慧根儿的发问,朱卓的神情很平静,也没有什么隐瞒,很直接的对我们说到:“弘忍大师,你们在这里呆久了,自然也就知道他的存在了。”

  “弘忍大师?你们这里也能有和尚?他是在这里做什么?”听闻佛门的消息,慧根儿自然比较关心,忍不住多问了两句。

  “弘忍大师为什么会在这里,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反正这里的城主是允许他存在的。至于和尚还能再这里做什么?自然是想拯救我们出苦海,接受他的超度!”朱卓一本正经的说到。

  但这个情况未免太过诡异了,我们都愣在那里,就算想问,也不知道该怎么问才好。

  倒是朱卓自言自语的说到:“关于弘忍大师的事情,我也知道的不是太多,只知道每隔五天,他就会出现在西城中,因为那里清醒的家伙要多一些。他会念佛经超度,也会讲一些佛法。我以前是不去的,后来偶尔去了一次,发现自己清醒了不少,也就常常去了。”

  “清醒了不少?”这句话说的让我满肚子疑问,不由得扬眉多问了一句。

  而一直未发言的觉远,终于在这个时候喃喃的说了一句:“那他成功了吗?”

  “在这里,怎么可能得到超度?这里就是地狱!”朱卓的语气变得激动了起来,然后它不理觉远,对我说到:“关于这个新城,你们知道的太少了,让我慢慢说给你们听吧。”

  在朱卓的诉说之下,这个充满了谜题的鬼城终于在我们面前慢慢的展开了关于它的一切,当然只是关于外城的一切,在这里还有一个存在叫内城,暂且不提。

  按照朱卓的说法,在这里的鬼物大抵分为了三种,最多的是心中有怨气未解的冤魂,其次就是心中的怨气已经转化为无边恨意的厉鬼,最后一种就是错过了轮回,流落到这里的孤魂野鬼,当然,孤魂野鬼的构成比较复杂,有一些是漫长的岁月中,死在这里的人们。

  朱卓就是孤魂野鬼流落到了这里。

  “孤魂野鬼算是日子最好过的一种,也算是日子最不好过的一种。好过的意思是说我们是清醒的,不会像大街上那种所在被恨意冲的没有了理智,只知道重复厮杀,吞噬,自杀的厉鬼。不好过是因为孤魂野鬼的能力怎么能比得了怨鬼厉鬼?一不小心就被吞噬了。”关于孤魂野鬼,朱卓还这样补充了一句。

  而这个世界上,除了跳出了六界之外传说中的神仙,是没有什么东西能恒古存在的,自然也包括了灵魂。

  鬼物的本质是什么,自然就是灵魂,是道家人都会知道一个常识,在外界,如果没有阴气的长期滋养,灵魂飘荡的久了,自然也会消散。

  但在这里,充斥着阴气,没有大量的阳气冲撞的世界,自然就是鬼物的天堂,所以在这里的鬼物能存在的时间,理论上来说是很久很久的。

  不过,以为这样就相安无事了吗?就是真的鬼物天堂了吗?自然不是的。

  是因为阴气的纯度问题!

  在这个世间纯净的阴脉太少,而需要它的存在又太多,自然就被厉害的存在把持了,万鬼之湖只是因为这里是一个天然的聚阴阵,而形成了阴气充足之地,和纯净的阴脉比起来,相差也就太远。

  这里的阴气原本就驳杂,更不要说就算是纯净的阴脉,被冤魂厉鬼这种存在‘利用’久了,也会变得阴气驳杂!

  所谓阴气驳杂,就是指阴气中充满了负面的能量,而负面的能量具体的剖析,很大一部分就是负面的情绪。

  这样的阴气会给鬼物带来什么后果?

  “后果就已经摆在了大街上,在这里的环境里呆久了,冤魂就会变为厉鬼,厉鬼就会变为疯子厉鬼。就连我们孤魂野鬼,也有变成怨鬼的趋向。”朱卓叹息了一声说到。

  是的,这才是真正问题所在的地方!怪不得朱卓刚才那么激动,原来它是怕自己变得彻底的不清醒起来,或许在生前,在它错过了轮回的日子里,它固执的留在家中,看见父母的悲伤已经渐渐平息,把感情转移到了两个弟弟身上,是欣慰的,但在这里呆久了,说法却变成了,父母怎么可以忘记它的怨,这就是这里的阴气在起作用。

  这个作用不见得是缓慢的,对于心中本就有强烈怨恨的存在,这个作用就很快。但对于孤魂野鬼,特别是心态比较平和的,作用就相对小很多。

  朱卓在絮絮叨叨的诉说中,说它在万鬼之湖呆了两百多年,说明它的心态是比较平和的一种,毕竟身死的时候是小孩子,心思要纯净许多。

  “你在这里存在了两百多年?可是这新城出现的时间并没有这么久,你以前是在旧城?”听到这里,我忍不住打断了朱卓,虽然我们身在新城,一切的线索也指向新城,可并不代表我们对旧城就没有一点儿好奇。

  最关键的是,如果一定要对新城动手,旧城是什么态度?是敌是友!

  关于这个问题,朱卓叹息了一声,这才说到:“旧城的问题先不提,你们新来的,听我把这里的一切慢慢说完再问吧。”

  朱卓既然这样说,我们自然也是不好再问,只能继续听朱卓说下去。

  在万鬼之湖的日子无疑是绝望的,在城里呆着的情况,就如同一个人知道自己的结局会变傻,变痴呆,变得什么都不记得,而且会被恨所指使变得疯狂...

  可是出城去呢?更加的不现实,因为这里有一些高高在上的存在,怎么会让你轻易的出城?在很多厉鬼彻底丧失理智以前,会疯狂的想要出城,想要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在这之后魂飞魄散了也无所谓。

  “可是它们的结局就是消失!有一个说法更确切一些,那就是被统一的吞噬了,进入了这座城,没有鬼能够自由的出城。”朱卓叹息了一声说到。

  “可是...”肖承乾忍不住打断了朱卓的话,只因为我们沿途而来,不要说鬼物不能外出这种玩笑,外面简直铺天盖地的都是鬼物,湖村,湖底,就算自然大阵内的城外...

  “我知道你们要说什么,这是一个秘密。”朱卓忽然神秘兮兮的压低了声音,然后才对我们说到:“出去的家伙,可以说是魂魄已经不完整的家伙,就连这街上发疯的厉鬼都比不上!这个说法在咱们新城已经流传了很久了。”

  “再说具体点儿?”我忽然想起了那些鬼物,我一直以来的怀疑,除了鬼罗刹比较有自我意识,其它的鬼物可以从灵魂中最精华的部分消失了。

  这种精华是什么?就是思想,思考能力!人类失去了灵魂,就是行尸走肉,而灵魂失掉了这部分精华,你可以理解为灵魂的行尸走肉,这样想来未免可怕了一些。

  面对我的问题,朱卓摇摇头说到:“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孤魂野鬼,关于这个城的秘密,我怎么可能知道太多?你若真的想知道,就想办法入内城吧?”

  “入内城?”承心哥摸着下巴,眼镜之下,眼睛微微眯了眯,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这时才发现,就算是灵魂状态的承心哥也架着一副眼镜儿,莫非他的眼镜儿还是法器来着?

  想到这里我觉得有一些好笑,忍不住嘴角流露出了一丝笑意,我当然知道这眼镜儿不是法器,他只不过想人们看到他这样一副形象罢了,不过和一身道士打扮还真的格格不入。

  承心哥随意的自言自语,我随意的一笑,却不想再朱卓眼里却成了另外一个意思,它望着我们认真的说到:“看你们的样子,就知道你们肯定听说了内城的一些事,不过你们这也是有信心的表现吧,不然你为什么会笑?”

  它说的自然是我,可是关于内城的事情我是真的一点儿都不知道啊,所以面对朱卓的说法我有些茫然。

  不过这热情的家伙是不会让我茫然太久的,没等我说话,它就说到:“你们肯定听说了一点儿内城的事情,可是不完全,让我来给你们讲解一下吧。”

  说起来,万鬼之湖的日子是绝望的,因为结局就像写好了摆在了每个鬼物的面前,但在新城也并不是完全绝望,在这里有两个选择,可以让这个结局有稍许的改变。

  第一个选择来自于那个神秘的弘忍大师,他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三十几年前,他在这里执意的超度,讲解佛法,虽说没能成功的超度一个鬼物,但也有效的化解了很多鬼物的怨气,延缓了它们丧失理智的时间。

  朱卓就是一个例子!

  “如果能被弘忍大师成功的超度,是摆脱这个结局的最好办法!但如今看来,这个办法,或者说这个选择是不现实的。”朱卓这样评论到。

  它说这句话的时候,觉远不自禁的转动了几下手中的念珠,脸色变得稍许沉重了一些,但接着眼神又变得坚定,神情又恢复了淡然。

  我自然知道觉远所想,也不说破,而是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然后望着朱卓问到:“那第二个就是入内城?”

  “是的,就是入内城!在内城中有最纯净的阴气滋养,最接近阳世一切的生活,甚至可以在一定的时候自由进出鬼城,这个选择才是最好的选择,也是这里的鬼物最向往的选择。”说起内城的时候,朱卓的眼中有着强烈的渴望,它舔了舔嘴唇继续说到:“可是内城哪里是那么好进的,我也是想结识你们,搏一个机会。”

  “这个话怎么说?”难道朱卓看出我们的身份了,知道我们是外来者,如果知道了内城的存在,就算强闯也会进去?它在说这话的时候,肖承乾望向它的眼神已经有一些警惕了。

  “其实入内城很简单,就是有本事的鬼才能进入内城!当然这种有本事,还得在能保持着完全的理智的情况下,街上这些疯子就算了。”朱卓简单的解释了一句。

  其实也只需要解释这一句就够了,有本事的鬼物一般都是厉鬼,怨越大,恨越深,所带来的能力也就越强大,你不要小看情绪激发灵魂力的作用,就算在人的世界,情绪也能让人超常的发挥出潜力,更别提少了阳身束缚的灵魂状态了。

  但其中的矛盾就出现了,这种怨恨越深的鬼物,越容易受这里的阴气影响,走向疯狂的地步,但世事也无绝对,有一种情况就是例外!

  那就是那个存在本身的灵魂力够强大,强大到可以压制自己的怨恨情绪,让自己不至于发疯,这种天生的情况,就算化身为厉鬼在普通的世间,也是让道士头疼的角色。

  不要以为灵魂力是均等的,在同等的条件下,有的婴儿就是先天不足,而有的婴儿就是强健,灵魂力也是这个
道理。

  如果是这样,那么入内城就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了。

  “我在楼顶上,一看你们就是清醒的存在。一开始我以为你们就是和我一样的孤魂野鬼,新来的罢了...可是看见你们出手,我就知道,你们很厉害,看见你们我也就有了入内城的希望。”说到这里,朱卓不好意思的抓抓头,说到:“如果你们愿意带上我。”

  原来它对我们如此热情,除了寂寞,还有这样的原因?看来存在了几百年的家伙,哪怕是一个婴儿也不能小瞧它啊...

  “说起来,曾经有个女鬼也是如此的。”朱卓有些尴尬,没话找话的又说了一句。

  女鬼?莫非是郁翠子?我觉得我们大概已经找对了方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