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阵法之谜

第一百一十五章 阵法之谜

  我尽量把能对朱卓说的事情,都简单的给朱卓说了一下,就算刻意隐瞒了一些比较敏感的事情,但中心是明确的,那就是很直接的告诉朱卓,我们也许会毁了这座城市,或者说毁了这一场梦。

  在这梦中,我们是极其被动的,从我们入城开始,就入了这个所谓城主的‘千秋大梦’,就如那阵纹初现之际,所有的鬼物都暂时停止了活动,就是因为它们身处在这个城主的‘梦’中,所以可以被暂时的克制行动,我们因为初入城,也就是入梦不深,又有弘忍大师的刻意庇护,才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

  “好了,朱卓,能说的我都已经对你说了,你自己选择吧。如果你还愿意给我们带路,到时候我们若是失败,你可能就和我们彻底的撇不清楚关系,面临和我们一样的下场。如果你不愿意给我们带路,我们现在就送你回去,这样你所谓的罪责轻一些,到时候在一定会失败的时候,我也有办法让你在这里继续呆下去,我会让弘忍大师保你。”我认真的说到。

  是啊,如今我们都是在这个城主的梦中,这里的一切就算它不是完全清楚,至少也能清楚一个大概,这毕竟是它的梦,或者严格的说,是它以入梦的能力,造出了一场巨大的幻觉。

  朱卓听闻我说完,低头开始沉思,过了好半天,它才抬头对我说到:“你刚才叫我的名字——朱卓!在这万鬼之湖,我已经呆了好多好多年啦,快要忘记别人叫我名字的感觉了。这感觉真好,比麻木的,毫无希望的呆在这里好,其实...”朱卓的声音渐渐变得有些小了。

  “嗯?”

  “我根本不怕魂飞魄散,那对于我来说,只是一种解脱,我不介意你们失败,跟着你们一起魂飞魄散。我怕得只是比我现在的环境更糟糕的无止尽的折磨,我怕在以后我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还在痛苦中一天天的存在着,也好,总算一层不变绝望的生活起了一些波澜,我给你们带路吧。”朱卓抬起头,非常认真的对我说到。

  “其实,我们很有可能失败的,我没多大的把握。”我说的是实话,契机已现,可是究竟我能完成它的把握有多大,我根本不知道。

  “无所谓了,不管是人还是鬼,如果一直幸福着,心中轻松,活下去倒是一件儿天大的好事儿。但是在某种环境下,无止尽的存在着,反而是痛苦,何况还求死不能,这里的城主怎么可能让你死?我已经决定了。”朱卓说到这里的时候,反倒洒脱了起来。

  它停了一下,紧跟着又补充了一句:“我没本事,帮不上什么大忙,但在这建城之处,清醒的人(鬼)还多的时候,我天天都在这座城中游荡,这里的一切至少我是熟悉的。”

  “我会尽力保你平安的。”我也认真的说到。

  但朱卓那句清醒的人还多的时候,让我颇有感慨,这座新城的主人需要的‘炮灰’怕也是不少啊,这里的阴气是它可以让它更污浊的吧?这里那些失去了思想的灵魂也是它刻意培养的吧?

  谜题很多,但我总会解开它。

  ————————————————分割线————————————————

  阵纹只出现了一小段时间,但由于我身处在这个广场,所以这里的阵纹我是看了个清楚,就算没看清楚也没关系,因为这个阵法从师父开始传我术法以来,就一直在教导我。

  不仅是教导我,每次考校我时,这个阵法绝对也是需要考校的内容之一。

  因为这个阵法复杂之极,一开始我是一部分一部分的学习,到后来,才是熟悉整个阵法,随着年深日久,加上我深厚的底子,为了应付师父的考校,这个阵法我简直是熟悉之极,如同刻进了灵魂一般。

  所以,一见之下,我就把它认了出来,但我没想到它真的会存在,还有一天会活生生的就存在于我眼前。

  思绪有些乱,又回到了那一年还是青年时,北京的四合大院。

  “师父,你呢,要不然就是常常不在,一出现就忙着考我?你说老实话,是不是想找个理由揍我过过手瘾?”下午的四合院,慵懒的阳光,熟悉的躺椅,一壶茶,老神在在的师父,怨气冲天的我。

  “不愧是我徒弟,你说你咋就这么了解我?就算你看破了我是想找机会抽你,你也得给我好好的应对,难道还跑得掉?”师父眼睛一睁,对着我屁股就是轻轻的一脚。

  屁股是没有多疼,可是我还是夸张的倒退了几步,嘟囔到:“也不能有个师徒温情的时间,没有也就罢了,还尽考些没用的。”

  “啥意思?”师父端起茶壶,‘哧溜’一声,喝了一口茶,惬意的一叹。

  “就比如说这个阵法吧,是好几个阵法复合而成,有破幻境,聚阳气驱邪的等普通的作用,不过声势也太大了,我简直无法想象出来,一旦阵法开始运转,会出现怎么样的场景!想想,我这个道士都觉得匪夷所思,根本不可能完成有这样把普通作用无限放大的阵法,这也就罢了!这个阵法的核心之阵,竟然有着引路诀的作用,不不,是超级无敌吹破天版引路诀,是直接洞开一个阴阳之路的指引,只要阵法存在,指引就一直存在,这可能吗?你要我日日熟悉它,夜夜熟悉它,你觉得就凭我有朝一日能布阵成功?就算我布阵成功,这个阵法的十八个阵眼,还有四个核心阵眼,且不说那核心阵眼,就说那十八个阵眼,我要寻什么蕴含大法力,正阳气的东西来压阵?这个阵法是臆想的吧?”我一口气儿说了那许多,振振有词。

  师父的神情没有什么变化,只是闭着的眼睛半睁开来,望着我轻声说了一句:“超级无敌吹破天版?”

  我郑重的点头,师父总算能够理解我了。

  可这时,师父一下子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抓起地上的鞋子就朝着我抽来:“看老子不把你打成超级无敌肿破天版猪头三,你个狗日的,你师祖毕生心血完成的阵法图,你敢给我说是超级无敌吹破天,你站着,你别跑!你这个不知道尊师重道的家伙,你要把我这把老骨头给气死是不是?”

  那日的院子里,可以说是鸡飞狗跳,我跑,师父追着我打,师徒俩把院子里的花花草草都弄得乱七八糟,葡萄架子也撞翻了一角。

  最后的结果,我是顶着俩熊猫眼,还是老老实实的接受了考校,又再一次熟悉了一遍这个几乎已经记在灵魂里的阵法。

  往事如烟,那时的狼狈,打闹何尝又不是今日回忆起来的幸福,我眼睛有些涩,嘴角却带着笑,师父的话犹在耳边:“这个阵法,你师祖交代过,是山字脉最重要的传承之一,不求弟子能够完成它,但重要熟悉记得它,让它传承下去,说不定哪日也就用上了,这是传承,是我们老李一脉的传承,传承的事情你就马虎不得,知道吗?”

  “三哥哥,你发什么愣啊?”如月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的身旁,轻声问我。

  我一下子回过头,对如月笑笑,说到:“没,我在找阵眼,马上就会找到。”说话间,我扯下了手中的沉香串珠,我不知道用什么来压阵,但是弘忍大师看了这沉香串珠一眼,想必应该就是它了。

  这沉香串珠我在手上戴了那么些年,除了清神破妄的作用,我着实没有发现,原来它有如此神奇的器灵蕴含其中,想起了郁翠子连续几次都是被它驱赶而走,甚至有一次因为它而受伤,我忽然觉得师父走得太匆忙,而我不了解的事情也太多了。

  “不用找了,阵眼就在前面五步之处。”承真忽然走到我身边,倚着承清哥,双手抱胸的对我说到。

  “咦?你也知道?”我好奇的看了承真一眼。

  “不要忘记了,关于阵法的传承,一直是山字脉和相字脉共同传承的,只不过侧重点不同而已。但这种属于老李一脉的特殊传承,相字脉又怎么敢怠慢了?小时候,因为它,我师父可是狠下心来抽了我,我怎么会忘记?”承愿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惆怅,思念的神色。

  呵,老李一脉...原来师父都是差不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