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障碍跑的游戏

第一百一十七章 障碍跑的游戏

  是啊,我们是在敌人的梦中,我们能有什么优势?唯一的优势不过就是出其不意,争取一些时间罢了。

  想到这里,我牵起了朱卓的手,在它手心不停的描绘着剩余四个点的位置,然后说到:“你知道我在你手心描绘的东西是代表什么吗?”

  朱卓不笨,很认真的回答我:“我知道,我对这座城市很熟悉。”

  风轻轻吹着,我的短发也随之飘扬,声音被风吹得有些飘渺的回荡在这广场:“熟悉吗?熟悉到大街小巷了吗?”

  朱卓的声音也被吹得有些飘渺,他回答我:“是的,大街小巷,就算不是全部,也熟悉一大半吧。”

  “那就好。”我轻声说了一句,声音显得更加的飘忽,所有人都站在了我身后,有意无意的慧根儿站在了最后,陶柏看了一眼慧根儿,也自觉的站在了他身旁。

  我听见陶柏对慧根儿小声说了一句:“弘忍大师太让你尊重,为他值得拼命。”

  我的嘴角泛起一丝微笑,然后有手指摁在朱卓的手心某处位置,在之前,这个地方代表的是其中某一个点,我轻声的对朱卓说到:“去这里,尽量走近道,走小道。”

  朱卓点点头。

  而在此刻,我忽然大喊到:“出发!”这声音洪亮,就如平地炸雷一般,终于不再飘忽。

  说话间,我看了一眼东面,然后一把把朱卓抱了起来,脚下开始奔跑,对朱卓说到:“我跑,你指路。”

  一个残酷的游戏,在此刻终于开始。

  ————————————————分割线—————————————————

  我从来不知道,在一座城市的小巷中穿梭,有一种灾难般的体验。

  就好比,你在迷宫中穿梭,很快就会分布清楚东南西北,甚至连左右都有些模糊,偏偏很多巷道却是惊人的相似,让人感觉永远都会穿行不出来,迷失在其中。

  “就算大北京的巷子也不会有这么多,而且那里是风景,这里是重复。”风声从我耳边吹过,我忍不住抱怨了一句,同时也佩服朱卓对这里惊人的熟悉。

  除了我这句抱怨,队伍里所有的人都默默无声,在这里可以模仿阳世的一切,奔跑时的风声,脚踏在地上传来的反震力,唯独模仿不来的就是阳世奔跑,一呼一吸之间所带来的疲惫。

  说来,十分钟的狂奔我们还算轻松,可这轻松我知道在下一刻就会结束。

  终于出现了,就在我们前方,一队穿着黑色斗篷的所谓内城精英。

  朱卓在我的怀中有些发抖,我反而心安,不出现才是一直让人担心的吧?望着那队忽然出现在巷子尽头的鬼物,我没有多余的话安慰朱卓,只有简单的一句:“别怕!”

  说话间,我的手习惯性的摸向了身后的那个布包,只是化形而得,它算不得器灵,不过在其中还有我的一些法器。

  “我来吧,承一。”肖承乾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我的身旁,手中拿着他那把铜钱法剑。

  “你们冲过去,这种殿后的事情我和陶柏来就可以了。”慧根儿的声音从我们身后传来。

  也只能这样了,跑在前面的我们停了下来,整个队伍都要停下来,现在我们需要的是跑,跑,一直不停的跑到目的地。

  听闻慧根儿的话,我和肖承乾对视了一眼,很有的默契的,在奔跑的过程中,我以舌尖抵住上颚开始行符,而肖承乾则用他手中的法剑开始凌空画符。

  其实舌尖符在以前常常被我运用,那不过是在受制的紧急情况下,我从来没有发挥出过舌尖符的真正作用,就比如——镇!

  舌尖符其实最大的作用就是镇,在道家的说法里,舌尖代表心,心五行属火,就好比书符的朱砂也近于火,但效力哪比得上自身的一口心火?就如在荒原中,点燃一把篝火,明亮的,总有着震慑野兽的作用,相比之下,舌尖符的攻击效果只是聊胜于无。

  在这里,灵魂力得到了极限的发挥,没有阳身,但道家人的灵魂长期的修行,五行之性自然会附着于灵魂,既然不是我出手,自然就是镇!

  肖承乾配合的也算默契,我舌尖符,而他则用法剑凌空画符,这种方式比以指成符要轻松,而且法器成符,对鬼物的镇压,驱逐效果也比以指成符要强烈的多,指符一般是引动天地之力,攻击上的优势。

  所以,这也算是一种默契吧!

  这一切都在奔跑中完成,眼看着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那队精英也朝着我们冲来,在那一刻我们听到了无数的鬼哭声,大片的迷雾涌来,仿佛是千军万马朝着我们冲来。

  没想到有一个擅于布置一场盛大幻觉的城主,手底下的鬼物也是如此!在交手的刹那,就已经开始用环境来压迫我们。

  可是,区区一队厉鬼的幻境,于我们真的只是小儿科了,我和肖承乾已经符成,也是在交汇的一刹那,我们积蓄已久的符力同时释放,肖承乾还夸张的喊了一声“给爷爷停下!”这种毫无作用的废话。

  风吹过,幻境在刹那就已经消失,那一队鬼物生生的散开,行动在那一瞬间犹如置身泥潭般的艰难,到底火候还不够,如果是师父来行这一舌尖符,这些鬼物应该在短时间内动弹不得。

  我和肖承乾两个人加起来不过如此罢了...差得远,差得远,说起来,我也不过是占了灵魂力和合魂的便宜,有些东西只能靠时间来累积,丝毫作假不得。

  我沉浸在自己是个好学生的错觉中,因为我骄傲一个小小的交手,我都能去总结所谓的心得,但是朱卓却在我怀中抖的比刚才更加厉害,直到我们跑出了好几米,它才难以置信的说了一句:“这就跑过去了?”

  我笑笑,对朱卓说到:“不然呢?你回头看看吧。”

  朱卓几乎是躲在我的肩膀之后,朝后方看去,而我却大喇喇的看了一眼后方,一个是擅长对鬼物肉搏的慧根儿,一个是疑似纯阳身的陶柏,这些鬼物就算精英中的战斗英,在中了我和肖承乾的符咒之后,再由慧根儿和陶柏去收拾,它们也只有一个命运了。

  有些残忍,陶柏就算是灵魂也带有一丝纯阳之气,在变为灵魂状态时,我就算靠近他走路,都有一种灵魂被他带的滚烫,要烧起来了的错觉,何况在他不再压制,全力出手的情况下。

  至于慧根儿,不说戒刀,连念珠都没有用,就是一双肉拳,前胸后背的血色纹身此刻又再次开始流动起来,怒目圆睁的金刚,红色的能量流动于拳头之上,我回头的一刹那,他正一拳朝着一个行动颇为艰难的鬼物打去。

  没有惊心动魄的场面,那么轻飘飘的一拳,更没有拳头击打在肉体上的刺激声音,但只是这么一拳,我看见那个慧根儿的拳头直接从鬼物的身体穿出,收回时,那个灵体构成的身体,竟然生生的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

  陶柏依旧是害羞的,我无法理解一个男人在打架时,还带着害羞的表情是不是在‘嘲讽’对手?我只是看见,陶柏的一拳一脚落在那些鬼物身上,落点之处,竟然燃起了纯金色的火焰,并且蔓延开去....

  “小柏是有些特殊。”路山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我的身边,低声说了一句。

  而我的回答非常简单,就只有一句话:“我无意知道你们的秘密,想说就说,不说可以一辈子不说,这对我们的关系没有什么影响。”

  说话间,我的脚步不停,朱卓已经在事实的证明下,从惊惶中恢复了镇定,不停的在我耳边说到,直走,向左,向右之类的。

  慧根儿和陶柏已经飞快的完事儿,跟上了队伍。

  路山沉默了良久,问我:”我们是什么关系?”

  “朋友关系,如果多经历几次生死,或者就是兄弟关系了。”我的声音很平静,心中想着的是又前进了该有500米了吧,还剩下一半的路程吧?虽说要不按理出牌,我还是习惯性的选择了一个最近的点,真是二货加笨蛋。

  “得了,你是想用感动彻底把我们绑在你的战船上吗?好吧,你成功了。”路山忽然笑了,然后眼睛盯着前方,前方又出现了一队所谓的黑袍精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