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英雄

第一百一十九章 英雄

  “原来是你,不是正要申请入内城吗?我警告你,此次的事,你最好别添乱子,滚出去吧,难道不知道这条街已经被封锁。”一开始黑袍人的语气是有些紧张的,可是当它看清楚了来人的身影时,语气一下子变得放松且居高临下了起来。

  我疑惑的望向那个屋顶上的人,他是鬼城的原住民?难道是一伙的?

  可是,容不得我们多想,那个在屋顶之上的人已经开口了:“我况云中当年豪情万丈,誓要在万鬼之湖杀一个来回,却不想多年学道,到底学艺未精,身死而流落于此做了一个鬼物,眼看就要沦为那神志不清,为邪物所利用的东西,多亏多年来弘忍大师度以一口纯净阴气,而保持了我的神志清明。谁要入你那内城?我呸,在下一颗心不死,到如今仍不忘要在这万鬼之湖杀个痛快。”

  我们站在街上,看着那灰红的天空之下,那个粗犷的身影,当他那一番话掷地有声的说出,我感觉到一种叫执着,叫豪情的东西。

  此刻,我们望向他,他也忽然的看向了我们:“弘忍大师已经点亮了一次大阵,那就是要动手了,你们安心的激活阵法,去下一个地方吧!没有大部队会来,因为此间的变故那个狗屁城主不会不知道,几个点估计都聚集了大量的鬼物,但想必他们也会动手了。”

  “他们?”承清哥在我身后忍不住问了一句。

  “是的,他们,和弘忍大师一直守护者外城阵法的人,都是些抱憾死在这里的僧道,聚集在了弘忍大师的手下!如今没有必要隐瞒了,你们只管前去就是了,那狗屁城主会派它的走狗前来,我们难道就没人吗?”那况云中大手一挥,豪气的说到。

  而那个黑袍人的首领,此时已经弄清楚了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早已失去了耐心,阴测测的说了一句:“杀了他们。”

  然后大批的黑袍人朝着我们围过来!

  ‘澎’‘澎’‘澎’街道上接连响起了一连窜的破窗声,我们惊奇的看着,不下十个身影从周围的建筑物里冲了出来,皆是僧道的打扮,他们就这样沉默着,一言不发的冲向了朝我们围绕过来的鬼物。

  屋顶上,况云中仰天狂笑:“是痛快的时候了,老子这些年精心在这附近布置了一个小小雷阵,也是该用上的时候了,你们还冲进来,更待何时?”

  欣喜的笑容出现在了我们的脸上,此刻那些冲出来的僧道已经和黑袍人战到了一起,在鬼城隐忍多年的他们,如今的战斗完全是一种爆发似的发泄,一招一式都充满了威力,直接冲杀的手持法器的道士和武僧,掐诀的道士,念诵经文加持的和尚....

  在屋顶之下,况云中也掐动起了手诀,看样子是要引动他口中那个小小的雷阵。

  此刻不走,更待何时!我明显的感觉到这些黑袍人隐藏着好些身手不俗的家伙,它们的袖子上绣着一道红线,而那个领头的家伙站在这纷乱的战斗中心,始终没有出手。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一把抱起朱卓,朝着屋内冲去,而一些黑袍人开始围堵我们,可是每一个靠近我们的黑袍人都有一个身影大包大揽的替我们挡住,或者是一道术法恰巧的就落在了它们身上。

  短短百十米的距离,我们冲刺着,可也如同在看一部英雄大片,在这里有十几位不计牺牲的英雄,为的就是为我们铺平一条通往希望的道路。

  那个黑袍人的头领看着我们就这样顺利的冲了过去,终于出手了,它的速度极快,几乎是眨眼间就冲到了我们队伍三米开外的位置,慧根儿受到了这里热血气氛的感染,吼叫着就要出手。

  却不想从那边的屋顶上再次传来了况云中粗犷的声音:“你们只管冲,不要出手,留着力气去内城吧。”

  接着,毫无预兆的,一道紫色的雷电落在了那个黑袍人首领的身上,那个黑袍人首领怪叫了一声,陡然退后了好几米,不要怀疑雷电对鬼物的杀伤力。

  “去!”况云中对我们大喊到,天空没有预兆的黑云聚集,刹那间紫色的闪电就撕破了天空,在这小面积的范围内,数十道落雷滚滚而来。

  “哈哈哈哈...”伴随着我们奔跑步伐的,是况云中豪情万丈的笑声:“可惜了是限制在这方天地之中,老子的落雷都被阴气束缚了几分,变成了紫色,否则未必请不来天雷,劈死你个狗屁城主。”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况云中是面向东面的,这句话就是说给那个城主听的。

  周围的一切就像慢动作在我的眼里上映,奔跑的风声中夹杂着一种叫义无反顾的英雄嘶吼,在这里没有空气,我却仿佛嗅到了英雄热血的气息,在那边,阵眼所在的建筑,大门就已经在我们眼前!

  ‘澎’的一声,慧根儿直接撞破了大门,也就在那一瞬间,我听见黑袍人首领阴沉的声音再次响起:“杀了他,别让他操纵阵法!你们,去堵住那群人...”

  “你们这群猪,阵法一旦启动,哪用老子操纵?不用上来了,你们爷爷我来了!”我回头一看,况云中已经从楼顶越下,身形漂亮,看来失传已经的轻身功夫,这个粗犷的大汉学得不错。

  而在雷阵的掩护下,那些鬼物哪里还能堵住我们?在这屋中,我们很快就找到了阵眼的所在,我取下了手中一颗沉香串珠,毫不犹豫的把它朝着阵眼放去...

  再没有舍不得,再没有半分的心疼,鬼城里这些隐忍已久的僧道,他们心中不屈的佛心与道心,他们对希望的执着,对黑暗的拯救,已经彻底的点燃了我心中的热血!

  闪着漂亮蓝色火焰的珠子落在了阵眼之中,在那一刻,我听到了又一声闷响响起,回头看向屋外,依旧是厮杀的战场,依旧是雷电道道...可是天空已经不可阻止的出现了龟裂,又一个巴掌大的裂缝出现在了天空之上,那一抹紫红色取代了灰红色的天空。

  如果是十年前,不,就算是师父没有离开的七年前,我在办完这一切以后,也会热血的冲向那个战场,但如今已经明白什么叫做背负的我不可能再做出这样的行为了。

  我看了一眼朱卓,朱卓立刻会意的说到:“上二楼吧,从那边的侧窗户可以跳去另外一条小巷,那条小巷可以绕出这条街口,去下一个地方。”

  我微微点头,抱着朱卓就朝着二楼冲去,大家赶紧的跟在了我的身后,只有慧根儿,我看见他身子激动的微微发抖,那血色纹身愈发的艳红,眼中闪烁着狂热的光芒,我沉声对慧根儿说了一句:“走!”

  慧根儿有些不满的看了我一眼,但还是跟上了我们的队伍。

  很快,我们就冲到了二楼,我一脚踢开朱卓所说的侧窗,站在这个高度,我才发现,城市的好几处,狂风,暴雨,落雷,闪电,烟尘滚滚....就如况云中所说,他们都开始动手了,没有大部队,也没有鬼物再来阻止我们,他们在为我们铺平道路!

  我的心中滚烫,眼角不自觉的就开始发涩,厮杀声依旧在楼下震耳欲聋,我忍不住在跳下去之前,转头看了一眼。

  偏偏就正巧看见,一个武僧挡在了四五个鬼物的前面,其中两个鬼物的爪子已经抓穿了他的身躯,而他拖动着这样的身躯,还死死的挡住另外几个鬼物,开口朝着其中一个鬼物咬去...

  至于况云中在和那个头领大战,身上已经横七竖八的多了许多伤口,可是我看见他笑得异常畅快,在他身后有一个鬼物举起了自己的爪子,朝着况云中的后心抓去!

  “小心!”我忍不住大喊了一声,况云中诧异的看了我一眼,到底没有避开,那只爪子透胸而过!

  ‘噗’,况云中吐出了一口鲜血,冲我大喊:“快走!”然后,还是那畅快的笑声,他掐动起了手诀,喊到:“咱们同归于尽,未尝不是一件痛快的事情。”

  那抹鲜血刺痛了我的双眼,一切都太像阳世,未免不是一场悲哀的事情,让英雄的牺牲更加惨烈。

  我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在发抖,我的双手就快保不住朱卓!

  快走,快走...况云中刚才的话响彻在我耳边,我还在耽误什么?我转头,索性不再快,毫不犹豫的从二楼朝着那条小巷跃下,下落的风声中,我几乎把自己的牙齿咬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