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二十章 破碎

第一百二十章 破碎

  越到小巷以后,依旧是奔跑,一刻不停的奔跑,可是心中有一种叫悲痛的情绪差点把我的整颗心脏塞爆,让我此时没有阳身,却也感觉有一股热血在我的身体里潺潺的流动,烧的我浑身滚烫。

  “我忽然发现我真的不是那么害怕了,就像我识字以后,看得那些英雄人物的传记,开始总是不太信的,怎么会有人不怕死了,但现在就明白了,所以我一点儿都不怕了,有时死也能变得很有意义。”是朱卓在我的怀中说话。

  或许那惨烈的一幕幕,给了它不一样的生命领悟,这种领悟就算是在它身死后几百年了,可是能明白,一刻也不算晚。

  我的声音有些发颤,一边跑一边对朱卓说到:“可没有人为他们写传记。”

  “又何必让人写,又何必在乎他人的目光与赞颂?我总算明白了,自己写给自己,就是一种满足了,圆满的是自己的人生。”朱卓回了我一句。

  这个小孩儿,不,确切的说是活了几百年的老鬼,是第一次对我说出了那么深刻的话语。

  我无言,却很为它的领悟而开心,道无处不在,甚至就在人心,何必他人来点化自己,在生活中思考,沉淀,坚持一颗正面而善良的心,自己也能点化自己。

  风声,脚步声,奔跑在继续,悲痛终于从胸腔中划开,散布在全身,只是化为了一股子一往无前的勇气。

  在沉默中,半个多小时以后,我们跑到了下一个阵眼!

  虽说是完全的模仿阳世,自成一个梦中的空间,事实上,灵体状态还是灵体状态,速度还是不可能和有阳身的时候相同,从城市的一方跑向另外一方,有阳身的时候,说不定是好几个小时的事情,在这里,半个多小时就已经做到。

  这里是另外一处街道,阵眼就在街道中心一颗盘根错节的黑色大树之下。

  和上一条街道一样,这里也是空荡荡的,并无任何鬼物的存在,当然,也没有黑袍人的存在,有的只是大战过后,未散去袅袅青烟,还有淡淡的烟尘。

  黑袍人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这个街道,或者这只是梦中的表现形式,事实上灵体状态的死亡就是魂飞魄散,再也不存在了....

  我不会为这些黑袍人而悲哀,我的悲哀只来自于在这些尸体当中,夹杂的僧道的身影,又是十几个,全部躺倒在地上,哪里还有一丝生的气息。

  “阿弥陀佛,为何不能让我给他们一场超度。”觉远的白色僧袍,袍角在这充满了烟尘的风中飞舞,声音悲怆,眼中已经布满了红丝。

  “或许,他们此刻的选择,就是对自己最好的超度,他们已经离开了这里,说不定老天不会让他们魂飞魄散,而是给予了一个灵魂重聚的机会,开始了新的一页吧。”我声音低沉的说到。

  “是有这样的可能,他们当得起。”觉远的神情稍微好了一些,这种可能是佛道两家对魂飞魄散后会是什么状态的一种探讨,一种预估,事实上没法去证明。

  可是,它可以用来安慰生者。

  “为什么阻止我去战斗。”慧根儿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我一直都知道的,从刚才我强行叫走他,这小子心中一直不忿。

  我习惯性的把手放在慧根儿的光头上,平静的说到:“背负着他们的希望,去做到他们想要我们做到的事情,是比和他们并肩战斗更重要的事情。如果事情没有完成,才是对他们这样牺牲的最大亵渎,你不明白吗?”

  慧根儿的身子有些微微发抖,到底还是轻轻点了点头,咬着嘴唇说:“就是有些忍不住,心中难过。”

  我没有怪慧根儿,他是一颗赤子心,要他懂得在沉重,在沉痛的东西,需要时间的累积,就如我看见老回的背影那一刻,才懂得了牺牲的意义,没有牺牲的人该做什么。

  我们稍许沉默了一下,在这沉默中,有个虚弱的声音忽然响起在我们的耳边:“快..阵眼..”

  我惊喜的转头一看,发现在那个黑色大树旁边的建筑物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有一个身影正倚在那里,虚弱的望着我们。

  那是一个大和尚,鲜血染红了他的僧袍,他无力的靠在那里,看样子随时都会撑不住了。

  医者父母心,这次跑在最前面的是承心哥,他大步的跑过去,扶起那个大和尚,简单的探查了一下他的情况,有些沉痛的对我们摇了摇头。

  “灵药自然有药灵,可以随我进来这片空间,可是没有适合他的药!如果在阳世,我或许还有办法救他的...”承心哥对我们解释到。

  又是一股悲哀的情绪在我的心中蔓延,我强忍着,抓住这个大和尚的肩膀对他认真的说到:“你撑住,等我们破掉这个城,就可以救你了。”

  “不用了。”那大和尚淡淡一笑,说到:“救我回来再成鬼物吗?我早该轮回了,我自己的情况我清楚,我看见刚才和我并肩作战的朋友们都飘散到了天上,他们很开心,我也要去了。”

  仿佛是回光返照似的,他一口气说出这些话,竟然很轻松,没有任何的停顿,脸上还带着向往的笑容。

  我们一行人无法去言说这种难过,我们平安的跑向各个点,除了一开始遇到一点儿小麻烦,这种平安就是他们用自己的牺牲,为我们换来的。

  甚至还消耗了一定的内城实力,为我们接着要走的道路,也扫清了一些障碍。

  “你别这么说。”在难过之下,我的声音有些颤抖,可是除了这一句,我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其它可以说出口的话。

  “你们就是弘忍大师所说的契机了,我知道!可不可以让我看见阵法是如何被激活的,我想看见。”那大和尚低声的对我说到。

  我点点头,轻轻的放开他的肩膀,然后扯下了一颗手腕上的沉香串珠,走到了那棵大树之下,定好了阵眼的位置,郑重的放下了那颗串珠。

  依旧是‘轰’的一声闷响,天空开始出现了龟裂....那个大和尚就那么痴痴的看着,直到那紫红色的裂缝出现在天空,他的脸上才泛起了一丝笑容,他喃喃的说到:“好多年,好多年了,虽然..虽然不是..蓝天白云..可..可是真美啊。”

  我们难过的无言,他却不看我们一眼,只是痴痴的盯着那个裂缝,再轻声说了一句:“真..真美啊..”整个人就再无生息。

  承心哥伸手抹了抹他的双眼,让他闭上了眼睛,他或者不幸,不能和同生共死的战友,一起笑着飘散到天空,他也很幸运,看见了自己牺牲的意义。

  “他已经..死了。”承心哥的声音,在街道响起,我的鼻子很酸,酸到我不能再看这街道惨烈的场景,只能把目光投射在了天际的远处,艰难的咬住下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又是一片紫色的天空,我们迈出了第三步。

  风吹起,那咽唔的声音是给英雄最后的挽歌....我转身抱起朱卓,说到:“走吧,去下一个地方,还有两处,我们就能在外城胜利。”

  第一次,我说起胜利这个两个字时,发现口中满是苦涩,胜利是牺牲,胜利却也是更多人的希望,它再苦涩,再惨烈,我们也得在这条血色的道路上前行。

  第四个阵眼...

  第五个阵眼....

  一路上,目睹的牺牲越多,我们心中的那股热血也就越沸腾,幸运的除了我们第一次遇上的人,就只有那个大和尚,能够亲眼看见紫红色的天空,不管如何,那总是阳世的天空。

  可是,我会用行动来证明他们的牺牲并不会毫无意义!

  我郑重的放下了属于外城的最后一颗沉香串珠,这里是外城最偏僻的地方,类似于城郊,在这里有一片灰色的草坪,最后一个阵眼就在这里。

  随着最后一颗沉香串珠的放下,那声熟悉的闷响又响起了,可是这一次天空是不同的,那龟裂的裂纹开始无限的扩大....

  我们呆呆的望着天空,看着那裂纹之下,紫红色的裂缝出现,再看着那裂缝开始扩大,而其它四处的裂缝也开始扩大!

  终于,随着一声轰鸣,它们横七竖八,毫无规则的联系在了一起,远远看去,就以这五个点为边缘,这个城市中间一部分的天空就如同要破碎了似的...

  这时,一阵愤怒的笑声从东面传来,带着极端的怒火,朝着我们扑来。

  “我,在内城等着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