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内城

第一百二十一章 内城

  那愤怒的笑声连带着话语,带着气势惊人的气场,就如同一阵暴风朝我们席卷而来,甚至不容我们反应,就疯狂的呼啸而过,震的我们每一个人都闷哼了一声。

  好在这并不是第一次交锋时的那种针对,想必那种碾压式的针对,就算那个存在,也需要凝聚一下气场,所以我们只是感觉身体内翻腾,胸口发闷,倒没有怎么受伤。

  而朱卓在我那一瞬间刻意的保护之下,更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是脸色有些苍白,在这股气势过去以后,它抬着有些苍白的小脸对我说到:“我没有害怕!”

  我轻轻的拍了拍朱卓的脑袋,对它说到:“嗯,我知道。”

  “不必赶时间了,真想坐下来抽一根烟啊。”承心哥懒洋洋的说到。

  “再来一杯红酒,一定是解乏的。”肖承乾也懒洋洋的靠着承心哥,伸了一个懒腰说到。

  “湖村很赶时间,走吧,内城。”我淡淡的说到,然后转身就走,我忽然间就有些明白我师父的感受了,当一切背负在身上的时候,真的片刻不能停下的,何况那些年,我这个徒弟,就一直是他最大的背负。

  累吗?师父!

  紫红色的天空就像夕阳,映照着我们的背影和前行的步伐,面对我那冷冰冰的‘不解风情’,承心哥微笑着抱怨了一句:“接下来就该我们出手了,你就不能轻松一下吗?”

  “得了,我估计他就是属于那种电影院中看喜剧片儿,整个电影院的人都在笑,他却只能脸抽筋,笑不出来的人。”肖承乾跟着补充了一句。

  我很明白他们这样的插科打诨,只是想冲淡这一幕幕牺牲带来的悲伤,和即将面对的大战所带来的沉重,我能理解,可惜我悲哀的发现,在那种压力正中的我,却怎么也融入不进去。

  我只有一个简单的希望,不要再有牺牲,每一个人都要好好的,就算让我死去,也不要让我看着他们死去。

  内城在这座城中鼎鼎有名,朱卓对它向往了那么多年,按照它的话来说,就算闭着眼睛也能带着我们去玩内城。

  这一次,不再是要命的奔跑,我抱着朱卓,带着大家,只是快步的在这座城中穿行,而城中的鬼物经历了如此的‘变故’,纷纷涌出屋子,议论着这些变故。

  街上的打斗厮杀少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连那些不甚清醒的鬼物,我都觉得它们变清醒了几分。

  朱卓在我怀中舒服的叹息了一声,我不解,问它:“怎么了?”

  “不知道,就是感觉周围的气息变了,冰凉的舒服,没以前那种..那种...我也说不好。”朱卓好像挺为这种舒服所沉迷的样子,竟然微微的闭起了眼睛。

  我无奈的摇摇头,我们入鬼城的时间很短,加上我们的身份特殊,都是一群修行之人,所以它那驳杂的阴气对我们的影响真的几乎于无,所以我们也体会不到朱卓的感受。

  只是在我的记忆中,这个阵法并没有什么净化阴气的逆天功效,所以,我并不认为是这个阵法的作用。

  但无论如何,好的改变总是让人内心欣喜,这种暴戾绝望的城市能有这种转变,让行走在其中的我们心情也跟随着稍微变好了起来。

  当心中敬仰的英雄,牺牲带来了好的意义,这就是最好不过的安慰。

  朝着东面一直走,我也记不清走过了几个接口,几条小巷,我们终于站在了传说中的内城。

  “就是这里了。”朱卓轻声对我说到,抬头看着内城城门上巨大的两个字‘皇城’,朱卓的眼中却再没有任何的向往,有的只是一种充满了希望的紧张感。

  我也打量着这传说中的内城,在它的周围没有任何的建筑物,外城的建筑物都自觉的隔离了它一里左右的距离。

  它有着看起来厚厚的黑色城墙,只是一眼望去就给人一种厚重的感觉,在城楼上,燃烧着巨大的火盆,紫色的火焰不停的吞吐,照亮了这里的一切。

  原本它是笼罩在一片黑雾中,真的走到了这里,面对这巨大的城墙,我心中那个念头又不禁泛起,和一座城做对!

  之前,我有一种强大的无力感,但到如今,我悄悄的握了握拳头,那些牺牲所带来的热血早已经在心中沸腾,此刻它需要一战盛大的战斗来发泄。

  战斗,并不都是罪恶,只要自己做的是对的,只要还是以正义之名,那就一往无前的前进吧。

  想到这里,我感觉整个身体都在沸腾,我放下了怀中的朱卓,牵着它的手,把它交给了如月。

  “如月,你带着朱卓留在城门外,等我们。”我不容如月拒绝的说到。

  “三哥哥,为什么?小时候,我们冒险,闯祸,从来都是并肩而行的啊。”如月的神情有些不满,看得出来,她还渴望着和我并肩一战,或许是为了延续少年时那种感觉,人生总是不停的往前走,却又不听的留恋从前,任何人都抵挡不了那风景转瞬一逝的遗憾,可偏偏只能任由着人生的快车将我们带远。

  “因为现在已经不是小时候,而你以灵体入城的情况又有些特殊,并不能完全的发挥战斗力。”说到这里,我眼中闪过一丝痛苦,我认真的对如月说到:“如月,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对我重要的人了,哪怕有一点点微小的可能,我都想避免这个情况的出现,你知道吗?以后,我们的路还长,江河湖海,我们还有许多地方没有去,不要现在,好吗,如月?”

  如月沉默的看了我一会儿,终于默然的牵起了朱卓的手,然后对我说到:“三哥哥,我的心情也是一样,万事小心,我在这里等你们平安。”

  “会的,都会平安。”我微笑着对如月说了一句,看着如月和如雪有8分相似的脸,我稍微恍惚了一下,若我这一生到最后会平安的完成了所有的事情,我会再去龙墓,只为再见你一次,如雪。

  我心中默默的闪过了一个念头,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朝着内城走去,大家紧跟在我的身后,如月牵着朱卓的声音也就越来越远,可是我感觉她的目光还停留在我们身上,充满了担忧。

  城门外,没有一个守门人,有十来米高的巨大黑色城门带着一种特殊的金属色,矗立在我们的面前!

  它紧闭着,成为了第一个阻挡我们的存在。

  慧根儿在此时已经完全的扯掉了自己上半身的僧袍,仅穿着一条僧裤,他走上前去,对我说到:“我来!”

  我点点头,慧根儿忽然笑着对我说到:“如果我推它不开,我就一拳一拳的把这道城门给轰烂。”

  “嗯,我相信。”我淡淡的笑着说到。

  慧根儿也不再啰嗦,双手放在了城门之上,接着他嘶吼了一声,全身的肌肉鼓胀,城门竟然就这样被他一个缓缓的推开了。

  原来这道城门并没有锁住,只是这样虚掩着关上了。

  慧根儿并没有把城门全部推开,只是能够够我们通过,他就停了手,颇有遗憾的对我说到:“可惜不能打烂它。”

  “何必费这力气?留着等一下打架吧。”我淡淡的说到,走入了城门,慧根儿冲我呵呵一乐,也连忙跟上了我的脚步。

  我们杂乱的脚步声回荡在空旷的城门通道,这里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却可以看见前方是一个巨大的广场,广场的尽头是一座类似于宫廷大殿的建筑物,而它的两旁也错落有致的排列着一些看不清具体言之的建筑物。

  我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这里的城主真的把自己当做皇帝了吗?它想做哪里的皇帝,这个内城竟然是仿照皇宫的形式来建筑,却又并不完全相同,毕竟它还是一座城,内城!并不是真的皇城!

  我们很快就穿过了城门的通道,走上了那个广场!

  很自然的,几个战斗力比较强的,就把几个不太擅长战斗的围绕在了其中,不过既然能走到这里,谁又是真的不能战斗呢?除了承清哥,他让我有些看不清,毕竟从他所学和他的合魂来看,很难说有战斗力。

  我们的脚步声回荡在这个空旷的广场,就这样行走了上百米,却发现一切都安静的可怕,周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肖承乾在我旁边说到:“我有一种预感,等一下一定是狂风暴雨般的战斗啊。”

  我没有接话,其实一入内城,我是真的感觉到了,在这里的阴气比外城要纯净了不知道多少倍,虽说不是完全的纯净,但我却已经能感觉到来自灵魂那股比较舒服的感觉了,在外城就算朱卓说舒服的时候,我都什么也没有感觉到。

  我沉思在自己的问题当中,却不想肖承乾的话刚说完不久,内城忽然没来由的灯火通明,到处都亮起了紫色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