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拉开序幕的战斗

第一百二十二章 拉开序幕的战斗

  紫色,又是紫色?虽只是紫色的火焰,我不会去联想到紫色植物,或者紫色虫子,可这个颜色给我的莫名压力是解释不清楚的。

  可也就在这时,我停下了脚步,微微皱起了眉头。

  “没必要走了,看来是要痛快的打一场了。”说话的是慧根儿,他的神色兴奋,又一次扯掉了上衣,按照这种频率,我觉得他其实没必要穿上衣的。

  大家都安静了下来,因为当紫色火焰亮起的瞬间,从这个宽大的广场旁边的建筑物里涌出了大量的鬼物。

  前方,后方,左右两边....

  原来是这样吗?来个十面埋伏,瓮中捉鳖?怪不得一路行来这么的安静。

  无奈的是,这并不是什么阴谋,而是阳谋,就算十面埋伏,我们也不得不继续在这内城前进。

  面对这涌出来的鬼潮,就如同面对大海的潮汐一般,给人以无限的压力,但同时也彻底把我们胸中一直憋着的那口热血点燃。

  “承一,到中间来,如今不是你出手的时间。承真,把你的阵盘拿出,精确的定位,让承一去完成阵眼的布置,记住,我们是激活大阵,并不是为了和这些鬼物缠斗。”在鬼潮的潮汐朝我们涌来之际,一直没有说话的承清哥忽然一把把我拉在了中间,并且快速的布置到。

  “承清哥,你...”我很奇怪承心哥为什么忽然有这样的表现,而承清哥只是把玩着手中的三枚铜钱,说到:“难道你不知道?道家从古至今,若要上阵带兵,从来都是命卜二脉的人,运筹帷幄以千里吗?我只是履行职责。”

  说话的时候,承清哥把慧根儿安排在了一行人的前方,陶柏断后,左右分别是肖承乾和路山,接着承清哥说到:“承愿和承真你们放出合魂辅助,在外围的人全力出手,承一往哪个方向跑,这样的位置就朝着哪个方向变动,慧根儿一定跑在最前方。”

  承清哥三言两语就布置好了一切,我有些不解的问承清哥:“为什么是慧根儿一直在最前面?”在我的想法里,这种冲在最前面的事情不是应该是我才对吗?

  “慧根儿赤子心,几乎不被这种鬼物的幻象所迷惑。陶柏疑似纯阳身,万邪不侵。”承清哥只是简单的解释了一句。

  而我点点头,就安然的站在了阵中,忽然就有些明白肖承乾和承心哥的意思,充分的信任每个人,让每个人独当一面,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要我一个人背负的。

  眼前的鬼潮看不到尽头,这个时候,我才相信是那个所谓的城主安排的精锐尽出,我不敢去细估算,但大概一眼也有不下上万的鬼物,而我们在其中不是要杀出一条血路,而是要配合阵眼杀出无数条血路。

  从上空看去,我们一行人就呈菱形站在鬼潮的正中,犹如一页孤舟,随着会被这咆哮着的鬼潮浪头所颠覆,这种压力,就如同几个武林高手面对千军万马,不是亲临其中,光凭文字根本无法描述。

  “全力出手么?”慧根儿舔了舔嘴角,下一刻,他闭上了眼睛,双手在胸前合十,然后用一种怪异的姿势站在了其中,口中开始念诵起我听来很陌生的咒语,抑或是经文。

  在我左边的路山更加奇怪,明明是在掐动道家请神术的手诀,但身体的姿势却又是密宗的一种盘坐之法。

  肖承乾最是中规中矩,在承清哥说全力出手的时候,就已经释放出了一个纯黑色的鬼头,释放出那个鬼头的刹那,肖承乾的脸上出现了一种肉疼的表情,而我却是看得一惊,光凭感觉我就知道他这个鬼头应该是奢侈的用纯阴之气培养,少了驳杂的负面情绪,纯阴之气可以轻松的化为鬼头所需的灵魂力。

  而下一刻他就开始他们那一脉引以为豪的请神术。

  至于陶柏比所有人都简单,他只是用一种复杂的手势开始在身上拍打,我完全看不懂他是在做什么,可是我却看见了一股纯红色的气息从他的胸口处散发,然后蔓延至双臂,站在所有人的中间,我都能感觉这股气息的灼热。

  在这其间,我注意到了一个细节,路山眼神复杂的看了陶柏一眼,接着又开始继续他的术法。

  一切都在准备当中,但施术的时间,和鬼潮朝着我们涌来的时间并不对等,照这样下去,施术还没有完成,我们就会被鬼潮淹没,当我们是灵体的形式时,鬼物会连迷惑这一步骤都省了,会直接吞噬我们。

  “承愿,承真。”承清哥罕有的在掐动手诀,三枚铜钱已经被他收起,他催促了一声承愿和承真,然后继续掐动他的手诀。

  我身在其中,双手微微颤抖,其实是已经想出手到极限,合魂的话我是最熟悉的,如果我要放出傻虎,几乎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不会像承愿和承真还需要一些准备的时间,而傻虎仿佛也是感觉到了这股澎湃的战意,在我灵魂深处长嚎不已。

  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错觉,总感觉傻虎每咆哮一声,这座内城就会颤抖一下,仿佛是激动,兴奋,又对立的各种情绪,我很奇怪,为什么会从一座内城感觉到情绪,难道我是疯了吗?

  我努力的让自己平静,而鬼潮却一刻不停的朝着我们碾压而来,距离在不停的缩短,十米,五米...承真和承愿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焦急,按照这种速度,不出两秒钟,我们正前方的鬼潮就会和我们短兵相接。

  但就在这时,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承清哥的后方,然后快速的斜着飘向前方,慢慢的实体化,终于渐渐清晰!

  接着,我看见四条短腿,和懒洋洋的伸出来的脖子,白色的十块胸甲,也就是肚皮朝着我们。

  我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忍不住招呼了一句:“二懒龟,好久不见!”

  可惜,这只懒龟根本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就重重的落在地上,四肢和脑袋在那一瞬间也缩进了龟甲之中,就如同一面巨大的盾牌落在地上。

  ‘轰’的一声,随着鬼潮冲在最前方的黑袍鬼物根本来不及退缩,重重的撞在了二懒龟的背甲上,然后巨大的反震力就让这些黑袍鬼物飞了出去。

  而二懒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这个时候又慢慢的伸出脑袋,眨巴着两只大眼睛,一副迷茫的状态。

  “它还没有弄清楚是在做什么?本能的按照我的指挥做事而已。这只二懒龟反应太慢。”承清哥说话的时候,嘴角带着笑容,下一刻他掐起一个手诀,二懒龟的身躯就急剧的缩小,又变成了那只双眼水汪汪的小乌龟,飞到了承清哥的肩膀上。

  背甲上依然是那四个字——懒龟一只!

  承清哥之所以那么从容,是因为在这一刻,承愿的蛟魂,承真的卖萌蛇已经出现了。

  两条巨物,一出场就比二懒龟震撼好多倍,几乎是见风就长的身躯,在眨眼间,就膨胀到了数十米的身长,直径一米多的粗度,盘旋在上空。

  这时我才发现承愿的蛟魂是极其好斗的,在看清了下方的形势以后,几乎身形还未稳,就咆哮了一声,俯冲向下方,如同蛟龙入海般的扎入鬼潮,下一刻再飞起的时候,盘绕的身躯已经缠绕了冲在前方的不下百只鬼物,然后冲天而起,再重重的落下....

  ‘轰隆’一声巨响,被缠绕的鬼物后果可想而知,那些被殃及池鱼的也不知道有多少。

  面对这么巨大的动静,那只蛟魂又是一声咆哮,那咆哮声竟然兴奋的如同一个小孩子在欢呼一般,我寻找的这几大妖魂都有各自非常神经病的一面,我以为承愿的蛟魂正常,事实证明,这只蛟魂在自主行动的时候,也一点儿都不正常。

  好斗蛟,应该就是它了!我没想到,这一次的战斗是二懒龟拉开序幕的最艰难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