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成长起来的..

第一百二十三章 成长起来的..

  好斗蛟那么兴奋的出手,就影响到了一直有些阴沉沉的卖萌蛇,虽然它的身躯巨大化以后,跟萌字完全不沾边儿,就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盘在边缘,眯着阴沉沉的本就像一条线的眼睛在观察形势。

  可我怕说出这句话,太打击喜欢刻意卖萌的卖萌蛇,所以一直忍着没说而已。

  好斗蛟的出手,之所以我说影响到了这条大蛇,是因为它终于舍得扭动一下身躯,甩开了那些扑向它,吊在它身子上的鬼物,看得我心中一口闷气憋着,恨不得冲上去踹这卖萌蛇两脚。

  可是那边承真已经抓狂了,不管不顾的冲过去,一个响亮的巴掌就拍在了卖萌蛇巨大的身躯上,大骂到:“快点给老娘动起来,你一条蛇和老娘说什么谋而后定啊?你以为你是诸葛亮啊,你再这样,老娘不要你了。”

  谋而后定,估计是卖萌蛇给承真交流时所找的理由,忽然听见承真说不要它了,卖萌蛇一下子转头看着承真,一张蛇脸上竟然生动的摆出了委屈,怕怕的样子,虽然我再次强调这张蛇脸和萌没有半点儿关系。

  这样的表情,把本就气急的承真气得那是一个披头散发,张牙舞爪,她狠狠一脚踹在卖萌蛇的尾巴上,吼到:“威风起来,马上,必须!”

  没办法,在承真的‘威压’之下,卖萌蛇终于动了起来,它没有选择好斗蛟那种粗暴的方式,而是昂扬起它的蛇首,下一刻,舒展了身子,在它蛇尾的横扫之下,鬼物嚎叫着被扫飞了一片,可这还不是结束,在那些鬼物被扫飞的同时,卖萌蛇终于张开蛇口,一口绿雾就喷出了出来。

  “承真把这家伙培养的不错,灵魂力转化为了毒雾,这应该就是这爱卖萌的家伙独有的术法了。”承心哥眯起眼睛评价了一句,我看见他的表情复杂,毕竟三大妖魂都已经出手,他应该很想嫩狐狸出来放风一下,不过,嫩狐狸出来之后的后果,承心哥估计比较想哭。

  不论如何,三大妖魂的自由出手,总算暂时挡住了鬼物大军的浪潮,虽然我已经看见那些建筑物里还在源源不断的涌出鬼物,几个红袍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其中几栋建筑物的楼顶,在看着这一切。

  承真已经拿着阵盘,在精确的定位,我看似镇定的双手背着,气定神闲,实际上心理的压力不小,看似占了上风,但在这种鬼海战术下,我们能坚持多久?还有没出手的厉害鬼物呢?

  不要忘记了,还有一个存在——郁翠子,它是鬼罗刹啊,和小鬼等并列在顶级鬼物之中!

  但下一刻,咆哮的陶柏首先给了我一个答案,鬼海战术并不可怕,他终于终止了全身那种奇怪的拍打与指指点点,整个人的周围已经是红光环绕,就犹如整个人在燃烧的火种站立着咆哮。

  “终于释放了两道封印。”路山闭着双眼,声音飘忽的传到我耳中,我却并不清楚,他这句看似在完全无意识下,只是本能说出的话指得到底是什么?

  我也来不及思考,陶柏已经睁开了双眼,此时的陶柏哪里还有半分害羞的样子,眼中闪动的完全是一种陌生的铁血的厮杀的光芒,就如同一个完全的陌生的人站在我的身后。

  接着陶柏的出手却让我彻底的震惊,他终于打出了第一拳,周围的红光就如同真的火焰那般溅开,他拳头打中的那个鬼物,几乎是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化为了一缕青烟,而被那溅开的红光所溅中的鬼物,也开始莫名的燃烧起来,红光迅速的蔓延,就如同燃烧的火焰,所过之处带起青烟袅袅...

  这是..这是传说中的纯阳之力吗?可以让完全是阴之力的鬼物瞬间就被燃烧的魂飞魄散?看陶柏的样子,好像在他的灵魂力,那纯阳之力无穷无尽一般,他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在我发愣的时候,肖承乾也完成了他们那一脉引以为豪的请神之术,同上次一样,一个天降带领着五个天兵,手持各自的兵器,出现在了肖承乾的身后。

  “上次没有杀个痛快,现在去吧。”肖承乾的脸色有些发白,但还是不忘威风凛凛的嘶喊一声。

  那五个天兵天将依言杀入了鬼潮之中,毕竟是天上的天兵天将的投影,在它们面前,这些鬼城的所谓精英跟乌合之众没什么差别,甚至更差,他们一出手,就如同五头狼杀入了羊群之中,简直是无往不利!

  我的心稍微安定了一些,我终于意识到我在成长的同时,我的师兄妹们,我的朋友们,还有我不知道的势力中的能人也在快速的成长,他们的本事并不比我差,如今就是他们的舞台,我还担心什么鬼海战术?

  怕的只是这些精英不够多,不够杀!我的心情激荡起来,而与此同时,路山也完成了他的术法,并不是我上次看见那种景金色的光罩,而是一个显得有些‘恐怖’的虚影出现在了路山的身后,那个虚影一闪而逝,在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是什么的情况下,就已经消失了。

  我只能肯定它不是一种怪物,而是一个人,说恐怖只是它身上那种神秘而悠远的气息,带给我莫名的压力有些恐惧,就如在西藏的寺庙中看见某些‘凶佛’塑像所带来的感觉一般。

  那是一种灵魂的威压,人自然的就会感觉到恍惚和害怕。

  我不明白路山是在做什么,明明请来了一尊看起来威力让人恐惧的佛之化身,为什么又消散了?在这个时候,我完全没有思考为什么道家的请神术,请来的是佛家的佛...

  可是路山下一刻就给了我一个答案,他抬起头时,双眉之间莫名的多了一道红色的印记,而眼睛更是变得怪异,黑色的眼眸变成了白色的,白色的眼白变成了黑色的。

  “杀戮之时,不用人的双眼看这世界。”路山忽然开口说话了,声音变得异常陌生,但在下一刻,他的手上忽然就出现在了一张手鼓,背上背着一个号角,手上还拿着一把骨头为柄,刀身非常像藏刀的刀。

  “哎...”路山叹息了一声,然后举起手中的手鼓,开始按照一种神奇的节奏拍响手中的鼓。

  那鼓声悠扬而悠远,带着一种颤动灵魂的神秘韵律开始在这嘈杂的战场扩撒开来,鼓声并不是针对我们,可是在场中的我听了,都感觉到从灵魂深处传来的压迫感,压迫的整个灵魂都不敢稍有异动。

  不过,鼓声并不是针对我们,稍许凝神就可以克服鼓声带来的影响,但那些鼓声针对的黑袍鬼物可不是那么轻松了,至少以路山为范围的方圆十米之内,一些鬼物莫名的就停止了进攻,开始变得有些痴痴呆呆的慢走了起来,甚至立在了当中,不知道要做什么。

  后方的鬼物不停的涌来,纷沓而至,就因为前方鬼物的停滞,一下子在路山那一方的鬼物就变得杂乱起来,好像是在现代社会中因为人太拥挤而激动,发生了踩踏事件一般。

  可是这并没有结束,路山停止了拍鼓,把那张手鼓挂在了腰间,然后取下了背上骨制嚎叫,放在嘴边吹了起来。

  ‘呜’,这号角的声音就和鼓声一样的悠远神秘,带着沧桑的岁月气息,而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悲伤和牺牲之意,仿佛是佛为了人间,牺牲自己那种感觉,回荡在这广场,让人有一种膜拜的冲动。

  更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原本那些已经被手鼓控制了行动的鬼物,此刻更是纷纷跪下,开始朝着路山膜拜,但这种膜拜并不是心存感激或者是被度化,我凭借着敏锐的灵觉就知道,这是一种迷惑般的行为控制。

  收起了号角,路山发出了第二声叹息,接着,他手持那把藏刀,终于开始了杀戮,对着那些膜拜的,一动不动的鬼物,开始了杀戮...同样是厮杀,可是路山这边的情形就显得有些诡异。

  在厮杀时的路山,完全就是异常机械的在进行中动作,眼中无悲无喜,无怨无嗔,我有种错觉,仿佛只有那两声叹息,才是路山的本意。

  可是,叹息是怎么回事儿呢?我不懂,就如不懂同样是厮杀,为什么路山那边显得诡异。

  在众人都纷纷出手以后,慧根儿的术法终于完成,这一次慧根儿闹出了一个惊天的动静,在他术法完成之际,两尊金刚同时出现在了慧根儿的身后。

  而慧根儿身上的血色纹身,竟然诡异的不见了。

  我此刻心情已经完全平静,这样的战斗力爆发出来,这内城的平常鬼物已经不足畏惧,不等慧根儿真正的出手,我就知道,我们可以正常的前进了。

  因为是自由战斗,所以释放出妖魂,并不影响本人,除非是合魂。

  所以,此刻承真拿着阵盘,已经对我说到:“承一哥,最近的阵眼在西北方,那里有两个阵眼,先去那边吧。”

  “嗯!”我淡淡的说到,说话间,我看了一眼在屋顶的几个红衣人,他们,还不出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