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最后的路

第一百二十四章 最后的路

  在我目光望向红袍鬼物的时候,我明显的感觉它们的目光也望向了我,这样冰冷的对峙着,可它们依然纹丝不动。

  我们这边的阵仗也算惊人,但不至于让它们觉得有出手的必要?

  我懒得猜测,在那边慧根儿的身后浮现出两尊金刚虚影,和以往不同的是,这两尊金刚竟然是很少见的八臂金刚,每个手臂都持有武器。

  “借武器一用。”慧根儿的神色平静,但转手就从一个八臂金刚的手中拿了一柄长刀,持在手中,口中也不知道在念动什么咒语,接着慧根儿的肌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身上的僧裤竟然应景的跟随着破裂了一部分,那形象看起来竟然让我都有了一丝压迫。

  更加诡异的是,慧根儿身后的其中一个金刚虚影,竟然淡了几分。

  这幕场景看得我有些震惊,曾经听说过,血色纹身完全融合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慧根儿这又是什么情况?另外,虽然我们是灵体状态,何以慧根儿能从请来的金刚虚影中借武器一用。

  但现在不是探究这个的时候,我深吸了一口气,大声说到:“西北方,走!”

  说话间,我就毫不犹豫的朝着西北方跑去,承真紧跟在我的身旁,为我指引着方向,按照承清哥的安排,慧根儿无论是何时何地都要在队伍的前方。

  面对茫茫的鬼潮,慧根儿终于挥动了手中的大刀,狂吼了一声:“让开!”

  ‘轰’,随着慧根儿大刀的挥舞,空气中竟然产生了气爆的声音,首当其冲的十几个鬼物,被慧根儿的大刀刀锋划过,毫无疑问的随着刀锋碎成了两半,而大刀产生的气流,竟然一击之下,掀飞了几十个鬼物。

  就这样,慧根儿只是一刀之威,竟然在以他为点的半径十几米的范围内,形成了一个真空的地带。

  慧根儿毫不犹豫的掉转方向,跑到了我们的前方,看见慧根儿如此威势的一面,我忍不住叫了一声好,就以现在的节奏,鬼物再多几倍又何妨。

  这是一路血色的奔跑,我在队伍的中间并没有战斗,却真真实实的感觉到了什么叫战场,在这个极像阳世的世界,我们几乎是每前行一米,都是那些黑袍鬼物的血肉在为我们铺路。

  但这也是一场完美的配合,好斗蛟和卖萌蛇看见哪方情势比较危急的时候,就会支援出手,而最神奇的是承清哥,他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出了那三枚铜钱,不停的在手中抛起,落下,我不明白承清哥在做什么,但每一次二懒龟总会化身为盾,在最危急的时候,为四个攻击的主力恰到好处的挡下攻击。

  第一个阵眼,第二个阵眼,第三个....我们一路奔跑,一路腥风血雨,靠着厮杀来推进前进的道路,竟然完成了十个阵眼。

  加上外城的五个阵眼,我们厮杀到此时已经完成了十五个阵眼。

  这个大阵有十八个普通阵眼,外加4个核心阵眼,如果说前进的道路是22步路,我们已经走完了其中的15步。

  和外城激活阵眼不同,在内城,放上了阵眼,并没有带来任何异常的反应,就如同只是做了一场平常的事情,但我相信,但完成最后一个阵眼的时候,这里会发生惊天动地的大事。

  此时,我们深处在内城的什么地方,我已经不知道了,毕竟是跟随着承真的指挥在走,只是为了阵眼在走,深入到了什么地方,谁知道?

  比起外城,内城小了一些,但也算是一个错综复杂极大的存在,里面宫殿似的建筑,就如同真正的深宫大院,不,应该比那个还复杂十倍。

  那些涌出的黑袍人在这个时候,已经不怎么多了,稀稀拉拉的围着我们,还有些犹犹豫豫的不敢靠近,就如大海中的狂风大浪终于累了,渐渐的平息了下去一般。

  我们此时站在一个高出其它地方的广场之前,后方就是一处极其雄伟的宫殿,敞开着大门,黑沉沉的,就如同一头择人而噬的野兽,在等着我们自投罗网。

  在后方已经没有黑袍人了,仿佛这个广场还有这个宫殿就是禁忌中的禁忌,那些黑袍人不敢上前,不过那些红袍人却是一路跟随我们来到了这里。

  我所处的地上传来了一股因为鲜血的蔓延凝固,而产生的滑腻腻的感觉,这里已经是最后一处厮杀的战场,到了这里以后,那些黑袍人已经不敢上前了。

  慧根儿的大刀,路山的骨刀,肖承乾天兵天将手中的武器,还有陶柏的拳头,鲜血已经凝聚成了一种乌红的颜色,血滴还在一滴一滴的往下滴落,

  我的耳边传来了他们的喘息声,显然这样一路厮杀推进,他们也耗费了极大的灵魂力,每个人都受了一些伤,但完全算不得狼狈,只有肖承乾的天兵损耗了两个。

  “最后的7处阵眼都在此地,其中剩下的三处普通阵眼,就在这个广场。核心阵眼在那大殿之中。”承真在我的耳边轻声对我说到。

  我点了点头,恐怕这最后的道路真的不会轻松。

  那些稀稀拉拉的黑袍人再次聚集了起来,但还是畏缩不前的样子,我对它们说到:“要杀就尽管来,不来,我们就要进去了。”

  没有一个鬼物回答我,其实随着这场厮杀,我已经发现了很不对劲儿的地方,就是这些黑袍人一个个都是悍不畏死的,哪怕再多的死亡出现在它们面前,它们也一如既往的前进,再前进....要知道,已经身为了鬼物,再死亡就是魂飞魄散的下场,是什么让它们如此疯狂?又是什么让它们在此处广场前停下了脚步?

  “孩儿们,退去吧。你们,有本事,尽管闯进来。”那些黑袍鬼物不说话,在我的身后却突兀的响起了一个声音,这个声音我非常熟悉,就是那所谓城主的声音。

  但和前两次充满了暴怒和高高在上的情绪不同,这一次是一种诡异的平静,好像前面我们取得的上风在它的眼中根本不算什么?

  随着它开口了,那些黑袍人开始散去了,而那几个红袍鬼物也跟着诡异的不见了。

  “那家伙到底是输不起大多的,毕竟在这旁边,还有一个旧城在那边虎视眈眈。”承清哥把玩着手中的三枚铜钱,淡淡的说到,我深以为然。

  也不知道这场战斗到最后,旧城会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休整一下吧。”承心哥忽然开口了,进入内城以后,无尽的厮杀,难得能有那么安静的时候,承心哥忽然这样提议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中多了几颗药丸,和现世的药丸不同,他手中的药丸更像是一团气体。

  慧根儿他们几个人收了术法,大喇喇的坐在了广场的边缘,承心哥把手中的药丸递给了他们,叹息了一声说到:“吞下去吧,补充灵魂力的,虽然修复不了魂魄的损伤,但也是异常珍贵的药物了,否则不会产生药灵,让我带进来。”

  “我不用,没费什么力气的。”只有陶柏拒绝了承心哥,好像他使用的是另外一种力量一般。

  承心哥也没有强硬,很淡定的收起了药丸,倒是慧根儿他们几个很直接的就吞了,过了一会儿,脸上出现了舒服的表情,仿佛刚才的疲惫得到了极大的放松。

  “既然是休息,我也来诵经一篇吧。念力加身,倒是可以滋养灵魂和意志力,得到一些力量。”进入内场,见到了如此杀戮,一直很沉默的觉远也说话了,很平静的一句,然后盘膝坐下,转动着手中的念珠,开始为我们诵经。

  随着觉远的诵经声,我的心陷入了一种异常安宁的心境,在这危机重重的内城,我竟然仿佛置身于悠远的星空。

  时间慢慢的流逝,随着觉远的诵经声,我也不知道是过了十分钟,还是二十分钟,总之这难得的安宁正让我留恋,我们的身后响起了一连串的脚步声,打破了这安宁。

  “喲,我们城主仁慈,给你们一点儿喘息的时间,你们倒也会借坡下驴啊?怎么样,休息够了吗?”一个声音在我们的身后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