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战(四)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战(四)

  一直任由红袍鬼物辱骂,甚至一脚一脚踩在自己脸上,一动不动就像已经死去的陶柏在这关键的时候,忽然动了,他就是那么毫无预兆的一把抓住了红袍鬼物带着惊人气势踩下来的最后一脚。

  红袍鬼物的嘴角微微张开,上扬!虽然仅仅是露着半张脸,我也能看得出来它相当的惊讶,毕竟它这一脚也是动用了一定的灵魂力,怎么可能说抓住就抓住?

  我自问我如果到了陶柏这样的地步,是不可能抓住它的脚的,因为凝聚的,强大的灵魂力就会把我的手震开!我,是没有办法的...

  “你说我的伙伴们不理我?”陶柏的脸埋在地上,看不清楚表情,声音也因为有些闷闷的,但却清晰的传了出来!

  红袍鬼物哪里有耐心听他说什么?在此刻,它只是不停的扭动身躯想要挣开自己被抓住的那一只脚,但它是徒劳的,陶柏的手就如同一把铁钳,死死的抓住那一只脚,纹丝不动,在手和脚交汇的地方,阵阵的蒸汽涌出,复又被风吹散...

  我看见红袍鬼物咬住了下唇,嘴角颤动,这一定是感受到了某种痛苦,但陶柏还在说话:“他们是不理我吗?我想不是的,一定是山哥阻止的,他一定是想让我体会一下如果落在了敌人的手上,我会遭受到多么无情的对待,而且,他一定也是在提醒我另外一件事情呢,我明白了,哈哈,我明白了!”

  说话间,陶柏忽然一只手重重的拍向自己的胸口,然后如同太极手那般的在胸口处打了一个转,手势复杂的不知道在自己胸口做着什么!

  红袍鬼物脸上的痛苦神色更加的浓重了,甚至它开始惊慌,它拼命的想抽出自己的那一只脚,无奈事与愿违,它挣脱不得....

  “所以,我认真了,我决定用全部的力量来对付你!如果是山哥,他一定会说,一开始就该如此的!”这句话刚落音,陶柏身上忽然亮起了比刚才更耀眼百倍的红光,那已经不是单纯的红色了,而是一种绚烂的红金色,没有预兆的‘呼’的升腾而起,气势惊天!

  红袍鬼物被抓住的脚踝,莫名的自燃了起来,它大叫了一声,一下子坐倒在地,相反的,脸上还带着脚印陶柏慢慢的站了起来,一手抓着红袍鬼物的脚,朝着路山的方向,走了几步,停了下来!

  “山哥,我明白了。”陶柏的神情平静,语气也平淡,脸上多了几分男子汉的刚毅,哪里还像那个害羞的小孩子。

  “明白了就好。”路山点点头,双手抱胸,不再言语!

  红袍鬼物痛苦的嘶喊声传遍了整个广场,从它脚踝处开始燃烧的火焰,竟然顺延着,燃烧到了它的小腿,它的大腿.....

  陶柏转身,忽然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狂奔了几步,在奔跑的过程中,他虎吼了一声,竟然抓着红袍鬼物的脚,一把把它高高的扬起,然后陡然停住脚步,如同扔一个破麻袋似的,一下子把红袍鬼物重重的朝着地上扔去!

  ‘澎’的一声闷响,我感觉脚下的地都在震颤,红袍鬼物被重重的扔在了地上,由于力量太大的原因,它竟然弹了几下,才在地上滑行了几米停住。

  “还没有死掉吗?”我在心中暗想,倒有些佩服起红袍鬼物的生命力来了!

  而在这时,承真的第三杆山河旗也终于升腾而起,旗面随着呼呼的风声招展开来,又是一副相连的山河旗!

  应该是最后一杆山河旗了,因为我看见承真的身影重新清晰的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里,已经没有用‘蛇形’的状态了,而是正常的走路方式,脸上脖子上的蛇形纹身也已经不见了,看样子是解除了合魂的状态!

  那么快就解除合魂的状态了吗?按说,合魂可以支撑更久的时间啊!

  我看着承真,却发现承真的脸上出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疲惫,她一步一步的朝着我和承清哥走来,然后一下子靠在了我们身上,看样子,是累的连站立都成问题。

  “我现在越发的开始佩服起师父来,他曾经为了姜师叔,连用十二杆山河旗布风水大阵,生生的改了一个地方的风水流向,我在合魂状态下,也只能动用三杆,不过三杆够了。”承真有些疲惫的对我们说到。

  其实我不懂承真在说什么,可是她的说法却让我想起了一件事儿,忍不住开口问到:“你说的,可是黑岩苗寨那一次。”

  承真轻轻的点头,眼睛却望向了那三杆排列成一个不规则三角形的山河旗,在这时,我能感受到山河旗之间有一股看不见的能量在流动,可惜在没开天眼的情况下,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

  “破了!”承真轻轻的说出了一个字,就在这时,我感觉天地间仿佛震颤了一下,接着山河旗上的山水仿佛明亮了一分,接着,我看见一团不知道哪里出现的白色能量爆开,整个广场的模样忽然就变了。

  在这之前,我们所见的广场就是一个空荡荡的白色广场,在尽头之处就是一处大殿,在那团白色能量爆炸以后,整个空荡的广场开始急剧的缩小,那个白色的广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和外城那个点将台所在的广场一样的黑色广场。

  不同的是,这个广场并没有什么雕塑,唯一的让人心惊的变化就是在广场之上出现了另外两个红袍之人。

  果然,就如承清哥所判断的那样,这个广场有一处大阵,临时的三个阵眼,就由三个红袍鬼物所控制的。

  在广场露出了‘真面目’以后,那处大殿,原本离我们有几百米,接近1千米的距离,如今只剩下百米左右,而两个红袍人也自然现身了。

  陶柏原本在扔出红袍鬼物以后,是紧接着准备进攻的,但发生了这样的变化,他忍不住愣了一下,再回头时,红袍鬼物已经重新站了起来,一阵一阵的黑色水波冲刷着它的身体,那原本燃烧在腿上的火焰也熄灭了。

  “啧啧啧...清,你不仅没有守住第一个阵眼,而且还让人破坏了阵眼。”那两个红袍鬼物现身以后,其中一个同样带着面具,满头白发的红袍鬼物突然充满讽刺的开口了。

  “闭嘴!”原本这只水鬼叫做清?此刻被同伴讽刺,忍不住喝骂了一句。

  “啧啧啧,凭什么要我闭嘴,没守住也就罢了,自己还弄成了这副模样,啧啧啧...”面对清的呵斥,那个白发鬼物不但没有闭嘴,反而上蹿下跳,嘲讽的愈发的欢快了。

  它的速度很快,随着它上蹿下跳的动作,忽然身影就不见了,就像突兀的消失,比承真蛇形时的动作更快,我心里陡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这时,承清哥忽然喊到:“路山!”

  这个敌人是路山的吗?路山微微叹息了一声,然后轻轻拍动了手中的手鼓,随着鼓声的响起,空气中仿佛有一阵阵波纹的荡起,下一刻,一个身影忽然从空中跌落出来,像一只大鸟一般飘向了广场边缘的柱子边,稳住了身形,朝着路山‘桀桀’的冷笑不已。

  “已经决定了,你的敌人是我。”路山收起了手鼓,再次悠悠叹息了一声。

  “敌人,哪来的敌人,是谁要和你动手?找出来再说吧?”说话间,那个白发鬼物又这样突然的消失了。

  路山无奈,手一晃动之下,那面手鼓竟然急剧的变大,这也是在灵魂状态才可能出现的事情,然后路山的手中莫名的多了一柄鼓槌,他用单手托鼓,就这样敲动起了手中那变大的手鼓...

  鼓声在广场传开,或许是因为声波的震动,那个叫做清的红袍鬼物脸上还残留的半面面具很突兀的再次碎裂开来....

  它的面具彻底的脱落了,或许在之前,陶柏用力一扔,就已经让这面具不堪重负了!

  此时,面具之下出现了一张清秀的女人脸,非常正常的一张脸,但只是一瞬间,那张脸莫名的就开始肿大,澎胀,变得恐怖之极。

  “你们是一定要看见,我被淹死之后,在水里泡了二十几天的样子吗?或者,这样样子很好看?”那个清忽然就这样平静的开口了。

  我眉头微微一皱,我自己是清楚的知道,在水中泡过的尸体几乎可以说是最恐怖的一种了,这样一张脸突兀的出现在面前,的确让人不舒服。

  但更让我担心的是,为什么那个清的语气可以如此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