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大战(八)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大战(八)

  神秘的号角之声响彻了整个广场,那个少女原本有些飘忽的虚影竟然有些渐渐的凝实。

  更神奇的是,那骨刀并没有从空中坠下,而是慢慢的融入了少女渐渐凝实的身体,然后消失不见。

  那个少女在这时终于回头,温柔的看了路山一眼,那眼神是挑剔不出来什么毛病的,充满了感谢与慈悲,可是路山根本不与她对视。

  至于原因身为旁人的我,竟然有些明白。

  如若是我任何一个重要的人,用一种神佛才会有的慈悲眼神看着我,我也不会回应这样的目光,应该它给予我的只是给予天下人的慈悲,哪里有一些不同的感情。

  其余的话不用多问,从路山的表现来看,我就知道这个少女对于路山来说是有多么的重要。

  “啊...你以为我就是如此,任你揉捏吗?”被抓住的白发鬼物在这一刻终于彻底的疯狂了,一直小心的,不肯吃亏的它被那尊凶佛抓在手中的时候,终于爆发了。

  爆发了惊天的气势!

  狂风乍起!

  这个风属性的鬼物发狂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对比起刚才的清,我知道,那个白发鬼物的出手一定也不会差了!

  果然是如此的,那漫天的狂风竟然在我们肉眼可见之下,迅速凝结成了一把巨大的鬼头大刀,一把被那被桎梏在凶佛巨掌中的白发鬼物抓在了手中。

  “什么佛,什么神,老子就只相信我们的城主,因为它会让我成佛,成神!”在狂吼中,那个白发鬼物举起那把狂风凝聚而成的快有三米的鬼头大刀,朝着那尊凶佛的手腕狠狠的砍去。

  在那一瞬间,我简直有些迷茫了,这个白发鬼物明明是小心谨慎的存在,在发狂时竟然是如此的凶悍,据我所知,佛教的信仰是深入人心的,哪怕就是厉鬼,在神智清楚的时候,对于神佛也是退避三分,礼让三分的,我还有见过有鬼物敢直接对神佛动手。

  我只能佩服这座新城的城主,它成功的成为了这些鬼物的信仰。

  清脆的‘咔嚓’声响起,白发鬼物那柄凶悍的大刀,竟然齐齐的斩断了那尊凶佛的手腕,那尊凶佛闷哼了一声,倒退了一步,断腕之处并没有鲜血流出,而是佛光萦绕在伤口之处,看起来有些‘诡异’!

  但这种诡异是可以理解的吧,毕竟不是真的佛来了,只是虚影,我不了解佛门的法术,特别藏传佛教,密宗什么的,但在我想来,也应该和请神术之类的类似?

  “哈哈哈....”那个白发鬼物发了疯,竟然就疯癫着不回头了,它一把扯掉了还挂在头上的面具,扔在地上,抓着那只断掉的佛掌,竟然仰天狂笑。

  “在佛眼中没有罪无可恕之人,只有愿意回头,终究一个醒悟了的灵魂。我原谅你的伤害,就为有一天,你能青灯古佛,一心为善,倘若有一天真的能够人人如此,就再不用追求极乐,这个世界也已经是极乐。”面对白发鬼物的癫狂,少女依然是极其温柔,语气也愈发的怜悯。

  在她说话间,佛光大盛,也朝着那尊受伤的凶佛包裹而去,很快那尊凶佛的手掌就以惊人的速度成长了起来!

  “阿弥陀佛,这少女的心思到底是有多纯净,多虔诚,才有如此惊人的念力。”这一幕,让觉远彻底的吃惊了,但眼中也流露出一丝担心。

  简单的说,汉文化中的大小乘佛教,在某些地方,是没有那么极端的,可惜这种事情,身为局外之人无法评说,所以觉远才有一些担心,那个少女其实在他眼里有些极端了。

  而我身为道家之人,思想最为自由,束缚最为轻微的道家之人,或者更不能理解!从道家的老祖宗们说起大道三千,殊途同归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我们的自由,无非就是不管你走哪条路,总是要走到最后的自然,遵循天道之路......

  我和觉远在沉思,但路山的脸色更为苍白,他依旧在吹响手中的号角,嘴角却一滴一滴的开始流出鲜血,仿佛是要到一个极限了吗?

  我分明看见路山不肯停止,眼中也写着一种充满了悲哀的讽刺!

  “闭嘴,闭嘴!你太让我烦躁了,滚你的漫天神佛,没听我说吗?我只忠诚于我的城主!”少女的慈悲并不会打动这个白发鬼物,它急躁的在空中翻来滚去,最后残忍的一笑,竟然拿起那只已经缩小金色的佛掌,朝着它的口中塞去。

  “呸呸呸...真难吃,吃下去竟然是烧心的感觉!”咬下一口那金色的佛掌,那白发鬼物很快就吐了出来,一副嫌弃的样子,只是那眼中的得意,分明是在意味着它的这种行为,是对少女的一种胜利。

  少女不再言语,闭上了眼睛,而那几尊凶佛,也突兀的消失了,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围堵在了那白发鬼物的东南西北,还有上下六个方向,这是摆明了要瓮中捉鳖了。

  ‘轰’其中一个凶佛的手掌毫不犹豫的朝着白发鬼物摁去!白发鬼物冷笑了一声,然后不出意料的消失了,但下一刻,它却脸色难看的出现在了另外一个凶佛身边不到10米处!

  “我X你妈的!”白发鬼物忽然就爆了一句粗口,这时,傻子都知道是怎么回事,这片空间是被这几尊凶佛彻底的‘封’住了,它想借助空中的风自由的行动,是不可能了。

  ‘轰’‘轰’‘轰’,这些凶佛的手掌连续的摁下,毫不留情,白发鬼物在有限的空间里躲避的颇为狼狈!而那个少女一直紧紧的闭着双眼,彷佛是感应到了外界之事,她只是幽幽的发出了一声叹息。

  “你以为老子真的怕了。”躲避了十几次,那个白发鬼物的凶性被彻底的激发了,它一把扔出了手中那把长三米的鬼头大刀,然后虚空一指,那柄鬼头大刀,竟然莫名的分裂了,变成了无数的风刃,铺天盖地的朝着几尊凶佛还有那个少女刺去。

  风刃‘砰’‘砰’‘砰’的撞击在凶佛的身上,从一开始的完全没有效果,渐渐的可以洞穿而过了,被洞穿的地方发出耀眼的佛光,但和凶佛巨大的身躯相比,还算不上什么伤。

  “啧啧,风刃啊,我就说西方的魔法和咱们东方的一些神话有联系吧。”承清哥推了推眼镜,就像在看一场盛大的表演,然后顿了一下说到:“到底是虚化的凶佛,不然这家伙早就被搞定了,还能容忍它风刃伤人?路山,速战速决吧,你别拖延了,我知道你有办法的。”

  我有些诧异的看了承心哥一眼,他为什么要这么说?

  承心哥没有看过,只是盯着脸色苍白,嘴角已经挂着一缕鲜血的路山说到:“承一,你的神经太粗了,你根本就没有路山没有尽全力,如果尽了全力,他应该精神和思想已经高度集中,不受外界影响了,怎么可能眼神还那样?”

  我仔细一看,的确是如此,路山的目光一直落在那个少女的身上,眼中的眼神更是复杂,复杂到我除了那股悲凉的意味,已经读不出他其它的意思了。

  照这样看来,路山只有在帮助那个少女融合的时候,才尽了全力!

  “路山,不能拖了,你想死吗?你的灵魂已经很虚弱了,你一定还有没有完成的事,你要真想死,我不阻止你。”承心哥大喊了一声。

  或许是这一声彻底的刺激了路山,他终于没有再看那个少女,而是放下了号角,从怀中摸出了一个盒子,盒子打开,里面有一些晶莹的粉末,他用手指挑起了一些粉末,抛向了空中....

  做完这一切,他才重新拿起了号角,这一次吹出的不再是悠扬神秘的号角之声,而是一种分外激昂的声音!

  在空中,白发鬼物正在发狂,它大喊着:“不够,不够,风来,风来!”随着它的召唤,狂风几乎是从四面八方冲来,在它身边聚集了越来越多的风刃,而在那个白发鬼物的手中,也重新聚集了一把巨型的武器,一柄长枪....在风刃的保护之下,那些凶佛手掌下摁的速度已经明显慢了很多,其中有尊凶佛,隐隐有了破裂的迹象!

  没想到,这个白发鬼物,竟然在这种环境下,还大占上风....

  路山洒出的粉末,还飘飘洒洒的飘荡在空中,被狂风吹的四散,但随着路山的号角声,那些粉末陡然朝着少女极快的飘去,那个少女原本是被一尊凶佛护在了身后,在这时,如同有所感应似的睁开了眼睛。

  下一刻,她也毫不犹豫的冲向了那粉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