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最后的阵眼

第一百三十三章 最后的阵眼

  听闻郁翠子这一句话,我的心莫名的一慌,即使我也不知道在慌什么,毕竟已经到了这里,迟早是要进入大殿的。

  可是,还没等我回过神来,那洞开的大门忽然产生了一股莫名的吸力,我眼睁睁的就看着陷入昏迷中毫无意识的慧根儿就这么被吸入了大殿之中!

  而李豪狂笑着持刀追了进去,用擂鼓似的声音说到:“哈哈,很好,进入大殿之中,我就可以尽情发挥了,这个小和尚死定了。”

  如果说开始我没反应过来,还有麻木,李豪这句话却让听得一股子血直往头上涌,慧根儿这个样子不是必然会被李豪杀死吗?

  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要朝大殿冲去,却被承清哥一把拉住:“你冷静,不要忘记了大阵。”

  是啊,大阵,大阵!我扭头看着慧根儿的身影就要消失在大阵之后,心中的悲伤跟爆炸了一般,在大义与个人的感情之间要怎么选择,是根本没得选择!

  “慧根儿,你醒来!你一定撑住,你不是说要站在我的前方吗?你要醒来啊。”我只能这样狂吼了一句,如果慧根儿因为这件事情死掉了,我想我会疯掉的,我会毁灭这里的一切,即使因此魂飞魄散也在所不惜。

  在我喊完这句话以后,慧根儿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在了大门之后,李豪在跨入大门之际,忽然停下来,对我们比了一个刀抹脖子的动作,然后大笑着也进入了大门之后,这一个动作看得我几乎把牙齿咬碎,可惜我现在却没有任何办法。

  几乎是木然的,我从手上取下了一颗沉香串珠之灵,战斗到如此地步,不就是为了这里的三个阵眼吗?我忘记了一切,忘记了自己身处的环境,忘记了郁翠子还站在我们前方,只是握着沉香串珠,朝着不远处的第一个阵眼冲去。

  “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去激活这个大阵?”郁翠子忽然说了一句,身形一动,就朝我追来。

  而我的身后,传来了巨大的吸力,不用回头我也知道来自那座大殿!

  我的脑中一片麻木,担心慧根儿已经让我想不了那么多,因为吸力的原因,我的步履艰难,可是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完成它。

  也在这时,一只冰冷的手搭在了我的肩上,那熟悉的感觉,让我觉得从灵魂深处传来一阵惊悚发冷的感觉——郁翠子!

  可是想到了慧根儿,我心中的怒火一下子淹没了我所有的恐惧,我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就回头,看着那一张脸,只是从牙缝里冰冷的蹦出了两个字:“滚开!”

  郁翠子的脸上变了,下一刻就变得愤怒无比,它可能没有想到,在这里,我这个在它眼中只是比蝼蚁强壮了一些的存在,竟然敢如此对它说话吧。

  但,莫名的,我没有任何的恐惧,眼神肆无忌惮的盯着郁翠子,因为在那时,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因为愤怒过度,产生了一种玄妙的错觉,我感觉在那远方,或许是不远的地方,一股力量已经悄悄的被我的情绪引动,仿佛是堵塞了千年的湖泊,终于被敲开了一个口子,一股股力量如同涓涓细流一般朝着我流动而来。

  那股力量是如此的亲切,有了它的庇护,我好像什么都不怕了一般。

  “翠子,回来,暂且不用去理会他。”我会郁翠子对视的时间不到一秒,可在那时,郁翠子已经伸出了手,手指上尖锐的指甲寒光闪闪,看样子它是准备出手的,却不知道为什么被那个声音所打断。

  那个声音我是熟悉的,因为我已经听过很多次了,就是那个城主的声音。

  郁翠子的脸上流露出不解,可是它仍然松开了搭在我肩膀上的手,下一个就飘然而去,我自然不会认为那个城主是在帮我,可我也想不出有什么原因让它这样做。

  我继续朝前走,还想仔细的感受那股力量,却莫名的觉得自己好像迷糊了一下,就再也感受不到那股力量,却觉得身体的周围那股吸力更加的巨大了。

  ‘呵’我冷笑了一声,其实根本就不曾放弃的吧,我还以为那个城主可以大度的让我布阵,原来叫开了郁翠子,它却是变了个方法在阻止我。

  根本不能前行了,那背后传来的吸力,已经大到我不能抗拒了!不要说前行一步,就是站在这里都是一件费力的事情。

  我回头看去,此时,包括觉远,承愿,承心哥等都被吸入了大门,我看他们根本没有怎么反抗,或许跟我一样担心着慧根儿吧?

  站在大门外拼命抵抗的只有承清哥和承真了,我甚至看见承清哥召唤出了二懒龟,挡在大门之前,抵挡这股吸力!

  不能小看了二懒龟的力量,至少它还稳稳当当的挡在大门之前,没有被移动半步。

  在那一刻,我其实有一种放弃抵抗的想法,毕竟慧根儿的情况,我不能亲眼看见,总是担心的,可是我却看见承真在掐动手诀,山河旗发出耀眼的光芒,承清哥对我大喊到:“承一,承真施展秘术给你争取两分钟时间,你一定要抓紧时间,不能功亏一篑。”

  和承清哥比起来,我是真的太过情绪化了,我有些惭愧,也就在这时,山河旗光芒大盛,一股力量爆发开来,暂时抵挡住了大门之处所传来的吸力,我感觉到全身一松。

  却瞥见承真吐了一口血,承清哥扶着承真收了二懒龟,然后对我大喊到:“承一,快,就是现在!”

  然后失去了二懒龟的庇护,承清哥和承真也被吸入了大门。

  原来,山河旗爆发的力量只是庇护于我而已,在他们都被吸入大殿以后,一股从内心深处传来的孤独感瞬间就笼罩了我,不,他们我一个都不能失去!

  从我内心深处传来的坚定意念,让我的情绪不再灰暗,我握着手中的沉香串珠,开始在这个广场狂奔起来!

  第一个阵眼,好,完成...

  第二个,好,完成....!

  我继续狂奔着,跑向最角落的第三个阵眼,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只有我知道,这两分钟有多么的珍贵,我不知道在这狂奔中,时间过去了多久,可是我却感觉,那股恼人的吸力渐渐的又出现了,开始影响着我的行动。

  近了,近了!在我的眼中,那个阵眼的位置无限的放大,可是刚才还若有似无的吸力,到现在竟然开始变得清晰起来,我的奔跑变得困难了,可是我还在坚持着...!

  最后还有两米..那股吸力已经恢复到了最厉害的程度,三杆山河旗已经拔地而起,逐渐缩小,然后飞向了我!

  我吃力的伸出手,抓住了三杆山河旗,但就那么失败了吗?不,不会的!

  在这最后的时刻,我几乎是用尽了全部的力量抵抗着那股吸力,然后纵身一跃,扑到在了地上,伸出手,我把沉香串珠,放在了最后一个阵眼...

  至此,十八个外围阵眼,终于全部完成了!

  我抓着手中的山河旗,脸上终于流露出了一丝微笑,而在下一刻,我任由那股吸力带着我,疯狂的朝着大殿内冲去。

  在那一瞬间,我看见从内城而起,一直蔓延到内城的边缘,冲天而起了十三道光柱,然后一直隐藏的阵纹,也突兀的出现在了内城。

  光柱冲破了灰红色的天空,露出了外面世界紫红色的天空,外面天空照进来的光芒,射入内城,那些内城的建筑物竟然慢慢变得模糊起来!

  我听见了内城鬼物躁动不安的声音,我看见出现的阵纹开始慢慢的发出耀眼的金光,内城那看似坚硬的黑色砖石铺建的土地,竟然出现了阵阵裂纹...整个城市开始晃动。

  还会有什么变化吗?十八个阵眼,应该已经可以让这复杂的复合大阵发挥出一定的作用吧,即使我知道是作用有限的。

  可惜,我已经看不见了,我的眼前忽然就掠过了一道青铜大门,我已经被吸入了门内,下一刻,我就陷入了无边的黑暗,连同意识也开始不可抗拒的模模糊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