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三十四章 迷梦

第一百三十四章 迷梦

  这是一段漫长而孤独的过程,在黑暗中,意识越来越模糊的情况下,我感觉不到我的伙伴们在哪里,我也觉得时间过了很久的样子,我努力的保持着自己的清醒,一直在心里对自己说,只是过一个门,怎么要那么久?

  而我在努力,意识中也仿佛是有什么东西在守护着我的清明,让我不至于彻底的陷入模糊的意识。

  可我也越来越无力抗拒这种模糊,因为它带给我的感觉很舒适,就如一个渴望睡眠的人,它就像一张柔软的大床,一张温暖的棉被包裹着你,在内心深处,这要怎么抗拒?

  我有放弃的念头,但我的灵觉却隐隐约约的传来极大的不安,是在提醒我,不要那么沉沦,那会很糟糕的。

  我咬着牙,努力的在找寻是什么在维护我的清明,在这种时候,不给自己找一点儿事情做,我是真的扛不住了。

  却发现,那股守护的意识是来自于胸口,胸口有什么吗?我艰难的伸手去摸索,然后摸到了几个滚圆的珠子状的东西。

  对啊,是我的沉香串珠,24颗沉香串珠,大部分都用来激活阵眼了,剩下的几颗,我在完成阵眼以后,被吸入的时候,下意识的就珍惜的揣入了胸口,没想到原来是它们!

  因为我身穿的是道袍,胸口是没有任何口袋的,所以我把这几颗珠子捏在手中,紧紧的捏住!

  我在想这珠子中的蓝色火焰到底是什么,在想,师祖为什么亲自在这里设一个如此大局?胡思乱想中,手上传来的温暖意识仍然护着我,让我不至于陷入最后的模糊,在这种搏斗中,我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总之在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状态时,我发现前方突然出现了光明...

  我还来不及心喜,接着就感觉自己一下子陷入了类似昏迷的状态,可是骨子里还是清醒的,接着我感觉自己在坠落,再之后,我落到了一个地方,坚硬的土地碰撞所带来的痛感,让我彻底的清醒过来,感觉那传送的过程就像一场梦。

  “我X,太像阳世也不好,不然灵魂哪会因为落地产生疼痛。”这是我的第一个念头,好几次了吧,骂这里太像阳世了,我有些好笑,接着才有些费力的睁开了眼睛。

  “好亮!”我忍不住低呼了一句,我没想到这里会有明亮的阳光,手下意识的张开,珠子从我手中滚动,我慌忙的去拣...把珠子放入随身的黄布包时,我才惊觉我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一个我根本就想象不到的环境。

  这是一个小山坡,绿草茵茵,夹杂着野花,就如同一床绿色的厚毯,点缀着花纹一般,山坡之下是一个水潭,水潭之上,有一条小瀑布,哗哗的奔流不息。

  而水潭的另外一方,一条小溪潺潺的流着,水流在阳光下显得分外的清澈透明。

  这里很眼熟啊?我忽然想到了什么,发疯一般的朝着山坡之上冲去,然后就愣在了那里!果然.....

  翠竹依依,包裹着一片巨大的草坪,草坪的中央一栋二层的竹楼矗立其中,溪流从那里穿过,小楼前海栽种有各种的药材和蔬菜。

  竹林小筑!!

  在那一刻,我内心忍不住激动,毕竟这是我魂牵梦绕的竹林小筑,是我准备在找到师父之后,带他去养老的地方,我怎么会不激动?

  但很快我就冷静了下来,我如果记得不错,我是在内城之中,一路杀到大殿广场,然后完成阵法,最后被吸入大殿,怎么可能来到竹林小筑?

  再则,这里虽然努力的模仿竹林小筑的一切,但却不是完全相同,比如说这个小山坡,是的,在竹林小筑也有一个水潭,顺着一个缓坡下去,但是这个缓坡的坡度绝对没有那么大,夸张到是一个山坡了。

  还有那些竹林,排列的杂乱无章,要知道,竹林小筑的竹林是师父动过手脚,刻意的做成了一个迷阵,是道家的人总能看出一些端倪,哪可能像这样杂乱无章的排列。

  “慧根儿!”想到这个名字,我的心不由得沉重紧张了几分,可是这里哪有慧根儿的身影?我深吸了一口气,我不明白这大殿之后的竹林小筑是什么意思,但既然这样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总之要去一探究竟的。

  跑在熟悉的草坪上,随着距离的接近,小筑就越来越清晰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而我也听闻了小筑里传来了欢声笑语,那些声音是那么的熟悉,我很快就听出了那是我的师兄妹们的声音。

  这个发现让我心里一喜,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朝着竹林小筑跑去,无论如何,只要找到了大家就好,是什么事儿让大家如此的开心?难道慧根儿没事儿了?

  我‘叮叮咚咚’的冲上这栋小竹楼,进入了堂屋,发现堂屋之内不是我的几个师兄妹又是谁?

  “承一,你跑哪儿去了?堂堂大师兄,这么不稳重?”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坐在桌旁正在品茶的承清哥,劈头盖脸的对着我一顿骂。

  “承清哥,我...”我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要问我跑哪里去了?

  可我还没来得及说话,承心哥又接话说到:“得了,承清哥,你不要指望他有那个觉悟,能是带领我们的大师兄了。还得姜师叔多教育几年才是!承一,这次我决定了,我要去跟姜师叔告状,说你不老实的待客,一个人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你怕不怕啊?”

  我眉头一皱,承心哥在说什么胡话?他要去哪儿找我师父告状去?

  “哎呀,承一哥生气了,承心哥不准逗他了。”承真走到我身边,亲热的挽着我,承愿也笑吟吟的过来,有些亲昵的挽了我另外一只手。

  原来只是开玩笑啊,我松了一口气,说到:“承心哥,别逗了,陶柏和路山呢?觉远呢?慧根儿是不是没事儿了?”

  我这一连串的问题问下来,大家脸色都变了,有些古怪,承真忍不住问我:“承一,陶柏和路山是谁啊?觉远师傅又怎么可能在这里?还有慧根儿不是跟着慧大爷在一起吗?”

  “承真,你也跟着胡闹?”我的眉头再次皱起了,慧根儿要到哪里去跟着慧大爷?在我心底已经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但是我不敢肯定它是否是真的,如果是,那情况就糟糕了。

  “我哪有胡闹,怕是承一哥,你在逗我们吧?”承真赌气的扔下了我,嘟着嘴去挨着承清哥了。

  承清哥责备的看着我,承心哥也认真的说到:“承一,我和你开个玩笑,你不至于那么认真,非要报复回来吧?”

  在这时,我的内心闪过一丝悲凉,我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可是我不动声色,只是开口说到:“好,不开玩笑了?师父他们去哪儿了?”

  “师父他们?我说你真的糊涂了,春节聚过后,几位师父就说要去游山玩水一年,让我们在竹林小筑潜心修行,前几天,我还接到了师父他们的信,玩的挺开心,还难得寄了几张照片过来。”承心哥一本正经的说到。

  照片?呵,我师父根本就不照相。

  我的内心已经肯定了一件事情,不再说话,而是推开承愿,转身就朝着竹林小筑外走去,大家莫名其妙的看着我,可是已经没有解释的必要!

  在竹林小筑外的草坪上,我二话不说,开始掐起手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