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三十六章 破

第一百三十六章 破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傻虎是我,我也是傻虎,虽然我心中疑惑,傻虎那么剧烈的反应是要做什么,可是我终究不会去躲闪,逃避傻虎的一切作用。

  面对它的虎掌向沉香串珠扑来,我没有躲开,只是眼睁睁的看着那双巨大的虎掌扑过来...

  其实我错了,它不是要拍向沉香串珠,而是要拍向我的手掌,我的手掌被它的巨大虎掌一拍,有些疼,虽然这家伙已经刻意收起了爪子。

  沉香串珠不可阻止的朝着空中飞去,而在此时,所有的合魂都竟然朝着沉香串珠围拢,看这几个家伙,脸上竟然出现了人性化的严肃,那样子很像是人类的在练功...

  可我心里明白,这些都是妖魂,它们这样的动作,其实是在调动灵魂力罢了!

  沉香串珠在空中诡异的停留着,或许是因为傻虎它们灵魂力的作用没有下坠,在珠子中间,那朵蓝色的火焰越发的明亮,只因为包裹住它的模模糊糊类似于一团气体的物质竟然在慢慢的变薄,甚至有了明显的裂痕。

  “哥..哥...”我感觉到了一个声音在呼唤我,清晰的,充满了童真的感觉,我第一感觉以为是慧根儿,但慧根儿小时候的陕西腔太明显,这不会是慧根儿,我下一刻看见傻虎忽然望向我的眼神,才明白,这个呼唤竟然来自于傻虎。

  我没有想到傻虎能够如此清晰的传达它的意志,从来它和我的交流都在于情绪片段,各自去体会意思,说起来复杂玄妙了点儿,如今竟然可以这样交流?

  我充满了惊喜,却也好笑,没想到傻虎的声音竟然是一个嫩嫩小男孩的表现形式,竟然它也清楚明确的叫我哥。

  仿佛感觉到了我的好笑,傻虎的实体不满的低吼了一声,接着声音就没有那么软嫩了,而是有一种小孩儿发脾气的声音对传到着:“用灵魂力破开那颗珠子,就能出去。我们的感觉比你们的准。”

  话语依旧有些简单,表达的意思也不够清晰明确,但我到底还是明白了它的意思,原来它一进入这里就比我清醒(虽然我已经是最清醒的一个),看透了这里的一切,也感觉到了珠子是破开这个‘梦境’的契机,所以才这么做了。

  “我们快点儿调动灵魂力,帮它们。”我忽然就大喊到。

  “它叫我用灵魂力帮忙,我要不要帮?”于此同时,承心哥也问了一句。

  看来机灵可爱小嫩狐狸,就是比傻虎会表达的多,才多长时间啊,已经可以和承心哥准确的交流到这种程度。

  “它是你的合魂,为什么不帮?”我瞪了承心哥一眼,然后盘膝坐下,调动灵魂力,是每个道士的基本功,哪一脉都不例外,倒不用我废话了。

  “合魂?”承心哥懊恼的拍了一下脑袋,然后无奈的望着我说到:“你要不是我大师兄,我真的...”他是想说真的会以为我是疯子,或者是不相信我吧,但他还是照做了。

  “你们也照做,灵魂力的目标是那个珠子,碾压也好,挤压也好,无论什么办法也好,目的只有一个——破开它。”我大声的说了一句,然后闭目,开始调动自己的灵魂力。

  我不用去看他们怎么做的,因为我知道他们一定会照做,因为我们是师兄妹,老李一脉的师兄妹。

  灵魂力一接触,我才知道在沉香串珠外面包裹着的是一层不知名的力量,十分的强悍,却不具有攻击性,这个力量具体是什么,我也说不上来,只能靠灵魂力一次次的去冲撞,去消磨。

  虽说是如此强悍,但我们与合魂联合的灵魂力又岂容小视?在我们加入以后,在我感觉只是过了瞬间的时间,那层力量就被消磨殆尽,因为速度太快,我竟然来不及收拢灵魂力,不小心接触到了那朵蓝色的火焰....

  ‘轰’,只是接触的瞬间,我就感觉到耳朵轰鸣,一股强大到让我只能颤抖的力量竟然瞬间就将我淹没,在那个时候,我感觉到的是无可匹敌的强大,感觉到的是灵魂燃烧活跃中的炙热...

  好在这股力量对我没有敌意,只是轻轻的将我弹开,我紧接着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一不小心就已经汗流浃背....

  “珠子破开了。”承清哥在我耳边轻声的说到,眼神中有些迷惘,然后他看见我的样子,不禁问我:“承一,你这是...?”

  “没事儿,太累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那一瞬间的感觉,只能这样敷衍了一句,好在承心哥也不在意,看着空中那朵已经挣脱了‘束缚’被完全释放出来的蓝色火焰,又迷惘的说了一句:“我好像觉得我在努力想起什么?”

  “你会想起的。”我拍拍承清哥的肩膀,却看见那朵蓝色火焰直直的上升,好像触碰到了我们所在的竹林小筑的天空,接着,惊人的一幕发生了....

  那多蓝色火焰,不,确切的应该说是我们所在的天空竟然燃烧了起来,那看起来小小的,弱不禁风的蓝色火焰竟然就像火星遇见了白纸一样,开始变大,变得强势了起来。

  我们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那种感觉怪异无比,具体要形容,就好像我们身处在一幅水墨画中,而这幅水墨画竟然开始燃烧起来。

  天空很快的就被烧出了一个异常巨大的大洞,蓝色火焰的火势更加的雄厚,我们望见那被烧破的天空之外,是沉沉的黑色,一时间竟然分不清楚身处何方。

  “承一哥,我们要怎么办?”承真忽然抓紧了我的手臂,看这火势的蔓延,一朵一朵的蓝火落下,很快在竹林的周围开始燃烧起来,任谁都会担心的。

  我却异常冷静,想起了我接触那朵蓝火的经历,低声对承真说了一句:“不怎么办,等着,它不会伤害我们的。相信我!”

  其实,因为他们还不清醒的原因,我心中更大的焦虑没办法对他们诉说,那就是我异常担心慧根儿的情况,仿佛我能安然的站在这里每一秒,都是罪过,都是不管慧根儿的罪过,尽管我现在是真的无能为力,我很不安,总是怕每过去的一秒,都是慧根儿被杀死的一秒。

  火焰蔓延的很快,蓝色火光映照着我们的脸,却让人异常的没有感觉到任何一丝热度,我的师兄妹们在某个时间里,已经陷入了一种迷茫而痛苦的状态,我并没有开口,因为我知道,只要这里的梦境一破除,它们的记忆自然就会回来。

  我强迫自己冷静的等待着,甚至为了担心自己过度的焦虑,而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我开了一次天眼,想要转移注意力,看看这火焰的本质是什么?

  却不想这只是随意的一个举动,却让我看见了惊人的一幕,在我的天眼里,我们是被包裹在一层呈雾气般的灵魂力中,挣脱不得,而事实上,根本没有蓝色的火焰,而是一股蓝色的,纯净的灵魂力在不停的消磨着那层包裹我们的雾气,让我们能够摆脱。

  因为这两股灵魂力太过强大,我的天眼只窥得一瞬间,便被强行的终止,毕竟天眼也是靠灵魂力来支撑的!我心中很自然的就知道,如果不是破开了那颗珠子,释放出了那朵蓝色火焰,我就算动用天眼,也很难窥探此间的真实。

  收回了天眼,我兀自还在震惊当中,我的沉香串珠里那朵蓝色的火焰竟然是一股纯净的灵魂力,我曾经说过,只有最纯净的灵魂才呈现蓝色,原来它真的是...被压缩成了一朵火焰的灵魂力!因为太过强大,表现的形式都是活跃的,激烈的火焰。

  “我都想起来了。”我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是承清哥的声音。

  我回头,看见的承清哥却是满眼痛苦的神色,他望着我说到:“很想软弱的说一句,梦中的一切若是真的该多好?我师父没有死,师叔们也没有消失,他们老了,他们快活的游山玩水!我们小辈在竹林小筑里修习,精研各自的术法,这是多好的日子。”

  我没有接话,这种痛苦我异常的理解,就如同我每次梦见师父,都是那么开心,当醒来发现是梦以后,那种怅然若失夹杂着痛苦是没办法形容的。

  有时候不是不痛,不是不愿意激烈的表达什么,而是当你已经习惯了这种痛苦后,它就变为了平常!然后你点燃一朵希望的火光,只是愿这种平常不会让你麻木的放弃,到最后接受了这种痛苦的存在,失去了追寻的勇气。

  “慧根儿,我很担心。”蓝色的火光已经逼近了我们,我终于说出了心里最担心的事情。

  承清哥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中又出现了三枚铜钱,上下飞舞中,承清哥淡定的对我说到:“慧根儿算与我息息相关之人,但生死我还能算到,他活着。”

  我的心安了一些。

  这时,蓝色的火光已经吞噬了这里的大部分存在,这个虚假的竹林小筑就要消失了,火焰穿透了我们,并没有伤害我们。

  外面?真正的大殿会是什么样子?我们会看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