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极致

第一百三十九章 极致

  当它不存在?不,我怎么敢当一个堂堂的鬼罗刹不存在呢?可是我并不因为它出现在我的附近而意外,它有这个本事。

  傻虎曾经被鬼罗刹伤过,从灵魂的深处本能的传来一丝畏惧,动作也相应的慢了下来,可如今主导合魂的是我,我强硬的压制了这种畏惧的情绪,怎么可能因为郁翠子的一句威胁而停下,所以我当根本没有听见一般,反而速度更快,虎尾朝着那个火属性的红袍鬼物抽去!

  “哼!”郁翠子传来了一声冷笑,我只感觉到一只有着锋利指甲的手在我的面前无限的放大,朝着我的双目抓来。

  我下意识的去闪避,却感觉腮帮那一块地方传来了一阵剧痛,同时由于郁翠子的这一阻挡,我的虎尾稍微抽的偏了一些,我是先感觉到自己的尾巴划破了一个火热的物体,然后才是惨叫的声音传来。

  这一切发生的很快,几乎是电光火石,一秒不到之间的事情,我重重的落地,好歹稳住了身形,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郁翠子站在离我两米不到的地方,手上抓着一小块连着毛的银色虎皮,正冷冷的看着我。

  在那边,那个被我虎尾扫中的红袍鬼物此时在地上滑行了将近十米,才终于停了下来,它原来本该被杀死的,但因为郁翠子的阻拦,它只是被虎尾扫中了一条腿,那一条腿毫无疑问的和它的身子分离了,因为速度太快,我看见那条腿还在挣扎,然后变得僵硬,接着开始慢慢的消失。

  毕竟不是真的阳世,虎尾那一扫,只是割裂了它的部分灵魂力,自身所在的煞气也阻止了它的恢复,被割裂的那一部分灵魂力自然就会消散。

  “我要杀了你!”被我弄‘残废’的鬼物在那边愤怒的大吼,全身顿时冒出了熊熊的火焰,那火焰形成了一条巨大的鞭子,朝我挥舞而来。

  于此同时,那些被虎啸暂时‘震’住的鬼物此刻也陆续的恢复了过来,最先恢复的几个,又朝着我狂奔而来,在自己的城主面前自然是悍不畏死的朝着我攻击。

  我感觉到了傻虎灵魂里传来的不忿情绪,一种虎落平阳被犬欺的委屈,我恍惚间知道这个最强形态,并不是真正的最强形态,只是具有了一丝皮毛,各种属于傻虎的‘术’,也只能发挥十分之一不到的威力。

  虎皮还被郁翠子抓在手中,上面滴答而落的竟然是红中带着淡淡金色的血液,我感觉到了鬼罗刹的攻击是如此的诡异,以傻虎强大的灵魂力都不能够恢复。

  这样短暂的对峙只存在了零点几秒,现实的情况就是我不能有一刻的休息,那几个红袍大将已经朝着攻击而来。

  ‘吼’又是一声虎啸,我感觉自己的灵魂力到此时已经流逝了三分之一,这样虎啸暂时阻止了攻击而来的鬼物的脚步,却阻止不了那条火焰形成的鞭子,看起来对郁翠子的影响也不是很大,因为它只是稍许的呆滞了一下。

  这样也就够了!我在心中怒吼,重伤也好,死掉也罢,如果能为同伴多杀几个鬼物,它们也能多一些生存的机会。

  在那一瞬间,我决定动作我所知的信息中,傻虎现阶段最是强悍的一招,面对那条挥舞过来的火焰巨鞭,我一跃而起,堪堪的躲过,局鞭重重的落地,所过之处竟然在这黑色的砖石上也带起了一片焦痕。

  焦痕之外,有些许的火焰还在燃烧,那剧烈的温度告诉我这含愤的一击是多么可怕,如果不是我一开始的抢攻占据了优势,让人火属性的鬼物全力发挥的话,就算这个形态收拾它也有些麻烦。

  而在我躲开的这一瞬间,灵魂力也是不要命的涌向了我的两个前爪,我感觉到我的虎掌麻麻痒痒,接着十根如同匕首一般锋利的金色虎爪出现在了我的前掌。

  动用这样的招式,后果就是我的最强形态维持不了多久,但这有什么所谓?我就是要强攻!

  不够,还不够,在落地的瞬间,我不停的挤压着剩下的灵魂力,感觉到无数的风在我身边聚集,感觉到口中的两颗巨大犬齿,也在不停伸长,这才是傻虎曾经展现过的最强形态,像远古时期剑齿虎一般的白金色巨虎。

  “再来!”那边红袍鬼物愤怒到了极致,这种愤怒让它已经突破了情绪的极限,至少减少了虎啸对它的影响,它暴喝了一声,身上的红袍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变白,接着三条巨大的火焰鞭子从它的身边飞腾而起,从各个角度朝着我狠狠的抽来。

  好吧,那就再来!此刻的我已经完成了所有的准备,咆哮了一声,竟然不闪不避的朝着那个红袍鬼物冲去,接着,巨大的翅膀乘着风终于展开,我一下子凌空挥出了自己的爪子!

  终于这翅膀不再是摆设,而是飞了起来,让我从三条火焰巨鞭的缝隙中穿了过去,凌空挥舞的虎掌,也在这一刻,彻底释放出了灵魂力,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虎掌之影,影子上五根尖锐的虎爪闪着寒光,就这样凌空而下,朝着那个红袍鬼物狠狠的抓去!

  ‘刷’仿佛是布匹被撕裂的声音,那个红袍鬼物难以置信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眼神就变成了死灰色,连话也来不及说的,就仰天倒下了。

  三条火焰巨鞭失去了控制,轰然落地,伤到了一个被虎啸震的有些迷迷糊糊的鬼将,让它身上的红袍瞬间燃烧起来,也让它清醒过来,不管不顾的发出了痛嚎的声音....

  也就在此时,那个仰天而到的红袍鬼物,身上才出现了三道可怕的抓痕,从锁骨开始,直接到了小腹,抓痕所过之处贯穿了整个身体!

  这才是真正无往不破,锋利无匹的傻虎的金属性的威力吗?我心中传来了巨大的兴奋的感觉,可是从灵魂深处也传来了阵阵虚弱的感觉,刚才的爆发,几乎是耗尽了我和傻虎合魂的灵魂力,但是无妨,还有可以支撑几下,多杀几个!

  我的脑中只有这个念头!毕竟在外面的世界,除了承真,没有人能够成功的合魂,到了这里,是占尽了没有阳身限制的‘便宜’,但合魂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多杀几个,争取时间,就是支撑我的全部动力。

  为了节省灵魂力,我的身子在自然的下坠,在这个时候,我看见郁翠子已经快清醒了,毕竟这一连串的事情发生在战斗中,而战斗用语言来叙述,看似复杂,实际上几秒钟已经决定了生死。

  他们快好了吗?我没有再看郁翠子,而是望向了我的伙伴们,这个时候,我看见承真身上再次浮现出了纹身,看见了承清哥身边的铜灯已经亮起了很多盏,来不及数了....

  我还想再看看,那毕竟是我力量的来源,在剧烈的战斗中心中温暖的所在,可不想在这时,我的后背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疼痛,扭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红袍鬼物已经高高跃起,手举着狼牙棒,已经狠狠的砸在了我的后背!

  比郁翠子还要先清醒啊!剧痛让我咆哮了一声,同时也眯起了虎眼,这不奇怪,刚才虎啸时,郁翠子首当其冲,受到的影响最大,我分明是瞥在这个拿着狼牙棒的大家伙躲到了最角落的一边,到现在开始偷袭我了?

  “战斗的时候分心,可是大忌!看来这首杀的功劳是我的了!哈哈哈...”我和那个鬼物同时重重的落地,我因为挨了一下,身子有些控制不住重心,是非常狼狈的被砸在了地上,然后滑行了好几米,而它则是稳稳的站着,说话间,提起狼牙棒就已经朝着我冲过来!

  好,很好!我眯起了虎眼,计算着距离,努力的协调着身体,同时假装非常疲惫,挣扎在站起来的样子,麻痹着这个家伙。

  它来了,它再次高高的跃起,如果说上次的偷袭它用了八分的力量,还有着畏惧和试探的心理,这一次倒真的是趁我病,要我命的架势了,因为我感觉到了它手里那根狼牙棒上传来的沉重的灵魂力,看见了它红袍之上的红色已经黯淡了几分!

  它用了一百二十分的力量!

  就是现在,在高高跃起的一瞬间,刚才还虚弱的,在挣扎的我,忽然动作极快翻身战了起来,同时也一跃而起,面对着它迎面而来的狼牙棒不闪不避,径直的冲了过去,狠狠的一撞!

  ‘轰’它的狼牙棒敲在了我的肩胛之处,我感觉到了仿佛在承受极刑一般的剧痛,我也感觉到了那一只前臂的灵魂力已经完全的破碎,就如同在阳世间,那一只前臂的骨头粉碎性骨折,完全碎成了骨渣!

  但是这又有什么?我心中的热血在这一刻反倒因为剧痛而沸腾到了极限,在这交错的瞬间,我张大了虎口,重重的朝着那个鬼物咬去,长长的剑齿一下子就盯住了它,接着它被我咬在了嘴里,我要的就是这样一个机会!

  “住手!”郁翠子的声音里有着异常沉痛愤怒的感觉,换成任何一个元帅,看着自己手下一个个的死在自己面前,也会有这种感觉吧。

  但怎么可能住手?我冷冷的看了一眼,再次突兀出现的郁翠子,心中默默的高声咆哮了一声:“爆!”刚才聚集在剑齿上的能量瞬间爆开,那个红袍鬼物一下子被剑齿上爆开的金属性能量划成了无数的碎片,散落在了我的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