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他,来了

第一百四十一章 他,来了

  虎哥哥?那不是对我说的,是对傻虎说的!就算是合魂承心哥也不可能是柔媚的女声吧?如果是这样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承心哥的合魂并没有成功。

  为什么在内城还不能成功呢?意识已经彻底恢复的我,首先想到的是这种无厘头的问题,在视觉恢复以后,我看见一只巨大的三尾碧眼狐狸立在了我的身前,阻隔在了我和郁翠子之间。

  接着,我看见了这个巨大的大厅之内,已经彻底的变为了一片战场,承真,承愿已经和那些鬼将战斗到了一起。

  我数了一下,发现完好无损的鬼将只有两个,其它四个或多或少带了一些伤,所以承真和承愿现在对付起来,勉强还能保持一个不败之地,当然,前提是这只没有合魂的狐狸能够拖住郁翠子,傻虎在这个女鬼的手下可是吃了不少亏。

  “承一,你清醒了吗?清醒了就赶快的接触合魂。”承心哥冲我大叫到。

  是啊,此刻不解除合魂,傻虎怕是会真正的‘死’掉吧?我担心的看了一眼嫩狐狸,然后第一时间接触了合魂。

  终于,我身体的灵魂完整了,已经大战过一场,我发现用残魂来完成中茅之术实在是太过勉强,就连手诀都只掐完了一半,更别说配合的步罡,根本一步也未踏出。

  可就是如此,却让我感觉到奇怪,因为这样的完成度,应该说我必须重新施展中茅之术才是,但那在存思的世界中,那股澎湃汹涌的力量是什么?

  是师祖吗?面对那股力量我感觉到的是恐惧!因为中茅之术我已经进行过很多次,师祖的力量我也已经熟悉,根本没有强大到如此地步!这个残魂无意中是把什么东西请来了?

  在这纷乱的战场根本就不能出一点岔子!我根本不敢这样冒险!

  在回归身体的一瞬间,我就冒出了这许多的想法,最终我选择强行终止了中茅之术,我决定自己完整的重新来一次中茅之术。

  强行收了术,我闷哼了一声,术法的反噬是不可能没有的,不过现在身体的状况已经很糟糕了,这点反噬倒是可以忽略不计了。

  “承一,怎么了?”承心哥听见我闷哼了一声,关切的问到。

  这时,我才注意到承心哥的面前摆出了一个香炉,炉中插着三柱清香,这倒让我觉得奇怪,香炉也就罢了,这清香也有器灵,能被带进来?

  注意到我惊奇的表情,承心哥幽幽的说到:“合魂失败,我抗拒,那小狐狸也抗拒,男女都不是一路的,谁也不服谁啊!所以,我决定要施展以前从未施展过的术法,这个术法是要敬天地的!这香的事情现在就不给你解释了,因为耽误不得。”

  看承心哥严肃的表情,我也就决定不多问了,因为下一刻,我就看见承心哥换上了最庄重的表情,掐了一个三清指,这是最庄重的方式,然后对着香炉拜了下去...

  我感觉到了在我身后的一片明亮,回头发现,承清哥周围的七七四十九盏铜灯全部已经亮了起来,承清哥的脸上有一种异常疲惫的表情,而手中的龟甲已经被他抛出....

  承清哥是要做什么?尽管知道时间耽误不得,但我还是忍不住看了下去,那龟甲被承清哥抛出以后,那表面好像剥落了一层,然后懒龟一只那四个大字,瞬间就消失了,变为了玄龟...

  在这过程中,龟甲已经扩大了很多,变成了一个盘子大小,可是承清哥掐着手诀还在继续,我看见龟甲表面的一层又碎裂了...承清哥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幽幽的说了一句:“终于...”

  终于什么?我来不及问,就看见那一层的龟甲碎裂之后,露出了新的龟甲,充满了一种沧桑古朴的味道,上面竟然有四个字不停的变化着:福禄寿喜...

  这是...?我一下子睁大了眼睛,借运借命借福之术!承清哥竟然在这里施展这逆天的术法?

  “承一,你还在耽误什么?施术!”承清哥此时的眼睛异常的清凉,仿佛看穿了每一个人要做什么,想做什么一般?冲我大喝了一声!

  我的喉头动了一下,看着承清哥没有来的一阵心酸,但也不敢多说,赶紧掐诀,踏罡,重新开始了中茅之术。

  心神沉入,我没办法再关心战斗到底怎么样了,嫩狐狸能挡住郁翠子几时?承真,承愿,是否还能支撑?承心哥要做什么?承清哥施展这逆天之术到底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慧根儿他们能从梦中挣脱吗?

  太沉重的心事,但也不能带入施术的过程中,尽管虚弱,完整的灵魂到底是比残魂厉害的,做过很多次的中茅之术,不管是踏步罡,还是掐手诀,在这种没有了阳身的束缚之下,更是行云流水。

  但术法只完成了不到五分之一,时间不过过了半分钟不到,我一下子就愣住了,根本就不知道术法该不该继续下去!

  又来了,那股汹涌澎湃的不知名力量,怎么又来了?要知道,术法现在不过是进行了不到五分之一的进度,我还没有开始沟通师祖的力量,怎么就会凭空出现那么一股力量呢?

  那股力量沸腾在存思的世界,感觉只有一层薄薄的阻隔,只要我稍微牵引一下,就能立刻冲进我的灵魂....

  我该要怎么决定?此时,我清楚的听见外面传来了承真的一声痛呼声,毕竟她的合魂是以她本人为主,说明承真已经受伤了!

  我心中大急,差点就被强行中断了沉思!我赶紧收敛心神,当下牙一咬,不再犹豫,开始继续中茅之术!

  随着中茅之术的继续,我感觉到那股薄薄的阻碍越来越薄,那股力量的威势也越来越强大,让我这个本该是自我存思世界里的主人,只是感受了一下,都觉得心惊。

  可是管不了了!我终于完成了最后的一步步罡,然后毫不犹豫的掐诀,开始沟通....

  ‘轰’,随着最后一步步罡的完成,那层薄薄的阻碍竟然一下子消失无踪,那股力量根本不等我沟通,一下子就汹涌而出!

  我从来没在存思的世界里听到过任何声响,但那股力量奔涌而出的时刻,我是真正的听见了如同‘洪流’一般咆哮的声音,我整个人都在颤抖。

  在恍惚中,我仿佛感觉到了一种破碎,是从这个大殿开始,然后蔓延到内城,外城,然后一股意志冲了出去,越过那紫红色的湖泊,我看见了那个界碑,我看见了界碑之中站着许多模糊的身影,有一个最是普通,并不高大,却气势不凡的身影站在最前方。

  “承一,等你唤醒我们很久了。”那个身影开口说话了,那距离近得仿佛伸手就可以摸到我的头,他是如此的亲切,如此的强大,给人如此的安全感,他是我的师祖——老李!

  他竟然告诉我,等着我的唤醒已经很久了!

  我激动快要流泪,同时也满腔的疑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可惜,在这个时候,我的意志就如同一根橡皮筋,仿佛已经延伸到了极限,终于撑不住了,开始快速的后退,一下子退回了我的身体。

  “我...”我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嘴角激动的颤抖着,想要大声的告诉大家,我看见了师祖,师祖就在那界碑之中,却不想才刚刚说了一个字,就听见了真正的破碎的声音。

  ‘轰’是来自我们的头顶,这个密不透风的大殿,顶层的天花板开始出现了裂纹,接着就出现了一个脸盆大小的大洞,就像是天空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巨人,对着这个大殿砸了一拳。

  然后大殿中一切的战斗都在这一刻静止了一秒,所有的存在都看见一道蓝色的能量从那个破碎的洞中穿过,朝着我奔涌而来!

  ‘哗’的一声,我像是一块干涸的海绵被泡入了大海之中,无穷无尽的灵魂力朝着我涌来...围绕了我一圈之后,又朝着承心哥席卷而去....

  我们老李一脉的所有人都被这股蓝色的能量席卷了一次,看似猛烈,事实上没有给我们带来任何的伤害,至少我感觉到已经枯竭的灵魂力重新到达了巅峰,不!甚至让更强,更加的厉害,是我自己从未体会到的境界。

  “终于,是见到了我所有的徒孙!”蓝色的能量散尽以后,一个声音突兀的出现在了大殿之中,那一瞬间,我只想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