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四十二章 约定与传术

第一百四十二章 约定与传术

  是啊,所有人都在惊诧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想流泪,在这烟尘滚滚的纷乱中,在蓝色能量还未散尽,飘散溢出的能量就像一只只蓝色蝴蝶在飞舞干扰视线,根本不可能看清楚来人是谁的时候,只有我清楚的知道是谁来了,因为知道,所以才有了想流泪的冲动。

  几乎是不由自主的,我的双膝一落,就朝着那个还在迷蒙中的身影跪了下去,堂堂男儿,堂堂老李一脉,只有三跪!

  一跪天地,二跪三清,三跪师门父母。

  我们的老祖宗师祖来了,我为何不跪?我敢不跪?

  “起来吧,最是厌恶尘世俗礼,心中是敬,跪与不跪都是敬,心中不敬,就算跪上一辈子,也是不敬。要的不过是心中那份真。”伴随着声音,一个穿着老农式灰衣的身影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咋一看,他就真的是个老农,仔细一看,却是气度不凡,一举一动,一步一行,都感觉融入了天地。

  ‘哐啷’一声,是龟甲落地的声音,原本大术就要术成的承清哥竟然失败了!龟甲落地,说明心中的悸动再也不能压制,再也不能进入静心的状态,术法自然就失败!

  巨大的反噬让承清哥身子一歪,捂着胸口,口不能言,可因为太过激动,他却还是忍不住在喉咙里发出了‘呼呼嗬嗬’的声音,几乎不能自己。

  而承心哥依旧是跪在地上,手持三清礼,却是再也拜不下去,望着飘然而来的身影,他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几乎是下意识的问我:“承一,你请来了什么?是师祖吗?还是你在玩我,弄了个像师祖的存在?”

  “我不知道,不知道师祖怎么来了。”我几乎也是呈呆滞的状态回答,我很肯定来人就是师祖,却不知道师祖是怎么出现的。

  这一切就像一个谜!

  “起来,你们的师妹仍然在战斗,你们做为师兄,还在发什么呆?”师祖的身影飘然而至,几乎是瞬间就到了我们的跟前。

  看着眼前站着的活生生的师祖,清楚的看见他眼中微微的责备,还有浓浓的关心,承心哥忽然仰天长啸了一声,接着竟然跪在师祖面前大哭了起来。

  “师祖..师父他们去找您了,您怎么会出现在这儿?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儿啊?师父,师父他们去找你了啊?”承心哥的声音分外的委屈,就像一个孩子在对长辈撒娇,就像一个孩子看见了生活的残酷,却发现这是一个误会,是一个黑色喜剧一般的泄气。

  听到了这边的动静,原本因为发生剧变,愣了一秒,接着就不由自主的又被鬼物拖入了战斗的承真和承愿,终于被打扰了注意力,忍不住回头一看。

  恰好就看见了师祖站在我们身前的身影,听见了承心哥叫师祖。

  “唔...”一声,承真呆住了,被一个鬼将毫不留情的一脚踢在了小腹,发出了一声闷哼。

  而那边,承愿合魂的蛟魂竟然在一不注意之下,被一个鬼将逮住了尾巴,然后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原本沉浸在激动中的我,一下子回过神来,忍不住大喊了一声:“承真,承愿.....!”

  “一切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毕以后再说吧。”看见这一切之后,师祖忽然眉头一皱,看向承真和承愿的眼中全是心疼,而看向那些鬼将之时,眼中则闪过了一丝凌厉。

  我听见他低声说了一句什么,仔细一听,原来是在说:“我老李的徒孙,什么时候是你们这些腌臜鬼物可以欺辱的了?”

  这句话,听得我内心一阵温暖激动,就如同飘零了太久的孤儿,终于寻找到了自己的长辈亲人,得到了他们的安抚和庇佑。

  说话间,师祖转身在我们前面站定,忽然就开始掐动手诀,那动作只是瞬间就完成定格,在定格的那一刹那,因为动作太快,带起的残影都没有消失,还在不停的闪烁变化着。

  这让我们三个看得目瞪口呆,虽说各种手诀是道家的基本功,但强悍如斯,跟术法瞬发有什么区别?在我们的概念中,那简直是神仙的领域。

  “这些能量逸散了也是浪费,小狐狸接着,你让拖住那只罗刹鬼物一阵子。”说话间,师祖手遥遥一指,那些逸散的,如同蓝色蝴蝶就快消失的能量,忽而被师祖聚拢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蓝色圆球,瞬间就笼罩了那边的嫩狐狸。

  这时,我才注意到嫩狐狸那边的情况,它和郁翠子的战斗最是诡异,纯粹是魅惑间的比拼,外人根本看不出来端倪,但是从师祖说出那一句话之后,我才敏锐的感觉到嫩狐狸那双精神奕奕的碧眼,已经变得有些眼神涣散,而且身形几乎是缩小了三分之一,显然是在苦苦支撑。

  反观郁翠子那边,眼神愈发的明亮,神态轻松,显然嫩狐狸根本不是这只鬼罗刹的对手,至少现在还不是!

  感受到了支持,嫩狐狸在那一瞬间,仿佛是抽离了一下这场魅惑的战争,朝着这边看了一眼,正巧就看见了师祖的身影,它的眼中闪过了震惊,畏惧,敬重各种复杂的情绪,最后眼神竟然变为了神奇的安心,然后专注的开始和郁翠子拼斗起来。

  “你终于出现了。”一个声音忽然从那遥远的王座传出,那个沉默着不知道在做什么的城主终于是开口了。

  “我没有出手针对你的任何手下,这样算不得违约吧?”师祖的眼神变得郑重而凌厉起来,声音不大,却莫名的回荡在整个大厅,连那王座之前一直遮挡着的帘子也无风自动的起来,几次差点吹开那帘子,但终究帘子还是安静了下来。

  “你只要还记得最大的规矩就好,不到最后,鹿死谁手还未定,不是吗?”那边的声音中有一丝戏谑,仿佛是和我师祖早就熟识,有着秘密的过往一般。

  说完这句话以后,那边就安静了下来!而我终于逮到了机会,大喊了一声:“师祖,承真,承愿她们...”

  是的,她们的情况无比的糟糕,刚才一失手,现在已经陷入了完全的被动,6个鬼将几乎是压制着她们,不停的出手,眼看着她们就要支撑不住!

  师祖背负双手,神情淡定,就如那神仙中人一般,轻轻说了一句:“我不能出手,但是无妨。”

  这句无妨,让我们内心大定,接着师祖就说到:“医字脉承心,听我传术,凝聚精神力,掐XX诀....”

  承心哥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难以置信,望着师祖说到:“师祖,我刚才就是在准备祝由术转伤,可这般强行施术,我...”

  我一听,这震惊了,道家的医字脉和普通行医者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可以用精神力治疗他人的伤病,或是为他人注入生命力,相当于是用秘法开发了人体的未知潜能!

  这也是现代科学正在研究的领域,人的精神力到底可以强大到何等地步?或者是大脑的作用?神奇消失的癌细胞,或者自己就痊愈的绝症,关键时刻爆发的力量,莫名左右未来的许愿...只不过一筹莫展,只是遗憾的宣称人的大脑开发度太低,人类之中很多神奇的事情,甚至是特异功能,都只能归结为人体之谜。

  却不知道古老的道家,早已有了这样的术法,只不过一直被视为了迷信,不靠谱的愚昧。

  这是医字脉的大术,医字脉施展起来,都是颇费代价,还不一定能成功,而这转伤之术,则可以称之为逆天,承心哥刚才竟然要做这个?而师祖更扯,竟然要承心哥强行去做?

  他们不怕付的代价吗?不怕转移到自身吗?

  “无妨,继续。”面对承心哥不自信的疑惑,师祖只是简单的四个字。

  而接着,我只看见师祖的嘴唇不停的在动,竟然开始和承心哥无声的交流起来,而承心哥的双眼越来越明亮,这是精神力被逼出,正在发挥作用的征兆!

  而随着师祖的嘴唇动得越来越快,承心哥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快,手诀行云流水,双眼明亮的竟然让我恍然觉得就像看见了两只灯泡。

  这是承心哥的实力吗?显然不是!承心哥的精神力从来未有那么强大过,难道是那一开始出现的蓝色能量?

  我也猜测不到,但在这时,我看见承心哥的脸色越发的苍白,快到了极限,师祖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严肃,接着...随着承心哥的一声大吼,最后一个手诀的定格!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