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传法

第一百四十四章 传法

  我以为这金色的能量破梦会有一个漫长的过程,就如同我们陷入梦境中时,是那股蓝色的灵魂力慢慢‘烧’破了整个梦境的天地,却不想这金色的能量一笼罩了他们,每个人的脸上神情都出现了变化,全部是一种恍然大悟的变化!

  觉远是第一个睁开眼睛的,当他睁开双眼以后,身体就重重的落在了地上,瞬间就已经完全清醒。

  接着是慧根儿,路山...等纷纷的从梦中挣脱出来,包括李豪那个鬼物也脱离了梦境。

  师祖的出现就仿佛是一根定海神针,瞬间就把我们最大的劣势扭转了过来。

  但师祖的画像是秘而不宣的,除了我们老李一脉,就连慧根儿也不知道师祖具体的样子是什么?在清醒过来的瞬间,大家只是对这个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老农似的人物,流露出了一丝好奇,见没有敌意,也就没有多问。

  只有觉远多看了师祖一眼,只是一眼,觉远就满脸的震撼,连忙对着我师祖施以佛礼,口中喃喃说到:“一举一动暗合天地之律,真是高人,高人。”

  而师祖只是看了诚惶诚恐的觉远一眼,笑说到:“这小和尚,有意思!看来这一脉的超度之文僧,倒是找了一个不错的接班人。”

  超度之文僧?这说法倒是新鲜,但觉远的脸上已经出现难以置信的表情了,对于自己的师门,觉远一向是讳莫如深,连我都没有详细的说起过,他肯定想不到师祖为何能一眼看出他的师承。

  不说觉远这边,在这时的慧根儿却已经爆发!他的脸上满是怒意,冷笑着看着李豪大喝到:“失去了梦境的支撑,今天我看你如何逃脱!”

  李豪的脸上出现了一种惊恐的神色,下意识的就看了一眼王座那边,却惊惶的发现,郁翠子在和嫩狐狸斗法,而其余的鬼将,消失了四个,剩下的六个个个带伤,在与承真和承愿战斗,没人可以帮到它。

  看来,慧根儿和李豪在梦境中就大战了一场,不难推测,在那个存在刻意制造的梦境中,李豪占尽了优势,但慧根儿还是撑住了,虽然撑的有些狼狈,但也爆发出了让李豪恐惧的力量。

  不理会李豪的惊恐,慧根儿忽然望向了我,只对我说了一句话:“哥,在我昏迷之时,你在门外喊的话我已经听见了,那个时候,我就成功了!”

  说完这话,慧根儿几步追向了李豪,李豪原来见势不对,已经朝着那边的战团跑去,毕竟有其它几个大战在那边,多少会得到一些庇护。

  慧根儿估计已经压抑了很久的怒火,哪容他能得逞?急急的追了过去,口中喊到:“哥,我说过,有一天,我会站在你前面的。”

  师祖饶有兴趣的盯着慧根儿,只是说了一句:“小子真是冒险,不过误打误撞也算是赌对了。这小子可堪大用!”

  听闻师祖对慧根儿有这样的评价,我的内心也颇为高兴,其实我心中疑惑,成功的融合了一尊金刚之力的为何反倒变得普通了起来?没有那种肌肉纠结的样子,也没有变得巨大无比,他如今这副模样去追李豪,看起来颇为滑稽,就像一个小孩子追得一个大汉到处跑的感觉。

  可是不等我多想,却惊奇的发现,慧根儿忽然加速,那速度快到就像是瞬移一般,忽然就出现在了李豪的身后。

  “你不是要拿我们的人头去祭什么城主吗?”说话间,慧根儿提起拳头,狠狠的朝着李豪砸了下去。

  这一拳看起来根本没有什么威势,却看得师祖微微叹了一声,而反观李豪在慌乱中,没有办法,只有回身,用拳头硬接了慧根儿一拳....

  ‘砰’,两人的接拳之处竟然产生了气爆之声,慧根儿巍然不动,李豪却惨叫着一声,捂着软软垂下的手臂,倒退了好几步。

  慧根儿发泄般的咆哮了一声,仿佛在那梦境中受尽的委屈,随着这一拳,已经尽皆的宣泄出来。

  “好小子!”师祖难得的感叹了一声,不再望向慧根儿那边,毕竟慧根儿与李豪的战斗基本上是形势已定,用不着多看,也能猜到结果。

  师祖的眼神望向了路山,路山好奇的盯着师祖,显然路山不知道这个人是谁,而师祖问到:“还能一战吗?”

  路山盯着我,我示意路山直说,路山叹息着摇了摇,师祖沉吟了一下,没有出声。

  而看向陶柏的时候,师祖的脸色突然就变了,连一向淡定的他也忍不住低声惊呼了一声,然后沉吟了良久,脸上出现怪异的神色,低声说了一句:“莫非这真的是天意?”

  这句话说的莫名其妙,而陶柏只是清醒了一下,又陷入了昏迷,毕竟被困梦境之前,陶柏就已经是昏迷的状态,此刻再次陷入昏迷也是情理之中。

  我奇怪师祖为什么会那么大的反应,而路山的眼中显然有了一丝警惕,我有些搞不清楚状况,满以为师祖会解释什么,却不想师祖就这样略过了路山,直接望向了肖承乾。

  此刻的肖承乾看着师祖,全身都在颤抖,哪里能说出一句话来!我几乎忘了这一茬,肖承乾是那个组织的人,而那个组织的‘创始人’,姑且这么说吧,和师祖的关系还真是理不清?

  师兄弟?或者,对立?那一段往事谁也没有提起,但关系确实复杂,看肖承乾的表情,他认出了我的师祖,显然他会知道师祖的样子,也不是什么多奇怪的事情。

  明显,看到肖承乾的时候,我师祖‘咦’了一声,他自然想不到在肖承乾这么一个关系敏感的存在会出现在这里。

  但很快师祖的脸色就变得复杂起来,像是回忆起了什么,最后化为了一声叹息,然后对肖承乾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你且听我传法。”

  师祖要传法给肖承乾?我们都感觉到很惊奇,显然这是我们根本料想不到的事情,但师祖的想法岂是我们能够揣测?只能静静的呆在一旁!

  师祖的嘴唇翻动,语速很快,但是肖承乾听着听着却面露喜色,然后越来越激动,只是不到一分钟,师祖就说到:“好吧,只是粗浅的说了一下,相信你也明悟了,可能一战?”

  肖承乾的神色变得有些扭捏,忽然朝着我师祖跪下,就是重重的一拜,异常小声的叫了一声:“师叔祖!”

  我师祖显然是听见了,神色变得哀伤了起来,他双手背负于后,也不说是否是受了肖承乾这一拜。

  但肖承乾却不再啰嗦,已经站了起来,朝着战场走去,一句话飘飘忽忽的传入了我们的耳中:“我师祖他,一直,最崇拜的人,始终只是师叔祖!”

  听闻这句话,我们同时望向了师祖,而师祖的神情极为复杂,但这样的神情只是一闪而逝,接着对我们大吼了一句:“这俩小子已经稍微拖延一阵,老李一脉,且听我分神传法。”

  我们哪里还敢怠慢,赶紧凝神静听,在那之前,我只是看见慧根儿和李豪已经深入了战场之中,最后的一幕是慧根儿一脚扫向了李豪...

  而肖承乾已经立于战场之中,掐起了手诀,大喊了一声:“慧根儿,那边传法,你可能暂且抵挡这几个鬼将一阵?”

  接着,我就闭上了眼睛,全心的凝神,静听着师祖的传法!

  看师祖如此郑重的神色,我知道,这局势看似劣势已经扭转,事实上,师祖如此严肃,接下来,才是真正大战的时刻吧,这一下的传法分外的重要。

  师祖的声音出现在了我的耳畔,冥冥之中,我仿佛在一个完全迷蒙的世界里,还看见了师祖一手一脚的在演示要传与我的道法,这种体验太过奇妙,而师祖的一言一语都充满了玄机,需要我细细的去领悟。

  我已经忘了时间是什么样一个概念,完全的沉浸在了这种传法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师祖终于停止了传法,对我说到:“传法已完毕,此间事了,还会有叮嘱与你们。现在,先了却此间之事吧。”

  说完这句话以后,我们就从传法那奇妙的境界中退了出来,各自的脸上都写满了惊喜与震惊,原来术法还可以这样?

  而在那边,我看见的是,肖承乾竟然真的请出了五个天降,与慧根儿一道正在苦苦的战斗!

  看起来,时间过的不久,而真正的决定之战,这才拉开了帷幕!

  同时,也终于随着这场战斗,掀开了这场惊天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