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四十七章 魅惑(上)

第一百四十七章 魅惑(上)

  在郁翠子回头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几乎停止了!即使我现在是灵魂状态,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的心跳。

  在那一瞬间,我以为那就是全部了,已经这合魂已经是强大的超乎我的预料,但事实上,当郁翠子的眼光落在了承心哥的脸上时,令人感觉到神奇的变化又出现了。

  我们明明就是在这个大殿之中,却不想这个大殿陡然一变,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这是一个静谧而美好的夜晚,月光淡淡的洒下,不远处的小河静静的流淌,身边的小树立随着风的吹过,树叶发出了细密的‘沙沙’之声....

  在那一瞬间,我都有一些恍惚,一下子有些分不清楚到底什么是现实了,却不想在这时师祖的声音响彻在耳边:“我们这一脉的静心口诀可是忘了?快点默念!”

  我感觉一下子被惊醒了,才想起这是承心哥在出手!哪里还敢怠慢,急忙在心中默念起了静心口诀。同时也感慨,这到底是什么合魂啊,怎么连我这种路人甲也中招了?

  随着静心口诀的默念,我的心情渐渐的平静下来,反观其它的师兄妹也是,至于肖承乾和路山也不知道师祖提醒了他们什么,他们的神情也变得清明起来,陶柏昏迷中,倒也不碍事。

  最后是慧根儿,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怎么被影响,在我们所有人之中,慧根儿的心思最是纯净,是最不会被一切虚妄环境迷惑的人。

  相对于我们逐渐平静下来,郁翠子则是终于流露出了一丝表情,这是它的目光落在了承心哥的脸上几乎停留了有五秒钟以来,第一次有了一丝表情。

  那是一种怎样的表情我根本形容不出来,只是这种情绪就算是一丝,也强烈的让我从内心感觉到沉重!因为它太强烈,强烈的让人有一种喘息不过来的感觉。

  不是爱,也亦非恨,那到底是什么?我只是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了,因为毕竟是鬼罗刹,这一丝真实的表情流露,也太能影响人的心情了,我差点陷入它的情绪。

  面对这样的郁翠子,承心哥的眼光却始终温柔,只是让人看一眼,就会相信他深爱着这个女人,他朝前走了几步,又轻轻的叫了一声:“翠子?”

  “呵呵呵...”郁翠子收起了它那一丝复杂的表情,开始冷笑了,下一刻它的身形就消失了,一下子出现在了承心哥的面前,接着,它竟然一把掐住了承心哥的脖子,把承心哥提了起来。

  郁翠子的粗暴,让承心哥的脸上流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但眼神中的那种痛苦却更加让人难过,那是一种被爱人伤害以后,难以置信的痛苦,可在这痛苦之中夹杂着的依旧是那种浓得划不开的温柔。

  可是我们所有的人都紧张了,特别是我,若不是师祖的眼神及时阻止了我,我差点就冲过去了,毕竟承心哥面对的是鬼罗刹,他不可能打得过,更不要说他的合魂从本质上来说,就不是战斗合魂!

  我不明白师祖为什么阻止我?内心也夹杂着一丝失望,这样就失败了吗?到底没能迷惑郁翠子啊。

  “承心的合魂和承真一眼,不算完全的成功,虽然也是终极形态了。你们终究是稚嫩了一些,各方面都少了时间的累积。难道还没感觉出来,承心在合魂时,不能完美的控制精神力,只针对郁翠子一个人,所以连在场的所有人都受到了影响。”师祖没有就现在承心哥的困境做出任何行动,反而给我们解释起承心哥的合魂来了。

  “想要迷惑于我?这天下竟然有灵体想要迷惑于我?太过可笑了!看我破了这个幻境。”而那边郁翠子也开口说话了,它并没有第一时间杀死承心哥,而是出口讽刺到,接着它的双眼变得明亮异常,看向了这个幻境中的天空,想必这就是在所谓的一力破除幻境?

  毕竟迷惑这方面的事情我根本就不懂。

  随着郁翠子目光的落下,我感觉这个天地都在颤抖,渐渐的,整个天地都变得淡薄起来,就像一幅水彩画慢慢的在褪色,不管是那天空中的明月,流淌的小河,还是风中的树林....

  “师祖!”我着急的喊了一声,如果幻境破除了,郁翠子难道会还不清楚吗?它一定不会再被迷惑了。

  师祖沉吟不语,只是摆手阻止了我们,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到:“且莫心急,看下去再说。”

  我又再一次被师祖压制了,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有好几个说话,我会无条件信任的人,其中就包括了师祖。

  幻境很快就被郁翠子破除了,那个充满了浪漫气息的夜晚,只是存在了不到两分钟,又消失了,我们又身处在了这个大殿之中,我再次看见了承真,在她那边,鬼将只剩下了两个,她的神情还算轻松,胜局已定。

  她倒是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我猜测估计是她事先就布好了阵法,承心哥又没针对她,所以才出现了这种情况,事后证明也确实如此。

  “呵呵,真是幼稚的把戏。”郁翠子在破除了幻境以后,语气颇有一些得意,再看向承心哥的时候,眼中多了一丝狠戾,那一刻我是真的相信郁翠子会对承心哥出手了。

  承心哥会做什么?这是我在不停思考的一个问题,会放开精神力直接就像上次在船中那样和郁翠子拼斗,还是有别的新招?放弃迷惑它这一局?

  可是,我万万想不到的是,承心哥却什么都没有做,甚至连挣扎都没有,只是那样看着郁翠子,眼神中仿佛是装上了万古都化不开的哀伤,然后闭上了眼睛,憋着气断断续续的说了几个字:“再..死一次..又何妨?”

  于此同时,在我身后,慧根儿忽然捂着脖子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那表情非常的无辜。

  “慧根儿,你...?”我担心的看了一眼慧根儿,这小子强壮的很,莫说是灵体状态,就是他阳身状态也不会感冒啊?怎么跟感冒一眼的咳嗽了起来?

  “转伤之术而已,这小子倒是会挑对象。”师祖却一眼看穿了所有,原来在不知不觉当中承心哥竟然运用起了转伤之术,而且让最强悍的慧根儿帮他分担了,原来如此.....

  “真正的合魂不是极大的发挥其中一方的力量,而是综合两方的力量,利用联合起来的强大灵魂力,在转换间,让两方的力量都可以得到极致的发挥。这才是合魂最理想的状态,更是1+1>2的事情,明白了吗?”师祖在传术中的讲解又浮现在了我的脑海,果然不管是承真或者承心哥都证明了这一点。

  的确是如此啊,一个医字脉和一个魅惑系的配合,真是绝妙,嗯,甚至可以去挂牌当心理医生了!

  我脑中胡思乱想着,却依然在担心承心哥就是一眼加一句话的功夫,能够打动郁翠子吗?

  看着承心哥,听闻了承心哥的这句话,郁翠子忽然疯狂的笑开了,看那样子恨不得下一刻就掐死承心哥,可始终承心哥脸上浮现出痛苦的表情,却依旧活着,而慧根儿的咳嗽也没见有加剧的迹象。

  终于,在这样僵持了几秒钟以后,郁翠子放下了承心哥,手却依旧停留在了承心哥的脖子上,它用一种冰冷的语调对承心哥说到:“睁开你的眼睛。”

  承心哥的神色渐渐恢复了平静,然后毫不犹豫的依言睁开了眼睛,看着郁翠子,落在郁翠子脸上的目光依旧是温柔的,那种毫不做作,仿佛可以融化一切的温柔,恐怕只有热恋中的男孩子才会有那种眼神。

  可是郁翠子根本就不会沉沦于那种温柔之中,下一刻,它的眼睛直接对上了承心哥的眼睛,从我这个角度,都能看见郁翠子的眼中闪烁着异样的神采,它直接用上了它的魅惑之功。

  一直沉默的师祖这时终于背负着双手,朝前走了一步,轻声的说到:“这才是最凶险的一步了!如果承心儿的合魂强大于郁翠子,基本上在这一刻过去以后,就可以定下输赢了。”

  “师祖,这是什么意思?”我不觉得承心哥有做什么,这一切虽然让人震撼,不过感觉太生活化,太平淡无奇了,还没有承心哥和郁翠子在船头的斗法精彩,精神力直接化为各种幻象的拼斗!

  “碧眼狐狸魅惑的境界岂是你这小子现在可以理解的?真正最顶级的魅惑,是春雨润物细无声那种,在不知不觉中的魅惑!就好比在平常的生活中,一个人坚持对你做一件暖心的事情,让你认同他一般,而他在做这件事的时候,绝对是真心而全身心的投入的。岂是你一开始就让你知道其实你是被魅惑了?知情而强行的魅惑或许会让你沉沦,但到底留下了一丝心理的缝隙,终有一天会被破除的。”师祖淡淡的解释到。

  但我发觉自己不是很懂的样子,只是知道,承心哥在此刻到了最凶险的时刻,谁强谁弱,在此刻就要分出一个高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