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四十八章 魅惑(下)

第一百四十八章 魅惑(下)

  在这场沉默的对持中,我们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承心哥和郁翠子两人,难免也无聊,毕竟我们不同于师祖,看不出这些门门道道,所以承愿耐不住,缠着师祖说到:“师祖爷啊,你可不可以再详细的给我们说说?”

  师祖看了一眼承愿,做出了一个苦恼的表情,然后小声嘀咕了一句:“明明知道我不爱说太多的,破坏形象。”

  “咳...”我狂咳了几声,承心哥也面色古怪起来,只有慧根儿最无辜的说了一句:“哥,你也被转伤之术了?”

  其实,我们是被师祖震撼到了!怎么真实的接触起来,是这幅模样啊?!他那意思是说太多会破坏他高深莫测的形象吗?我们老李一脉这么不靠谱的性格,原来真的是有渊源的,嗯,源头就是这个祖师爷!

  虽说是抱怨,不过师祖还是简单的给承愿解释了一句:“也就是说,承心儿做的不错了,嗯,应该是那小狐狸魅惑的功夫一点儿也没变弱,苦恼的不过是它那强大的精神力还没彻底恢复而已。简单的说,真正顶级的魅惑就是忘记自己是在魅惑,只在心中保留一点儿清明,全身心的投入。再简单的说,承心儿现在就是陈诺!一个承心儿一开始定下的,他心中定义的最能迷惑郁翠子的陈诺。”

  再简单的说,我感觉还是不太懂啊,算了,隔行如隔山,我始终是难以理解的。

  在那边,郁翠子和承心哥依然一片安静,不同的只是,郁翠子的双眼越来越明亮,而承心哥的眼神虽然迷茫,却始终保持着一片温柔的神色。

  “啊...”随着一声惨叫,在那边,承真已经解决了几个鬼将,女汉子一般的归来了。

  “太痛快了,我没有想到有一天,相字脉也能战斗到如此地步。”承真回来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虽然脸上有掩饰不住的疲惫。

  “相字脉原本就可以战斗的,而且越是大规模的战斗,越是适合于相字脉!你以为就懂了。”师祖只是简单的评价了一句,却在这时,眉头一皱,望向了承心哥那边,说到:“承心儿怕是要快一些了。”

  什么意思?我们同时望向了师祖,却在这时,感觉外面传来了地动山摇的感觉,接着又安静了下来!

  看着我们的目光,师祖摇头不语,只是说了一句:“世事变迁,发生了怎么样的变化,我不能出手,所以也算不到,只是心中忽而有感罢了。”

  承清哥说到:“那我可以...”

  师祖只是看着承清哥说到:“不用,你留着全部的力量,等一下还需要你全力出手。”

  承清哥也不问为什么,应了一声,站在了师祖的身边。

  而承心哥那边的局势仿佛也是感应到了师祖的着急一般,郁翠子终于有了反应,它发疯般的一把甩开了承心哥,难以置信的大吼到:“你是陈诺?你怎么可能真的是陈诺?你说,你到底是谁?”

  “果然还是碧眼狐狸技高一筹。”看着郁翠子的表现,师祖的眉头舒展了开来,淡淡的评价了那么一句。

  然后转头看着我说到:“承一,随时做好准备,出手吧?还记得我刚才传术时,讲解与你的雷罚之术吧?”

  我看了一眼郁翠子,点了点头。

  “该出手之时,我会提醒于你。”师祖的语气依旧淡然,说完这句以后,就不再多言,可我知道,这一句就已经预示了郁翠子的结局。

  在那边,承心哥的身体重重的落在了5,6米以外的地方,这应该还是郁翠子手下留情的结果,可是在落下以后,承心哥却没有再站起来,而只是撑起身子,对郁翠子温柔而坚定的说了一句:“翠子,我是陈诺。”

  “你不可能是陈诺!”到底是郁翠子心底最深处的那个男人,郁翠子的情绪波动极大,一下子冲到承心哥的面前,又扯住了承心哥的衣领。

  “我是,即便我心里不愿意是,痛苦了很多年,我却依然是。”承心哥的语气带着淡淡的追忆,哀伤,内疚,但是就是那么的不容置疑。

  “哈哈哈..你是陈诺?可能?陈诺那个男人可是我亲手杀掉的!我切了他的肉,跺了他的骨,甚至吃了他的心,他被很多人分了,吃掉了?这样死掉的他,连灵魂都可能聚集不起来,他会出现在这里?”郁翠子的眼中终于流露出了最深刻的恨,那表情让原本很美丽的它整个脸都显得狰狞了。

  “是的,灵魂暂时聚集不起来,可还是聚集了?不是吗?死的很痛苦啊,我该化作厉鬼的,不是吗?但我没有,你知道为什么吗?在死的那刻,我才知道,我有多内疚!这么多年以来,我的灵魂徘徊在我们曾经所在的那个院子,很多年了啊...那个院子早已经没有人住了,后来,就被拆掉了..什么都没有了,变为了一片废墟..再后来,在那里,又修了几栋楼房。可我——陈诺,依然在那里徘徊,我没有等到你回来。”承心哥望着郁翠子淡淡的说到,没有刻意的深情,没有刻意的悲伤,就是那么淡淡的,像在诉说一件平常往事。

  在承心哥诉说的时候,整个大殿的环境又变了,我们局外的人也随着承心哥的诉说,看见了荒废的院子,废墟之地,和新建的楼房...这种环境似有还无,那是一种神奇的境界,明明是看见,仔细看去又不存在,仿佛只是为了强调它的真实性。

  偏偏这种随着看似平静的话语,浮现于眼前的事物又是最能打动人心的,就好比我回忆起和如雪的一切,我就仿佛穿透了时光,当年的我们浮现在了我的眼前一般。

  在这时,我有一点理解承心哥的魅惑之术了,一开始的出现,就是一个从骨子到气息都和陈诺一模一样的人,开始的优势就只有那么一点儿,可却被承心哥利用到了极致!

  郁翠子一开始是不相信陈诺会出现在这里的,可是一个毫无二致的陈诺,让它不忍心下手也就够了,只要有这一点就够了!

  再营造当初表白的那个环境,再让它心软一些,再让它疑神疑鬼一些,让它破了幻境,直接出手试验自己,接着就有了师祖说的最凶险的那一次交手。

  郁翠子不忍心下手的原因,无非就是因为这个陈诺太真实,还带着最初的那种温柔,无论它怎么嘲讽,质疑都不变的温柔!它留恋,可是不见得相信,如果继续这样魅惑下去,郁翠子终究会感应到什么,甚至带出恨意,直接杀了承心哥。

  所以这一次的交手非常必要,郁翠子的能力很强,所以它对自己很自信,如果通过了交手的考验......

  就如师祖所说,承心哥赢了,在那最直接的交手中,才是最凶险的魅术与精神力的比拼,最终的结果就是郁翠子始终看不穿承心哥的真实身份,始终看见的只是陈诺!

  接下来的事情,相对来说,就简单了,承心哥已经走了郁翠子的心门,接下来不过就是迷惑了,嗯,师祖所说的,最真实的迷惑。

  在那边,随着承心哥的诉说,郁翠子眼中的恨意渐渐的淡了,承心哥的脸上却流露出了哀伤,他伸出一只手,有点畏惧,仿佛是试探一般的靠近郁翠子,然后轻轻的拉住了郁翠子的手。

  “你做什么?”郁翠子忽然就怒气冲天,这股气场直接是针对的承心哥,承心哥闷哼了一声,紧皱着眉头,鼻子和嘴角都同时流出了鲜血,可是却借着这一次,他拉紧了郁翠子的手,不再放开了。

  “唔!”慧根儿跟着闷哼了一声,显然又是转伤之术,他无辜的看着不远处的承心哥,小声嘀咕了一句:“承心哥,你要玩死我吗?先不跟你计较,这次事情完了以后,我要‘报仇’,‘报仇’!”

  承心哥惨了,我心中暗道,同时也觉得好笑,不过看见郁翠子的表情却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些笑不出来了。

  因为它这一次没有挣开承心哥的手,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平静了起来,就是这种平静让我笑不出来,偏偏在心底浮现出了三个字——可怜人。

  “不做什么,这一次也会死吧。只不过,想再看见你,看见你之后,也忍不住想再牵一牵你的手。”承心哥的语气更加的平常了,平常的就如同理所当然,而偏偏就是这种平常,才显得分外的真实。

  郁翠子没有说话,眼中的恨意更加的淡了,而承心哥温柔的望着郁翠子,说到:“翠子,还记得吗?还记得那个院子吗?我在那里徘徊了那么多年,那里变化了那么多,可是这个院子却是始终不能忘记的。”

  说话间,这里的场景再次变了,变为了一个大院子,院子中间有一棵大树,这也是我在梦中,曾经出现过的场景,只不过是黑白色的。

  如今,我终于真实的看见了这个院子,充满了那个时代的气息,还有一番不同的回忆味道。

  “应该快了。”师祖再次开口,可这四个字打在我心头,却为什么有些沉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