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后的心结

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后的心结

  不管我心头是如何的沉重,但郁翠子应该是那么多年以来,最幸福的时刻吧?只因为,我第一次在它严重看见了正常人那种追忆的神色。

  “我知道也许你不愿意再看见这院子,可是我还是想和你一起看看,那么多年辗转,从乡下到我去读书,中间发生了那么多事,毕竟到了这个院子里,才开始了我们最安宁的生活。”承心哥紧紧的拉着郁翠子的手,静静的在这充满了一种回忆味道的院子里走着。

  也不知道是刻意,还是真的就是如此,整个院子和天空的景色都有些微微泛黄,就像一张经历了岁月流逝的老照片。

  走到了那棵树下,承心哥静静的拉着郁翠子坐下了,郁翠子依然不言不语,表情也显得有些冷酷,可是终究是看不见那许多的恨了。

  “曾经在这里,你还记得吗?我们搬进来的第一天!收拾完了,都已经是大晚上了。大冬天的晚上,我执意要出来看看这院子,你跟上,我们就坐在这树下,就给我剥橘子,我对你说了一句话。”承心哥的语气依然平静,就如同老夫老妻在回忆过去,只是这一次,带上了一点儿陷入往事的温柔。

  “不记得了。”郁翠子冷冰冰的回答,可是眉眼间却流露出了一点淡淡的哀伤,它分明是记得的。

  承心哥没有看郁翠子,只是望着院子说到:“那个时候,你的父母是知识分子,你总看了一些闲书,你告诉我你最喜欢张爱玲,最喜欢胡兰成对张爱玲说过的那句话:现世安稳,岁月静好。我记在了心里,那一天晚上,我不是在树下就这样对你说了吗?翠子,希望我们也能从今天开始,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承心哥的话刚落音,郁翠子的神情却突然变了,再一次的,汹涌的恨意从郁翠子的眼中流露出来,它又一次把手放在了承心哥的脖子上,它的声音是那么的冷酷无情:“这些我都不记得了,你既然愿意送上门来再死一次,你必定也知道,现在的我,杀了你,很简单。”

  在深层次的迷惑中,人是不会有逻辑思维的,就好比郁翠子再相信了以后,就已经不会去思考陈诺为什么会出现这里,出现的目的是什么了?已经完全的沉浸在了承心哥的精神世界中,但承心哥也同样沉浸在其中,这就是最高等的魅惑之术。

  郁翠子的再一次发狂,仿佛是在承心哥的预料当中,他神情平静,甚至带着微笑:“你杀了我,的确很简单,我总是再见到你了,也算不得遗憾了。这些年,我疯狂的内疚,能这样与你说说话,倒也好了。”

  “既然内疚,当初为什么还要那么做?”郁翠子眼中的恨意更浓了,手上的力气也加了一分,从慧根儿涨红的脸上,就可以知道郁翠子有多用劲了。

  “做了..就..不可以..后悔和..内疚吗?只..只可惜..我死的太早..否则..”承心哥被掐着脖子,说话很困难的样子。

  “否则什么?”郁翠子稍微松了手。

  “否则能稍微给你一些弥补也是好的啊,后来的事情我都知道,我这条命不足以毁掉你的生命,错的是我,却连同你一起毁掉,我都看见了。”承心哥的脸上浮现出痛苦的神色,泪水已经布满了眼眶,眼中有的只是无限的内疚还有真诚。

  郁翠子松了手,脸上却浮现出一丝冷笑:“你也知道后悔?后悔又有什么用?”

  “没用,但至少我现在还有机会对你说上几句话!这么多年来,在我灵魂的最深处,一直都深深的记得几个场景,我第一次与你表白的树林,这个院子,还有就是我们最后的一顿晚饭!我已经可以想起它们,就还原当时的场景了。所以,见你的时候,你说什么幻境,毫不犹豫的毁掉它,我是心疼的。”承心哥轻轻的抹掉了眼中的泪水,然后转头看着郁翠子,说到:“那是我们最珍贵的回忆啊。”

  郁翠子的神情变得柔软了起来,然后承心哥牵着她,推开了这座院子里,其中一个房间的大门,带着那个时代独有的布置和气息,就像是一场回忆扑面而来。

  安静的房间,桌子上摆着丰盛的晚餐,鱼香肉丝,红烧鱼,清炒土豆丝...甚至还有一瓶当时当地产的比较好的白酒。

  承心哥拉着郁翠子坐到了桌前,对它说到:“有错吗?那一顿最后的晚饭,里面的每一个菜。”

  这就是符文的作用了,也就是道家最顶级的迷惑之术,完全的复制一个人的命格,自然也就带上了他的意志和一些回忆,就连当年扎的纸人于小红,也能配合着李凤仙的回忆,更顶级的符文之术,自然就带有关键的回忆,但也只是一些关键点,不可能是全部。

  不过,这也就够了,郁翠子已经深信不疑,站在它面前的就是陈诺。

  承心哥在桌上摆上了碗筷,然后坐在了郁翠子的身边,夹起一筷子菜,却又叹息一声放下了:“我现在是鬼,鬼能还原一些场景,可毕竟是假的,我再也尝不到它们的味道了。”

  两行眼泪从郁翠子的眼中流下,师祖的声音也回荡在了我的耳边:“承一,再等片刻,就准备那雷罚之术吧。”

  片刻?郁翠子的幸福也只能持续片刻了吗?我知道这个鬼罗刹身上血债累累,也知道错过了这次机会,我们再杀它,或许就是个笑话了。我甚至知道我不该同情它,可是我的内心却就是忍不住沉重。

  “是啊,尝不到味道了!可当时的你根本不懂,你可还记得在这屋子里,你对我说了什么话吗?”郁翠子没有去擦自己的眼泪,反而是抬起头质问着承心哥。

  这也许就是它最后的心结,最后的晚餐,成了那年的她最后的绝望,绝望过后做什么,再疯狂都无所谓了?那一顿晚餐葬送了陈诺,其实何尝不是葬送了她自己?

  郁翠子,不是被枪决的,在那一顿晚餐的时候,真正的郁翠子就已经死了。

  “我记得,我说过我爱那个女人,说她有趣,说你不懂上进,说你不能生孩子。”承心哥望着郁翠子,说这些的时候,语气平静,从始到终他的声音就没有怎么激动过。

  这一次,郁翠子爆发了最大的恨意,一头黑发竟然无法自动,那强烈的气场瞬间就搅碎了面前的晚餐,屋子,院子..一切的一切。

  承心哥却还是安静的坐着:“我等着你动手了,想与你回忆的事情太多,从小学见你的第一眼开始,到最后的晚饭,但我也知道那不现实。几个我最想回忆的地方,和你一起回忆了,我也满足了。”

  “那你就去死吧。”郁翠子最后一次抓住了承心哥的脖子,这一次承心哥没用转伤之术,所以我们也无从得知,郁翠子用了怎样的力气。

  我也不知道郁翠子为什么忽然爆发了,而面对这种爆发,承心哥只是伸出了一根指头。

  郁翠子放下了承心哥,冷笑着问到:“你还要做什么?但你做什么,也一定要死,这一次,彻底的魂飞魄散,让我彻底的知道,你这种负心人不会来干扰我了!”

  承心哥咳嗽了好一阵儿,才说到:“没想过不死,只是想对你说一句话,一句我刚才一直想说却不敢说的话。”

  郁翠子冷眼看着承心哥说到:“你说。”

  “如果我们还可以再活一次,我陈诺的人生,想从那一顿晚饭过后开始改变,想吃过那一段晚饭以后,就忘记了一切的错误,和你真正的开始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生活。其实..其实是用我还有的生命,慢慢的弥补你,让你重新的快乐起来。”承心哥第一次没有再用平静的语气说话,而是激动了起来,说话的时候,不管不顾的拥住了郁翠子。

  郁翠子没有动,这一瞬间,它的泪水滚滚而下,这不就是它最大的心结,最大的渴望吗?那一顿晚饭过后,一切烟消云散,她原谅陈诺,而陈诺收了心,重新与她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在最后的最后,承心哥终于直指郁翠子的心结。

  “那个时候,你问我,爱她吗?我说爱!到最后,我才发现,我哪里懂得什么爱?古人说过,糟糠之妻不下堂,他们比我还明白,真正的爱其实岁月的沉淀,相互的守望,一起拉着手,走过所有的岁月。要什么激情?贪什么新鲜?我太错了。动手吧,翠子?”说这话的时候,承心哥也流下了眼泪。

  但郁翠子到底没有动手,而是紧紧的抱住了眼前这个陈诺。

  “承一,雷罚之术。”师祖的声音陡然在我耳边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