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惊变

第一百五十一章 惊变

  为何这个显得冷血无比的城主会那么在意郁翠子?难道那城主还真的对郁翠子有了倚重的感情?我满心的疑惑,始终不认为这个冷血的城主会对谁比较不一样一点。

  而在这一瞬间,一直闭着眼,沉沦于此刻的郁翠子终于睁开了眼睛,它留恋的看了一眼身前的承心哥,忽然脸色一沉,一下子抓住了承心哥。

  糟糕,难道在这最后一刻?这个城主终于打动了郁翠子,它只是享受一下幸福,然后就反悔了吗?

  可是,我却来不及再有多余的动作了!我已经感觉到了那属于天雷的,独特的威压,在下一刻就已经快要爆发,我如果不及时接引,这些天雷的能量就会逸散,落下来了也不能保证落点,更是糟糕。

  在这一瞬间,我只来得及看了一眼师祖,他的脸色依旧淡然,这多多少少让我安心,所以我掐动手诀,赶紧接引了起了天雷的能量。

  ‘轰隆’,第一道天雷终于朝着郁翠子狠狠的劈去,也就是那一瞬间,抓住承心哥的郁翠子忽然就把承心哥朝着我们这边抛来,然后自己只是转身望着我们这边,面对劈来的天雷连一个闪避动作都没有。

  这是...我瞪大眼睛吃惊的看着郁翠子,看着雷电‘刺啦’从它的身上划过,它是到最后在保护承心哥吗?

  其实天雷的目标是郁翠子,就算承心哥在它的身边,也伤不了承心哥,最多在第一道天雷落下的时候,会被小小的波及一下,跟着避开就好了,却不想郁翠子...

  “其实,就在刚才我已经知道你不是陈诺了。”郁翠子忽然说话了,而在这时,第二道天雷已经落下,声势赫赫的天雷带给了郁翠子巨大的痛苦,它在闷哼了一声。

  承心哥被抛在了我的身边,此刻也站了起来,但他没有收术,而是保留着陈诺的样子,用一种带着深切的哀伤和不舍的眼光看着郁翠子。

  “知道我为什么知道吗?因为这是在它的梦中,有些事情迷惑得了我,甚至能迷惑它一时,也终究会被它洞悉一切。它冒险保持片刻的清醒,叫我醒来,我就已经知道,你不是陈诺了。”郁翠子的声音很痛苦,而此时第三道天雷也正在凝聚。

  承心哥依然沉默着,两行泪水从他的眼眶流出,毕竟他也已经入戏,他此刻就是他塑造的那个陈诺,而不是苏承心。

  “可就算知道...”轰隆一声,第三道雷电劈出,郁翠子身上的红袍已经被劈得破烂,身形也变得有些虚幻起来。

  随着雷电的劈出,它再次闷哼一声,暂时停止了说话,当电流从它身上穿过,它才缓缓的接着说到:“可就算知道,我也是不愿意醒来的。对于我来说,什么都可以是假的,但那一刻的幸福是真的。我只想从陈诺口中听到一句后悔,从他眼中再看到从前的深情,谢谢你能成全我。我这一生想要的,不过只是这个男人的感情,而我死后想要的,不过也只是这种成全。”

  这时,第四道天雷开始在郁翠子的上空聚集,也就在这时,我听到了‘咚’‘咚’‘咚’的声音,那一直在响彻的千军万马的声音伴随着这‘咚’‘咚’‘咚’的声音,感觉已经近在眼前了一般。

  那个城主彻底的沉默了,但是它的沉默却是那么诡异,伴随着这千军万马的声音,反倒让人抓紧了一颗心,感觉天在下一刻就要塌下。

  每个人都很紧张,除了师祖,他一向如此,我已经想不出这天底下还有什么事,可以让他畏惧。

  当然,也除了承心哥,他此刻仿佛眼中只有郁翠子,望着在天雷之下的郁翠子,他流着眼泪说到:“你为什么不肯躲开?”

  “天雷已被操纵,目标是我,我就算躲到天涯海角,也是无用的,又何必挣扎?”郁翠子竟然在天雷之下微笑了,接着对承心哥说了一句:“没想到你是真的关心我,你若是真的陈诺,那也就好了。”

  “我就是陈诺,我带着的是陈诺的命格,你可以说我就是陈诺。”承心哥忽然大声的喊了一句。

  随着这句话的落下,第四道天雷也落下了,整个郁翠子的身体都变得虚幻了起来,可是我分明能看见它眼中那种兴奋,惊喜而宽慰的目光,而它竟然顶着天雷朝着承心哥深深的鞠了一躬。

  “我用最残忍的办法杀了陈诺,只因为那一刻我绝望了,我知道在以后的生命中,他可能会内疚,但绝对不会再爱我了,而我想要的只是他曾经最温暖我的爱。所以,还不如就这样,我不给他可以后悔内疚的机会,也不给自己可以放下恨的机会。但我真的没有想到有一天,陈诺会再爱我,再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多少年了,心中的恨一直让我不停的残忍,换来一丝内心的宁静,谢谢你让我没有恨了,这样的感觉好舒服,舒服到我再也不肯回到那充满恨的日子。”郁翠子的声音飘飘忽忽的传来。

  我们每个人都感觉到心中震撼,真有这样的女人吗?一生所求,所要的只是一个男人的爱,是不是从她爱上他那一刻开始,她的世界就已经只剩下他了?

  我无法说出这一定就是错的,可是,生命的意义却真的不止是爱情,它包含了孕育,消亡的悟,也包含了亲情的厚重,友情的温暖,爱情的温柔各种情感带来的体验...它还包含了很多。

  不过,这话对于郁翠子来说太过无力了,它可能真的已经没有机会去懂了。

  ‘轰隆’第五道天雷落下了!

  郁翠子的身形变得更加的虚幻了,模糊到快要看不清楚了,而它的声音还在继续:“没有恨,整个人都感觉清醒了,我甚至还知道欠下的债,我该还了。”

  是啊,就算鬼罗刹也是厉鬼,对于厉鬼,如果可以,每个道士都会选择攻心为上,化解了怨气,解开了心结,它自然就不会被怨气左右行动,再做出那偏激之事,甚至还会悔悟。

  李凤仙如是,点点如是,郁翠子亦如是!

  承心哥此刻已经泪流满面,而一直沉默的师祖终于说话了:“虽然你魂飞魄散,化为了天地能量,但事实岂可尽算,说不定有朝一日,你的魂魄能量能再聚集成你。那也许是很久远的事情了,不过再久远,也希望你能明白一个道理,握不住的东西,放下就可,拿着东西的手空了,也意味着你还可以重新拿起别的东西。”

  师祖的话刚落音,郁翠子忽然朝着我师祖也深深了拜了一拜。

  这时,第六道天雷落下,随着‘轰隆’一声,郁翠子整个原本就已经黯淡不已的虚影忽然就碎掉了,因为是雷罚之术,它连逸散的能量都没有,直接就这样湮灭在了天雷之中。

  是结束了吗?我心中略松,也同时为这个女人感慨,但让我奇怪的是,我还能感觉到天雷那充满了威压气息的能量,而且根本没有变弱的感觉...这?

  我充满疑惑的看向师祖,而师祖忽然沉声对我说到:“承一,注意了,继续接引天雷,万万不能停下,正主出现了。”

  师祖如此严肃,说的我心中一惊,什么正主出现了?莫非是这天雷还要针对那个城主?不可能啊,天雷要针对只可能是一个存在,这已经是基本常识!

  但我哪里敢怠慢,而是更加集中精神的,掐着手诀接引着天雷。

  而这时的天雷根本就迟迟不落下,而是在不停的累积着能量,那巨大的金色雷球,看起来分外的骇人,只是看一眼,都会让人心生颤抖,这是来对付什么的?

  郁翠子刚才消散的地方,依旧是空无一物,所有人都好奇到底出了什么状况,而师祖却是冷哼了一声:“不出现就能躲掉吗?没有灰飞烟灭之前,属于同一人的能量总会聚集的!”

  师祖的话刚落音,仿佛是为了验证的师祖的话,在郁翠子消失的地方,忽然涌现出了少量的紫色火焰,这些紫色火焰仿佛是在抗拒着什么,但却还是慢慢的聚集在了一起。

  我简直是震惊的看着那些紫色火焰就这样聚集着,聚集成了一个人型,我还来不及思考那是什么,那酝酿已久的天雷忽然就咆哮着落下!

  ‘轰’的一声,那紫色的人型开始挣扎!

  但跟着,我们身后也响起了‘轰’的一声,那声音就如同一道封闭已久的大门,一下子猛地打开了一般!